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104章

    疑是央兒被帶回京, 傅國公府立馬出動。

    老太太這大半年身體不適,常年臥床,遭遇央兒失蹤, 思念孫女一宿宿難以入眠。如今滿心期盼那個小俠女是央兒,若擱在曾經身子骨硬朗的時候,老太太必親自帶上一家子女眷前往平勇侯府走一遭。現在有心無力, 便囑咐蕭瑩瑩帶上三兒媳快去。

    “母親放心,兒媳已經套好馬車, 這就出發。”蕭瑩瑩站在病榻前,輕聲承諾道, “若那個小俠女是央兒,兒媳必定帶她回府。”

    老太太笑中帶著淚光,哽咽道︰“佛祖保佑,一定要是咱們的央兒啊。”

    “一定是, 一定是的!”三太太鄭氏這六日哭得雙眼紅腫, 厚厚的粉都遮掩不住, 事實上,得知平勇侯府老夫人帶回京的可能是央兒, 她激動極了, 立馬跑到上房來, 哪里有心思慢吞吞梳妝打扮, 胡亂抹兩把粉就了事。

    真真是為了早一刻見到女兒, 省去一切可以省去的步驟。

    三太太鄭氏恨不得此刻變身成江湖俠客,幾個飛檐走壁就到平勇侯府去, 才好。

    傅寶箏見了,心底很是愧疚,她是府里唯一的知情人,礙于種種,卻只字不能提,任由一眾親人思念央兒成疾,日夜不停憂傷,想想都覺得自己是個“罪人”。

    贖罪般,前往平勇侯府的馬車上,傅寶箏掏出暗格里的粉撲、胭脂和小圓鏡,仔仔細細給三嬸上妝。這種上妝的事,一般都是丫鬟分內事,傅寶箏這樣的嫡女親自給三嬸做,是很親呢的動作。

    三嬸心頭陽光又多了一分。

    傅寶箏輕輕笑道︰“三嬸,昨夜央兒托夢,道是遇上有緣人近日平安歸來。今日想來,夢真準!那個小俠女八成是央兒。”

    輕輕柔柔的聲音,卻是擲地有聲,給人無限希冀。

    三嬸心頭陰霾又散去一分,看著傅寶箏充滿希冀的臉,她也被感染,越發堅信平勇侯府老夫人帶回來的就是央兒,一定是。

    “央兒好好的,三嬸可得一臉好氣色去接央兒,免得央兒傷心自責,是不是。”傅寶箏盡力哄三嬸開懷。

    說話間,胭脂水粉上好了,最後點上紅紅的口脂。

    三太太鄭氏執小圓鏡自照,里頭的婦人光彩照人,恢復了原先的九分氣色。

    蕭瑩瑩坐在馬車主位上,不動聲色地打量箏兒,分析女兒的面部表情和話,若有所思。但礙于三弟妹在,除了笑著附和女兒,沒說其他。

    因為心急,馬車趕得很快,原本半個時辰的路程,三刻鐘不到就奔過去了。

    ∼

    “什麼風,把柔嘉郡主給吹來了。”平勇侯府老夫人笑意盈盈,面對早晨才遞拜帖,晌午過後就來訪的客人,老夫人是滿心疑惑的。

    按照京城規矩,走親訪友,一般提前一兩日遞拜帖的。

    蕭瑩瑩一大家子顯然著急了些。

    不過疑惑歸疑惑,平勇侯府老夫人的招待還是很熱情周到,率領一家子女眷前往儀門迎客,給足了蕭瑩瑩面子。

    “許久沒見老夫人,您老好呀。”蕭瑩瑩不好一見面就提失憶的小俠女,耐著性子先寒暄。

    一行人穿過積雪初化的花園,走上游廊,行至上房堂屋,落座後,蕭瑩瑩將話題拐到正題上,主動提及帶回來的小俠女。

    “哎喲,提到昨日,老婆子現在還膽戰驚心的。”平勇侯府老夫人蒼老的手捂住胸口,一副後怕的樣子,“好好的去拜個佛,竟在後山遭遇了棕熊,一番激戰,身邊的護衛全體受了傷,虧得小俠女武藝高強,及時沖出來救了我的老命……”

    傅寶箏驚呆了。

    所以,在李瀟灑的安排下,老夫人不是央兒的救命恩人,反過來,央兒成了老夫人的救命恩人?

    與誥命老夫人綁在一起,又有救命之恩在,傳出去,央兒必定收割一波俠女好形象。世人也不會再將落水的央兒與李瀟灑捆綁在一處,名聲不僅保住了,還能發光發熱一陣。

    再者,扯上救命之恩,得了老夫人的感激和喜愛,央兒日後真嫁入平勇侯府,也一定是順風順水,婆母等人不敢拿捏她的。

    傅寶箏暗嘆,瀟灑哥哥果然是個頂頂會辦事的,只要有心,什麼都能擺平。

    將央兒交給瀟灑哥哥,傅寶箏越發放心了。

    老夫人提到小俠女,那是雙眼都發亮喲︰“真真是菩薩顯靈啊,昨兒求簽就說我最近有劫,命里有貴人……還真就遇上了劫難,也偶遇了貴人……漂亮的小俠女喲……一雙大眼楮還萌噠噠的……”

    蕭瑩瑩仔細詢問了小俠女的模樣和身高,老夫人心中有幾分疑惑,卻也一一作答。

    一番交流下來,三太太鄭氏激動萬分,扯住蕭瑩瑩衣袖︰“大嫂,是咱們的央兒,一定是!”

    老夫人先是一愣,隨後想起來什麼,恍然大悟道︰“你們是說,我的這個救命恩人,很可能是你們府上落水失蹤的那個姑娘?”

    傅國公府姑娘落水後失蹤,聯合五城兵馬司,滿京城搜救,這事兒老夫人是有所听聞的。

    坊間傳聞,冰天雪地的失蹤多日,姑娘凶多吉少。

    “是,表姑母,很可能是,能否讓我們見上一面?”蕭瑩瑩拍拍三太太鄭氏激動的手,朝老夫人笑道。

    家人尋上門,老夫人哪有不應的。但怕小俠女不是她們所尋之人,再加上小俠女失憶,是以不方便叫小俠女出來見客,只帶了蕭瑩瑩一行人悄悄前往小俠女所居的院落,遠遠觀望。

    從上房走過去,不過一炷□□夫就到了,挨著老夫人住處可謂是很近。在權貴之家,從客人居住離主院的遠近,就能判斷出客人是否受尊重的,越近越奉為上賓。

    由此,小俠女在老夫人心中的地位可見一斑。

    傅寶箏心底對瀟灑哥哥越發滿意了。

    一行人還走在院牆外,忽的傳出一個男子的指點聲︰“師妹,你這一招大漠孤煙直還是不行,出劍的角度不對,我再示範一次,你用心看。”

    “好!”姑娘很認真地回應。

    蕭瑩瑩︰……

    三太太鄭氏︰……

    蕭瑩瑩和三太太鄭氏立馬听出來姑娘是央兒,可央兒身邊,怎會有男子相伴?還互稱師兄師妹?

    傅寶箏偷眼去瞧平勇侯府老夫人,她笑意盈盈,臉上沒有一絲撞破什麼的尷尬,反倒對蕭瑩瑩一行人大大方方笑道︰“昨日老身受驚,我小孫子立馬回府探望,就是那麼巧,與小俠女撞上了,兩人都是武痴,一聊上武功什麼的,竟是很投緣。我小孫子武藝出眾,小俠女又醉心劍術,我家小孫子最是孝順我,出于感恩,這不,正點撥小俠女劍術呢。”

    這般一交代,坦坦蕩蕩,眾人听了,都不覺得是私相授受,反倒听出一股子知恩圖報,給小孫子腦頂罩上了璀璨光環。

    不知情的人,光是听侯府老夫人介紹,腦海里自動浮現一個熱情洋溢又風度翩翩的正派少年郎來,公子如玉。

    這個形象,顯然不是聲名狼藉的李瀟灑。

    說的怕是老夫人別的孫子呢。

    三太太鄭氏自然听出了央兒的聲音,尋回了失蹤的央兒,喜不自禁,可下一刻又心道壞了,她家央兒曾經愛慕李瀟灑,這下失憶,會不會愛上這個指點武功的少年郎啊。

    換一個端方君子,本是值得開心的事,可央兒與李瀟灑有過肌膚相親,這要是又跟李瀟灑的堂兄弟好上了,可就大大不妙,甚是尷尬啊。

    三太太鄭氏心底直打鼓,萬分糾結。

    蕭瑩瑩也滿心疑惑,不由得加快腳下步子,一行人拐到小院正門口,朝里遙遙望去。

    只見紅衣小俠女站在枝頭,一個絳紅色錦衣男子立在大樹下滿是殘雪的草地上,紅衣小俠女忽的騰起,一劍朝男子刺去,男子不避不閃,兩劍相接,五十余招後,男子擊飛了俠女的劍。

    “啊,我這次接了你五十招,我果然進步了!”紅衣小俠女眉飛色舞。

    錦衣男子瀟灑一笑︰“師妹,孺子可教也。”

    紅衣小俠女側對院門口,望向錦衣男子的目光,滿是崇拜和敬仰。

    錦衣男子手執寶劍,迎著冬日暖陽,如傲然挺立的松竹,長身玉立,背脊挺直,神采奕奕,回望姑娘的眼神里飽含著欣賞。

    他倆對望的那一剎那,仿佛天地都失色,眼里只有彼此。

    他倆之間的脈脈情意,任誰隨意看上一眼,都能瞧出初戀的味道,甜絲絲的。

    大塢王朝在男女之事上比較放得開,小兒女私下有了感情,雙方家長也看對眼,便可以走三媒六聘的程序,算不上風俗敗壞是以,三太太鄭氏遙望眼前一幕,心底倒是沒什麼尷尬,只是讓她震驚不已的是,面前這個俊美如玉的提劍男子,好像不是旁人,正是李瀟灑本人?

    到底沒見過幾面,不大敢確認。

    準確來說,臉有點像,可渾身上下的氣質與三太太鄭氏腦里的已有認知相差頗遠。

    三太太鄭氏向侯府老夫人表明小俠女就是自己失蹤的央兒後,順道問及︰“老夫人,你這小孫子可是……李瀟灑?”

    侯府老夫人笑著點頭,語氣里是滿滿的引以為傲︰“對,我這寶貝孫子,正是李瀟灑,正正經經練武時,一身劍氣,比誰都正經。”

    光看侯府老夫人的態度,那對李瀟灑是絕對的欣賞和喜愛的,絲毫看不出來有丁點的嫌棄。

    三太太鄭氏震驚萬分,以李瀟灑那樣狼藉的名聲,擱在任何一個權貴之家,哪家祖母都會厭惡不喜的,這平勇侯府老夫人,有些不按常理出牌啊。

    當然,侯府老夫人不厭惡李瀟灑,反倒寵愛至極,這對要嫁入侯府的央兒來說,絕對是好事一樁。

    拋開老夫人的態度不談,今日所見的李瀟灑,也算是刷新了三太太鄭氏原有的認知——既然李瀟灑練武時能一本正經,像個十足十的少俠,那成親後浪子回頭的幾率就更大了,說不定與央兒在一塊後,真能實現呢。

    可以說,今日所見所聞,三太太鄭氏的一顆心安心不少。

    蕭瑩瑩見到李瀟灑那張臉,先頭也有幾分震驚,但隨之又想到什麼,壓下了那分震驚,覺得理所當然。譬如,侯府老太太興許知道李瀟灑背後的那些能耐,所以,對李瀟灑嫌惡不起來,再加上李瀟灑是老ど,最小的孫子,老夫人偏疼些,府里也無人懷疑。

    傅寶箏此時此刻,也有幾分震驚,但是她的震驚在于瀟灑哥哥的大膽至極,居然青天白日公然待在央兒院子里,還讓他們一行人撞見他倆神仙眷侶的一幕?

    這麼湊巧,會不會是李瀟灑故意安排的?

    他祖母是否也參與一塊演戲了?

    思忖過後,傅寶箏判斷不了他祖母是否參與,但是李瀟灑顯然是個大贏家,以美好的姿態在兩家長輩跟前露出了他和央兒的關系,接下來他什麼也不需做,自有兩家長輩商議結親之事。

    兩家結親,傳到外人耳里,也會是一樁美談——央兒救了老夫人,老夫人將失憶的央兒帶回京,互為恩人,成就了一樁姻親。

    此乃後話,且說當前,傅寶箏站在院門口,激動萬分地喊叫道︰“央兒……”

    隨即奔跑過去。

    那紅衣女俠轉過身來,明亮的雙眸望向傅寶箏。

    兩人視線短暫相接,傅寶箏已讀出了一切,她的央兒在裝失憶。以防身後的人全都看出央兒演戲不夠專業,傅寶箏飛跑過去抱住央兒時,將央兒身子撞得轉了一個方向,斜對三嬸一行人,讓她們通通看不清央兒的面部表情。

    “終于找到你了,央兒!”傅寶箏演技比央兒好多了,雙眼里一使勁,激動出了淚花,宛若真的失而復得,“央兒,我是箏兒啊,你堂姐……”

    “不怕,不怕,我們都是你親人,終于找到你了,我們接你回家。”

    還好,央兒接下來的演技還算在線,努力演繹出了失憶後被親人尋上門來的茫然感,微微推開傅寶箏,眼神里帶著幾分不確定︰“你們真的……是我家人?”

    很快,三太太鄭氏、蕭瑩瑩、傅天三兄弟全都涌上前來,一個個湊到央兒跟前道︰“央兒,你真失憶啦?你看看我,還有印象不?”

    傅寶央按照瀟灑哥哥所說的,一個個望過去,面露茫然地輕輕搖頭。

    瀟灑哥哥說了,她失蹤太多日,若她不佯裝失憶,沒法子掩蓋為何她人好好的,卻數日不回家。還有她落水後,被誰救了,到底發生了何事,一系列的事情都不好解釋。

    與其難以解釋,不如來個失憶,什麼也不解釋的好。

    至于失憶了,該如何恢復記憶,這個就好辦多了,摔一跤,腦袋撞樹上,亦或是睡一覺莫名奇妙就好了,誰又能指責她半句不成?

    忽然,傅寶央一個沒走穩,跌倒在花叢里,腦袋撞上一根□□,昏厥了過去。

    傅寶箏走在央兒身邊,也被帶得跌坐在地,看到央兒昏死了過去,嚇壞了,忙搖晃央兒肩膀,一聲聲呼喊“央兒……”

    陡然出現這等變故,所有人都驚呆了,全體圍上來,一時呼喚“央兒”的聲音此起彼伏,亂糟糟一團。

    “快去宮里請太醫。”侯府老夫人吩咐道。

    不過還未等小廝騎上馬出府,摔倒在花叢里的傅寶央就在搖晃下睜開了眼,迷迷糊糊看了傅寶箏好一會,然後開了口︰“箏兒?”

    傅寶箏︰……

    才佯裝失憶多久,這就恢復記憶了?

    傅寶箏眨眨眼,很是懵逼了一會,下一刻迅速進入角色,配合演戲,攬住央兒雙肩,激動無比地道︰“央兒,央兒,你認得我了?你恢復記憶了?”

    三太太鄭氏、蕭瑩瑩、傅天、傅地、傅中三兄弟全都一個個湊到央兒跟前,指著自己讓央兒認。

    央兒眨眨眼,一個個全都叫出了名字。

    “我的央兒啊,你恢復記憶了,恢復記憶了!”三太太鄭氏激動壞了,坐在地上死死抱緊央兒,什麼貴婦人形象都顧不上了。

    李瀟灑默默站在人群之外,摸了摸鼻尖,這麼快恢復記憶其實有點詭異。但是沒法子,眼見央兒實在演技不行,還沒走出侯府,央兒面對一眾親人探尋的眼光,就快撐不住露相了。

    于是,李瀟灑果斷幫她一把,趁人不備,悄悄兒用石子彈向央兒膝蓋彎,當即跌倒。顯然,央兒也知道自己演技不行,干脆借著這一摔,恢復了記憶。

    至于旁人,失去記憶的人能恢復記憶就是好事,誰又會去質疑這是一出戲呢?

    結果自然是,皆大歡喜。

    傅國公府一行人抱住重拾記憶的央兒,一個個都贊嘆侯府人杰地靈,這事兒傳了出去,人人都道傅寶央果真是與平勇侯府有緣,為兩家的結親又增添了一樁神秘色彩。

    不過,一樁樁事兒太過湊巧,瞞得過三房一家子,卻是沒瞞過知道底細的蕭瑩瑩。

    辭行前,蕭瑩瑩找了個機會,逮住李瀟灑單獨說話。

    “明人不說暗語,李瀟灑,央兒發生的這一切,全是你們一手策劃的,是不是?”蕭瑩瑩立在大樹下,小聲質問。

    李瀟灑多聰明的人,立馬讀出了那些話外之音,譬如他為了名正言順迎娶央兒,故意策劃了央兒落水,以及之後的所有一切。

    有些事兒能認,有些事兒不能認,李瀟灑當即否認道︰“非也,央兒落水是意外,但是被在下所救是真,之後為了維護央兒名聲,策劃了央兒營救祖母的事。但晚輩不認為做下這些有錯。”

    李瀟灑說得坦坦蕩蕩,聲音不大,卻擲地有聲。

    一句話,既否認自己團隊算計央兒,又將自己團隊應對意外的能力,保護想保護之人的能力展現在蕭瑩瑩面前。

    蕭瑩瑩靜默不動,審視的目光一寸寸在李瀟灑臉上游移,良久,點點頭︰“好,我姑且信了你。但是你轉告蕭絕,類似的事不要出現在箏兒身上,否則我饒不了他。”

    說罷,蕭瑩瑩轉身離去。

    李瀟灑知道自己與央兒的親事定下了,但看蕭瑩瑩的態度,心底不免為絕哥捏把汗,他這個丈母娘不好搞定啊。

    夜里,李瀟灑將白日蕭瑩瑩的話轉述給了蕭絕,蕭絕只是無奈地晃晃酒杯,搖搖頭,笑道︰“瀟灑,我還真羨慕你,央兒後台不夠,你倒是行事方便許多,愛情萌芽得晚,卻比我先抱得美人歸。”

    李瀟灑忽的有些耳根泛紅,莫名的,他在猜測,絕哥不會是意有所指,知道他和央兒已經那啥了吧。

    這種事兒,為了央兒名聲著想,就是好弟兄間他也不打算承認的。于是,李瀟灑趕緊將話題轉移到別處︰“絕哥,沒事兒,我看太子妃挺能干的,咱們鋪墊得差不多了,剩下的交給太子妃,她一定不會讓絕哥你失望的。”

    提起這個,蕭絕就能想象幾個月後,蕭瑩瑩怒火滔天的模樣,趕忙喝一口酒,提前壓壓驚。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