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107章

    李瀟灑回頭,見是央兒, 帶著笑意的俊臉立馬變色, 急忙扯開攀附他手臂的嬌媚女子, 動作之生猛,猶如撕膏藥。

    女子幾乎被甩將出去。

    “央兒……”李瀟灑試圖說什麼, 顯然來不及,暴怒的央兒已猛沖過來,將剛剛趔趄一把才站穩的女子一掌擊過去,力道之大,女子瞬間飛撲倒地,面龐擦過地面。

    “韻韻!”秦霸天身邊的鶯鶯驚叫一聲, 忙過去攙扶女子, 只見她嘴角滲血,白皙精致的下巴和挺翹的鼻子也擦破了皮。

    分外狼狽。

    她們乃青樓女子,但青樓里的姑娘也是分成三六九等的, 像她們這般能伺候在貴人身邊的, 絕對是老鴇捧在手心的明珠, 素日里只有旁人奉承她們的份,何曾遭受過這等侮辱?

    何況, 她們可不是一般的頭牌,是秦霸天、李瀟灑長期包養的老相好,身份不比一般。

    偶爾也見識過正頭夫人前來挑釁,暴打姑娘的,可李瀟灑壓根還未成親, 哪來的野丫頭爭風吃醋?

    鶯鶯抱住受傷咳血的韻韻,回頭怒瞪瘋丫頭。

    結果,這一回眸,差點嚇懵了她——只見那姑娘連李瀟灑都打起來了,姑娘手腳並用,胡攪蠻纏,掌風狠戾,腳下動作也狠辣。

    手,專攻他臉。

    腳,專攻他下三路。

    招招都要廢掉李瀟灑。

    李瀟灑躲都躲不開,才要逃走,又被央兒堵住打上來,最後不得不還手,兩大高手對打。

    驚得街上行人四散躲避,生怕殃及無辜,給他倆騰地。

    “我靠,我靠,當街打上了?!”一旁觀戰的秦霸天驚呆了,瞪大眼珠,張大嘴巴,連連後退。

    這傅家姑娘果然一個個的都不好惹啊,一個賽一個的母老虎啊。上回傅寶箏夜探勾欄院,狠扇絕哥的畫面還清晰地印在秦霸天腦海里,這才隔了幾個月,就輪到李瀟灑挨揍了?

    嘖嘖嘖,這有媳婦了,就是不好哇,秦霸天感嘆,他打死都不要娶媳婦哇。

    突然,“啪”的一聲驚天響。

    鶯鶯和韻韻倒吸一口氣,瞪大了眼珠。

    只見傅寶央“啪”地一巴掌扇過去,長指甲在李瀟灑俊臉上殘留一道皮肉翻飛的血痕,從鼻梁劃向耳根,長長的一條,觸目驚心。

    “我靠,打破相了?!”秦霸天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

    傅寶央這只母老虎可比傅寶箏要厲害多了,果然身懷武藝的女子,更不好惹啊。

    李瀟灑啊李瀟灑,你招惹什麼樣的姑娘不好,偏偏看上一個女俠?這回知道果子不好吃了吧?

    秦霸天無限同情李瀟灑,嚇得雙手抱胸縮頭,狠狠發誓這輩子都不要娶媳婦哇。

    那頭,李瀟灑臉上掛了彩,一陣刺痛,他眉心蹙起,再不讓著央兒,使出上層功夫扣住央兒雙臂,動彈不得。

    央兒見自己傷了他,一時也有些無措,但憤怒情緒佔據上風,邊掙扎邊怒吼︰

    “李瀟灑,你混蛋,你才跟我定親幾個月啊,就又去招惹別的姑娘了!”

    圍觀眾人這才知道,打人的是未婚妻。

    有知道李瀟灑的,開始嘀咕起來︰“本就是出了名的紈褲,這未婚妻是不是傻啊,對一個紈褲要專一?”

    “興許男人追她時,許諾過浪子回頭?”

    “是不是傻啊,男人興頭上的甜言蜜語,也能信?母豬都能上樹!”

    習武之人,耳朵好使,傅寶央恰巧听到了幾句,一顆心宛若被人拿錘子狠敲,鑽心地痛。

    她就是傻啊,比他們嘴里的還要傻。

    那些被騙的姑娘,好歹曾經享受過甜言蜜語,得到過承諾。

    而她呢?

    男人什麼承諾都沒給過,一句都沒有過,她就連姑娘最寶貴的東西全都交給了他,傻乎乎的,任由他采擷。

    驟然想起那夜,他曾告知她睡過很多姑娘,問她是否介意。她當時怎麼回答的?她說不介意,沒關系。

    央兒驀地難受極了,望住男人深邃雙眸,濕潤潤的大眼楮里涌起水意,哭道︰

    “李瀟灑,我曾經是說過不介意,可我不介意的是你的過去啊,我沒說未來也不介意啊……”

    哪個女子不想要一生一世一雙人呢?

    她以為,她不說,他也懂的。

    央兒哭聲很大,聲嘶力竭,穿透力極強,如尖尖的錐子,一下子扎破李瀟灑耳膜。

    李瀟灑一個怔愣,央兒掙脫他雙手的桎梏,扯住他衣襟,狀似威脅︰

    “李瀟灑,你今天給我個準話,你能不能做到從此收心,只愛我一人?”

    李瀟灑嘴唇微動,似乎想表明一下態度,但最後……靜默不動,漸漸不敢看她眼神。

    男人的反應,女人最是敏感,央兒忽的明白了什麼,點點頭︰“好,很好,李瀟灑你很好,你倒是坦誠!”

    “算我瞎了眼,曾經喜歡上了你!”央兒猛地攥緊李瀟灑領口,豪氣干雲,“退婚!我要跟你退婚!”

    李瀟灑瞳仁微縮。

    “央兒?”傅寶箏急死了,退婚這種事,事關重大,哪能隨隨便便當街吶喊的?

    央兒見傅寶箏似有不贊同,她驀地想起之前箏兒說過的,失貞的姑娘若是男方不負責,便是尼姑庵的命,這一生都毀了。

    心頭激憤,央兒嘴里的話就越發狠︰“就算我……從此只能淪落尼姑庵,我也要跟你退婚!”

    說罷,雙手猛地一推,拼盡全力地一推,掉頭跑開。

    李瀟灑摔落在地,胳膊肘摔破了。

    央兒跑了,哭著跑走了,背影無限悲慟,李瀟灑只看了一眼,這一生便忘不掉了。

    “瀟灑哥哥,你還好嗎?”韻韻趕忙奔過來,蹲下攙扶,起身後,殷勤地拍打男人沾惹灰塵的衣擺。

    央兒躬身鑽進車廂前,看到這一幕,差點拽掉懸掛的車簾,猛喝一聲︰“車夫,咱們走!”

    路邊婦人悄悄教導閨女︰“瞧吧,紈褲就是不能嫁,嫁過去,還不知里里外外有多少女人呢,防都防不住。”

    “那未婚妻這般凶猛,听說還是傅國公府的,照樣看不住……”

    路邊議論紛紛,秦霸天哪能容忍自己兄弟被這般說,一個凶狠眼神瞪過去,那些嘴碎的婦人立馬背過身撤了。

    央兒在馬車上哭得不行,趴在傅寶箏懷里,眼淚淌得跟河似的。出了這種事,杏繡坊也去不成了,直接打道回府。

    傅寶箏也愣愣的,不知該如何安慰。

    剛剛那個男人,看著不像是替身?

    但傅寶箏也把握不好,李瀟灑跟四表哥是不一樣的,一直以來都左擁右抱,興許潛意識里並沒有一生一世一雙人的念頭,更沒有喜歡央兒,就要為她守身如玉的想法,興許他就是傳統的三妻四妾的那種男子?

    傅寶箏越想越亂,頭都疼了,卻不得不組織語言安慰懷里的央兒︰

    “央兒,你別多想,有的時候眼見未必為實。既然你喜歡瀟灑哥哥,就要相信他,除非他私下里親口跟你說心里還有別人,否則你就得信任他。”

    四表哥、李瀟灑背地里的那些事,料想央兒並不知情,傅寶箏也不能為了安慰央兒,就大嘴巴啥都說。斟酌過後,傅寶箏只能從信任方面著手,如此安慰。

    央兒卻心寒道︰“我沒想去打那個女子,他卻趕忙擋在她身前護著,我絕不原諒他!”

    傅寶箏愣住了,原來如此,難怪方才還沒說上話,兩人就當街動手打起來了,鬧得不可開交,竟有這段插曲在里頭。

    一時,傅寶箏也涌起無限寒意。

    不管背後原因是什麼,才剛跟央兒在一起沒幾個月,就撞上男人護著小野花,是個女人都得寒心。

    傅寶箏試著想想,若是四表哥如此待她……呃,想都不能想,那種畫面稍稍閃過,心就揪起來,宛若數根銀針齊齊刺來,痛感劇烈。

    當街爭風吃醋,動靜太大,此事瞞不住,長輩們定然會知道。駛進傅國公府大門前的那條巷子,傅寶箏還是心存一線希望,悄聲提醒道︰

    “央兒,退親這種事,慎言,興許瀟灑哥哥有不得已的苦衷,也許今夜他會悄悄來找你,你先听听他的解釋,再做決定。”

    可傅寶箏怎麼都沒想到,一夜過去了,李瀟灑並未夜探香閨,一副置之不理的態度。而央兒,心傷得一夜未眠。

    次日晌午,平勇侯府傳出消息來,道是柔嘉郡主蕭瑩瑩替佷女撐腰,帶著三太太親自上門問罪,滿臉火氣,拍著桌子談退婚。

    從議親以來,交換過庚貼,互換過定情信物,連聘禮都下了,只差定下婚期,男方上門迎娶了。

    可以說兩家婚事,已是板上釘釘的事,退婚談何容易?

    平勇侯府上至老夫人,下至幾房兒媳,還有李瀟灑的親生母親,全都腆著笑臉給蕭瑩瑩和三太太賠禮道歉,兩家扯皮很久,退婚到底沒退成,但婚期也就此擱置,陷入僵局。

    這事兒鬧得很大,全京城都傳遍了。

    人人都道,李瀟灑真是爛泥巴扶不上牆,大街上為了朵小野花,與正經未婚妻開打,真他媽不是男人!活該被未婚妻家找上門,鬧著要退親。

    紈褲,就是紈褲!

    千千萬萬嫁不得啊!

    一嫁紈褲,要吐血啊!

    一時,所有正在議親的紈褲,集體遇冷,所有人家的姑娘全都哭哭啼啼不肯嫁,場面很是壯觀。

    從太子、王爺到宮中後妃,再到皇親國戚,再到大小官員及其內眷,對李瀟灑的評價越發嗤之以鼻,以嘲諷為上。連帶著,還對蕭絕、秦霸天等一系列出名的紈褲,全都噴擊一遍。

    可謂是,從上到下,越發瞧他們不起,進一步輕視。

    外頭流言蜚語愈演愈烈,勾欄院里,李瀟灑橫躺在院中桃樹下的美人榻上,手持一柄小圓鏡,瞧著里頭的臉,靜默不言。

    通往院落的花中小徑上,兩個姑娘扭著腰肢,一路旖旎而來,正是鶯鶯和韻韻。

    鶯鶯瞧到院子里李瀟灑一人靜臥,忍不住推了推韻韻胳膊︰“你家瀟灑哥哥破了相,正傷心著呢,你還不去哄哄?男人嘛,你撒撒嬌,好哄得很。”

    韻韻有些心動,但想起昨夜李瀟灑冷臉拒她,連門都不讓進的事,又膽怯起來。

    鶯鶯瞧進了眼底,勸道︰“你伺候瀟灑哥哥這麼些年,還怕什麼?趁著爺們還未大婚,趕緊求他給你贖身,抬不成妾室,做個外室也好啊,你付出那麼些年的青春,總得抓住點身份。干咱們這行的,不就盼著個良人贖身麼?”

    韻韻嘆口氣︰“鶯鶯姐姐,你不知道,這幾個月瀟灑哥哥他……”

    後面的話,她都說不出口,怕被笑話。

    “怎麼了?最近總見你愁容滿面的?”鶯鶯不解,論起身份來,她是秦霸天常伴身邊的老相好,日子過得挺滋潤,韻韻常年伺候在李瀟灑身邊,也應該過得不錯啊。

    韻韻到底沒能說出口。

    她倆還走在院外,秦霸天一身玄衣先她們幾步閃進院門,她們趕忙行禮,鶯鶯更是歡笑著跑上前纏住霸天哥哥手臂,左一聲“霸天哥哥”,右一聲“霸天哥哥”,叫得親熱極了。

    韻韻愣愣站在原地,突然很懷念曾經與瀟灑哥哥親密的時光。可不知從何時起,那些都成了過去,她想靠他近些,都成了奢望。

    昨日大街上,瀟灑哥哥沒拒絕她晃著手臂撒嬌,她興奮極了,還以為是曾經的瀟灑哥哥又回來了,尤其沒躲避她的親吻,讓她那般激動,親的時候都帶著顫栗,瞅著他臉上紅紅的口脂印,無限歡愉。

    結果,昨夜里才知道,一切都是假象,他寧願孤零零躺著,也不要她伺候。

    她很想問瀟灑哥哥,是不是她做錯了什麼,待她大不如前,都成了單純的丫鬟了。可是又怕一旦問出口,她連跟在他身後看他背影的機會都沒了。

    那邊秦霸天摟著鶯鶯來到李瀟灑榻邊,擺擺手,鶯鶯識趣地拉走韻韻一塊進屋里洗水果,將偌大的院子留給兩個大男人。

    秦霸天從昨日忙到現在,還沒找著機會打趣兩句李瀟灑,見他捧著鏡子盯著臉上的血痕,噗嗤打趣道︰

    “咋地,被個娘們抓傷了,你就也像個娘們似的照鏡子了?”

    “滾!”李瀟灑斜睨秦霸天一眼,“別開口閉口娘們娘們的,小心我跟你翻臉。”

    “哎喲喲,好怕怕啊,”秦霸天瞅瞅李瀟灑那要吃人的眼神,笑道,“看看這樣,不叫娘們叫什麼?”

    哪個大男人沒事捧個鏡子瞅的?

    破相了而已,要死要活,悶聲悶氣的,不是娘們是什麼?

    “叫女俠!”李瀟灑翻手扣住鏡子在身上,抬頭,一本正經道。

    秦霸天︰……

    你一個男人,要我管你叫女俠?

    李瀟灑一本正經補充道︰“叫傅女俠!”

    這回秦霸天反應過來了,那聲“娘們”抗議的不是他自己,而是不許叫傅寶央“娘們”呢。

    “我靠,你都被她抓成這副德性了,還惦記著護她呢?”秦霸天故意挑火道。

    “你再敢詆毀我未婚妻,我對你不客氣。”李瀟灑口氣不善。

    見他這樣,秦霸天連忙舉雙手投降︰“好好好,兄弟錯了,是女俠,傅女俠,再不叫那啥了,好不?”

    秦霸天算是看明白了,這陷入愛情的男人啊,護女人都跟護犢子似的,誰敢說她們不好,立馬就撲上來要咬死誰。

    絕哥如此,如今李瀟灑也是如此。

    李瀟灑見秦霸天服軟,這才不較勁了,卻也懶得搭理他,翻個身,背朝秦霸天,繼續持鏡自照,修長潔白的手指一寸寸滑過臉上那道抓痕。

    他很惦記央兒,想著她昨夜哭得死去活來的,他胸中悶痛。看不到她,觸摸她留下的抓痕,也是好的。

    見他這樣,秦霸天癟癟嘴︰“別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了,不就是演了一場戲嗎?今夜闖進她閨房里,好好抱著她解釋解釋,哄一哄,不就完事了?”

    一個女人罷了!

    還是一只超級母老虎!

    瞅瞅兄弟臉上那道抓痕,秦霸天真心覺得臉疼,那樣的母老虎,嘖嘖嘖。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