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124章

    蕭絕惹上禍事缺席, 小插曲一支, 影響不了兩國比武大賽。大塢王朝接受耶律野的挑戰, 慶嘉帝招來傅遠山,君臣一起挑選出十名武藝超群的大將。

    一刻鐘後, 耶律野單挑大塢王朝十名大將的比賽,正式開始。

    上場的全是赫赫有名的人物, 遠比一群名不見經傳的蝦兵蝦將打來打去有趣得多。看台上的不是十名大將的妻子兒女, 便是與他們沾親帶故的友人, 看台上的熱情登時高漲,吶喊助威,此起彼伏。

    耶律野千里迢迢而來,沒幾個人為他助威,他也絲毫不介意, 抬頭挺胸豪邁走下看台,路過乖乖巧巧坐著的傅寶箏, 勾唇一笑。

    傅寶箏低著頭, 沒看他。

    一旁坐著的央兒一直盯著耶律野呢,看清楚了臭男人調.戲的笑, 氣得她彎曲兩根手指作勾子狀, 再次無聲威脅,再看,再看,立馬戳瞎你。

    耶律野頓覺央兒小姑娘活潑,可愛萬分, 目光一偏,別有深意地盯了她一瞬,短短的一瞬,他不要臉地決定了,等會大獲全勝時,請求慶嘉帝娥皇女英,將姐妹倆一塊賜婚給他。

    美的那個當太子妃,活潑的這個當側妃。

    耶律野垮下看台的那一刻,嘴角上揚,美滋滋的。慶嘉帝及他的大臣們,都被他用障眼法糊弄了,怕是都以為他此次比武的目的是奪回“大汗刀”。事實上,嘿嘿,他今日的目標只是請求賜婚。

    慶嘉帝已經公然應允他的不情之請,君無戲言,不得反悔。

    至于“大汗刀”?日後兩國成了姻親,又有傅國公府這樣的妻族,還怕弄不回大汗刀?

    笑話。

    耶律野滿心得意,大步登上了比武台。

    央兒被他方才的一瞥,給惡心壞了。與此同時,好些貴婦人都瞧清楚了耶律野對傅家姑娘的與眾不同,男人露出那種笑,還能是什麼意思?

    “我說瑩瑩,那個耶律太子有些不太對勁啊。”與蕭瑩瑩交好的一個王妃,頭腦聰慧,思慮周全,特意走過來,悄聲提醒,“若沒記錯,方才耶律太子向皇上所提的不情之請,似乎並未言明是什麼。”

    王妃別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傅寶箏,暗示,耶律野也有可能請求賜婚的。

    蕭瑩瑩是個聰明人,如何不明白這些彎彎繞。事實上,當耶律野提及“不情之請”四個字時,她便隱隱察覺不妙,可惜,當時並沒想明白不妙在何處,也沒與自家女兒聯系起來,直到耶律野路過時一臉即將得逞似的笑,她才陡然想明白,卻已經晚了。

    王妃走後,沒多久,耶律野撩起長袍下擺扎進褲腰帶,一柄大刀虎虎生威,一連擊敗了三名中原大將。

    耶律野等候第四名對手前來的間隙,又一次笑眯眯望向看台上的傅寶箏。

    傅寶箏遲遲等不來四表哥,心慌意亂。

    耶律野又贏了一場。

    傅寶箏的臉發白了。

    蕭瑩瑩嘴唇也有些發白了,她坐不住了,起身去尋丈夫傅遠山,小聲將自己的猜測告知了男人。傅遠山听了,起先不信,後來心頭一琢磨,糟糕,耶律野那個人狡詐得很,很可能做出先得個有力的妻族,再聯合妻族奪回“大汗刀”的事。

    傅遠山額頭上的汗都下來了︰“糟糕,耶律野是武功奇才,難逢對手,咱們選出來的大將……”包括傅遠山自己,都是打不過耶律野的。明知不敵,慶嘉帝卻應下這個挑戰,一來看看熱鬧,二來賣給北離國一個面子,兩國交好罷了。

    後頭的話沒說,蕭瑩瑩已是明白了,整個人都不好了,發顫道︰“那咱們的箏兒怎麼辦?”傅遠山給不出解決之法。急得蕭瑩瑩心都亂了。

    就在兩口子說話期間,耶律野又贏了兩場,已經連續贏了六場,再贏下四場,一切都成了定局。

    蕭瑩瑩忽然咬唇道︰“實在不行,我……我豁出臉去,當個潑婦。”耶律野敢當眾請求賜婚,她就公然違抗命令,大不了被皇帝哥哥假意責罰一回。

    傅遠山微微搖頭︰“瑩瑩,涉及兩國交好,沒那麼簡單。真要是豁出臉面不要,就能推掉婚事,你的小姑母當年也不會和親。”

    蕭瑩瑩面色徹底僵了。之前跟女兒提及和親的小姑母,什麼兩情相悅,都是哄騙女兒的,事實上,當年的北離太子也是如今日這般使詐,逼迫當年的皇帝下嫁最寵愛的公主。

    想起曾經的往事,蕭瑩瑩突然對皇帝哥哥怨起來了,都說以史為鑒,怎麼幾十年前的慘劇,就沒令慶嘉帝長個心眼?再次重蹈先帝覆轍?

    蕭瑩瑩怨過慶嘉帝後,視線掃向箏兒,只見女兒僵坐在那,小臉蒼白,貝齒不安地咬住嘴唇。蕭瑩瑩越發心慌意亂。

    “箏兒,我的箏兒該怎麼辦?”

    心慌意亂下,蕭瑩瑩決定前去找皇帝哥哥私下說,賜婚還未來臨,就總有法子能改變結局的。卻不曾想,才走到一半,龍座都沒靠近,就被皇帝身邊的大太監攔住了︰

    “柔嘉郡主,皇上方才還跟奴才夸贊,郡主是個最明事理的。”

    蕭瑩瑩听了,心頭大駭,魂不附體,此時此刻,她終于想明白了一件事,慶嘉帝並非昏君,相反,他頭腦是很靈敏的,可面對耶律野設下的言語陷阱,卻跟完全沒察覺到似的昏聵不已,原來是慶嘉帝為了拉攏日益強大的北離國,決意賣了她的箏兒?

    要箏兒嫁去番外和親?

    是了,耶律野眾目睽睽之下,對箏兒虎視眈眈,毫不收斂,可不就是私下里得了慶嘉帝的默許麼。

    蕭瑩瑩登時雙腿發軟,眼前一黑,身子一晃,差點昏厥過去。虧得傅遠山趕忙抱住她,要不然非得跌傷了不可。

    傅遠山看著滿臉神傷的嬌妻,愧疚不已。

    此時的比武台上,耶律野已經連續贏了八場,再贏兩場,一切就都成了定局。

    傅遠山努力安慰道︰“別急,失道者寡助,耶律野如此算計咱們的箏兒,興許上蒼都看不過去,突然令他身子不適,後面兩場輸了,也未可知。”

    這樣無力的安慰,蕭瑩瑩听了,卻陡然恢復了一絲精氣神,雙眸亮了亮。因為,之前她悄悄命大丫鬟想方設法在耶律野的茶水里下了巴豆,是一種令人腹瀉無力的瀉藥。

    而比賽前,耶律野喝下大半盞。

    該起效了吧?

    可就在蕭瑩瑩坐回席位上,萬分期盼時,耶律野的身子卻沒有絲毫異樣,依舊雄壯如猛虎,再一次打敗了對手。

    此時,耶律野已經連續贏了九場,再贏一場,箏兒就得和親。

    蕭瑩瑩快瘋了,指甲死死掐進肉里。

    傅寶箏很想哭。

    台上的耶律野卻是滿面春風,提起四十斤重的金絲大黃刀,如提一把木劍般輕松,將大刀如同笛子般橫在嘴前,耍帥地再次對席位上的傅寶箏拋了個媚眼。

    此時此刻,看台上的大部分婦人都瞧出了耶律野對傅寶箏有意思,有為傅寶箏惋惜的,也有幸災樂禍的。甦皇後是惋惜那類,遺憾她的太子娶不到傅寶箏了,但也僅僅是遺憾罷了,並不打算為了傅寶箏做什麼,甚至都不打算在慶嘉帝面前求求情。

    “來,最後一個大將!”耶律野收回調.戲的視線,面朝入口,催促最後一個大塢國大將,豪氣萬丈。

    眾人留意到,這最後一個上場的大將,不是別人,正是傅寶箏的父親,傅遠山。

    傅遠山朝妻子女兒看了一眼,鎮定自若地往比武台走去,可就在他大腳剛踏上木階第一層,陡然面色一痛,大手扶住腰,身子弓了下去,痛苦萬狀。

    “傅大將軍,您怎麼了?”全場懵了時,侍立在比武台周圍的一個太監慌忙跑過去扶住傅遠山,關懷問道,隨後就面帶愧色地向耶律野道,“耶律太子,傅大將軍陡然身體抱恙,怕是不能與您比試較量了。”

    這便是傅遠山要棄賽了?

    耶律野錯愕,隨即反應過來,毫不介意地擺擺手,盡量表示自己的大度︰“沒事,既然傅大將軍身體陡然抱恙,那這最後一場就取消。”反正他已經連續贏了九場,出事的又是大塢國的人,慶嘉帝應允他的事,也變卦不了。

    不打,絲毫沒損失。

    可就在耶律野以為比賽要取消時,一道爽朗的笑聲驟然傳了過來︰

    “比賽不能取消!”

    耶律野偏頭望過去,只見不遠處的青草地上,一個白衣飄飄的少年郎騎著一匹棗紅色的汗血寶馬,踏著秋風,徐徐而來。

    遠看,像下凡的白衣神仙,俊逸出塵。待少年郎近了,只見銀白的蝴蝶面具都擋不住他姣好的精致面容,側臉、紅唇、下巴,以及那自信洋溢的眼神,無不令人看愣了神,看痴了眼。由不得浮想聯翩,若是這少年取下銀色面具,該是如何的令人驚嘆。

    就連耶律野這個粗野大男人,都被眼前這俊美少年勾去了魂。

    不過耶律野到底沒有龍.陽之癖,短暫一瞬後,回神笑道︰“這位小公子,比賽不取消,莫非你要頂上?”

    少年郎翩然跳下馬背,白色衣擺如水池里的水花跳躍,輕盈,歡快,他的聲音更是輕快︰“自然,在咱們中原,女婿如半子,今日岳父大人身體陡然抱恙,女婿自然得頂上,天經地義。”

    說罷,少年郎幾步走上,攙扶住傅遠山,道︰“是吧,岳父大人?”

    眾目睽睽下,傅遠山抬起臉龐,道︰“對,女婿如半子,今日我陡然抱恙上不了,好女婿,你替岳父比試一場。”

    中氣十足,滿場人都听見了。

    耶律野一懵,岳父大人?女婿?

    若他沒猜錯的話,這個戴上面具的少年應該是名傳天下的第一紈褲,蕭絕吧?

    眼下親熱地叫上“岳父大人”,傅遠山還點頭回應了,是什麼意思?

    蕭絕淺淺一笑,傻子耶律,自然是在向全天下公布他是傅寶箏未婚夫的意思。

    有慶嘉帝作證,有甦皇後作證,還有滿看台的貴族觀眾作證,可以說,大塢王朝所有權貴都在場了,全都听見傅遠山承認他這個女婿了,不是麼。

    看台上的蕭瑩瑩,正在絕望時,見到蕭絕,再听到他的一番話,陡然像瀕臨凍死的人,盼來了暖暖的春天,明媚陽光普照大地,渾身都回暖。她第一次感覺,蕭絕真的太美了,膚白如玉,比下凡的春姑娘還白,從內到外,哪哪都在發光。

    蕭瑩瑩雙眸閃亮起來,目光充滿希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