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110章

    花前月下, 卿卿我我。

    傅寶箏這邊的夜空格外寧靜,枝頭葉下,唯有兩人親吻的聲音。起先緩慢輕柔, 如碧草叢中的玉蘭徐徐綻放, 悄無聲息。後來急切了, 像是山間繁花齊齊綻開, 撲簌簌地有了動靜。

    傅寶箏清晰地听進耳里, 心尖尖都羞紅了。

    卻推不開四表哥,也不敢推拒, 因為她被四表哥拐騙著坐上了高高枝頭。男人騙她說, 月色好看,尤其坐在高高枝頭, 隔著繁茂枝葉去看, 有形容不出的美。她傻乎乎地信了, 坐了上來, 才知道, 男人打的是什麼鬼主意。

    真正是上樹容易,下樹難,她又並非兩腿騎馬似的跨坐, 而是橫著坐在一根算不上粗。壯的樹枝,兩腿空懸無借力點,沒有四表哥摟著,她分分鐘都要坐不穩掉下去。

    如此, 她不得不牢牢攀附四表哥, 他要亂來, 她毫無反抗之力。

    “騙子!”

    若枝頭的鳥雀沒睡,時不時能听到姑娘家又羞又臊的低罵聲。

    ∼

    央兒那頭, 就沒有傅寶箏這邊的寧靜祥和了。

    央兒始終抱胸埋首蹲在地上,青絲凌亂遮擋住白生生的淚臉,哭得美人肩一顫一顫的,像極了暴風驟雨下不堪承受的玉蘭。平日里是霸王花一朵,今兒可憐巴巴,成了雨中嗚嗚哭泣的嬌花。

    且,是為了他而哭。

    過了最初的慌亂,李瀟灑心頭忽然生出一股暖意,她的眼淚和哭泣無不宣告了對他的在乎,是一種最美的告白。

    李瀟灑心都化了。

    慌不迭地收攏雙臂,緊緊抱住掙扎著不肯讓他踫的央兒,語帶懇求道︰“央兒,央兒,你听我解釋……”

    接下來,李瀟灑語速極快地講他得知她出府後,如何故意攜了個姑娘偶遇她,故意不躲避姑娘的親昵,一切都是演戲,當不得真的……

    “什麼當不得真?當時小野花臉上有多嬌羞,我看得一清二楚!”央兒陡然氣憤地揚起臉,截斷他的話,“那個小野花哪里沒當真了?她對你的情意,全京城的人都看懂了!”

    “你倆沒有情,她能羞成那副德性?你騙鬼呢?”

    李瀟灑︰……

    青樓女子討好恩客是分內事啊,對花了銀子的大爺都沒個笑臉,那還叫青樓女子嗎?何況他是勾欄院的一大財神啊,她們還不得卯足了勁,哪怕只是做做樣子,也得裝出一臉羞澀的模樣來?

    稍微會做人的,哪個青樓女子不是這樣討好恩客的?

    “我娘可打听清楚了,那個小野花都伺候你兩年了,你倆的第一次相遇是在兩年前的花燈節,你倆都在一起幾百個日夜了!現在還沒斷!你還說對她不喜歡,沒意思?”央兒氣憤填膺,小臉憋紅。

    兩年前,她還是深閨里一個不諳世事的小姑娘,完全不懂情滋味,他卻已經摟住姑娘談情說愛、尋歡作樂了。

    想想都委屈。

    李瀟灑︰……

    他的央兒怎能這般想他?

    一個青樓女子,他有必要去談情,去說愛嗎?

    “央兒,她不過是個青樓女子而已,每夜榻上伺候的男人不知凡幾,但各個都是錢貨兩清。”李瀟灑肅容,單膝跪在坐地的央兒前,一本正經地解釋。

    央兒一驚,那個姑娘每夜都要跟好幾個男人睡嗎?

    所以那姑娘並沒有為李瀟灑守身如玉?

    他倆真不是戀人關系?

    “在她眾多的恩客里,我大概是財富地位最高的。”旁的,李瀟灑本不必多說,央兒也能大致領悟到點什麼。

    但他太在乎她了,忍受不了她對他的一點點猜忌,便詳細剖析道︰“沒腦子與她們痴纏上愛得死去活來的公子哥,少之又少,我認識的沒有一個,而我自認有頭腦,絕不可能與青樓女子牽扯不清,談什麼情,說什麼愛的。”

    換句話說,李瀟灑骨子里是瞧不上煙花女子的,一群“哪怕乞丐有銀子,都能陪。睡的東西”,不值得他看入眼中。

    央兒听了,心頭一松,滿腔的怒意頓時減少泰半,心頭莫名一片舒坦。

    其實並非莫名,而是李瀟灑對青樓女子評價不高,還隱隱帶著不屑,令央兒心頭爽快了。

    這個不難理解,一刻鐘前,央兒還將那個百媚千嬌的小野花當做情敵,陡然听到自己男人貶低情敵,是個人都得心底爽快一把。

    而且那個姑娘都沒有為李瀟灑守身如玉,可見那姑娘真的只是拿了銀子做分內事,對瀟灑哥哥沒有覬覦的。

    之前的郎情妾意都是她腦補出來,被誤導了。

    李瀟灑見央兒臉色好轉,趁熱打鐵,單膝跪在她身前,表白道︰“央兒,我只喜歡過你一個姑娘,旁的,哪怕是一丟丟情,都沒有,真的。”

    “沒有又怎樣,你還不是跟她們……鑽一個被窩!”央兒想起這個,才好些的眼眶又紅了,偏過頭去,難受極了。

    她想起昨日街頭,圍觀群眾嘲諷她的話了,她們笑她傻,居然將男人的承諾當真話,相信紈褲會浪子回頭。

    而她比她們嘲諷的更傻,因為她從未得到過任何承諾。

    念頭一起,央兒又是有話直說的性子,咬咬唇,也不管難堪不難堪,害臊不害臊了,直接背對他,口齒清晰地要求道︰“我娘說,你們平勇侯府不肯退婚,執意要娶我。那好,李瀟灑,你給我听清楚了,真心要娶我,就從今日起再不許踫別的姑娘,再不許跟她們出雙入對走一塊,以後也不許納妾!做不到,今日就一刀兩斷,我寧願落發當姑子去,也絕不留在你身邊受氣。”

    李瀟灑幾乎毫不猶豫地點頭,可下一刻想起,她後腦勺面對他,壓根看不到他的點頭,便張開口準備說話,不過還未開口,又被央兒打斷了︰“你想清楚了再點頭,不要現在敷衍我,將來又後悔!”

    央兒始終不肯轉過身去,坐在地上背對他,聲音也難得的冰冷,似臘月里懸在屋檐下的冰凌,凍颼颼的。

    李瀟灑卻是笑了︰“這有何難,我本來就是這樣想的。三妻四妾,非我之願,遇上你,一生一世一雙人,足以。”

    央兒終于回頭看他︰“你說的可是真心話?”

    李瀟灑舉起右手,發誓道︰“若不是真心話,我五雷轟頂,天打雷劈,出門被馬車撞死,吃飯被噎死,喝水被嗆死,睡覺做噩夢被厲鬼掐死,醒來發洪水被淹死,騎上馬背被摔死……”

    原本以為,他說了這麼多種不得好死,央兒會像話本子里的姑娘那般,急急撲過來捂住他嘴,阻止他繼續說不吉利的話呢,這樣他就可以趁機抱緊她,好好兒柔情蜜意一下。結果……

    央兒好整以暇地坐在那,神情極其認真地听他一種死法,一種死法的往外蹦。還揚起下巴,面露滿意,竟是他發誓的死法越多,她才越滿意。

    李瀟灑︰……

    好吧,他的傅女俠腦回路果真與眾不同。

    為了討好她,李瀟灑接下來嘰里呱啦,足足說了兩千多種死法,其中兩次還被傅女俠揮手打斷,嫌棄他吐詞不夠清晰,她沒听清楚。

    李瀟灑︰……

    到了最後,詞窮了,結結巴巴悶哼半天,連“飛上雲端被鳥兒撞死”這種不可能的事都拿出來說了。

    說是絞盡腦汁,快將李瀟灑想廢了,都不為過。

    最關鍵的是,一直說個不停歇,到了後來那叫一個口干舌燥啊,嗓子跟大火焚燒過似的,又干又啞。

    “就沒了?我還沒听夠呢!”李瀟灑停下,央兒高高揚起下巴催促,一副李瀟灑是台上小生,她是看座上的女王,她還沒听過癮,要繼續听的架勢。

    李瀟灑︰……

    他媳婦兒果然不愧是俠女,腦回路不同一般,連這種懲罰人的法子都能想出來。

    于是乎,保持著單膝跪地的姿態,在女俠的注視下,扯起干啞的嗓子,又結結巴巴硬扯了些死法來。

    沒靈感,卻搜腸刮肚,還被勒令說過的不許重復,其中的困難,堪比一篇八百字的小文章都寫不出來,結果夫子勒令得在短時間內編出幾千篇八百字文章,頭都能爆炸了。

    待又說出七八十種死法來,李瀟灑喉嚨燒得干疼干疼的,听上去都在冒煙了,央兒才輕哼一聲︰“夠了!”

    都夠死幾千輩子了。

    李瀟灑听了,立馬松了口氣。原本單膝跪地的,一屁股坐了下去,頗有點精疲力竭,被央兒折騰得癱軟之意。

    央兒見自己狠狠懲罰了臭男人,也得到了“一生一世一雙人的承諾”,心底還是有幾分得意的。便抬手抹去臉上干涸的淚痕,傲氣地起身。

    卻不曾想,她蹲坐太久了,雙腿竟有些麻痹,身子一晃,險些站不穩。

    事實上,她也真的沒站穩。

    若非李瀟灑飛快起身,長臂一攬,將她拉進懷里,她還真的要站不穩跌回地上。

    “你……你不是單膝跪地,雙腿發麻,酸軟無力,精疲力竭地癱軟在地了嗎?”怎的還能如此迅捷地起身抱她?央兒總算還不笨,立馬想到臭男人在扮慘,騙取她同情心呢。

    “混蛋!”央兒想打他。說實話,若非方才李瀟灑聲音嘶啞,身子跪得發軟發顫,一副怎麼看怎麼慘極了的樣子,她也不會那般快心軟不跟他置氣的。

    不過央兒剛要抬手揍他,以拳擊他,卻被李瀟灑箍得緊緊的,兩條胳膊都動彈不了。

    男人聲音暗啞道︰“央兒,你別動,我認錯,所有錯我都認。不過,眼下我有一句話要對你說,你听完後,若是還想懲罰我,你再來,好不好?”

    央兒輕哼一聲,一副看你能說出啥花的架勢。

    央兒以為他又要解釋什麼不是故意裝可憐,扮慘什麼的。

    結果,李瀟灑低頭附在她耳畔,輕輕道︰“央兒,其實自從我對你懵懵懂懂有意思的那天起,就夜夜孤枕,為你守身如玉了。小木屋的那次,我曠了許久,才會怎麼都控制不住自己,讓你受苦了。”

    央兒︰……

    先是一愣,隨後耳朵燒得通紅。

    不過下一刻,央兒還是抬頭直直問道︰“你沒說謊,小木屋之後,你再沒踫過她們?”

    李瀟灑︰……

    他的央兒果然大大咧咧,什麼話都敢直接問啊。

    李瀟灑點頭︰“沒有,喜歡上你之後,對她們就再沒興趣了,絕對的潔身自好。與你有過後,更是時時刻刻都惦念著你,看誰都沒你漂亮,沒你好,沒你有俠女氣,哪里還看得上別人。”

    “那你豈不是……為我守身如玉十個多月了?”這般直白的話,不愧是傅女俠,臉不變紅心不跳,想問就直接脫口而出。

    央兒記得,在京郊別院里,李瀟灑對她坦白,看她茶館里不給太子面子,在太子眼皮底下像個俠女似的狠揍太子妃表哥那日喜歡上的她。掰手指頭算算,可不是十個多月了麼。

    “嗯,所以……我煎熬得很,辛苦得好,我想你……”話未完,李瀟灑低頭去吻央兒紅唇,一副哄回了美人心,就要做點什麼的架勢。

    結果,下一刻,“啊……”李瀟灑皺眉呼痛。

    竟是央兒一腳踩向他腳背,又嬌又橫。

    “央兒……”李瀟灑委屈地叫喚,尾音綿長。

    沒喚回來央兒的同情,反倒是一把推開他,快步跑了。

    臨跑前,再次一腳踩上他腳背,與上一腳一樣的橫。

    現在的央兒,可沒有小木屋時那般傻乎乎的了,得了箏兒的指點,她已經知道曾經的親密動作是什麼,成親前不會再犯了。

    臭男人,還想亂來,踩痛他!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