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111章

    話說李瀟灑辭別央兒, 回到勾欄院,立馬命小廝去叫老鴇。

    天還未大亮,就被恩客急急招去, 老鴇接手勾欄院三年來還是頭一遭遇上,心中警鈴大作。

    老鴇忐忑不安地邁進院子,見李瀟灑捏著茶杯坐在桃樹旁的石桌前,她忙不迭地腆著老臉上前,滿面賠笑,連連問好, 不過一句話未完,就被李瀟灑冷聲打斷了︰“換幾個生面孔來伺候, 曾經那些, 全帶走。”

    老鴇心中一驚,莫非韻韻那些姑娘,沒伺候好, 惹得爺不快了?

    心中疑惑,老鴇面上不顯,一邊笑容滿面地應下,一邊賠笑道︰“可是韻韻她們哪里沒伺候好?回頭我教訓她們。”

    “挺好的, 只是爺膩了。”李瀟灑說完, 不耐煩地擺手, 容不得老鴇再刺探什麼。

    正在這時, 余光里忽見一抹桃色,僵硬地站在堂屋大門後。

    李瀟灑不用去看,都知道是常年包養的韻韻, 人人都道她是他的老相好,其實吧, 她與旁的普通妓子沒有絲毫區別,不過當初看她乃罪臣之女,出身官家嬌養著長大卻淪落至此,夜夜被不同男子欺負,白日里嗚嗚嗚地垂眸哭個不停,腫著雙眼,可憐萬狀。

    恰逢那陣子紈褲們流行砸銀子包養頭牌,從此只伺候一個爺們。他對妓子沒感情,包養誰不是包,便砸銀子幫了她一把,舉手之勞。

    喜歡央兒後,再不踫任何女子,也繼續用銀子包著她,是維持紈褲形象的需要。

    但是,千不該萬不該,她動了不該有的心思——那日街上故意當著央兒的面,去親吻他側臉,還嬌羞成那副德行。

    他給她的任務,交代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只是勾住他手臂,狀似親昵,僅此而已。而她卻逾矩了,惹得他的寶貝央兒昨夜酸溜溜地念叨一夜,酸得眼淚汪汪的,心疼死他了。

    區區一個青樓女子,也敢給他的寶貝央兒下眼藥,找死。

    她敢做,就別怪他辣手摧花,不講情面。

    原本事發當日就要處置,可怕小野花被處理得太早,流傳出去對局勢不利,便拖到轟轟烈烈地上演退親事件後。

    “立即帶走,全部送走!”李瀟灑側臉冷漠,聲音也冷。

    老鴇哪里見過李瀟灑這個模樣,素日的他都一副笑臉,很好說話的,陡然變卦,老鴇再不敢多言,立馬讓龜公帶走那幾個姑娘。

    別的姑娘還好,韻韻自詡身份不同,伺候時間最長,快步飛跑而來,噗通跪地,要向李瀟灑求情︰“瀟灑哥哥……”

    話未完,就被李瀟灑的長隨用帕子堵了嘴,交給龜公拖了下去。出了院子,長隨交代老鴇︰“這個姑娘,打發去江南分院,以後該怎麼接客,還怎麼接客。”

    一句話,就將韻韻推回了原軌道。

    再之後,韻韻接了多少客,在眼淚中被哪個公子哥憐惜了,李瀟灑再沒關心過。而重新弄來的幾個姑娘,全都好吃好喝供著,從不讓踏進房門半步,直到李瀟灑也培養出一個替身,那些姑娘才進了“瀟灑哥哥”的房。

    ∼

    六月初,就在慶嘉帝預備率領文武百官前往昌平行宮避暑,外帶狩獵時,朝堂爆發了大案——戶部貪墨大案,避暑的事立馬擱淺。

    戶部,掌管民政和財政,乃六部里與萬千百姓聯系最緊密的一個部門,它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三年前,慶嘉帝將戶部給交太子,滿朝文武都知道是為歷練,這三年里,太子年年給出的賬本都很好看,年年增長,政績不錯,慶嘉帝也沒懷疑過,可誰曾想,今年暴雨季節,長江一帶發生水患,急需賑災銀子,問戶部要,太子和戶部尚書口頭答應得好好的,可銀子竟遲遲沒見到。

    福王的人也不知從哪得到消息,說是戶部年年虧空,連虧三年,已經無銀可用。當即一個折子遞上去,很快慶嘉帝下旨徹查,查出的結果驚人——戶部賬面上還有五千多萬兩銀子,可庫銀里卻只剩下四十萬倆不到,這還是太子一黨東拼西湊臨時湊來急用的,沒發生水患前,庫銀里連十萬兩都沒有。

    當初交給太子時,戶部庫銀里可是有真金白銀三千多萬兩啊,這才幾年,就虧空至此?

    銀子去哪了?

    三司會審的結果,震驚了滿朝文武,幾千萬兩竟全被貪官污吏暗地里弄走了。太子需要那些官員的支持,便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甚至就連太子殿下本人也不干淨,若說旁的貪官分走了兩千萬,那太子本人至少也得了幾百萬兩。

    慶嘉帝坐在金鑾殿上,听到最終結果時,手指顫抖地指著太子,囔囔道︰“太子,你,你真好啊……”

    一句話未完,當場吐血昏迷,從龍椅上跌落。

    嚇得太子雙腿一軟,跪在那也昏厥了過去。

    文武百官亂糟糟急成一團。

    甦皇後得到消息時,整個人都木了,跌坐在涼榻下,久久沒有知覺。

    太子前幾個月在川蜀逆賊上栽了大跟頭,儲君之位變得岌岌可危。如今太子陷入貪墨大案,本就罪無可恕,又氣得父皇吐血昏迷,忤逆不孝,加上這兩件大罪,本就岌岌可危的儲君之位,徹底成了易碎的玻璃,指不定哪天就碎了。

    ∼

    東宮。

    太子蕭嘉早朝時嚇得昏厥過去,一直到黃昏都未醒。眉頭緊蹙,臉色蒼白,憔悴不堪,在睡夢中也是緊張萬分。這次事件到底給他帶來多大的恐慌和不安,單瞧他睡夢中也額頭、兩鬢冷汗津津,便可窺探一二。

    傅寶嫣坐在床沿,親手在銅盆里擰干熱帕子,小心翼翼給太子擦汗。

    “太子妃娘娘,柳側妃候在寢殿外,哭著要見太子。”有小宮女回道。

    傅寶嫣听了,滿心不悅,那個掃把星過來做什麼?

    強壓下怒氣,傅寶嫣小聲斥道︰“讓她滾,再敢私自過來給太子添亂,本宮就要家法伺候了。”

    小宮女听了,生怕太子妃的怒氣發泄在自己身上,忙不迭地退下,轟走了柳珍珠。

    柳珍珠剛走,床榻上的太子便睜開了眼。

    “太子殿下,您可是醒了,再不醒,嫣兒都要哭死了。”傅寶嫣一頭撲在太子胸膛上,哽咽極了,聲線里滿滿的依戀,任誰都听得出來,她視太子為天,是她的主,是她的精神支柱,是她的一切。

    傅寶嫣很聰明,知道太子受了重創,自信心極大地被打擊,一個弄不好,心中的信念便垮了。

    這男人吶,一旦心里崩了,整個人就廢了。

    可他是太子啊,是儲君啊,只有他好好的,不放棄奮斗的希望,才能站起來,才能東山再起,也才能順順利利將她捧上皇後的寶座,讓她成為天底下最尊貴的女人,子孫後代有皇位可繼承。

    所以,她決不允許太子遭受重創,就失去信念。

    她做不了別的,只能從微末做起,將她小女人的角色扮演好,告訴太子,他是她的希望,他是她的頂梁柱,她需要他。

    哪怕為了保護她,太子也得重新立起來。

    可人吧,上蒼眷顧你時,你做什麼都是對的,都能得到回應。

    而眼下,顯然傅寶嫣不再是被眷顧的那個。

    太子睜開眼後,听到傅寶嫣哽咽的聲音,看到她急急撲過來的柔弱身影,清晰地感觸到她身上的熱度,他再沒像剛娶她那會一樣歡喜,反而胸口發悶。

    倒不是太子對嫣兒的情意變了,而是自從失去了傅寶箏,他便得罪了傅國公府,得罪了傅寶箏的外祖父莊王爺,甚至連傅遠山和莊王爺所有交好的重臣和門生也全都開罪了,一個個能行方便時絕不給他行方便,甚至還躲在暗處刁難他一二,遇上禍事,他們更要落井下石,狠踩一腳。

    尤其最近發生的兩件超級大案,令太子深刻領悟到,妻族的重要性,漸漸明了身為儲君絕不是有情飲水飽,朝堂上有太多太多的波雲詭譎要他去面對。

    眼下陷入絕境,他忍不住想,若他的太子妃不是嫣兒,而是傅寶箏,會不會結局大不相同?

    不說旁的,單就川蜀逆賊一事上,箏兒的爹爹傅遠山就絕不會絲毫不幫他遮掩,還當著滿朝文武的面,以一句“不費吹灰之力”來羞辱他,來指責他,令父皇降罪與他,是不是?

    甚至貪墨大案,箏兒的外祖父莊王爺也有法子通融一二,多給點緩沖時間,讓他多籌集點銀子盡快補齊虧空,多補齊一點,罪名就小點,而不是揭發的折子剛遞上來,莊王爺就火急火燎站在最前端,扯著胡子叫囂趕緊徹查。

    還有很多很多旁的失誤,若他們不去刻意針對,全都可以抹去,是不是?

    才與箏兒分開一年半,他就已經落到了儲君之位都要不保的地步。他醒悟太晚啊,太晚啊。

    太子蕭嘉痛苦地闔上雙眼,眼睫毛都在顫抖,都在悔恨。他的雙手再沒像曾經般,熱情、歡喜地緊緊抱住投入他懷中的傅寶嫣,他抱不動了,他的手已經累到癱了。

    再沒力氣從被窩里探出來,抱她。

    傅寶嫣多敏感的人吶,哽咽地鑽入男人懷中後,久久沒等到男人的親密擁抱,頓感不妙。不動聲色地抬眼,見太子雙眼閉合,眼睫毛在顫抖,聰明的嫣兒,自有聰明之處,她總能將男人的心思猜得很準,但這次她卻猜錯了。

    她以為太子一心一意沉浸在打擊里,害怕得顫抖,走不出來,所以壓根沒听到她方才柔柔的“以他為天”“以他為神明”的那番激勵人心的話。

    是以,傅寶嫣繼續柔柔安慰道︰“夫君,你別擔心,有那麼多跟隨你,支持你的朝臣在,父皇不會隨隨便便就做下什麼決定的,儲君之位可是大事,輕易動不得,頂多讓夫君先休息一陣。日後,咱們韜光養晦,夫君尋著機會,再東山再起就是。”

    對傅寶箏背後的勢力認識不清的她,怎麼都沒想到,她的這些話,什麼“有那麼多跟隨你,支持你的朝臣在”,已經如刀子一般狠狠刺入了太子心髒,刀子來回轉動,攪得血肉翻飛。

    痛得太子差點一陣痙攣,心底悔恨越甚,當初怎麼就鬼迷心竅,為了愛情放棄了所有?當初娶的怎麼就不是自帶一大批朝堂勢力的傅寶箏?

    無限悔恨後,太子虛弱無力道︰“嫣兒,孤很累,想靜一靜。”

    這便是趕人了。

    傅寶嫣明顯愣了一瞬,但她心里強大,仍然不肯承認她失寵了,還很快調整了過來。自己安慰自己,畢竟出了這等大事,男人心煩意亂,確實也需要靜一靜,好好思考未來的路。她應該給予理解,對此,她帶著淺笑在他額頭落下一吻,然後溫順乖巧地行禮離去。

    做出一副最善解人意的模樣來。

    不過傅寶嫣嘴角的微笑,在跨出太子寢殿的那一刻,立馬消散得無隱無蹤。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