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116章

    行宮飛霞院。

    傅寶箏雙眼閉合仰躺在瀝青色床帳里, 濃密睫毛像兩把無力扇動的扇子耷拉著,臉色蒼白一片,小姑娘安安靜靜躺在那, 五官精致,美依然美, 卻呈現一種病態美,如驟然失去血色的紅牡丹,可憐巴巴的。

    “如何?”蕭瑩瑩坐在床沿,面帶憂色看向站在地上的太醫。

    傅寶箏昏倒, 太醫齊刷刷來了三個。

    三個太醫望聞問切一番, 彼此小聲交流,最後一個上了年紀蓄著白胡子的老太醫上前一步, 向蕭瑩瑩道︰“回郡主,傅姑娘脈象正常,按理說昏迷了半個時辰, 掐掐人中, 早該醒了。”

    另兩個太醫齊齊點頭。

    蕭瑩瑩听出了關鍵︰“那為何如今還沒醒?”

    老太醫羞赧道︰“恐怕是……傅姑娘被不祥之人沖撞了, 也未可知。”

    另外兩個太醫听了, 面皮發燙, 這番話更像是出自道士之口。

    蕭瑩瑩听了,假意扭頭問央兒︰“你們方才撞上誰了?”

    央兒會意,大聲道︰“一開始還好好的,後來太子妃一來,立馬就暈厥了過去。”

    蕭瑩瑩雙眉緊蹙︰“太子妃?”

    跟來湊熱鬧的貴婦們听了,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一會子功夫,太子妃乃不祥之人, 沖撞了傅姑娘的事便長了翅膀似的四處傳開了,說得有鼻子有眼。

    原本吧,太子妃地位擺在那,真要說沖撞,也是旁人沖撞了她,哪有高高在上的太子妃沖撞了小姑娘的。

    可是吧,拜高踩低才是世間不變的法則。如今連太子都一頭栽進了泥淖里,頭都抬不起來,區區一個出身頗低的太子妃算個屁?

    何況,傅寶嫣上位以來,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臉,從皇宮到高門府第,得罪的貴婦人和貴族姑娘不知凡幾,連身邊伺候的宮女也紛紛懼怕討厭她,得了黑她的契機,還不上趕著黑一把?

    “太子殿下,你也看到了,我家箏兒與太子妃實在不能共處一地,還望太子回去後好好兒勸誡太子妃,別再一而再地往前湊,讓人避都避不開。”

    蕭瑩瑩走出內室,面色陰沉立在堂屋門口,以長輩身份劈頭蓋臉就是一頓訓。

    話里的嫌棄意味太濃,幾乎砸懵了太子。

    若是往日,太子必定要維護嫣兒一二,可如今情勢不允許,太子還想哄回箏兒,重新聯姻呢。面對蕭瑩瑩的指責和嗆聲,太子哪里還敢有一絲一毫的反駁和維護?

    太子慌不迭地道歉︰“姑母放心,佷兒保證,日後再不會出現這種事了。”

    嘖嘖嘖,這便是主動承認,傅寶嫣乃不祥之人,沖撞了傅寶箏。

    蕭瑩瑩鄙視地掃了太子一眼,當初為了得到傅寶嫣,太子可是豪氣沖天,得罪全天下都不退縮呢,這才過去多久啊,就棄如敝履了?

    當真是薄情。

    蕭瑩瑩心下不由得慶幸,幸虧當初有傅寶嫣介入,否則箏兒真嫁了這等薄情郎,一生都毀了。

    心底厭惡,蕭瑩瑩再不願周旋,擺擺手不耐煩地給太子下了逐客令。

    太子哪里肯走︰“姑母,孤想等箏兒醒來,親自向她道歉……”

    自打明白妻族的重要性,太子便卯足了勁想重新哄回箏兒,等了幾個月,才等來今日的契機,他還沒在箏兒跟前刷刷好感呢,哪里舍得走。

    蕭瑩瑩是個聰明人,瞧著太子這番光景,如何不猜透個□□分呢。這個惡心男人,難不成想將傅寶嫣貶為側妃,重新迎娶箏兒當正妃?

    他也配?

    別說他眼下從雲端跌落,即將被廢,就是曾經光芒萬丈時,她的箏兒也不屑給人當繼室。

    太子他怎麼敢如此侮辱箏兒?

    蕭瑩瑩心頭冷冷一笑,當著一眾婦人的面,臉上雖還保持著笑容,出口的話已犀利如刀︰“太子殿下,不知你可曾听聞一件事,前幾日一個異族落魄王子上折子一封,懇請你父皇下嫁一個公主去和親。這件事讓姑母不由得想起一個問題,世間怎麼總有那麼多的瘌蛤。蟆想吃天鵝肉呢?你說好笑不好笑。”

    眾婦人听了,紛紛捂嘴憋笑,還拿眼楮不住的覷著太子,將太子的丑態盡收眼底。

    只見太子听了,面上猛然一僵,前一刻還自詡翩翩佳公子呢,這一刻就被姑母指桑罵槐扣上瘌蛤。蟆大帽子,如何不發僵呢?

    渾身透心涼,後背冒冷汗。

    他難以接受,他在姑母眼中竟已形同癩蛤。蟆了。

    被如此侮辱,太子也是有自尊的人,慌忙告辭,一溜煙往自己分到的院子逃也似的去了,形容狼狽。

    央兒見了,暗地里“呸”了一口,忙不迭地回到內室,將太子被羞辱的慘樣盡數告知。

    傅寶箏听了,一雙美眸立馬睜開,眼底水盈盈的,如一汪清泉,哪里像個病美人?

    “討厭鬼終于打發走了,真真是一對令人作嘔的夫妻。”傅寶箏接過丫鬟遞來的熱乎帕子,往臉上一抹,那些白生生令人臉色蒼白盡顯病態的白。粉立馬揩去,露出白里透紅的美人臉。

    央兒端詳著傅寶箏比牡丹還美艷三分的臉,笑道︰“可不是,總算打發了。”

    兩姐妹在屋里說著話,外頭湊熱鬧的人逐漸也散了,蕭瑩瑩這才命令大丫鬟拿出一個錦盒︰“入夜後,給老太醫悄悄兒送去,辛苦他一把年紀還配合作戲了。”

    原來,老太醫是在蕭瑩瑩示意下,才撒謊攀扯了“不祥之人”。

    ∼

    話說太子蕭嘉逃也似的溜走,一路上秋風蕭瑟,殘葉鋪滿地,入目處,盡是荒涼。

    看到這里,提個醒,並非行宮的秋景觀賞性不夠,事實上,絕對的風景如畫,但太子心底悲涼,哪能生出一雙發現美的眼楮?

    太子正大受打擊,腳步踉踉蹌蹌進入小院時,猛然從走廊柱子後快步跑出一個小宮女,向前朝太子道︰“太子殿下,不,不好了,太子妃娘娘方才……哭,哭了……”

    小宮女假裝惶急,結結巴巴的,低著腦袋,等待太子殿下像曾經那般急切地朝太子妃寢殿大步奔去,她的任務便完成了。

    可沒曾想,太子腳步遲遲未動。

    好容易盼來了抬腳,小宮女正要松一口氣,下一刻驚見太子轉了方向,背朝太子妃寢殿大步離去。

    小宮女︰……

    以往太子殿下多見不得太子妃愁容滿面啊,別說哭了,就是太子妃被皇後刁難了,回到東宮嘆一口氣,太子殿下都火急火燎奔過去抱在懷里寬慰半晌。

    今日這是怎麼了?

    小宮女也顧不上疑惑了,請不動太子,回去鐵定被太子妃打死,慌不迭快跑幾步追上太子,“噗通”跪下攔住太子去路,惶急道︰“太子殿下,太子妃娘娘今兒受了委屈,哭得眼圈兒紅彤彤的……”

    小宮女很會說話,將太子妃盡力往可憐了說。

    可今時還同往日麼?

    太子听到那句“受了委屈”,心頭猛然想起方才他自個在蕭瑩瑩那兒受到的驚天羞辱,眼眶兒赤紅了。

    他是幾個兄弟里唯一的嫡子,從小到大都是絕對的天之驕子,坐在儲君之位上萬人矚目受人敬仰,幾時被人那般羞辱過?

    可自從為了愛情,得罪眾人娶回傅寶嫣後,他就一步步墜落到了泥塘,被人羞,被人辱。

    如今都跌落到絕境了,傅寶嫣非但幫不了他,還拖累他連箏兒都哄不回來,眼下還有臉說她受了委屈,還有臉耍脾氣哭,還有臉唆使宮女擋住他去路寸步難行?

    太子滿腔悲憤化成了怒氣,一腳踹開宮女,掉頭往太子妃寢殿大步奔去。

    此時,傅寶嫣已听到窗外男人急急行來的腳步聲,她心底頗為得意,還以為男人知道她哭了,急著來哄她,亦發挺直了腰桿坐在臨窗長榻上,當男人跨進內室那一剎那,她偏過頭去,賭氣不看他。

    等著男人從身後圈住她,柔情蜜意哄她呢。

    可等啊等,等啊等……

    男人竟絲毫表示都沒有,不走上前來,也不開口說話?

    不對勁啊。

    傅寶嫣再顧不上拿喬,轉過頭去看向內室門口的太子。

    只一眼,傅寶嫣驚了。

    只見太子堵在內室門口,視線掃向地面,滿臉戾氣。

    傅寶嫣心底咯 一下,糟糕,今日攤牌時機沒選對,太子顯然在別處被激怒了,心氣正不順呢,她開鬧肯定得不到理想的結果。

    正琢磨著今日先放過太子時,太子冷冷的聲音傳了過來︰“嫣兒,想不到,你也有如此暴脾氣的時候,曾經溫柔嫻淑的你都是假裝的?”

    這是什麼話?

    傅寶嫣心下一驚,她還未開口說話呢,“暴脾氣”從何說起?

    順著太子視線看過去,驚見滿地碎瓷片,是她先頭準備拿喬時故意命人打碎了茶盞杯盤,好令太子心頭有數,她對納妾之事有多介意。

    可眼下情形,她都不敢再提納妾之事了,登時滿地碎瓷片顯得多余,還整得她形象暴戾。

    傅寶嫣後悔不迭,咬著內唇,一時不知該從何解釋。

    太子像不認識般盯住嫣兒的臉,嘴唇開開合合,最終還是一言不發,廣袖一甩,奪門而去。

    傅寶嫣一驚,兩人在一起這麼些年來,她哪里見過太子如此冷待過她?

    “太子殿下,”傅寶嫣再顧不上拿喬,急得赤腳追出長廊去,從身後一把抱住太子腰身,眼淚汪汪道,“太子殿下,嫣兒沒有表里不一,只是今日見你待箏兒如珍似寶,嫣兒心底難受,失手碎了幾個茶盞罷了,我是心里難受……”

    納妾之事先不提,吃醋倒是可以提一提。

    俗話說小醋怡情,她在乎他,用醋勁發作來解釋碎了幾個茶盞,總不是大錯。至少,別給男人留下她暴戾的形象。

    卻沒料到,男人听了“箏兒”兩字,身子一個緊繃。他幾乎要哭了,若當初他不發蠢,直接迎娶箏兒為太子妃,哪里會有今日的難堪?無窮無盡的悔恨憋得他胸腔快炸裂。

    他無力解決眼前的困境,罩得他快窒息。

    他突然很恨,傅寶嫣一個毫無背景的姑娘,誰給她的膽子勾引了他,勾得他犯下大錯,一步步墜落深淵。

    他恨她!

    他如今所有的難堪,全是她帶給他的。沒那實力,還硬要做他正妻,這下好了,將他也給拖累了,他們一塊淪為了笑柄,她又能得到什麼好?

    他好想發怒,好想大吼,好想使勁搖晃傅寶嫣雙肩,將眼下的難堪處境和被奚落後的糟糕心情一點一點吼給她听,令她知道,她的貪心不足害得他有多慘!

    可他握緊拳頭,到底做不出面朝一個柔弱女子大吼大叫的事。

    最後,果斷掰開傅寶嫣箍緊他腰的手,掙脫她,逃也似的消失在了夜色下,腳步踉蹌,一身狼狽。

    獨留傅寶嫣赤腳立在長廊上,像朵被拋棄的小野花。

    驀地,一陣恐慌擊中了她。

    今夜的太子太反常,傅寶嫣完全摸不著他脈搏。

    ∼

    夜深人靜,打听到太子入睡了,傅寶嫣花銀子悄悄兒請來了太子身邊的貼身侍衛。

    “太子今日到底遭遇了何事?”傅寶嫣坐在主位上,努力控制自己,讓聲音不發顫。

    太子的貼身侍衛,垂眸低首,聲音低低的,將太子在蕭瑩瑩院子里受辱的事一五一十上報。

    傅寶嫣听了,端莊交疊在膝蓋上的雙手,忍不住顫抖起來,緊抓膝蓋都止不住。

    顫抖得厲害。

    蕭瑩瑩先是指責她“不祥之人”,沖撞了傅寶箏,後又指桑罵槐低斥太子“癩蛤。蟆想吃天鵝肉”,這兩件事經過一夜發酵,早已傳遍了行宮各個角落,傅寶嫣這個當事人怎麼可能不知情?

    她只是不肯相信,不願承認今夜的太子是為了“示好箏兒失敗”,而朝她耍橫,耍態度。

    她期盼從貼身侍衛這得到不一樣的答案,譬如是朝堂上又出了事,才導致太子爆燥不安,性情大變。

    很顯然,她失望了。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貼身侍衛走後,傅寶嫣雙手抱胸埋首蜷縮在長榻角落,渾身上下顫抖個不停。

    聰明如她,听了貼身侍衛詳細描述太子討好蕭瑩瑩的各種細節和措辭後,她漸漸拼湊出另一個不堪的真相——太子似乎不是打算納傅寶箏為側妃,而是打算迎娶傅寶箏為正妃。

    那她這個現任太子妃怎麼辦?

    要麼突發疾病暴病而亡,要麼強行安個罪名,貶為側妃?

    這般一想,傅寶嫣從前胸到後背,拔涼拔涼的。

    ∼

    “呵,你居然想負了我,重新追回傅寶箏?”下半夜,傅寶嫣走出房門,抱住雙腿坐在涼涼的長廊石階上,夜風吹亂了她長發,面朝太子寢殿方向,凌亂青絲下露出一張陰森森的美人臉︰“蕭嘉,你做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