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109章

    李瀟灑足足呆立在窗外一個時辰, 像守護稻田的稻草人似的, 巋然不動,從一更天站到了二更天, 枝頭的小鳥都耷拉下眼皮入睡了,房里的母女倆還在絮絮叨叨說話, 央兒時不時放兩句狠話, 听得李瀟灑像蕩秋千似的, 一顆心忽上忽下,懸在空中。

    又過去半個時辰,央兒總算像個小娃娃似的被哄睡了。

    可房里的丈母娘給央兒掖好春日薄被後,絲毫沒有要走的意思,竟真的要留下來陪伴央兒到天明。

    這可愁壞了李瀟灑。

    丈母娘不走, 他完全沒辦法接近寶貝央兒啊,如何哄?

    很快,他有了主意, 轉身要走。

    恰逢這時,有小丫鬟快步走進閨房,挑開粉紅床帳附在三太太鄭氏耳邊回了幾句話, 鄭氏連忙點頭。丫鬟出去後,鄭氏輕輕掀開被子, 悄悄兒下床,似要離開。

    李瀟灑心頭一喜,又站定不動了。

    忽然,央兒睜開眼拉住鄭氏, 語帶乞求︰“娘,您答應陪我睡的,不許走,不要走嘛。”

    小姑娘撒嬌,眸中帶淚。

    我見猶憐,任何人見了都得動容。李瀟灑驚嘆,他女俠似的央兒,居然還有這樣嬌憨可人的一面?

    驚嘆之余,李瀟灑眉頭一皺,他家央兒醒得未免太及時了,早不醒來,晚不醒來,丈母娘要走,她就倏然醒轉?

    一個念頭閃過,李瀟灑有些驚訝地看向央兒。他輕功很好,無聲無息,連府里護衛都察覺不到,央兒理應發現不了才對。可看央兒的反應,竟像是察覺他在外頭似的。

    難道,她對他有心里感應?

    念頭一起,李瀟灑心頭一甜。

    那頭,鄭氏笑著拍拍央兒小手,正要開口解釋,珍珠門簾脆聲撥開,一張白生生的俏臉出現在門簾處。

    “箏兒!”央兒歡喜出聲,再不央求娘親陪她睡,這麼晚了箏兒還來,鐵定是要陪她到天明的,她不怕了。

    傅寶箏快步走上來,朝鄭氏小聲道︰“三嬸,我放心不下央兒,我想陪著她。”

    語氣里帶著一絲懇求,生怕三嬸不同意似的。

    鄭氏听出來了,忙不迭地點頭,笑得溫柔︰“有你陪著,甚好。”

    箏兒與央兒差不多大,兩姐妹又一向交好,要吐苦水什麼的,更隨心所欲些,鄭氏對穩重的箏兒很放心,笑著拍拍她肩頭走了。行至房門口,又想起什麼來,回頭補充笑道︰

    “箏兒,剛才丫鬟進來回稟,說你來了,我就要出去的。恰巧央兒又醒了,就多說了兩句。”

    到底是個性子極柔的人,面對箏兒這個晚輩,她都擔心箏兒誤以為她遲遲不出門,是不同意,要體貼地解釋一二。

    傅寶箏報之一笑,回了個晚輩禮。

    鄭氏掩上門走了,央兒急急拉住傅寶箏小手往床帳里鑽,生怕箏兒會溜走,單單丟下她似的。但,央兒沒讓傅寶箏脫衣裳,連外袍都沒脫。

    按理說,豪門貴族里的姑娘,哪能外袍不脫就往床帳里鑽呢?也太不講究了。

    很顯然,箏兒和央兒都不該是如此不講究之人。

    窗外的李瀟灑見了,之前冒出的那個念頭越發明朗起來,他的央兒就是感應到他的存在了。

    隨後,他徑直抬手叩響了窗戶。

    “咚咚”兩聲悶響。

    “誰?”傅寶箏撩起床帳,望向微微敞開條縫的木窗。余光里,一向愛管閑事的央兒,靜靠在床頭,沒動,也不出聲。倒像這閨房是箏兒的,與她毫不相干。

    見央兒不接招,傅寶箏知道她心頭還氣著呢。

    傅寶箏只得佯裝好奇外頭的人是誰,穿鞋下榻自己走向窗邊。

    其實呀,以她和央兒的親密程度,這兩日她本該夜夜陪央兒睡的,考慮到李瀟灑會夜探香閨,她才沒來。一刻鐘前,一個紙團丟進她房里,得知三嬸在,李瀟灑進不去,才快步跑了來解圍。

    所以,傅寶箏知道敲窗的是李瀟灑,毫不猶豫推開了兩扇窗。

    夜風襲來,她閉了閉眼,再睜開,她就驚住了。

    怎麼是他?

    很快,傅寶箏滿臉喜色,脆聲喚道︰“四表哥!怎麼是你?”她以為投擲紙團求助的是李瀟灑,四表哥不會來的。

    床帳里的央兒,正低頭靠坐在床頭,一副對窗外之人不感冒的樣子,咬唇不做聲。可听到箏兒的驚喜聲,她忙不迭地扭頭看過去。

    窗外站著的,還真是白衣飄飄似仙人下凡的晉王世子。

    央兒以為自己看花了眼,揉揉眼楮再看,窗外那人還是晉王世子,鑽出霧蒙蒙的床帳下榻再看,這回清清楚楚的,那張臉真的是晉王世子。

    不是李瀟灑。

    央兒忽然心頭萬分委屈,眼里閃現大朵大朵的淚花。

    那個混蛋,為什麼不來找她賠禮道歉?

    為什麼不來找她認錯?

    做錯了事,還拉不下臉面向她低頭,好好兒認個錯嗎?

    她昨夜睜著眼,等他一宿,他都沒來。

    今夜,還不來?

    央兒緊握雙拳,指骨都要捏碎了。她的心就跟這指骨一樣,疼得要一點點破碎了。

    越想越委屈,央兒眼底的大朵淚花憋不住了,它們剛滑出眼眶,就成了碩大的珍珠,一顆顆快速滾下,砸在地面,吧嗒吧嗒作響,寂靜月色下,點點動靜都格外清晰。

    若地板有知覺,地板都得喊疼,替她喊的。

    李瀟灑又怎麼可能不疼?

    慌不迭地從窗戶後閃現出來,喚道︰“央兒,我在這!”

    一聲“央兒”,婉轉千回,任誰听了,都能清晰地辨別出里頭的深情和愛意,令這昏暗的女子閨房都多了幾分暖色。

    央兒赤腳立在屋子中,听了,赤紅的眼眶里淚水更多了,像是水庫裂了口子在泄洪,又快又急。

    驀地,像是承受不住般,“哇”地一聲哭出來,抱胸埋首蹲在地上,雙肩輕顫,青絲凌亂,隨意搭在梨白的中衣和衣袖上。白衣烏發,襯得一張淚臉,越發楚楚可憐。

    哪里還有曾經女俠的瀟灑和豪爽?

    一絲一毫都不見了。

    可見,昨日的野花事件,傷她有多深。

    李瀟灑頓時慌亂無措,回過神來,趕緊翻窗跳進去,張開雙臂抱住央兒,低聲哄著什麼。

    蕭絕見央兒扭動身子,不讓李瀟灑抱,但總體情況還算一片大好,無需擔憂什麼。姑娘麼,願意為你哭,願意跟你推搡,那就表明對你有情。

    傅寶箏看著李瀟灑單膝跪地從身後擁抱央兒,莫名的覺得畫面很美,忽然,她腰間纏上一物,身子騰空飛起,險些驚叫出聲。低頭一看,竟是四表哥雙手圈住她小蠻腰,將她給偷出窗外去。

    被他打橫抱在懷里,她面上一紅。

    輕輕關上窗戶,兩人另外找個秘密地兒,雙宿雙飛。

    四表哥一路抱著她走出二房院子,來到一條僻靜的林間小道,被她的小粉拳打了好幾下胸膛,四表哥才放她下地,自己走路。

    月色下,他牽著她手散步了好一會,傅寶箏才忍不住仰頭看向四表哥,低聲問道︰“四表哥,為何你不讓李瀟灑先現身啊,這樣,央兒也不會哭得那般傷心。”

    蕭絕摸摸箏兒頭頂,笑得寵溺︰“我的箏兒真聰明,居然看出來是我阻攔的。”

    箏兒與蕭絕相處日子久了,確實變聰明了,擱在以前,她只會傻乎乎地被眼前所見所聞給騙了,哪里還能想到“明明就在窗外,卻躲著不現身”這種事?

    確實如箏兒所說,是絕哥抬手止住了李瀟灑,要不然方才窗戶一打開,李瀟灑早慌不迭地出現了。

    可若真是那樣,央兒會作何反應?

    鐵定是躲在床帳里,跟座黑臉閻王雕塑似的,任由李瀟灑跳進窗里,好話說盡,也換不來央兒的好好回應。

    最大的可能,是冷言冷語,叫李瀟灑滾,口是心非說自己不喜歡他了,心底沒他了,說盡氣死李瀟灑的話。

    就是不肯承認自己心底還有這個男人。

    姑娘麼,在愛情面前沒有不嘴硬的,真真是各種氣死人的話齊齊往外蹦,唯恐氣不死對方。

    李瀟灑被氣到了,又是第一次喜歡一個姑娘,毫無應對經驗,說不定一個沒把控住,兩人會吵得更猛,不僅解決不了問題,還得來個曠日持久的冷戰就不好了。

    遠不如現在這般,蕭絕使個小計謀,就逼迫出了央兒的大朵淚花,將她對李瀟灑的在意盡情哭了出來,哭得可憐兮兮的。

    李瀟灑心底一暖,再一軟,然後再來個愧疚……最後,鐵定能對央兒給出更多的承諾。

    到時,還不是央兒要他承諾什麼,他就承諾什麼。

    男人麼,面對心愛的姑娘,心腸都軟的,為了讓她不哭,什麼承諾都舍得給的。

    听了男人的娓娓道來,傅寶箏愣愣地眨了眨眼︰“四表哥,你怎麼懂這麼多啊?”

    蕭絕︰……

    壞了,她會不會覺得她心思太繞,手段太多啊?

    蕭絕摸摸鼻子,低頭看向她的眼神都心虛了,不敢與她目光相接似的垂下眼。

    然後,視線落在她白皙精致的下巴上,蕭絕就挪不開眼了。也不知她下巴怎麼長的,白嫩嫩的,弧度也優美,平日里就怎麼看怎麼美,月色下,宛如白牡丹綻放的第一片花瓣,越發姿色.誘人。

    蕭絕喉頭滾動一下,竟是看痴了,等他意識回歸時,修長有力的手指已經捏上了她白皙的下巴。

    傅寶箏驀地羞澀起來,白生生的臉蛋上紅潮翻滾。

    其實,對他崇拜如她,哪里會覺得他心思太繞,手段太多啊。在傅寶箏看來,只要那些心思兒不用來干無良之事,不僅無傷大雅,還顯得段位極高智慧非凡呢。

    譬如,今夜他的手法,她就很喜歡。對央兒好的,她有必要不喜歡嗎?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