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126章

    四表哥太美, 公子如玉,旁人嘴唇微張,痴痴的模樣兒不消說了, 咱們的正主傅寶箏亦蕩悠悠的,覺得進了他的勾唇一笑里,沉醉,出不來。

    待蕭絕近了,抬手在她耳邊打了個響指, 傅寶箏才被震醒, 意識到自己方才被美色迷得不知東南西北, 連四表哥何時縱馬過來,何時下的馬, 又是何時來到跟前的,一律不知, 還被四表哥逮了個正著, 真是臊得不知要怎樣才好。

    傅寶箏急急的垂眸低頭, 低低喚他︰“四表哥。”說不出的羞澀。

    蕭絕站定在她身前, 低頭, 她一身櫻桃紅的長裙,鮮艷透亮,乖巧地立在陽光里, 像極了初夏枝頭熟透的紅櫻桃,饞人得很。

    蕭絕喉頭一動, 忍了又忍,才壓下湊過去親她的沖動。

    但傅寶箏還是驚得滿臉漲紅, 因為蕭絕拉了她手,直往慶嘉帝所在的龍椅走去。他在前, 她跟在後,兩人的手緊緊拉在一塊,他手掌寬大又厚實,幾乎全部包住她的。一路過去,無疑,他倆成了全場焦點,尤其那兩只握在一塊的如玉白手。

    那些目光太過炙熱,傅寶箏緊張不已,咬住內唇。腦子里有個聲音,快甩開四表哥的大手,你是閨秀,你是貴女,不是那等隨隨便便可被男子當眾輕薄的姑娘,該守的規矩,不能廢。

    可莫名的,她就是舍不得松手,就這樣一路隨了他走過眾人,來到慶嘉帝跟前。

    “皇伯父,這次比武,贏了的能向您求個不情之請,不知還怍不作數?”蕭絕聲音本就響亮,恰逢眾人震驚萬籟俱寂,連鳥雀都噤了聲,于是豪邁地震響在看台上,氣勢雄渾。

    慶嘉帝先前還為蕭絕捏了把汗,親眼見蕭絕輕輕松松大獲全勝,心中大喜,這才是皇室子弟該有的魄力和氣勢,好樣的。

    蕭絕公然牽了人家小姑娘的手,到慶嘉帝跟前來討要不情之請,雖說有些不講究規矩,有些孟浪,但任何事都是分情況的,眼下的蕭絕才打敗了外族太子,長我國威,立下頭等功,那他無論做什麼,只要不爆發當眾強了人家小姑娘的大丑事,又有什麼是不能接受的呢。

    遂,慶嘉帝滿面春風,笑著點頭︰“自然作數。”

    一面說,一面不動聲色地掃了眼還癱軟在看台上的耶律野,心底是說不出的暢快。再掃向那群集體敗了的大將,亦發覺得蕭絕讓他長臉。眼角眉梢的喜色更濃了三分。

    蕭絕撩起袍擺,雙膝跪下,挺直腰桿,高聲道︰“佷兒心儀傅家表妹已久,日夜盼望能風風光光娶表妹過門,懇請皇伯父下旨賜婚。”

    每個字,都清晰地傳入傅寶箏耳里,字字熱切。

    這一刻,她不知期盼了多久,終于等來了,能正大光明地向眾人公布了,她鼻子陡然一酸,眼底有了水意。

    人怔怔的,傻乎乎地一直立在那。直到蕭絕拉住她手,往下扯,傅寶箏才回過神來,忙忙地也撩起裙擺朝慶嘉帝跪下。

    慶嘉帝看著朝自己跪下的蕭絕,滿心震動,這是這孩子懂事後頭一次願意朝他跪,他心底說不出的激動。但是再激動,慶嘉帝也沒莽莽撞撞地賜婚,而是偏首朝不遠處的蕭瑩瑩夫妻望去,言下之意不言而喻——他希望蕭絕得到蕭瑩瑩這個丈母娘的肯定,這樣才完美。

    在場眾人都知道,傅遠山對蕭絕一直還不錯,但蕭瑩瑩是死都不肯接受這門親事的,若她早早兒點頭,這對小兒女怕是老早就定親了。是以,目光齊齊定焦在蕭瑩瑩臉上,紛紛看她如何表態。

    傅寶箏也朝娘親望去,眼含期盼。

    蕭瑩瑩看看風華正茂氣度朗朗的蕭絕,再看看如花似玉的女兒,頭一次覺得,他倆如此般配,正是英雄配美女,能流芳百世那種。

    蕭瑩瑩唇瓣綻開笑容,真心實意點點頭。

    慶嘉帝暗暗松了口氣。

    一旁伺候的大太監朱順見了,忙不迭地捧上一方空白聖旨來,遞上毛筆,伺候慶嘉帝當場寫下賜婚詔書,蓋上玉璽,再當眾宣讀。

    皇帝當場一筆一畫書寫詔書,這可是給了天大的面子了。

    一般皇帝賜婚,都是口頭一說,聖旨什麼的過後再補,且多是太監執筆代寫,最後呈上給皇帝過目,蓋下玉璽就是。

    可大太監朱順太清楚慶嘉帝的心思了,哪里肯委屈蕭絕一分。哪怕只是賜婚,也得與眾不同了,慶嘉帝才能開懷呢。朱順這個老太監,最是個人精,哪樣辦差,慶嘉帝最喜歡,他就哪樣辦。

    甦皇後見到蕭絕那樣一張俊美無雙的臉,怔愣不已,再見到如此盛寵,她陡然發慌。若是細看,她手指尖在微微發顫。

    “謝皇上賜婚,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蕭絕和傅寶箏齊齊叩首謝恩。

    磕完頭,尤未起身時,興許是氣氛在這,兩人情不自禁半轉身子,凝望對方。在四表哥瞳仁里,她看到止不住眉眼染笑的自己,傅寶箏驀地一羞,連忙收回視線,定定神,預備起身。

    就在她膝蓋稍抬,將起未起之際,腰間陡然多出一只大手,竟是蕭絕要扶她起來。

    長臂攬腰,說不出的曖昧。

    傅寶箏這次臊得白皙脖子都成了粉色,忙抬頭嗔了男人一眼。

    蕭絕宛若未見,寵溺地將她扶起來,一副當眾宣布主權的樣子——你們都睜大眼楮好好看著,從今日起,傅寶箏是我蕭絕的女人了,她的腰,只有我能扶。

    得意又瀟灑。

    傅寶箏起身後,直臊得低頭,視線只落在自己的蓮紅裙擺上,再不敢看別處了,生怕一不留神就看到眾人意味不明的笑。

    蕭絕臉皮厚,怎麼來的,就怎麼走,于是傅寶箏的小手又被牽了一次。與方才不同的是,這次還暗暗捏了捏她縴細的手指,傅寶箏以為大家都瞧出來了,羞得步子都不知該如何邁才好,蕭絕卻是腳下如風,瀟灑豪邁。

    好不容易有了未婚妻,還畏畏縮縮,有必要嗎?

    這般的美人,就該被他寵得全天下都羨慕!

    牽住她柔軟的小手,蕭絕越發覺得自己偉岸高大,是個頂天立地的大男人了。

    ∼

    兩國大賽結束,一對璧人牽著馬走了。

    太陽西斜,金光普照,慶嘉帝心情好,對灰頭土臉的耶律野面露慈愛好一番安慰後,也滿面春風地走出賽場,預備在自己的大好疆土上,好好兒踏踏青,賞賞景。

    皇後心底慌亂,沒心情賞花看落葉,早早兒告退回寢宮。

    皇後離開,那些年輕的妃嬪,一個個翩然似蝴蝶,圍在慶嘉帝身邊,使出十八般本事邀寵。

    “皇上今兒個心情真好!”一個十八歲的小妃子,拿著一片金黃的銀杏葉,半遮臉頰,嬌著嗓音道。

    “何以見得?”慶嘉帝捏了把小妃子白皙的下巴,揚眉問道。

    “一片普普通通,隨處可見的銀杏葉,都能看出琵琶來呀,這心情還不好?”另一個妃子斜了眼十八歲妃子,朝慶嘉帝嗔道。

    指的是小妃子手持銀杏葉,做了個“猶抱琵琶半遮面”狀邀寵,還博君一笑的事。

    慶嘉帝瞅瞅這個妃子一眼,再瞅瞅那個妃子一眼,見她們拈酸吃醋的笑模樣,笑得“哈哈哈”的。

    于是,數個妃子,越發使出渾身解數,做出吃醋的可愛模樣來。

    落後幾步的大太監朱順,卻是知道,慶嘉帝並非被年輕妃子們的拈酸吃醋逗笑的,事實上,皇上年邁了,精力不濟,這些年並不喜歡與妃嬪們親近,更是不喜她們的爭風吃醋,常常一見她們就頭疼。

    今日笑得如此開心,不過是……蕭絕終于肯給慶嘉帝一個好臉色了,一對小戀人還像新婚夫妻跪拜父母般,朝慶嘉帝真心跪了一遭。想到慶嘉帝的心酸,朱順鼻頭也有些發酸,都不容易啊。

    朱順正自想著,那頭林子里閃過一抹綠色。

    朱順偏頭望去,驚見蕭瑩瑩快步往一株大樹後走去,到了粗壯樹干後就不動了,努力藏好自己,一副不想被人發現的樣子。

    若說周遭有人的話,也就是慶嘉帝這一行人了。

    很明顯,蕭瑩瑩在躲慶嘉帝,不願撞上。

    打頭走的慶嘉帝,也瞥見了,打小一起長大的堂妹,隔得再遠,都能一眼認出來啦。慶嘉帝心下明白,難怪方才蕭絕和箏兒一走,他要尋蕭瑩瑩時,便不見了人影,竟是耍起了小性子,純心要躲他。

    慶嘉帝很是無奈。

    沉吟一想,有了主意,慶嘉帝命朱順去將傅國公傅遠山請來。待傅遠山來了,打發走所有的妃子,僅剩的幾個隨從也都遠遠跟著,慶嘉帝與傅遠山像尋常的林間散步般,不動聲色地朝蕭瑩瑩藏匿之地,踱步而去。

    傅遠山見慶嘉帝清退了所有人,當下一陣胡猜,莫非朝中出了大事?

    正當傅遠山努力猜測,是不是耶律野輸得難看,導致兩國關系出了問題時,慶嘉帝開口了︰“遠山吶,你老實交代,方才與耶律太子比武,為何臨陣脫逃?”

    傅遠山听了,身子木了半邊,不是吧,還秋後算賬?

    這,這,這個問題,傅遠山摸摸鼻子,關鍵是很不好解釋啊。可臨時腹痛,不能應戰,慶嘉帝顯然已經不信,少不得再尋別的借口來掩飾。腦子里還沒個結果時……

    慶嘉帝清了清嗓子,道︰“遠山吶,謝謝你,肯配合蕭絕那小子,合演了一出戲。”

    傅遠山︰……

    怔愣片刻後,連忙四面瞅瞅,見確實無人,蕭瑩瑩也不在後,傅遠山剛剛提到嗓子眼的心,稍稍放了下來。

    天知道,今日傅遠山是知情人,卻眼睜睜看著蕭瑩瑩焦心不已,非但不透露消息解救她,還幫著蕭絕一步步引領她陷入更加絕望之境。這事兒,要是被蕭瑩瑩听去了,非得扒了他一層皮不可。

    腦海里,光是出現蕭瑩瑩母老虎似的叉腰,跳腳,瞪眼,怒斥他胳膊肘往外拐,傅遠山就膽寒得想抱住頭了。

    慶嘉帝見了,心頭發笑,就知道,怕蕭瑩瑩的不是他一個人啊,瞧,傅遠山這個素來膽大包天的家伙,也對蕭瑩瑩怕得如老鼠見了貓一般,就差沒渾身發顫了。

    如此一想,慶嘉帝頓時舒坦了,原來他不是一個人。

    自然,慶嘉帝對蕭瑩瑩那不是怕,而是珍惜兄妹情分。坐上龍座幾十年來,慶嘉帝一年比一年清楚孤家寡人是什麼滋味,連一個說知心話,敢說真話的人,都難尋。

    好不容易還有一個堂妹,初心不改,待他如少年時,他豈能不珍惜?

    可偏偏,今日他表現出來的行為,寒了堂妹的心。

    心結不解開,哪能行?

    于是乎,慶嘉帝拍了拍傅遠山肩膀,無奈笑道︰“遠山吶,你回去後,好好兒跟瑩瑩解釋解釋,就說朕吶,實屬無奈,跟你一般,都只是為了幫蕭絕那孩子一把。實在不忍心,看那孩子一直被丈母娘嫌棄嘛。”

    傅遠山听了,心下震驚,敢情皇帝老兒今日也在演戲?壓根就沒想將箏兒和親?只是為了蕭絕,故意作戲給蕭瑩瑩看的?

    慶嘉帝領悟了他的意思,微不可查地點點頭。

    傅遠山︰……

    眨眨眼,表示,蕭絕那小子,果然人脈廣。

    連皇帝老兒都籠絡上了。

    慶嘉帝這回不點頭了,他實在沒臉說,蕭絕沒求他,連一絲音信都沒透露,是他自己察覺出來,上趕著要幫忙的。

    咳咳,丟人吶。

    嗯,上趕著幫忙的事,打死也不能承認。

    見解釋的差不多了,慶嘉帝再叮囑一遍︰“遠山,記得好好兒幫朕哄哄瑩瑩,這事兒辦好了,箏兒的添妝禮,朕多加十倍。”說畢,慶嘉帝逃也似的開溜了,臨走前,還偷偷兒瞅了瞅大樹干後躲著的蕭瑩瑩。

    傅遠山︰……

    皇帝老兒,這差事不好辦吶。我哪有膽子不打自招啊,我……

    心里話還未落下,傅遠山陡然睜大了眼楮,天吶,要死了,要死了。瞅瞅遠去了的慶嘉帝,再瞅瞅叉著腰露出半個身子的蕭瑩瑩,傅遠山終于知道,他被慶嘉帝給坑了。

    “啊……”

    “啊……媳婦兒,為夫再也不敢了……”

    “啊……”

    山林里,響起傅遠山的慘叫聲,他抱頭猛躥,也沒能逃避掉嬌妻的魔爪,死勁兒擰他身上的肉,哪疼擰哪。

    一陣殺豬般的嚎叫。

    “哼,看你下回還敢不敢胳膊肘往外拐!”蕭瑩瑩氣壞了,一個兩個三個四個都騙她!

    傅寶箏,傅遠山,慶嘉帝,還有那個死蕭絕!

    你們四個,真是好得很吶!騙得她團團轉!跟個傻子似的!

    ∼

    菊花滿地的山坡上,傅寶箏正與四表哥背靠背,依偎在一塊,仰望十里雲霞翻滾,笑看萬丈金芒流霞。

    輕聲細語,說著情話兒。

    忽然身後一陣腳步聲響起,蕭絕扭頭,驚見丈母娘面帶慍色,如母狼一般氣沖沖而來,步子過快,發髻都歪了。到了跟前,還不等他倆見禮呢,丈母娘一把抓住箏兒手腕,形如拖拽,從頭至尾不吭一句,頭也不回地拖著箏兒往坡下去了。

    說是生拉硬拽都不為過,眼見著,蕭瑩瑩是氣得很了。

    “娘,娘,疼……我疼。”傅寶箏摸著手腕,聲音可憐兮兮的。心下卻警鈴大作,八成是東窗事發了,才會連撒嬌都沒用。

    心下大駭,一時不知該怎麼樣才好。

    傅寶箏連忙回頭求助四表哥,無聲詢問該怎麼辦?

    蕭絕還來不及回應,箏兒的腦袋瓜就被蕭瑩瑩給掰正了,竟是連頭都不讓她回了,不許她再看那個鬼點子奇多的臭蕭絕。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