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108章

    東宮。

    太子妃傅寶嫣听聞李瀟灑公然護野花, 與央兒當街大打出手, 兩人鬧得極其不堪, 李瀟灑一張俊臉還破了相, 傅寶嫣立馬笑得“咯咯咯”的,像是听聞了天下第一大樂事, 手腕都笑得一抖,花剪隨之一顛, 剪壞了一角。

    伺候的小宮女心頭一顫。

    這“輕見千鳥”可是太子送的生辰禮物, 太子妃愛若珍寶,素日葉子黃了一片,都得責罰她們跪在庭院里餓肚子一天的。

    今日修剪花枝,卻生生剪壞了一角, 整株菊花顏值大降,磕磣起來,太子妃還不得罰死她?哪怕操持剪刀的是太子妃本人,受遷怒挨罰的也是她。

    小宮女很是怨怪傳話的嬤嬤, 吃醋打架那種事就不能晚一會再回?

    戰戰兢兢偷瞄太子妃, 小宮女意外了, “輕見千鳥”被毀, 太子妃居然毫無痛色, 笑容依舊?

    傳話的嬤嬤鄙視小宮女沒眼力見,對太子妃來說,有了“傅寶央受苦受難”的好消息,損壞了一株菊花又算什麼?

    自打太子妃出嫁那日, 傅寶央和傅寶箏一家子不給面子,還往死里踐踏尊嚴後,太子妃對傅國公府的人那是恨之入骨啊。

    時時刻刻都巴望著她們倒霉,倒大霉呢。

    等了大半年,終于有了第一個好消息,還不上趕著報上來,豈不是傻?

    還是陪嫁的嬤嬤懂她心思,傅寶嫣心情那個愉悅啊,連殘花都看出了瑤池仙女之姿,丟開花剪,細白手指輕輕觸踫白嫩花瓣,一下又一下,笑得萬分得意︰

    “還以為他們能甜蜜到幾時呢?這才定親幾個月啊,就當街撞破小野花?”

    “有意思啊!”

    誰都不知道,除夕宮中陷害央兒中藥,被李瀟灑玷污清白後,傅寶嫣就在等待央兒痛哭流涕要死要活的消息,結果,密探一次次報上來,都說央兒笑容滿面心情賊好,尤其正月十五落水失蹤,還以平勇侯府老夫人救命恩人的身份回京,高調定親後,更是屢屢探知兩人多次現身各府賞花宴,出雙入對,鶼鰈情深。

    坊間一度傳聞,李瀟灑浪子回頭,訂婚後連勾欄院都不去了,還搬回了平勇侯府住。

    這讓傅寶嫣忍不住生疑,難道男人看盡千帆後,遇上心中所愛,真的會從此收斂,只寵愛那一個姑娘?

    若真如此,嫁給有情有義的紈褲,倒成了幸事。被眾多姑娘□□好的男子,最是懂得姑娘心思,一旦寵妻,比愣頭青可幸福多了。

    央兒的幸福,讓傅寶嫣開始重新審視撮合蕭絕和傅寶箏,是否有意義。

    原本,傅寶嫣打算親眼目睹央兒嫁給紈褲有多欲哭無淚後,就暗中推一把,逼迫蕭瑩瑩不得不將愛女嫁給蕭絕,好讓她們母女品嘗絕望的滋味。

    出身高高在上又如何,長得傾國傾城,身姿曼妙無雙又如何?傅寶箏照樣只能嫁給厭惡至極的蕭絕,天下第一濫情之人,日後看著他玩膩了傅寶箏,再找無數野花。

    簡直不要太爽。

    可這半年里,親眼目睹李瀟灑為央兒做出改變,浪子回頭後,傅寶嫣逐漸猶豫起來,最後決定將撮合傅寶箏和蕭絕的計劃擱淺。你想哪,萬一,蕭絕是第二個李瀟灑,也為了心愛的傅寶箏專情起來,變成好夫婿了,她豈非白白送了一段幸福給傅寶箏?

    這等蠢事,她傅寶嫣可不干。

    因此,原本已經啟動的撮合計劃,立馬停止,將蕭絕這個女婿劃掉,她要另想一個懲罰傅寶箏母女的毒計。

    可誰都沒想到啊,如今竟峰回路轉,李瀟灑玩膩了央兒,內心激情散去後,竟又耐不住寂寞重新采野花了。被撞破,還為了小野花與央兒大打出手,當著來來往往的行人護住野花給央兒沒臉。

    “最妙的是,傅姑娘揪住李瀟灑衣領,厲聲問他‘你能不能做到從此收心,只愛我一人’時,李瀟灑心虛得不敢看她眼楮啊!”回話的嬤嬤將重點一一點出來,“這還不是最傷人的,最最傷人的在後頭呢。”

    “哦?”傅寶嫣彎腰摸著菊花瓣,秀眉一挑,輕笑,“還有更刺激的?”

    “可不是呢,太子妃想都想不到呢,這男人無情起來,真真是無情透頂,傅姑娘跳著腳大喊‘退婚’,李瀟灑竟無動于衷,傅姑娘掉頭跑走,李瀟灑也不追上去哄人,還與那野花膩歪在一起呢。”

    嬤嬤最是知道拿捏重點詞,“膩歪”二字尾音拖得長長的,真真是百轉千回呢。

    傅寶嫣听了,果然樂不可支,高聲笑道︰“賞”。

    嬤嬤得了一個金鐲子,內心喜不自禁,忙又將剛剛傳出的重磅消息拋了出來︰

    “太子妃娘娘,就在您剛剛歇晌那會,蕭瑩瑩帶著三太太去平勇侯府大鬧退婚了,那撕逼場面,堪稱火爆……可最後啊,還是沒退成婚,娘娘啊,您就放心等著,傅寶央日後絕對沒好果子吃。”

    傅寶嫣快笑出淚花來了。

    蕭瑩瑩多霸道一人啊,親自出馬,居然退親沒成功?臉不知得黑成什麼樣呢,怕是比黑鍋還黑。

    這還不是最要緊的,最要緊的是,傅寶央還未過門,就給平勇侯府惹出這般大的難堪,讓平勇侯府成了全京城的笑話,那等有爵位的人家,多要面子啊,待日後傅寶央進了門,在婆婆、嬸娘等人手下,還能討得了好?

    自然,這些都是傅寶嫣意、淫的,大概她以為人人都像她一般忘恩負義,出了點點禍亂,就將央兒從棕熊手里救下侯府老夫人的大恩拋之腦後,只會不分青紅皂白地記恨央兒吧。

    只能說,心底有屎的人,看任何人都是屎。

    帶著這份無比愉快,傅寶嫣破天荒地親吻一下殘花,還贊它比瑤池仙女還美,一片片縴細修長的白花瓣如垂落的仙子廣袖,在朗朗春風中擺出獨特的舞姿,美不勝收。

    傅寶嫣贊嘆︰“今日的菊花咋這般美呢,比哪一日都開得好看。”為此,還特意打賞伺弄花草的小宮女,夸她心靈手巧。

    小宮女︰……

    花都殘了,還打賞?在懵逼中,趕忙跪下謝恩。

    小宮女謝恩的奉承話,傅寶嫣是听不見的,她滿心都在嘲笑央兒呢。

    這女人啊,最不幸,最苦的是什麼?那鐵定是曾經得到過美好,一不留神,美好成了昨日黃花。

    正所謂,最慘的莫過于曾經得到,卻又失去,日後還不得不嫁給他,一生一世相看兩厭。

    而這,即將成為央兒一生的寫照,傅寶嫣不用親眼見證,光是想想,嘴角就高高翹起。

    拍拍小手,傅寶嫣丟開菊花,見窗外大好風光,決定去外頭走走,好久沒遇上這等大喜事了,得走出房門,讓外頭的春光也蹭蹭她的喜氣。

    走在如霞桃花下,嘲諷著“央兒”情變,嘲諷著嘲諷著,傅寶嫣驀地對蕭絕這個第一大紈褲又重拾信心。

    俗話說得好啊,物以類聚,蕭絕能和李瀟灑混成好兄弟,好到能穿一條褲子,兩人對待女人的態度上,鐵定也類似。

    “看來,中斷的那個撮合計劃,還能再用起來。”傅寶嫣摸著耳上的東珠耳墜,笑得燦爛。

    正在這時,花樹那頭的小徑上走來了太子殿下,滿面愁容,眉峰凝憂,在灼灼桃花下映襯得越發頹喪、陰郁、無生氣。

    傅寶嫣見了,心頭對傅寶箏一家子更是憎恨三分。

    你道為何?

    還不是為了川蜀兵敗的事,太子為了避責,將川蜀逆賊的厲害放大了數倍,顯得朝廷派兵太少,才導致的慘敗,試圖在父皇和文武百官前挽回點顏面。

    結果,大伯父傅遠山去了,卻只用了點點兵,就在短短時日里將逆賊一鍋端了,剿得連渣都不剩,對太子打臉打得是啪啪響啊。怕傅遠山回京後實話實說,太子特意秘密出宮,出城三十里秘密堵截傅遠山大軍,懇請高抬貴手,回京面聖時將剿匪的難度拔高些,免得父皇責難太子。

    太子求情失敗後,傅寶嫣也秘密出宮,以佷女的身份前往傅遠山跟前,一把鼻涕一把淚哭訴親情,請求大伯父看在血緣關系上,幫他們夫妻一把,撒個謊,騙父皇川蜀逆賊真的很難搞,太子沒有帶兵經驗,受挫是正常的。

    為此,她都摒棄太子妃之尊,雙膝跪下了。

    可傅遠山固執得迂腐,沒給傅寶嫣絲毫面子,當面揮袖拒絕就算了,面聖時,還在文武百官前拋出一句︰“剿滅逆賊,不費吹灰之力。”給太子徹底戴上一頂“無能”的帽子,還坐實了太子“為了避責,撒謊”的罪行。

    從那以後,父皇面對太子再無笑容。

    出事後,太子郁郁寡歡,傅寶嫣再嬌聲軟語,也無法令太子開懷。以前夜夜要行房的,現在太子卻無欲無求成了木頭人,也不再摟著她睡到天明。

    太子的變化,傅寶嫣百般思忖後,認定大伯父傅遠山的無情,可能讓太子遷怒了自己。

    為著這份“可能”,傅寶嫣對傅寶箏一家子的憎恨達到了巔峰。

    隔著花叢眺望太子,傅寶嫣緊握雙拳,越發下定決心,要讓傅寶箏跟央兒一樣慘。成親後,蕭絕每沾染一個姑娘,她都要立馬傳小道消息給傅遠山夫婦,日日看他倆愁眉苦臉,揪心疼痛。

    勾欄院里。

    蕭絕坐在窗前的涼榻上翻看偷來的賬本,一本本看得細致,手中毛筆時不時記下重要數據,李瀟灑坐在小幾對面打著算盤,幫著清算。

    看完數本後,蕭絕笑了︰“太子還真是不中用,戶部這種爛賬都能在他手下通過?難怪以往充盈的國庫,現在連賑災銀子都拿不出來,戶部一干人等得貪污多少啊。”

    “虧空兩千多萬兩,太子怕是也撈了不少,大案啊。”秦霸天嘲諷道。

    李瀟灑道︰“絕哥,你說這些賬本,是賣給福王好,還是賣給肅王好?”

    “三殿下福王最近最得聖寵,賣給他吧。”蕭絕說得雲淡風輕。

    李瀟灑點點頭,福王性子急,為人又狠,一旦有太子的罪證把柄,非得一口咬死不可。他等著日後太子變成臭狗、屎,從儲君之位上滾落的那一日。

    蕭絕整理完賬本後,抬手揉揉發酸發脹的雙眼。再睜眼時,他瞥了眼李瀟灑臉上的抓痕,央兒的潑辣他已听說了,安慰李瀟灑道︰

    “瀟灑,委屈你了。”

    原來,與央兒定親後,打著“為了愛情,浪子回頭”的幌子,蕭絕安排李瀟灑搬離勾欄院,住回平勇侯府,在太子掌管下的戶部安排了一個差事,攀上戶部高官,這才逐漸接觸到戶部賬目,狸貓換太子,將提前做好的假賬本換出了鎖在賬本庫的舊賬本,近幾年的全偷了出來。

    罪證搜索完畢,李瀟灑待在戶部便沒了意義,需要找個理由推掉差事。再加上太子妃那邊出了差錯,不肯成全絕哥和箏兒了,兩下一算計,干脆策劃了“情變”一幕,當街與央兒打鬧。央兒果然也爭氣,怒氣沖沖鬧起了退婚。

    長輩們一個個痛心疾首,尤其李瀟灑爹娘,對李瀟灑那是又打又罵,家法都搬出來了。

    李瀟灑做出一副不孝子,不服管教的樣子,與爹娘、長輩大吵一架,連執行家法的板子、板凳、雞毛撢子、鞭子都打飛了,鬧得不可開交,再次搬回了勾欄院。臨走前,恨恨宣布——

    “什麼破戶部,什麼破差事,能賺幾個銀子,你們想讓我去,老子偏不去,老子不干了!”

    就這樣,“情變”一事,算是一箭雙雕,脫離了戶部的鬼差事,也順便重新點燃太子妃撮合箏兒和絕哥的熱情。

    只是在這樣的策劃下,李瀟灑陷入了流言蜚語,還被心愛的央兒誤會。

    蕭絕拍拍李瀟灑肩膀,表示他委屈了。

    李瀟灑一愣,隨後笑道︰“絕哥,我不委屈。”

    流言蜚語,他早就習慣了,只是這次卷進了央兒,他很心疼是真的。

    想到央兒昨夜哭了一宿,現在肯定還在哭,他就恨不得立馬飛到央兒身邊,摟住她好好解釋,好好哄。

    可看看天色,離天黑還早著呢,不黑透了,不方便。

    蕭絕見李瀟灑幾次三番看外頭的天色,笑著提醒道︰“離天黑還早著呢。”

    見自己要夜探香閨的心思被看破,李瀟灑面皮發燙,有點不好意思。

    “天吶,你這是在臉紅嗎?”秦霸天張著大嘴,笑得“哈哈哈”的,真是難得一見的奇景。他倆廝混在一處多年,哪里見過他這般神態啊?羞紅了臉,像個嬌羞少女。

    趴在桌上,湊近李瀟灑的臉,秦霸天要看得更清楚些。

    李瀟灑慌不迭地背過身去,不給秦霸天看。

    “喲喲喲,像個小媳婦似的,還扭捏上了。”秦霸天大笑。

    李瀟灑翻了個白眼。

    蕭絕抱胸在一旁笑,想起央兒那姑娘,心中略有擔憂,那姑娘都鬧到退婚了,鐵定寒心了,怕是不好哄。

    有心給李瀟灑出出主意吧,又覺得,哄女人這種事,各人有各法,心底的愛一片真摯,還怕哄不回來麼?

    夜幕終于在期盼下降臨了。

    可李瀟灑怎麼都沒想到,他放輕腳步偷偷摸摸來到央兒窗外,居然看到桃色床帳下的央兒一身梨白睡袍,拉住她娘親,百般哭著不肯放她娘走。

    “娘,今夜您留下來陪我睡,好不好,”央兒蒼白白的臉蛋淚噠噠的雙眸,睫毛也濕漉漉的,可憐兮兮,“我昨夜努力入睡,可努力了一夜,也睡不著。”

    “娘,我傷心,我難過,我睡不著……您陪著我,像小時候那般摟著我睡,好不好?”

    “好,央兒,娘留下來陪你。”三太太鄭氏輕聲哄她,宛若哄著怕黑不敢獨自睡的小丫頭。

    母女倆躺好後,三太太鄭氏輕聲安慰著,陡然又情緒激動起來︰

    “那個混蛋,奪走了我兒的心,又跟別的女人廝混,今日去他府上,是沒看到他,要是看到了,定要用雞毛撢子抽他!”

    鄭氏的聲音清潤細柔,罵人,都凶不起來。

    今日晌午,去平勇侯府退婚,打頭陣撕逼的都是蕭瑩瑩,她全程都沒說上幾句話,實在是個性子極軟的。也就在女兒閨房,還能勇敢起來罵罵人。

    央兒掉著淚疙瘩,大力點頭︰“嗯,娘,狠狠抽,專往他臉上抽,俊臉沒了,看他還怎麼到處招惹桃花!”

    說到懲罰男人,央兒抬起下巴,中氣十足,可比娘親厲害多了。

    李瀟灑︰……

    媳婦兒,你……真狠心。

    感嘆過後,另一個棘手的問題來了,丈母娘睡在房里不走,他還怎麼夜闖香閨,哄央兒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