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106章

    光陰似箭, 轉眼過去三個月,來到草長鶯飛的四月。

    這四個月里,朝堂並不太平, 川蜀一帶爆發饑荒,人心不穩, 有人趁機鬧事, 揭竿起義。太子一黨判斷失誤, 以為烏合之眾不足為懼, 慫恿太子南下親征,賺個軍功, 穩固儲君之位。

    結果, 毫無作戰經驗的太子,差點淪為俘虜。

    還戰死兩萬兵士。

    這成了太子今年被人攻擊的第三大丑聞,一時朝堂風起雲涌, 肅王和福王兩黨攻擊最猛, 一個個上書太子殿下好大喜功, 沒那金剛鑽, 卻硬攬瓷器活, 狠狠剮下太子臉皮丟地上踩。

    太子一黨也不是死的,為挽回形象,在文武百官面前大力描述逆賊有多生猛,聲稱逆賊絕非烏合之眾,乃是訓練已久的精兵,有人蓄意謀反。且, 翻倍上報逆賊人數。

    撕逼歸撕逼,逆賊總要有人去鎮壓。

    最後,傅國公傅遠山臨危受命,率兵前往。結果,傅遠山僅僅用了三日就攻破逆賊老巢,短短半個月就肅清所有逆賊,班師回朝,面對慶嘉帝和文武百官,傅遠山簡簡單單六個字概括完了這場戰役︰

    “不費吹灰之力。”

    這句話下來,太子還能討得了好?

    慶嘉帝憤怒至極,各種問責接踵而來,太子處境越發艱難,手頭權力被收回不少。

    一時,太子成了人人嘲諷的對象。

    “箏兒,你爹爹真厲害,一張嘴真真是不饒人!”傅寶央對朝堂之事沒興趣,一向不關注,但是此番受苦受難的是傅寶嫣的夫君,且以一句“不費吹灰之力”發難的是自己大伯父,這種樂呵事,傅寶央絕對不會錯過。

    這不,剛得知這等喜事,立馬屁顛屁顛跑來向傅寶箏報喜。

    趴在傅寶箏身前的矮幾上,傅寶央笑得嘴都合不攏︰“好多人都說經此一事,太子的儲君地位要不穩了,那個太子妃,從今往後,不知道還笑不笑得出來。”

    這等風涼話,傅寶箏平日是不許央兒說的,但對象是太子妃,就另當別論。央兒與李瀟灑定親後,回回進宮都被太子妃當面奚落,如今,活該太子妃嘗嘗被人說風涼話的滋味。

    壞人就該牆倒眾人推。

    不過傅寶箏的心思不在太子妃身上,她興也好,敗也好,傅寶箏當真不感興趣。眼下,她關注的是另一件事。

    “央兒,下個月要去昌平行宮狩獵,你要不要去杏繡坊定做兩套時興的騎馬裝?”

    在傅寶箏眼底,穿一身漂亮騎馬裝,去四表哥跟前溜一圈,遠比關注太子妃要有意義的多。

    傅寶央一听,雙眼亮起星星。

    女為悅己者容,與瀟灑哥哥定親後,她對著裝上的在意達到巔峰。瀟灑哥哥又極會哄她,每逢她穿上一件新裙子,都能夸出花來,還次次不重樣。

    平日無事為了那些贊揚話,傅寶央也時不時做上一套嶄新的裙子啊,去瀟灑哥哥跟前轉兩圈。何況,要去狩獵,騎馬射箭可是她強項,注定要光芒四射的,哪能不弄兩套搶眼的騎馬服?

    于是,還不等傅寶箏張羅,傅寶央已經推著箏兒雙肩,迫不及待要跑去杏繡坊啦。

    “呀呀呀,央兒,別急別急,馬車還沒套好呢。”其實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傅寶箏還沒好好拾掇自己,一身家常衣裳出門,多不合適啊。

    自然,這也不是重點,重點是萬一繁華大街上偶遇了四表哥,她卻穿得這般隨便,可如何是好?

    于是乎,這一拾掇打扮,耗去的時間可就長了。

    期間,急性子的傅寶央催促過兩次,結果傅寶箏一句話就惹得央兒再不鬧著立馬出門了,而是加入了梳妝打扮的隊伍。

    “央兒,繁華大街上極有可能撞上你瀟灑哥哥的。”

    就是這句話,將央兒拽入了梳妝打扮的隊伍,兩個愛美的姑娘,心中裝著情郎,足足在鏡子前搗鼓了半個時辰,才終于坐上馬車跑向杏繡坊。

    五月的京城風景如畫,隨便一條街道兩旁都是賞不盡的美景,綠油油的青草地,隨風搖曳的綠柳,偶爾還有尚未凋零的兩樹桃花映入眼簾,伴隨著清脆悅耳的小鳥啁啾。

    “五月的風景就是美,房屋遍地的城內都如此,京郊就更美啦,難怪皇上要去狩獵。”央兒卷起碧竹簾,豪放地趴在車窗上眺望外頭的美景,嘴里是無盡的感嘆。

    感嘆著,感嘆著,央兒察覺出點不對勁,回頭望向傅寶箏,帶著幾分疑惑道︰“箏兒,皇上何時下旨下個月要去行宮狩獵啊?我怎麼不知道?”

    傅寶箏一噎。

    糟糕,上一世太子親征慘敗後的六月,慶嘉帝為了散心,率領一眾皇親國戚去昌平狩獵,可這只是傅寶箏記憶里的事,這一世的皇舅舅目前為止還真的沒下旨呢。

    該如何向央兒解釋?

    “呃,央兒……我猜的。”

    傅寶箏本想說是皇舅舅私下里透露的,可轉念一想,萬一這一世軌跡與上一世不同呢,萬一皇舅舅不準備狩獵呢,到時解釋起來更麻煩,還涉及到皇舅舅言而無信。

    索性,傅寶箏豁出去了,臉皮一厚,道自己“猜的”。

    到時,軌跡不同,誰也不用擔責。

    央兒︰……

    還可以這樣?

    光靠猜?

    她倆就屁顛屁顛跑去杏繡坊定做騎馬裝了?

    傅寶箏笑道︰“對呀,就是我猜的,放心好了,皇舅舅的心思,我一向猜得很準,下個月一定會去!”

    “哦。”央兒乖乖地點點頭,很是懵逼了一陣。不過沒多久,又滿臉充滿了信服,“嗯,箏兒,你說的都對!”

    說罷,又轉向窗外,看著街上來來往往的姑娘,開始討論起時興的騎馬裝來。

    傅寶箏松了口氣,還好,她的央兒單純,好糊弄。若是換成四表哥,可別想這般輕易揭過去。

    心頭正惦記著四表哥,忽的街邊一道白衣閃過,傅寶箏凝神去看,已沒了白衣的影子,懷疑自己看花眼了。

    正要收回視線,傅寶箏驀地眼神定住了,心中微微打鼓,尋思著找個借口不讓央兒繼續眺望窗外時,央兒臉色已經變了。

    “停車!”央兒一聲猛喝。

    “央兒,你別沖動,興許不是你看到的這樣……”傅寶箏連忙想拽住沖動跳下馬車的央兒,可央兒的力道之大,又是盛怒當中,哪里是傅寶箏能拉住的。

    衣袖一甩,傅寶箏跌坐在車轅上。

    “央兒……”傅寶箏急得不行,生怕央兒會鬧下大事。

    跳下馬車的央兒,飛速朝街邊的一個男子奔去,一個嬌俏小女子正晃著男子手臂,嬌嗔著什麼,大約是男子應下她所求,嬌俏小女子踮起腳尖,湊過去重重親向男子俊美的側臉。

    落下一個鮮紅的口脂印。

    嬌俏小女子萬分羞澀地低頭。

    “李瀟灑,你混蛋!”央兒沖過去,站定在兩人身後,大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