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121章

    被美人嫌棄?

    耶律野面部肌肉登時就緊繃起來, 低頭看她,臉色鐵青,雙眸里狂風呼嘯, 儼然是一頭炸了毛的凶猛動物,能嚇哭小姑娘的那種。他死死抿了抿唇,才壓抑住想捏死她的沖動, 半晌, 估摸嚇得她也差不多了, 才勉強平靜下來, 緩緩扯出一絲笑,故作溫柔︰“小姑娘,你剛剛說什麼?”

    嚇過她後,偽裝方才沒听清楚她說什麼, 再給她一次機會,期待小美人改口。還揚了揚手中的玉笛, 無聲誘。惑,只要她改口, 他不僅既往不咎, 還白送她這支絕世好玉笛,多劃得來。

    傅寶箏假裝沒領悟, 歪著小腦袋看向玉笛, 眨了眨眼, 萌噠噠的一字不改重復道︰“這位大叔, 這是你第一次吹笛子嗎?”真像第一次嘛, 這麼拙劣。

    耶律野藏在衣袖下的大手, 握緊了張開,張開又握緊, 握得死死的,手指股都要捏碎那種,力大無窮。這麼些年,敢如此羞辱他的,她還是第一個。若非他從沒見過這麼白的女人,他真要控制不住自己,一把掐死她。

    手指股捏響四五次後,耶律野從牙縫里一字一頓,擠出幾個字︰“本公子今年剛滿二十一。”

    傅寶箏︰……

    技藝拙劣,與年歲有何關系?

    耶律野努力扯出一個笑,說不出的難看︰“所以,小姑娘,你不該叫我大叔,該喚我一聲哥哥。”

    傅寶箏︰……

    敢情他氣的是稱呼?不是嫌棄他笛子拙劣?

    不過說到年歲……

    “你,你真的只有二十一歲?”傅寶箏睫毛撲閃,不大敢信啊,絡腮胡子滿臉,皮膚也粗糙。

    听了這話,躲在遠處的貼身侍衛鷹子都委屈上了,忽覺他家太子很可憐,真的年歲不大啊,就是長得有些著急了。唉,中原的姑娘膽子忒肥了,擱在北離,那些姑娘心底嫌棄,也不敢出聲啊,還一個個紅著臉夸贊英俊不凡呢。

    耶律野看著傅寶箏疑惑的表情,听著她的反問,氣得一口老血差點噴出來,正要與面前的小姑娘好好理論理論他怎麼長相老了?不遠處突然傳來一聲清冷的呼喚︰“箏兒!”

    蕭瑩瑩一陣子沒見箏兒和央兒,心下不安,怕箏兒又被蕭絕纏上了,便尋了個借口擺脫周夫人,走過來尋。不料,眼前驚現一個異族男子,忙冷了聲音呼喚。

    傅寶箏見娘親終于來了,心中喜出望外,忙不迭地小跑過去,上頭是素白的窄袖衫子,下系一條蓮紅長裙,裙擺與外頭的水光紗褙子一起隨著腳步翻飛,如紅蓮在湖中蕩漾,嬌俏動人。

    見此,知她沒被欺負,蕭瑩瑩暫且放了半顆心。

    傅寶箏抱住娘親胳膊,親昵笑道︰“娘,央兒到坡下去撿帷帽了,我在這里等她。”這是解釋她為何在這兒。

    蕭瑩瑩點點頭,隨後看向後面的耶律野。

    傅寶箏大大方方交代道︰“娘,這位公子吹笛子路過,恰好遇上了。”

    蕭瑩瑩听了,警惕心騰起。她的女兒有多美,她知道,對面這個打小長在草原的大塊頭狼,素日所見皆是被毒辣日頭曬得黝黑的草原女人,哪里見過箏兒這般白的嬌小美人。什麼吹笛子,什麼恰好路過,怕是故意搭訕吧,手段真是拙劣。

    但耶律野是遠道而來的貴客,蕭瑩瑩也算是東道主,不好給他太過難堪。瞅眼對方一臉的絡腮胡子,蕭瑩瑩心下一計,假意斥責箏兒︰“不得無禮,他是北離國尊貴的太子殿下,面對長輩,要有禮貌,你該尊稱一句太子叔叔。”

    這是指責箏兒不該稱呼“這位公子”,叫小了輩分,叫得太過年輕化呢。

    傅寶箏憋笑,旋即給耶律野恭恭敬敬行了個晚輩禮,聲調無不恭敬︰“見過太子叔叔,方才是晚輩無禮了,沖突了叔叔,還望叔叔海涵。”

    耶律野︰……

    一句話叫了三遍“叔叔”,真想罵一句草泥馬,他有那麼老嗎?

    只適合當叔叔,不適合當夫婿?

    被小姑娘嫌棄就罷了,還被“丈母娘”點名嫌棄了?

    看著蕭瑩瑩拉走傅寶箏,母女倆先是緩步離開,拐過一棵大樹就快步離開,那個急切喲,連坡下的那個撿帷帽的姑娘都不等了,生怕被他這個大叔纏上。那個嫌棄勁喲,漲得耶律野一臉通紅。

    耶律野心中憋悶難受,翻身竄上馬背,躲在林子里的鷹子急忙奔出來安慰道︰“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她們中原女子,不懂得欣賞咱們草原男子的狂野美……”

    “閉嘴!”簡直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听得耶律野亦發難受,一腳踹開鷹子,疾馳而去。

    ∼

    蕭瑩瑩見耶律野沒追上來,逐漸放緩腳步,尋了個涼亭坐下,令身邊婆子返回去接央兒,其余的婆子婢女全退下守在涼亭外。只剩下娘倆了,蕭瑩瑩才拉了女兒坐下,低低地說了一樁往事︰“箏兒,二十年前,一場馬術競技大賽上,我的小姑母看上了當時英武不凡的離國太子,小姑娘一顆心墜了進去,千里迢迢嫁入北離和親。言語不通,水土不服,又舉目無親,連個說體己話的人都尋不到。不過三年光景,便香消玉殞。”

    傅寶箏听了,心下一驚,難怪方才讓自己喊“叔叔”,竟還有和親公主這樁事在里頭。姑祖母嫁的那個男人是耶律野他爹,論輩分,耶律野可不就是她的叔叔麼。

    叫“叔叔”還真不是完全寒磣耶律野長相太著急,當然,娘親寒磣他鐵定沒得跑。

    蕭瑩瑩繼續說和親公主的故事︰“當初小姑母家書上字字句句都是淚,說再也吃不著香噴噴的炒菜,再也聞不到香甜的各類糕點,綾羅綢緞也穿不上……亭台樓榭、九曲回廊一應都沒有,全是一個個圓頂帳篷立在草原上,年復一年與羊群相伴,騷哄哄的……”

    傅寶箏听了,心下明白娘親中計了,怕自己被耶律野哄騙了去,娘親急急將和親的苦楚擺出來呢。

    “姑祖母真命苦,怎麼偏要看上個番外男子呢,咱們中原大把的好男兒不嫁。”傅寶箏滿滿的惋惜和不贊同,表態自己無意番外男。

    蕭瑩瑩听了,心下一松,女兒不傻就好。

    可下一刻,蕭瑩瑩又不淡定了,因為傅寶箏詳細交代了方才與耶律野之間的光景,還捂嘴笑道︰“娘親,他長得一副大叔樣,您信他才二十一歲嗎?我是不信的。”

    耶律野那樣的人怎會隨隨便便對一個小姑娘交代自己的年齡?

    無論男女,年齡都是很私密的事。很明顯,耶律野對女兒不是偶爾遇上,興致來了的普通搭訕,是真真切切看中了女兒,將女兒當對象處呢。

    尤其听女兒說,昨日還一連遇上過兩次後,蕭瑩瑩心底的隱憂愈發重了。

    這幾年聲名鵲起的耶律野,簡直像草原上的狼王,野心勃勃,听聞被他瞄中的東西,就沒有不落入他手中的,真得不到,也要毀掉。

    眼下他看中了箏兒,怎麼得了。

    蕭瑩瑩面色一沉,蕭絕這頭中原狼還沒解決掉,又來了一頭虎視眈眈的草原狼。

    ∼

    話說耶律野回到暫住的偏殿,立馬命令丫鬟捧過來七八面鏡子,眾星拱月般圍成半個圈,將他環在里頭。

    耶律野摸摸臉,鼓鼓腮幫子,前後左右,各個角度的鏡子挨個照一遍,他不肯承認自己長相大叔,不肯承認自己長得老。

    他才二十一,老什麼老?

    正該風華正茂,俊美無比。

    “你說,我面相英俊嗎?”瞪向正對面高舉鏡子的丫鬟,耶律野喝道。

    中原丫鬟被他一吼,兩股戰戰,聲音都結巴了︰“英,英俊,英武不凡……說不出的好看。”

    “你們猜我多大年紀?”耶律野追問道。

    五個中原丫鬟怯怯看了他兩眼,猶猶豫豫往小了猜︰“太子殿下應該是二十……六?”

    “二十五?”

    “二十四?”

    耶律野氣得想罵人。

    “去去去,都下去,小小年紀怎麼就一一都瞎了眼呢。”鷹子趕忙擺手趕人。

    五個丫鬟慌不迭地低頭後退,即將退到門檻回身跨出去時,又被耶律野給大聲喚了回來︰“你們幾個當中,有擅長打扮的嗎?”不求往年輕了打扮,只求對得上自己的年紀。

    被自己看中的媳婦兒嫌棄,還被丈母娘當面嫌棄,這口氣咽不下啊,太戳傷他男人的自尊了。

    “有嗎?獎賞十兩銀子。”

    “二十兩銀子!”

    五個丫鬟面面相覷,然後有個小姑娘還真的學過如何修飾裝扮,戰戰兢兢上前一步,低低地說了自己的方案。

    耶律野听了,不由得往鏡子前又湊了一湊,扯著絡腮胡子端詳了半晌,最後點頭同意,決定試試。

    兩刻鐘後,淨了面,抹了一層男子用的膏,帶冷冽冬雪味兒。

    座椅下,落滿一層濃密的黑胡子。

    ∼

    央兒撿回帷帽,與傅寶箏母女匯合後,蕭瑩瑩便借口曬得頭疼,一行人徑自回了飛霞院,無論誰家夫人來請,都不肯再出門了。與丈夫商量好對策前,蕭瑩瑩不許女兒再出門,要避著耶律野。

    上午安然無事,過去了。

    晌午過後,甦皇後下了一道旨意,說是下午有咱們大塢國和北離國之間的比武大賽,給所有貴婦人和姑娘們都安排了坐席,不得缺席。原來,經過一個上午大太陽的折騰,嬌生慣養的婦人和姑娘都嫌累得慌,一個個在宮殿里躲懶不願出門呢,這樣一來,各處賽場圍觀之人寥寥無幾,死氣沉沉。

    甦皇後生怕等會的兩國大賽,她們也缺席,到處是空座位,太難堪了。

    甦皇後的旨意,蕭瑩瑩還是敢違抗的,何況,兩國大賽,擺明了耶律野會在場,那就萬萬不能去了。萬一,眾目睽睽之下,耶律野對箏兒耍了什麼無賴,逼迫她嫁女兒怎麼辦?

    決不能去的。

    可沒曾想,半個時辰後,國公爺傅遠山身邊的長隨跑回來,笑道︰“請郡主安,兩刻鐘後,是咱們大塢國和北離國之間的比武大賽,精彩著呢,咱們國公爺也要上場,與北離勇士切磋武藝。”

    蕭瑩瑩一驚,怎麼傅遠山堂堂國公爺也參賽?

    “娘,爹爹上場,我要去吶喊助威。”傅寶箏接到皇後懿旨時,靜立一旁默不作聲,任由娘親做主。此刻,知道爹爹要上場,雙眼一亮,仿佛已經看到爹爹在比武場上拳打北離武士,腳踢草原巴圖魯的雄姿,英武不凡,揚我大塢國威。

    身為女兒,傅寶箏哪能不去?起身表態,目露堅定,一雙水盈盈的桃花眼看向娘親,滿是期待。

    “我也要去!大伯父威武!”央兒也興奮起來,擼起袖子直囔囔,憋在院子里這般久,她早耐不住了。

    長隨也興奮地站在地上,躬身等候郡主發話。

    蕭瑩瑩一噎,自己夫君上場,她這個做妻子的借病不去觀賽,還勉強說得過去。可箏兒和央兒兩個小輩無病無災的,若是缺席,就是大不孝,哪怕真有小病,只要還走得動,小輩們不去都得落人話柄。

    換句話說,不得不去啊。

    蕭瑩瑩銀牙暗咬,算了,到時守著箏兒,寸步不離,再多安排幾個護衛護著箏兒,在她眼皮子底下,應該出不了什麼事。

    傅寶箏對這場比賽,心底也在打鼓。其實,早在中午歇晌那會,她已接到了四表哥傳書,下午這場兩國大賽,務必現身,絕不可缺席。她很清楚,四表哥一定是要利用這次比賽做點什麼,可是究竟會發生什麼呢?四表哥並未透露。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