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115章

    眾人猛然見太子殿下急跑幾步追上去, 一路護送昏迷的傅寶箏往分到的寬敞大院行去,滿臉的焦灼和擔憂,她們集體腦子一滯, 這光景瞧著怎麼像是倒退回了兩年前?

    表哥表妹濃情蜜意那會?

    哦不,瞧太子此刻的光景神情, 比兩年前還膩歪呢。

    “嘖嘖嘖,莫非太子情變, 又重新戀上傅寶箏了?”

    “太子也不嫌難堪, 在堂姐妹間來來回回躥?”

    “愛上?我瞧著未必, 恐怕是太子頭腦發熱娶了那個沒啥助力的太子妃, 現在後悔了,開始惦記傅寶箏背後的家族勢力了吧。”

    “這也太惡心了!”

    “可不是。”

    太子雖未廢, 但被關進國子監重新念書, 不許參政, 明眼人都瞧出來這是慶嘉帝開始著手太子體面的退場了。俗話說虎落平陽被犬欺, 太子名分還在, 貴婦們也不敢太過分, 但三三兩兩悄悄兒來個嘲諷還是敢的。

    嘲諷完太子, 又嘲諷當初惡劣手段插足的太子妃︰“瞧, 沒有後台, 當上太子妃也沒用。換成傅寶箏是太子妃,太子還敢丟棄她, 去追別家姑娘?”

    眾人朝傅寶嫣看過去,她一身太子妃行頭盛裝立在石子小徑上,秋風吹過, 她紅裙搖曳,如碧綠草地上無人欣賞的一枝小野花, 被情郎拋下,形單影只,孤零零的,可憐萬狀。

    “活該,讓她覬覦不屬于自己的東西。”

    “我要是她,恨不得立刻找個地縫鑽進去。”

    眾婦人一面心底嘲諷,一面等著這曾經狐假虎威、不可一世的太子妃今日作何反應。

    傅寶嫣是個聰明人,眼前這番光景,如何不猜透個八九分呢。眼神又毒辣,那些長舌婦肚子里未出口的話,全都寫在她們臉上似的,被傅寶嫣清清楚楚瞧得再明白不過。

    一個恍惚,傅寶嫣仿佛又回到了幾年前,傅國公府舉辦賞花宴,十二歲的傅寶嫣從草地上拾起太子殿下掉落的玉佩,她從第一次見到太子,就迷戀太子的笑容,像天上的太陽,璀璨又明亮,令她小小的胸腔都亮堂起來。

    終于有了機會靠近太子,她如獲珍寶,滿心雀躍,可她剛撿起玉佩要去追太子,竟被太子奶媽一把拎到旁邊的花樹後奪走玉佩,她不甘要搶回來,卻被太子奶媽嘲諷道︰“你一個二房的姑娘,搶什麼搶?太子殿下是你高攀得上的人嗎?年紀不大,心眼倒不小,敢覬覦不屬于自己的東西……”

    說完,太子奶媽又將玉佩丟回草地上,還命人拖走了傅寶嫣。然後,傅寶嫣躲在遠遠的大樹後,看到隨後到來的傅寶箏撿起了玉佩去追太子殿下,被太子笑著感激了好一會。

    那日,傅寶嫣看明白了,太子奶媽是奉了皇後之命在創造機會撮合太子和傅寶箏。

    可憑什麼要侮辱她傅寶嫣?

    她本就事事被傅寶箏壓一頭,心底的不滿經年堆積,早已成山,被太子奶媽羞辱嘲諷後,心底的不滿如火山爆發猛烈無比,發誓將來必定踩下傅寶箏高昂的頭顱,搶走傅寶箏的太子情郎。

    終于,她做到了。

    終于,她狠狠踩下傅寶箏,坐上了高高在上的太子妃寶座。

    終于,她揚眉吐氣,光耀門楣了。

    可是蒼天為何這般不長眼?

    她傅寶嫣才備受艷羨不到一年,太子勢力竟一落千丈,連累她這個太子妃走在地位崇高的王妃間都耍不起幾分派頭來,這還罷了,今日太子還眾目睽睽下棄她而去,去追傅寶箏。

    令她淪為笑柄,再度被嘲諷。

    眼下的嘲諷比幾年前太子奶媽嘴里吐出的更勝。

    傅寶嫣如墜深淵,渾身發僵。

    “太子妃……”身邊大宮女怕拖延下去,局面越發不可控,悄悄地扯了扯傅寶嫣衣袖。

    傅寶嫣回過神來。

    若是擱在曾經還未出嫁時,她鐵定能立馬收斂神色,換上一副擔憂堂妹的虛假模樣。可是如今……她自詡自己是天下第三尊貴的太子妃,又高高在上耀武揚威了近一年,心氣早已高了,哪里還肯再回到曾經動不動就委屈自己的時候?

    何況,眾目睽睽,這些婦人、姑娘們全都等著看她的笑話,她才不要讓她們如意!

    于是,心高氣盛下,傅寶嫣一甩廣袖,冷著面孔朝反方向大步離開,看都不看太子、傅寶箏一行人,在眾人驚訝的目光里威風凜凜地徑自前往行宮里的太子宮殿。

    將她生氣的姿態擺得高高的,擺給所有人看。

    她知道,過後會有下人如實稟告給太子。

    這麼些年下來,太子有多怕她生氣,傅寶嫣一路走來清楚得很。

    自然,傅寶嫣會這般做,最重要的原因是,今日太子擺明了對傅寶箏有意思,她心底很清楚,男人都有劣根性——曾經放手的姑娘,一旦表現得看他不爽,各種冷眼,男人漸漸就會被吸引過去,逐漸逐漸曾經的白米粒就變成了香餑餑,想再次弄回身邊來。

    很明顯,傅寶箏就是曾經那顆白米粒。

    若她傅寶嫣此刻不擺明了對太子納妾的態度,哪怕稍稍示弱一下,趕明兒傅寶箏就會以側妃的身份嫁進東宮,到了那時,她再來吵鬧,已是沒用。

    傅寶嫣的信念是,一切禍患都要掐死在搖籃里。

    回到宮殿後,傅寶嫣便推開寢殿的窗戶,挺直腰桿盛氣凌人地坐在臨窗涼榻上,晚膳也摔在地上不吃,盤子和碗碎裂一地,還不許宮女收拾,要故意曬給太子看。

    她冷臉坐等,等太子回來後好好兒向她賠禮道歉認錯,發誓不許再踫傅寶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