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120章

    秋高氣爽, 山花滿地, 綠柳橫坡, 處處風景如畫, 無不令人神清氣爽。

    太子夫婦遭了殃,央兒滿心歡喜,恰逢林中鳥雀追逐, 俏皮可愛,她一時興起,就撲過去追逐回眸一笑的傅寶箏, 活像一條抓捕小兔的大尾巴狼,傅寶箏盈盈一笑,掉頭就跑。

    姐妹倆一前一後在高高的坡上追逐嬉戲,跑過一排排大樹, 不時傳出銀鈴般的笑聲, 比空中追逐的鳥雀還歡快三分。

    蕭瑩瑩立在路邊眺望,也笑了, 還是年輕好啊, 活力四射。不禁羨慕起來。

    “還是柔嘉郡主有福氣, 大女兒已是貌若天仙, 嫁得也好, 這小女兒更是比天宮仙女還美上三分, 以後也不知誰家少年郎有福氣能娶了去。”猛然從身後林子里走來一個貴婦人,上前與蕭瑩瑩殷勤地打招呼。

    “呀,是周夫人, 好久不見。”蕭瑩瑩笑著回應。

    兩人本就有些交情,周夫人又極會找話題,一下子就擊中了蕭瑩瑩的心病,兩人圍繞京中各家姑娘的婚事展開了。話匣子打開,就收不住了,站在原地你一句我一句,甚是火熱。

    周夫人余光一掃,傅寶箏姐妹跑出了視線範圍,不知去哪了,心下一松。

    原來這周夫人男人在鴻臚寺當差,專門接待各國使臣的部門,與北離太子耶律野有些交情,周夫人此時便是奉命前來絆住蕭瑩瑩的。

    山坡那頭,傅寶箏跑累了,坐在菊花滿坡的高處,瑩白小手將帽紗撩到帷帽上,用夾子定住,露出小臉來,眯著眼眺望滿山坡的菊花。

    這片菊花是野生的,無人打理,在風和雨的滋潤下卻生得好極了,比家養的好看。傅寶箏從坡上看到坡下,入目處,金燦燦一片,山風一吹,麥浪一般向下涌去,生命力旺盛。

    “央兒,野菊花就是不一樣,連花瓣都肥嫩多汁。”傅寶箏看中了一朵壯麗肥大的,彎腰低頭去采。

    忽然一陣強風從背後刮來,伴隨著“咚”的一聲,她頭上的帷帽飛了,在斜斜的坡地翻滾而下。

    “哎呀。”傅寶箏驚呼一聲。

    央兒按住傅寶箏肩膀︰“別急,我去給你撿回來,你坐著休息就是。”

    說完,央兒一溜煙跑下山坡,追著帷帽而去。

    可見鬼了,也不知是風太大,還是坡太陡,還是那帷帽成了精,竟一路翻滾而下不帶停的,央兒越跑越下,離傅寶箏越來越遠,等她撿到帷帽時,都下到谷底了,再返回,可得費上一番功夫了。

    帷帽自然成不了精,卻一路被人用石子彈飛,想不往下滾都不成。

    誰這般無聊呢?

    耶律野的屬下摸摸鼻子,為了幫主子追姑娘,真是苦了那小帷帽,一次次挨打,怪可憐的。

    屬下會心疼小帷帽,耶律野可是沒那個閑心,他見傅姑娘終于落單了,獨坐坡上,他捏捏下巴,真想就地推倒她,快活一把再說。可理智告訴他不行,她可不是他帳篷里的那些姑娘,想要就要。

    眨眨眼,驅走那些不切實際的幻想,耶律野走到傅姑娘上頭些的林子里,倏的一下,掏出玉笛,橫在嘴邊。

    你沒看錯,他一個草原粗獷大男人,學起了中原翩翩佳公子那一套,玉笛在唇,吸引小姑娘。

    他曾經听聞,中原的姑娘最喜歡浪漫,傅姑娘出身豪門世家,應該也不免俗。于是,耶律野盡量讓自己符合中原姑娘的審美,換了一身如玉錦袍,吹著玉笛,往傅寶箏那頭行去。

    傅寶箏正將一朵大菊花托在手心,吹散它的花蕊,忽听一道笛音隨風飄來,她略想了想,然後回頭望去。

    驚見耶律野一身飄逸白衣,耍帥似的兩腿放在同一側,側身坐在徐徐前進的棗紅色汗血寶馬上。

    公子如玉,徐徐騎馬吹笛而來,是很風雅的事,若是四表哥來做,不知要看痴了多少小姑娘的美眸。可是……

    你們听說過“東施效顰”麼?

    說是一個丑女見西施皺眉捧心狀很美,丑女便也效仿,效果嘛,你們懂的。

    眼前這個北離太子,他虎背熊腰,絡腮胡子滿臉,粗獷至極,怎麼瞅怎麼長得太過著急啊,與如玉佳公子完全不搭啊。最關鍵的是,玉笛吹得出神入化,才能“繞梁三日,不知肉味”,若是……

    說真心話,傅寶箏是得了四表哥提點,才強行忍住不蹙眉,不逃跑的。

    但是,當耶律野耍帥地跳下馬背,自信非凡,朝她笑問他的笛子如何時。

    傅寶箏還是沒能忍住,疑惑問道︰“這位……大叔,這是你第一次吹笛子嗎?”

    不是一般的拙劣啊。

    作者有話要說︰ 箏兒︰四表哥,我的耳朵好可憐

    蕭絕︰怎麼了?

    箏兒︰誰听誰知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