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118章

    第二次作畫完畢, 兩人依偎在一起又欣賞了半日,才小心翼翼卷上畫卷擱置在小幾上。

    “箏兒,今日整坐了一日馬車, 累不累?”蕭絕摟了傅寶箏坐在月色下, 一副她說累, 他立即給她捏肩的架勢。

    傅寶箏搖搖頭, 身子倒是不累, 只是心頭掠過異族男子的偷窺, 眉頭便蹙了起來︰“四表哥, 好好的皇家狩獵,怎會有異族男子前來?”先頭並未听聞哪國使者來京。

    蕭絕從她身後環住她,下巴擱在她頭頂,看不到她面部表情, 可從她語氣里听出了不悅。

    “怎麼,他偷窺你了?”蕭絕一猜即中。

    傅寶箏告狀似的點頭,點頭的力度表明了她氣憤的程度, 那個登徒子何止是偷窺, 簡直將她視作尋常的站街女,想看就看,絲毫不避嫌。靠在四表哥胸膛,她詳詳細細將異族男子的大膽描述了一遍。

    令傅寶箏意外的是, 四表哥非但沒黑臉斥責異族男子, 反倒叮囑道︰“箏兒,狩獵期間好好兒打扮,擔著大塢王朝第一美人的名頭, 可不要辜負了你的傾城容顏。”

    傅寶箏詫異了︰“我好好兒打扮?”

    都遇上登徒子了,正常做法不是該裝扮低調, 盡量避開登徒子麼?可四表哥話里的意思,竟是讓她盡情展現自己的美,貨真價實做第一美人呢?

    盡管她爹娘強大,不懼登徒子強搶,不怕嫁去番外,也不該這個點上趕著展示自己的美吧?

    蕭絕笑了︰“怎麼,區區一個異族男子,你便怕了?世上覬覦我箏兒美貌的男子何止成千上百,怕被他們覬覦,就要小心翼翼藏起你的美貌,從此低調一世,再不敢以絕美的姿態示人麼?”

    “那這一生,活著多無趣?”

    傅寶箏︰……

    听著,好像有那麼點道理?

    可心底還是覺得怪怪的。

    下一刻,蕭絕附在她耳邊,輕聲道︰“箏兒,咱倆的婚事還得靠這個異族男子來成全呢,你听四表哥的,配合就是。”

    傅寶箏︰……

    她沒听錯吧,她和他要靠異族男子來成全?

    什麼意思?

    傅寶箏疑惑地看向四表哥,只見四表哥眼底寫滿了精明和算計。

    蕭絕輕笑,低低在她耳邊說了些什麼,然後,傅寶箏咬著唇,怪難為情的。

    “箏兒,沒法子,你娘親太頑固了,只得借助外力。”

    傅寶箏羞澀地用帕子捂臉,那種事兒,真是為難死她了。

    蕭絕見她勉強接受了,才低低的交代了異族男子的來歷︰“他是離國新冊立的太子,僅坐上太子之位三年,便助大汗滅掉了周邊三個國家,統一疆土,頗有威望。”

    三年,干掉了三個國家?

    傅寶箏心頭一驚,這個離國太子還真是實力非凡,是個不容小覷的狠角色呢。難怪偷窺她時,頗有底氣,不藏著不掖著,直勾勾的,膽大妄為。

    忽然她心頭騰起一股隱憂,萬一事情沒有想象的那般順利,她會不會真的陷入危局?

    但歪頭靠在四表哥肩頭,見他側臉堅毅,見他鼻翼上的蝴蝶面具在月色下泛著冷光,見他喉頭滾動,男子力量十足。傅寶箏看著看著,心頭的隱憂散開了,她背後有實力雄厚的四表哥,有強大的爹娘,何懼?

    想著想著,傅寶箏窩在四表哥懷里輕輕合眼,睡過去了。蕭絕溫柔的目光籠罩她絕美的睡容,約莫看了小半個時辰,過了三更天,月色西沉,蕭絕才小心翼翼抱她上榻,脫去外裙外褲,掩好被子,又落下一吻在她額頭告了別,才輕手輕腳跳窗而去。

    臨走前,蕭絕沒忘記帶上那兩幅“燈下美人看書”的畫卷,濕了被毀的那幅也是寶,也得帶走。

    ∼

    次日清晨,窗外鳥雀啁啾,清脆悅耳,叫醒了睡夢中的傅寶箏。

    一睜眼,明媚的秋光刺了她眼楮,趕忙眯上。再睜開,漸漸適應,看清了床前屏風上掛著的外裙和外褲,她昨夜穿的那條。

    傅寶箏下意識地摸向自己,呃,好像只剩下薄薄的中衣。慌忙掀開被子低頭一瞅,還真只有薄薄的中衣、中褲。

    依稀記得,昨夜趴在四表哥懷里睡著了,丫鬟們早被四表哥的人用藥迷昏了過去,那是誰給她去的外裙外褲?

    不用細猜,腳趾頭都知道是誰了,除了四表哥,還有第二個人嗎?

    本來不去細想也沒什麼,可若細細的想一番,去外裙總要解到衣襟那兒吧?四表哥沒伺候過人,笨手笨腳的,恐怕一次解不開,要笨拙地嘗試兩三下,才能解開一粒,偏偏那處的盤扣還有好幾粒呢。再者,要去外褲總得拉扯幾下系帶吧?還得往下拽?

    哎呀,念起那一幕幕畫面,真真是臊死人了。

    傅寶箏臉頰飛紅,連發絲掩蓋下的嫩白耳朵也是一紅,粉粉嫩嫩,白里透紅。

    一刻鐘後,大丫鬟折枝進來伺候傅寶箏洗漱打扮,哪里知道主子昨夜的那些事,還夸贊道︰“姑娘昨夜好睡,一覺起來,臉上肌膚白里透紅,比往日更美三分,胭脂都不用上了。”

    傅寶箏听了,便知自己臉蛋上的紅潮還未退下,被丫鬟瞧了去,真真是說不出的羞煞。

    “姑娘今早好氣色,奴婢今日給姑娘梳個不一樣的發型,如何?”折香見主子有些羞澀,也沒多想,只管做好分內事,笑問道。

    傅寶箏干笑著點頭。

    梳著梳著,傅寶箏突然想起昨夜四表哥給她說的計劃,才認認真真配合折香,挺直了腰背坐正了。

    傅寶箏一頭秀發又黑又柔又亮,披散下來,光可鑒人,這樣一把好頭發,別說上了年紀的婦人會羨慕,同齡的姑娘們也是饞紅了眼。

    心靈手巧擅長編織各種發髻的梳頭丫鬟都知道,主子發少,編任何發髻都不好看,苦了她們,巧婦難于無米之炊,還被主子埋怨手藝不好,要挨罵。遇上傅寶箏這般秀發如雲的,便是她們的福氣了,折香手指翻飛,沒一會子功夫,出彩的新發型便展現眼前。

    “姑娘,好了。”折香眉眼彎彎,等著主子夸她手藝好。

    傅寶箏抬頭看去,首先入目的是三七開的斜劉海。

    她素日發絲全部梳到腦後,額頭光光的,今日陡然兩頰垂下發絲,登時眼前一亮。

    劉海飄逸,好看。白皙精致的臉蛋在發絲遮掩下亦顯小了一圈。

    愛美的姑娘們,誰不喜歡自己臉蛋巴掌大,小巧好看啊。

    視線上移,前半段盤了兩個新穎別致的小發髻,後半段青絲自然垂落披散在後背,還分出兩縷發絲編成兩股細細的長辮子分別搭在胸前,嬌俏動人。她今日穿的是一件水光紗做的新裙子,暖暖的晨光打在上頭,流光溢彩,襯得她臉蛋也白瑩瑩的。

    “好看!”傅寶箏真心喜歡,賞下一枚金葉子。

    折香笑著接過,又指著木匣子里的各樣頭飾,問主子喜歡哪款,她推薦了一套珍珠頭面,白瑩瑩的。

    傅寶箏輕輕搖頭,起身從枕頭邊摸出一個精致的紅木匣子,擱在梳妝台打開來,里頭是一套紅珊瑚頭面,耀眼奪目。

    “哇,真好看。”折香驚嘆。

    那當然,傅寶箏笑,這可是四表哥昨夜送她的禮物,不是萬里挑一,他也送不出手啊。

    很快,紅珊瑚簪子插上了發髻,紅珊瑚耳墜也戴上了耳垂,上下呼應,好看。最妙的是,白皙光潔的額頭上懸了一條紅珊瑚吊墜,雨滴大小,正中額心,紅艷艷的,畫龍點楮般,將白皙美人的氣色提到最佳。

    光彩照人,耀眼奪目。

    傅寶箏望著鏡子里的自己,都傻傻看呆了。

    恰逢這時,央兒跑過來尋她去上房吃早飯,隔著窗戶瞅上一眼,便邁不動步了,眼神直勾勾地望向傅寶箏。好半晌,央兒才回過神來,驚道︰“這是瑤池仙女下凡了嗎?”

    折香、折枝瞅著央兒合不攏嘴的夸張樣兒,“噗嗤”一聲笑了。

    傅寶箏被央兒夸張的叫法,給說紅了臉。

    與央兒牽著手去上房,一路走過去,長廊外花園里看呆的丫鬟婆子不知凡幾。

    尤其,連見慣了美人的娘親都雙眼一亮,贊嘆不已,傅寶箏才確信,今日的自己完全符合四表哥要求的大塢王朝第一美人。

    ∼

    被娘親贊了好幾句,傅寶箏才掃了上房一圈,意外道︰“爹爹呢?這麼早就出門了?”

    連早飯都不跟她們一塊吃。

    蕭瑩瑩掩飾道︰“嗯,來了行宮,有狩獵方面的事情,早早兒被你皇舅舅叫去了。”

    爹爹是武將,狩獵知識豐富,傅寶箏不疑有他。

    “都餓了吧?”蕭瑩瑩招呼箏兒和央兒去側廳吃早飯。

    早飯簡單清淡,一人一碗白米粥,中間擺了一碟生煎包,外酥內嫩,有嚼勁,還有一碟炒花生,並一盤腌黃瓜。

    傅寶箏坐在繡凳上,先夾起一長條腌黃瓜,嗯,脆生生的還帶點酸,爽口又開胃,興許昨夜有四表哥陪她,心情愉快,亦發吃得津津有味。

    央兒什麼時候都胃口極佳,不需開胃菜,便干掉了五個生煎包,轉眼身前的碗碟都空了。

    蕭瑩瑩見佷女大快朵頤,見女兒秀口輕抿,她又想著丈夫今早去干的事兒,也好心情的比平日多喝了半碗粥。

    吃畢,三人在院子里略略散了散,又坐在游廊上親親熱熱說了會子閑話,外頭就吹響了號角,這是表示賽馬比試即將開始了。

    蕭瑩瑩招呼道︰“走,咱們娘兒幾個也去湊湊熱鬧。”

    傅寶箏听了,頗為意外,娘親素來不愛往人堆里去的,此次秋獵,若非要盯著自己不許跟四表哥來往,娘親怕是連行宮都不會來。

    但,娘親要帶她們一塊出門,正中下懷,有娘親在,等會子撞上了那個北離太子,倒是更方便推進四表哥的計劃。

    于是,傅寶箏牽了央兒的手,歡歡喜喜跟隨娘親走出飛霞院,往比賽的山頭去了。

    令傅寶箏意外的是,一路走過去,沒遇上北離太子,倒是先听到了眾人對太子殿下蕭嘉的嘲諷聲︰“你們听說了嗎?哎呀,笑死我了。”

    “什麼事啊?”

    “听說昨夜太子妃醋性大發,與太子殿下打起來了,哎喲喲,真是個潑婦啊,抓得太子那張臉都不能看了。”

    “有這事?”

    “真的,真的,方才無意間撞上了太子,那張臉還在滲血呢……”

    幾個婦人正嘲笑著,忽然山坡那頭一陣騷動。

    央兒眼尖,指著那頭道︰“那不是太子殿下嗎?”

    傅寶箏頭戴帷帽,隔了眼前的白色帽紗望過去,還真是太子舉起手遮臉,一副躲躲閃閃的樣子呢。周圍人群紛紛涌過去圍觀。

    “天吶,傅寶嫣太狠心了,太子那張臉……天吶,完全破相了呀!”央兒擠過去,又跑回來,牽了傅寶箏也往太子那頭走去,邊走邊在傅寶箏耳邊幸災樂禍道。

    靠近了,傅寶箏單手握住垂落的帽紗,從中間分開一條細縫,驚見太子從側臉到耳後被指甲劃出三道長長的血痕。

    左邊臉三道,右邊臉三道。

    合起來,是六道血痕。

    那慘樣,雙手都遮不住。

    曾經的如玉好皮相,今日起,恐怕要徹底成為了過去。

    傅寶箏放下帽紗,輕輕搖頭,傅寶嫣也太氣盛了些,就算太子如今地位不再,好歹還有個太子名分呢,再不濟,也是皇子,傅寶嫣下手未免太沒輕重。

    夫妻倆,鬧得太難堪。

    “依我說呀,這是活該,誰叫太子眼瞎,”央兒勾了勾傅寶箏手心,放心大膽地嘲諷,“放著你這樣的,辜負,偏偏對心腸歹毒的愛得死去活來,這下知道好歹了。”

    傅寶箏听了,不厚道地笑了。

    這一世的她,一點不關心太子夫婦過得好不好,他們幸福也好,悲慘也罷,她都勻不出丁點心思去關注,但是親眼見到太子被他兩世愛得死去活來的嫣兒給整治成這副德行……突然察覺,心情還不錯。

    傅寶箏嘴角微微翹起,太子這算是自食其果吧?

    一旁的蕭瑩瑩真真切切看了太子的慘樣,再听到周遭對太子妃的指指點點,驀地心情大好,心底偷偷兒對自家男人豎起了大拇指。

    為啥?

    呵呵,在場的人,唯有蕭瑩瑩是知情者,太子破相的事,哪里是太子妃的手筆?就是給太子妃一百個膽子,她也不敢明目張膽在太子臉上動手啊。

    這副慘樣,分明是箏兒她爹傅遠山,一大清早溜進太子宮里,打昏了太子,干下的。

    誰叫太子恬不知恥,曾經負了她女兒,如今還想憑借一張俊美的男人臉,再次招惹箏兒,去給他當繼室?

    若真是回心轉意,發覺心底最愛的是箏兒,倒也還有幾分情有可原。可偏偏,有屁的感情,徹頭徹尾貪婪的是箏兒身後的龐大勢力。

    真當他們一家子瞎了眼,是好欺負的?

    蕭瑩瑩翻了個白眼,沒在太子落難時游說慶嘉帝立馬下旨廢掉儲君之位,便已是她仁慈,旁的仁慈,她再也給不了。

    她可不是聖母。

    盯著太子敷了白。粉,也遮擋不住的傷勢,蕭瑩瑩只覺得爽。

    ∼

    這邊,蕭瑩瑩爽極了,那頭枯坐長廊石階一夜,好不容易在清晨來臨時睡著的傅寶嫣,陡然被甦皇後派去的老嬤嬤給弄醒,劈頭蓋臉一陣訓斥時,傅寶嫣整個人都是懵的。

    “沒有,我沒有!”

    傅寶嫣跪在床下听訓,拼命搖頭自證清白。

    卻被代表甦皇後的老嬤嬤猛扇了一耳光,大聲訓斥道︰“敢做,還不敢認?太子殿下親口向皇後娘娘指認是你干的。”

    傅寶嫣徹底懵了,耳朵被扇得嗡嗡嗡作響。

    太子殿下已經厭惡她至此了麼?明明不是她干的,卻故意指認她?

    下一刻,傅寶嫣猜透了,好你個太子,為了讓我盡快給傅寶箏騰位子,就這般誣陷我?

    太子,你不要臉!

    傅寶嫣一時氣急,血液上沖,昏了頭,不服老嬤嬤管教,竟沖到甦皇後面前叫喊自己是清白的,還大聲揭露是太子故意冤枉自己。

    卻被甦皇後指著鼻子教訓︰“好你個太子妃,以下犯上,沒規沒距,宮規伺候。”

    傅寶嫣便被幾個嬤嬤抓住,左右開弓,扇了二十巴掌,臉頰高高腫起,發髻都被打散,狼狽至極。

    真真是有冤無處訴。

    ∼

    話說受傷的太子蕭嘉,他清晨被痛醒,調查了一圈,侍衛都告知他無人靠近寢殿。

    面對父皇的傳召,他不敢不去,可面上傷痕累累,連白。粉都遮掩不住,丑態完全暴露在慶嘉帝面前。

    慶嘉帝驚了,也怒了,詢問怎麼回事。

    太子蕭嘉毫無頭緒,完全不知,可他不敢實話實話,怕父皇嫌棄他無能之至,連自己怎麼出的事都查不出來,也一問三不知,還怎麼放心將萬里江山托付給他?

    一時情急,太子便拿太子妃出來擋槍。

    反正,他也預備讓嫣兒騰出正妃之位給箏兒,與其日後再尋找別的借口,不如就利用眼下這樁糟心事。

    可太子沒料到,慶嘉帝暴怒歸暴怒,竟沒有立即下旨廢掉太子妃。

    于是乎,太子迎來了他最難堪的一刻——剛被人群圍觀,嘲諷完,突然山下沖上來一道怒氣沖沖的身影,一個身穿正紅長裙的小婦人騎在馬背上,她怕得直摟馬脖子,馬頭卻精準地朝太子急沖而去。

    “啊……”

    “啊……”

    周遭人群,紛紛奔逃。

    蕭瑩瑩、傅寶箏被央兒急忙扯著往一旁退去,躲在一株大樹後。

    太子蕭嘉看清楚馬背上那個小婦人怨毒了他的眼神後,整個人驚呆了,雙腳僵立,佇立在原地,像塊望妻石。

    原來馬背上疾馳的小婦人,不是別人,正是一身太子妃正紅裝的傅寶嫣。

    方才她不服老嬤嬤管教,沖到甦皇後面前叫喊自己是清白的,被甦皇後指著鼻子教訓︰“以下犯上,沒規沒距,宮規伺候。”

    太子妃便被幾個嬤嬤抓住,左右開弓,扇了二十巴掌,臉頰高高腫起,打得發髻都散亂下來,狼狽不堪。

    期間,還被甦皇後恫嚇,馬上請旨皇帝,廢掉她這個目無尊長的太子妃。

    傅寶嫣心底怒極,腦子也被巴掌呼得失去了理智。她前腳出了甦皇後宮殿,後腳就搶奪了一匹高頭大馬,問清楚了太子去向,就瘋了般頂著一頭亂蓬蓬的頭發,疾馳沖來。

    她心底的憤怒和怨恨,全沖進了眼神,狠辣無比。

    她如此狠辣的目光,太子之前哪里見過?

    于是乎,太子徹底呆住了,立在原地,一動不動。

    “太子,小心!”

    一個侍衛,猛沖過去,撲倒了太子,這才避過了駿馬的鐵蹄。

    可傅寶嫣真的是瘋了,心想,反正要被廢掉了,這一生都無指望,不如與太子這個負心漢同歸于盡。于是,一次沒撞擊成功,她竟調轉馬頭,再來一次。

    公然踩踏太子,她真的是被氣瘋了,嫌棄馬匹不夠瘋,她拔出簪子狠刺馬屁股。

    大黑馬一聲長嘶,四蹄朝著倒地的太子飛踏而去。

    “啊……”

    “啊……”

    躲遠的人群,紛紛捂住雙眼不敢看,一陣陣驚叫。

    馬蹄即將踏上時,有侍衛急急趕來,抽出佩劍,擊斃了被傅寶嫣拔出簪子猛刺馬屁股導致瘋狂奔走的大黑馬,又制服了發瘋的太子妃,太子才得救了。

    傅寶嫣被侍衛反剪雙臂,扣押跪地,頭發散亂像個女鬼似的擋住半張小臉,另外半張臉高高腫起滿是巴掌印露在外頭,形容狼狽,像極了路邊的瘋婆子,哪里還是曾經那個明艷照人的太子妃?

    一絲一毫也看不出。

    “蕭嘉,你這個負心漢,我瞎了眼,才曾經看上了你!”

    “自己沒本事,卻反怪我娘家勢力不夠,拖累你至此?你個窩囊廢,你個沒本事的廢物!”

    “你臉上的傷,鬼知道是哪個小賤人給弄的!竟栽贓到我頭上?說不定是你欲強。暴傅……”

    傅寶嫣昂起下巴,形同瘋子,滿嘴噴糞罵個不停,將太子給罵成了天底下最最窩囊不堪的廢物。但當她企圖瞎編“太子意欲對傅寶箏不軌,傅寶箏百般抵抗不從,抓傷了太子”時,不知從何處,飛來一塊破布,堵住了她不停噴糞的臭嘴。

    太子差點被馬蹄踏死,這驚魂一幕,嚇得他渾身發抖。再後來親耳听到傅寶嫣一口一個“廢物”地罵他,還有那蔑視的眼神,宛若在看一坨。屎,太子蕭嘉完全震驚了,震驚到身子都忘記顫抖了。

    他難以置信,眼前這個瘋婆子,就是他真心真意愛了數年,捧在手心維護了數年,還為了她,放棄了箏兒的那個溫柔如水的女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