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119章

    眼前的傅寶嫣,令太子無比陌生。

    幾步之遙, 這個咬住破布, 狠戾搖頭掙扎,像瘋狗般跪在地上想叫卻叫不出聲的蓬頭腫臉女子, 與街頭的乞丐婆子無異,令太子作嘔。

    下一刻, 太子竟趴在草地上真的嘔吐起來。

    “嘔……”酸水都吐出來了。

    遠處躲起來偷窺的婦人、姑娘, 以及眾男子們紛紛捂鼻, 嫌棄地再往後退去兩三步, 生怕太子嘔吐的酸水濺到他們蹭光瓦亮的鞋子上, 惡心死人。

    傅寶嫣見太子竟對自己惡心得吐了,越發暴怒不堪, 瘋狗般要跳過去撕打太子。

    很快,一隊御林軍奉命前來押走傅寶嫣, 一路拖行下山,她雙腿破了,血染一路。

    “哇塞,狗咬狗,真精彩!”大樹後, 央兒偷偷鼓掌, 小手拍紅後, 悄悄扯傅寶箏問道,“眾目睽睽下謀刺太子,她是不是要被定罪斬首了?”

    傅寶箏輕輕點頭︰“應該是。”

    卻不曾想, 蕭瑩瑩眨眨眼,淡淡道︰“謀殺未遂,死不了。”

    “啊?”央兒驚了,“都這樣了,還死不了?”

    蕭瑩瑩站在高地,往山下小路一看,斜睨一眼被拖下去的傅寶嫣,聲音涼涼的︰

    “她是進過蝴蝶谷聖地的太子妃,還被蝴蝶靈藥救治過,地位非同一般,死不了,頂多被廢去太子妃頭餃,降為侍妾。”

    央兒︰……

    傅寶箏︰……

    那豈非太便宜傅寶嫣了?

    下一刻,傅寶箏隱隱起了另一個念頭——死,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但對撕破臉的傅寶嫣來說,繼續活著,活在太子身邊,日後見太子寵愛別的女人,與他人誕下子嗣,才是最大的折磨。

    蕭瑩瑩心下贊同,抬頭不見低頭見,才是對傅寶嫣和太子最好的懲罰。

    狗男女麼,狗咬狗,咬到死,才最解恨呢。

    果真,當天夜里傳出消息,太子妃被廢,以太子侍妾的卑微身份連夜押送回京,跪進東宮小佛堂,在柳側妃看押下日日向菩薩懺悔。此乃後話。

    且說當前,太子妃被拖走,太子也磕壞腿骨被抬走後,山頭又恢復成最開始的樣子,該比賽的比賽,該閑聊的閑聊,所有的嘲諷全圍繞太子夫婦展開。

    “呀,一對渾臭的夫妻走了,山頭的空氣都清新起來!”央兒夸張地仰頭,深呼吸一口。

    傅寶箏抿嘴一笑。

    蕭瑩瑩難得好心情,笑道︰“咱們央兒,總愛瞎說大實話。”還憐愛地摸摸央兒的小腦袋。

    央兒雙腿一蹲,迅速躲去,不愛被當做小狗狗似的摸。

    蕭瑩瑩探出去的手頓在半空,連央兒的頭發絲都沒摸到,似乎不甘心,方向一轉,朝傅寶箏頭頂伸來。

    “哎呀……”傅寶箏驚呼一聲,掉頭就跑,身前垂落腰間的帽紗猛地震蕩,竟比央兒動作還夸張幾分,逃得惶急。

    蕭瑩瑩︰……

    佷女、親閨女都嫌棄自己,委屈。

    央兒卻是蹲在幾步之外,笑得“哈哈哈”的。

    那頭的傅寶箏迎風跑去,紗裙貼在身上,不盈一握的小腰頓顯無疑,那麼縴細柔弱,令人忍不住擔憂下一刻她就被山風刮飛,吹到坡下去。恰逢傅寶箏跑到一個風口,吹得身前的白色帽紗裂開一條細縫,露出白生生的側臉,如白牡丹綻放的第一片花瓣,白嫩誘人。

    蕭瑩瑩是個女子,都看愣了神。她第一次意識到,自家小女兒真的長大了,身段婀娜,已經美到隨隨便便一個背影,一個側臉就令人浮想聯翩的地步。

    更別提樹上那個偷窺的公子哥了,他直勾勾望著跑在風中的傅寶箏,看著她的曼妙身影,看著她的傾城容顏,他喉頭滾動一下,胸口撩起一團火來,茲茲地燃燒。

    越燒越旺。

    央兒玩心上來,雙手做喇叭狀,大喊一聲“箏兒……”

    傅寶箏听了,佇立風中,回眸一笑。

    然後,耶律野就看痴了。

    耶律野曾背誦過一句中原詩“回眸一笑百媚生”,當時嗤之以鼻,只道中原才子忒愛胡吹,寫法太過夸張。可今日,真真切切領悟到詩里的魅力。那姑娘回眸一笑的剎那,仿佛伴隨無數花苞綻放,花瓣一片又一片綻開的聲音清晰地響在耳畔,撲簌簌,撲簌簌,一朵接一朵,紅的、黃的、藍的、紫的,鋪天蓋地,應了那句“亂花漸欲迷人眼”。

    耶律野認出了這個姑娘,是昨日馬車上急扯碧竹簾那位。

    “太子殿下,她是傅國公傅遠山的嫡次女,閨名叫傅寶箏,還不曾許下人家。”貼身侍衛鷹子單膝跪在樹枝上,小聲道。

    “這麼美的姑娘,居然還沒定下親事?”耶律野不大信,他都做好搶親的準備了。

    鷹子將打听來的消息一一送上︰“原本上門提親的很多,偏這姑娘近兩年被晉王世子蕭絕纏上了。那晉王府行事霸道蠻橫,無人敢觸他家霉頭,就耽誤了花期。”

    “哦?”耶律野笑了,漫不經心的,“蕭絕,可是大塢王朝最出名的那個紈褲?”連他這個北離太子都听說了,你說蕭絕這個紈褲得有多出名。

    鷹子低頭默認。

    耶律野捏捏下巴,笑了,一個紈褲,看來天助我也,這姑娘的爹娘鐵定舍不得將她許給一個紈褲。與一個專靠祖上基業的紈褲放在一起,簡直將他耶律野方方面面都凸顯得格外出類拔萃。

    對于傅寶箏,他是勢在必得,絕不容錯過。

    “去,你想辦法調開她娘親。”耶律野小聲吩咐道。

    鷹子心下了然,他家太子殿下想與傅姑娘獨處。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