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125章

    “四表哥!”

    蕭絕騎著紅馬闖入視野, 原本僵硬坐著的傅寶箏, 登時雙手撐桌立起身來,神情激動。

    頻臨過絕望的她, 再顧不上什麼規矩不規矩,直勾勾望著一騎紅馬闖入賽場的四表哥。看他輕盈落地, 看他盈盈淺笑, 看他紅唇輕啟, 明明是俊美少年郎一個,此刻卻如天兵天將,偉岸高大,哪哪都充滿了力量,令她心安。

    所謂情郎,就該如此, 是一個照面,就能讓她從容而立的人。

    待那句“岳父大人”清晰地傳入她耳中,又見爹爹當眾應下時, 傅寶箏白淨的小臉倏地紅了, 如小紅花澆灌了仙露,紅艷逼人。偏生央兒還湊到她耳邊說些羞煞人的話, 傅寶箏面頰更紅得沒法見人了, 羞澀萬分。

    突然想起來什麼, 傅寶箏偷偷去瞅娘親,驚見娘親目光炯炯地望向四表哥,眼底滿是欣賞, 再不是曾經的蹙眉反對。傅寶箏愣了愣,隨即恍然大悟,驟然明了四表哥今日這出戲的意義。

    四表哥遲遲不來,恐怕不是被旁的事絆住了,而是故意為之。待娘親各處奔波想法子,均告失敗,救不了她,深陷絕望之境時,四表哥如救世主一般橫空出世,娘親對四表哥的感激會達到巔峰,哪里還會再反對他們結合?

    自古以來,償還救命之恩,姑娘家多是以身相許的。

    如此,一切都名正言順了。

    這般一想,傅寶箏望向四表哥的目光,越發崇拜起來,好一個聰明的情郎。

    蕭絕似有心靈感應,立在比武台的木質階梯上,轉身朝傅寶箏看過去,目光相遇,他登時唇瓣綻開笑容,溫柔迷人,是情人間才有的。

    耶律野怔愣半晌,回過神來,後知後覺地尋著蕭絕視線摸過去,驚見傾國傾城的小美人正痴痴與蕭絕對望,眼神沉醉。

    耶律野如遭雷擊,他看重的美人,還沒娶回帳中,就不知廉恥紅杏出牆,公然給他戴上一頂大綠帽了?

    豈有此理!

    一股邪火猛地竄高,耶律野大喝一聲︰“夠了!”這是對傅寶箏吼的,趕緊收回你的視線!

    可傅寶箏與蕭絕一個站在看台上,一個站在比武台木階上,遙遙對望,情意綿綿,仿佛天地間只有他們兩,沉醉萬分,只看得見彼此,只听得見彼此,再容不下第三人。

    哪有那個閑心,去搭理耶律野?

    繼續纏纏綿綿,旁若無人地對視。

    耶律野白吼一番,得不到任何回應,還惹得看台上的眾婦人看笑話似的紛紛掩嘴竊笑。尷尬倍增,耶律野一張剃得光潔的大臉漲紅。

    見造勢差不多了,蕭絕這才收回視線,將手里的岳父大人轉交給小太監扶去休息,又再三叮囑去請御醫,不緊不慢打理好一切,才抬頭淺淺一笑,對高高站立在最後一層階梯上的耶律野做了個請的動作。

    這是要挑戰比武了。

    耶律野巴不得快快打起來,好名正言順揍死蕭絕這個奸.夫。耶律野這人霸道慣了,凡是他看上的姑娘,無論娶回家沒有,都算作他的女人,是以看蕭絕便成了奸.夫。

    哼了一聲,耶律野率先拎起大刀站好方位,上下打量蕭絕,見他身子單薄瘦削,與自己的魁梧壯實一比,簡直是個紙片人,風吹吹就刮跑那種。耶律野笑了,不肖別的招式,只需甩過去四十斤重的大刀,就能撞斷蕭絕肋骨,听他跪地哭爹喊娘!

    想想就爽,耶律野斜睨的眼神里,滿是蔑視。

    蕭絕笑了,款步提衣上了比武台,徐徐掃視一圈,選了一個位置站定,渾身輕松似神仙,絲毫沒有如臨大敵該有的緊張感。

    對此,耶律野心底一個冷笑。

    紈褲就是紈褲,紈褲老大當太久了,不知天高地厚,以為有點三腳貓功夫就能對抗他耶律野了。真當他耶律野也是那等跟在他屁股後面拍須遛馬的小紈褲,比個武還讓著他,給他放水?

    呵,待會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慶嘉帝坐在龍椅上,幽幽盯著比武台上風姿灼人的少年郎,嘴角微抿。

    一旁的甦皇後見了,心下嫉妒不已,二十幾年夫妻下來,她如何不知,慶嘉帝一貫處變不驚,只有極在意的時候,才會焦灼不安,控制不住地嘴角微抿。記憶里,上一次慶嘉帝嘴角微抿,還是三年前的巫蠱事件,那會子可是血洗京城,涉及十萬眾人的生命啊,眼前算什麼?不過是蕭絕上場比武一場,也值得慶嘉帝如此?

    對蕭絕的好,遠甚過親兒子太子,甦皇後只覺得慶嘉帝有病。再有傅寶箏,這會子的甦皇後算是看明白了,傅寶箏當初不肯嫁太子,怕是早與蕭絕廝混到了一起,如此眼瞎,活該她嫁去和親飽受苦楚。

    兩件事疊在一起,甦皇後干脆一遍遍詛咒蕭絕輸,輸得越難看越好!

    蕭瑩瑩才放下的心,再次提了起來。若蕭絕輸了這場比賽,耶律野剮了臉皮不要,無視方才蕭絕曝出的婚約,執意請求慶嘉帝賜婚……她簡直不敢想,蕭絕,你一定要贏啊,一定要。

    “箏兒,晉王世子武功怎樣啊?”央兒也忍不住擔心,俊美若神仙的少年郎對上五大三粗臂力驚人的草原野男人,怎麼看怎麼沒勝算啊。

    傅寶箏搖搖頭,四表哥的功夫如何,她還真心不知道。說她完全不擔心,是不可能的,因為四表哥要面對刀槍劍戟。但她心底並不緊張,有四表哥在,她相信一直是春天,寒冬來不了。

    她對他就是這般信任。

    兩姐妹說話間,蕭絕與耶律野已經對打起來,幾招過去,耶律野心頭微驚,輕視之心猛然收起,不得不全身心應敵。看台上的人,大多是不懂武功的,短短數招只能瞧個熱鬧,還有小姑娘覺得蕭絕衣袂飄飄,旋轉到這,旋轉到那,如仙子跳舞般好看。

    直到蕭絕從容應對了百來招,還沒落敗,他們才瞪大了眼珠,心頭驚嘆︰“沒想到蕭絕這個紈褲還有兩把刷子啊。”先頭上場的大將,都是百來招時敗下陣來呢。

    又過去一刻鐘,對拆了三百余招。

    蕭絕依舊翩然如起舞,揮揮衣袖,輕輕松松應對耶律野一次又一次的進攻。

    耶律野已經額頭冒汗,鬢發濡.濕。

    自習武以來,耶律野還從未遇到過這般強勁的對手。

    本來比武,偶爾輸上一次,沒什麼大不了的。可這次對手是他的情敵啊,經過方才蕭絕的“岳父大人”“女婿”,以及耶律野對傅寶箏怒吼的那句“閉嘴”,可以說此次比武,衍生成了兩個男人對一個女人的爭奪。

    這樣的爭奪賽,輸了的那個男人,多麼羞恥!

    將是一輩子抹不過去的恥辱!

    眼下,蕭絕從始至終從容不迫,跟跳舞似的輕松隨意,而耶律野呢,主動進攻幾百次,卻次次失敗。兩廂一對比,眾人心中已經判定耶律野是落于下風的那一方。

    是以,漸漸的,耶律野急紅了眼。他著急找到蕭絕的破綻,一擊即中。

    蕭絕瞥他一眼,頓時了然,笑了。干脆再耍帥一點,一劍擊開後,扭頭對看台上的傅寶箏微微勾唇,笑得曖昧。忽然,他急退時,回頭有些快了,鼻翼上的蝴蝶面具似有不穩,要掉下來。

    蕭絕單手扣住面具,重置一番,才妥了。

    耶律野雙眼一亮,心中大喜。方才,看台上的人隔得遠,興許看不清蕭絕面具要掉落時,臉上一閃而過的驚慌,卻瞞不過他。

    耶律野腦子里第一個爆發的念頭,便是面具遮擋的部位,興許有塊奇丑無比的碩大胎記,亦或是塌鼻子之類令俊美少年瞬間丑絕了的缺陷。所以,蕭絕才常年戴上面具遮臉,稍有掉下來的跡象,便惶恐不安。

    如此,面具就是蕭絕最大的禁忌和破綻。

    一旦擊落面具,蕭絕驚慌失措,忙不迭去捂臉,哪里還能應戰,贏的自然就是他耶律野了。同時,蕭絕真是個大丑男,傅寶箏大美人鐵定立馬嫌棄他,轉投他耶律野的懷抱。

    耶律野喜出望外,再次向蕭絕發起進攻,這回決意來個聲東擊西,在蕭絕完全沒想到護住面具時,來個陡然襲擊,一招擊落。

    “哈!”果然成功了,面具成功挑飛。

    耶律野嘴角綻放出笑容,笑到極致那種。

    可面具砸落地面的清脆聲還未到來,耶律野的笑就僵硬在了臉上,如同化石。因為面具下的那張臉……

    他的臉,還不是令耶律野笑容僵硬的最主要原因,最主要的是,耶律野挑飛面具的那一剎那,蕭絕的劍尖點在了他喉嚨上,冰冷刺痛。

    耶律野輸了。

    比武輸給了蕭絕。

    當耶律野清楚地意識到這一點後,雙腿開始發軟,站都站不住,大刀撐地都支撐不住他的身體,迅速癱軟,跪坐在地。

    “咚”的一聲,四十斤的大刀也轟然倒地。

    “哇!”

    “天吶!”

    “我靠,晉王世子贏了!”

    “哇,哇,哇,晉王世子贏了!”

    “哇,姐夫好厲害!”整座看台都震驚了,沸騰了,人人都瞪大了眼珠,尤其以央兒的歡呼聲最響,她忍不住拍掌尖叫,連連叫好,歡喜得連姐夫都叫出來了。

    傅寶箏滿眼崇拜地望住自己的情郎。

    蕭瑩瑩徹底松了口氣,雙手捂在胸口,終于能好好兒喘口氣了。看向蕭絕的目光,是無盡的感激,還有由衷的欣賞。

    蕭絕這個紈褲贏了,令所有人刷新了認知。

    可以說,自今日起,眾人再提及蕭絕,再不敢輕蔑地叫喚“喲,那個紈褲頭頭啊”,全都改成了崇拜的聲音——

    “哇,你是說那個武藝超群的晉王世子啊!”,

    “我可崇拜他了,那個武功了得啊!”

    “真真牛逼啊,宗室子弟里頭的扛把子!”

    眾人看法的改變,蕭絕在上場前,便心知肚明。人麼,誰不敬佩勝利者?

    之前,耶律野被贊打遍草原無敵手,聲名鵲起,那蕭絕只需戰敗他,便能輕輕松松擺脫一無是處的評價,為自己打開嶄新的局面,甚至,成為眾人眼中擊退草原狼的民族英雄。

    從此光芒萬丈。

    蕭絕輕飄飄掃一眼耶律野癱坐在地的狼狽樣,優雅地收劍,拱手,輕輕啟唇道︰“承認。”

    說畢,蕭絕華麗地轉身,由背對觀眾,改成面朝觀眾。這是打落面具後,蕭絕第一次面朝看台上沸騰的眾人。

    然後,所有的沸騰之聲,頃刻間像煙花一般,燦爛過後,齊齊落下去,沉寂無聲。

    所有人都被蕭絕真實的面容驚呆了,怎會有人能俊美如斯,已不是簡簡單單一句貌比潘安就能贊譽完的,白皙如美玉,在秋日陽光下瑩瑩發光,比全天下美男加起來都美。

    這樣一張臉,若是身為女子,非得禍國殃民,成為史書上的頭號紅顏禍水不可。

    就連傅寶箏這個大塢王朝第一美女,在這一刻,都被比下去了。

    就在這時,蕭絕翻身躍上棗紅馬背,朝傅寶箏勾唇一笑。

    真真是美色撩人,看得人眼珠子都酥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