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117章

    飛霞院。

    太子出了丑逃也似的跑了, 一眾湊熱鬧的婦人沒坐多久,也向蕭瑩瑩告了辭,散了。

    飛霞院終于靜下來, 傅寶箏才不再裝病臥著,理理裙子同央兒一塊過堂屋來。

    “大伯母,太子殿下也忒不要臉了,都成過親的人了, 還來招惹咱們箏兒。”央兒氣憤道,“恨不得一個手刀砍昏了他, 丟去湖里淹死才好。”

    傅寶箏听了,點頭贊同, 亦發厭惡太子。

    蕭瑩瑩正要開口說話, 忽听院中傳來腳步聲, 一家子抬頭望去, 是國公爺傅遠山回來了。

    “爹爹。”傅寶箏立起身來,一溜煙跑出堂屋門去接,一聲爹爹婉轉千回, 還帶著幾分委屈勁兒。

    “誰又招惹我家寶貝了?”傅遠山方才忙著陪伴慶嘉帝,還沒抽出功夫去听旁的事,一眼瞅出女兒的不對勁,忙問道。

    央兒嘴快,將太子試圖抱箏兒等一系列騷擾之事全吐了個干淨。

    傅遠山听了,心中震怒︰“這個混蛋!老子非扒了他的皮不可!”一面說著,一面攬住女兒肩膀安慰,“箏兒別怕, 一切有爹爹給你做主!”

    傅寶箏听了,原本凝了三分憂愁的臉立馬換上笑容, 抱住傅遠山胳膊,只管當個乖乖女撒嬌︰“嗯,爹爹最疼女兒了!”

    父女兩說話間,已跨入堂屋。

    蕭瑩瑩吩咐在側廳擺晚飯,一家三口並央兒四個人,邊罵著混蛋太子邊前往側廳用飯。

    晚飯很豐盛,一人一碗米飯和菜粥,中間擺一道辣椒炒肉、梅菜扣肉,另有三道素菜,還有一大鍋嫩豆腐鯽魚湯,上頭飄了一層辣辣的紅油,令人食欲大開。

    傅寶箏和央兒最愛紅辣油鯽魚,拉了央兒落座,便用漏勺去撈魚。兩姐妹吃得歡歡喜喜,唇上都是紅油,紅艷艷的,比牡丹花瓣還讓人嘴饞。

    蕭瑩瑩見女兒大快朵頤,沒被太子壞了心情,心下一松。兩刻鐘後,箏兒和央兒用罷飯,告了辭,往她們自己的小屋去了,蕭瑩瑩才與傅遠山商議該如何再教訓太子一頓。

    蕭瑩瑩雖已當著眾婦人之面,給了太子一頓難堪,但尤嫌不夠。

    傅遠山拍著胸脯道︰“夫人放心,交給為夫,你明日兒等著瞧就是!”

    ∼

    話說傅寶箏吃畢,攜了央兒在院子里略散一散消消食,隨後各自回房。

    坐在燈下,閑來無聊,傅寶箏從書架頂上一層取了本《游記》來讀。

    里頭的風土人情,很是精彩,傅寶箏不時捏著下巴笑上三兩聲。她臨窗而坐,溶溶月色涌進敞開的窗戶,灑落在她白皙精致的臉龐和持書的縴縴玉指上,白瑩瑩的,說不出的動人。

    蕭絕翻牆跳進,入目的便是這樣一幅燈下美人畫卷,不由得看愣了神。

    傅寶箏翻書時一偏頭,余光里忽見一抹白色,喜地望向窗外︰“四表哥,你何時來的,也不叫我。”

    一面說,一面撂下手中游記,雙膝跪在長榻上立起上半身,與窗外的四表哥對視而笑。

    蕭絕此時離窗約莫兩三丈遠,見被她發現了,緊走幾步上前,笑道︰“你看《溶洞》那章時,我剛來。”

    傅寶箏眨眨眼,不可思議地笑︰“四表哥,你眼神真好,隔那麼老遠還能知道書上寫的什麼字……”

    隨後反應過來,《溶洞》那章可是她半個時辰前看過的,于是傅寶箏驚了︰“四表哥,你,你都來了半個時辰了?”

    蕭絕見她瞪大了美人眼,震驚萬分的樣子,笑著點點頭。

    傅寶箏腦袋往窗外湊了一湊,離四表哥更近了一分,奇道︰“你為何不叫我?”

    一個人站在黑地里等,多傻啊。

    蕭絕低頭看她,輕輕捏她下巴微微抬起,笑得曖昧︰“誰叫某人燈下看書的樣子,太過迷人,令我挪不開眼舍不得打擾呢。”

    傅寶箏︰……

    這樣孟浪的話,簡直讓她沒法接。

    目光相接,被四表哥火熱注視,她驀地羞澀,低下頭去,但被四表哥修長有力的手指再次抬起,被迫與他對望。

    然後,傅寶箏在四表哥眼底看到了濃濃的寵溺,每一分都是給她的。她不由自主嘴角上翹,臉龐綻放笑容,與四表哥深情對視。

    蕭絕徐徐笑開,聲音溫柔極了︰“箏兒,我還沒看夠,你再坐回去看書,讓我再瞅幾眼,好不好?”

    傅寶箏︰……

    哪有這樣的?

    結果,下一刻,蕭絕雙手撐住窗楞,跳進窗里來,長臂一伸,抱了她就往矮幾前放去……竟真真將她擺弄成了先頭燈下看書的坐姿。

    “別動,就這個姿勢,最美!”蕭絕按住她肩頭,不讓動。

    隨後蕭絕搗鼓一番,還弄來了硯台、墨錠、畫筆、各色顏料和一幅空白畫卷。

    “四表哥,你這是……”要給她作畫?

    蕭絕接口很快︰“燈下美人看書,不畫下來,我手癢。”

    傅寶箏︰……

    臉上羞得飛紅。

    一刻鐘,畫好了。傅寶箏忙不迭地湊過去看,驚見一個縴腰楚楚的美人側身靠坐小幾前低頭看書,臉蛋微紅,眼角眉梢盡是沉醉之意,一縷長發垂落胸前,發梢被風吹起,拂過手上書卷。

    “腹有詩書氣自華”,是傅寶箏見過畫卷後,唯一能想起來的詩句。 “怎麼,被你自己的美給驚呆了?”蕭絕撩起她垂落胸前的發絲,繞在手指上把弄。

    傅寶箏紅了臉,真心話,鏡子里的她有多美,她是見過的,可遠不如四表哥筆下的有意境。見了他的畫,她都感覺自己可以媲美世上最牛的女文豪了。

    “喜歡吧?”蕭絕打扇子吹干畫卷,然後卷起來臥在手里,笑道,“可惜了,你再喜歡也沒用,它是我的。”

    說完,生怕她搶似的,遠遠的拿開,還朝她擠眉弄眼。

    傅寶箏原本沒想與他搶的,被他一刺激,還真貓腰去搶,很快兩人搶作一團。

    “喂,傅寶箏,這個可不能給你,我以後夜里入眠就靠它了……”

    “哎呀哎呀,真不能給你……”

    “小可愛,你咋這般無賴呢。”

    兩人你爭我搶,熱鬧極了。

    最後,也不知是誰一把將畫給拋了出去,畫卷咕嚕嚕在地上打滾,去了他倆誰也夠不到的地。

    “天吶,那里有水漬……”傅寶箏猛然一聲驚叫,指著畫卷即將滾過的地方。

    “啊……”

    救不回來,畫卷滾了過去,濕了,毀了。

    ……

    然後,傅寶箏又低頭坐在燈下看書,擺出了最美的姿態。

    重新作畫的蕭絕得意地抿嘴笑,畫像再美,哪里及得上她本人的十分之一?

    以他的眼力,還能看不到那攤水?

    笑話。

    方才,他就是故意將畫拋去水灘那邊的,若不如此,哪能再欣賞一回她看書的美態。

    哈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