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128章

    耶律野得意洋洋地覷一眼蕭絕, 然後隨了引路婆子去上房, 可巧在回廊的入口偶遇了傅寶箏和央兒。傅寶箏正要走下石階, 猛然見到他, 忙腳步一頓,胭脂紅的裙蕩如水波,搖曳生姿。

    耶律野一見,看得痴了, 長得美就是好,隨意一條裙子都能穿出巧奪天工的美來。隨後, 心中喜之不盡,果然是兩人有緣吶, 這才剛登門就巧遇了她。他連忙咧嘴笑開了,一句“傅姑娘”喚得親切極了,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倆私交不錯呢。

    一旁的引路婆子听了, 眉頭緊蹙。

    傅寶箏听了, 惡心壞了, 但經年的好教養令她面上不顯。聞之,只微微屈膝還了一禮, 隨後拉了央兒往旁邊一退,讓出過道來。

    這是禮讓耶律野先行的意思。

    偏生耶律野誤會了,見傅寶箏本要走下石階離開,遇上自己後便與央兒一同退回到走廊上,立著,還以為她厭棄了蕭絕, 見到自己便舍不得離開,有心候在那里要與自己聊幾句。是以,耶律野滿心歡喜,一個大步跨上三層石階,猛地躥到了傅寶箏跟前。

    傅寶箏唬了一跳,忙將身子往後一退,“啊”的一聲,險些叫了出來,最後生生堵在了喉嚨口。受了驚嚇,小臉白了。

    央兒連忙上前,擋在傅寶箏身前,瞪了耶律野一眼。引路婆子也趕忙上前一步開口道︰“耶律太子,還請這邊走。”一面說,一面朝耶律野背對的方向做了個請的手勢。

    耶律野見傅寶箏嚇白了臉,又見眾人這等反應,他素日再不拘小節,也是明白過來怕是誤會了小美人的意思,做錯了事,忙後退一步,學著中原禮數,拱手朝傅寶箏和央兒分別作了一揖,才轉身離去。心下有些懊悔,慢慢的一面走,一面不時回頭朝傅寶箏幾次露出抱歉的神情。

    殊不知,他一個不受待見的番外人,越是這般作態,那光景愈發難看不堪起來。

    反正,傅寶箏見了,小臉亦發慘白。待耶律野一走,傅寶箏連忙拉著央兒走下石階,速度逃也似的回了自己小院。

    “怎會有這樣作嘔的人?”央兒連聲罵道,“蠻夷之人,就是粗魯。還太子呢!我呸!”

    傅寶箏臉蛋已恢復了紅潤,將方才遇上耶律野的全部過程,仔仔細細又想了一遍。末了,抱緊一個迎枕,下巴擱在上頭,低低道︰“他如此猥瑣也好。”

    “還好?”央兒不解,大聲反問。

    傅寶箏輕輕一笑︰“他越猥瑣,就越能反襯出四表哥的君子如玉呀。正所謂,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有了對比,高下立現。”

    央兒領悟了,朝傅寶箏豎起大拇指。

    傅寶箏將小臉埋入迎枕里,臉蛋微紅。跟隨四表哥這般久,她到底耳濡目染學到了幾分。

    事實上,她還在回廊那頭就遠遠看到耶律野了,若是各走各的,她們與耶律野是絕不會遇上的。因為引路婆子會帶耶律野走另外一個回廊入口,是傅寶箏心生一計,故意與央兒說了幾句話,聲音吸引耶律野看到了她們,然後耶律野才不顧引路婆子,快步朝她們這個回廊入口大步奔來的。

    之後的小臉蒼白啊,心生畏懼啊,有三分是真的,另外七分卻是在作戲。

    沒辦法,四表哥正在遭受苦難,卻還得不到娘親諒解,她只能利用身邊一切能利用的人,來助四表哥一臂之力。

    上房廳堂,傅遠山先出面接待耶律太子。蕭瑩瑩是女子,要見客,得換下家常衣裳,另外穿了待客的華服才行。就在她稍作打扮,要走出內室時,方才的引路婆子上前告了狀,將耶律野大膽妄為,私自改道,去堵截傅寶箏的事兒一五一十稟報了。

    蕭瑩瑩听了,火冒三丈,大聲罵道︰“混賬東西!”

    說畢,陡然想到一個可能,耶律太子不會是看到自家不搭理蕭絕,任由蕭絕跪在大門口,形同作賤,便以為他還有得到箏兒的機會?

    念頭一起,蕭瑩瑩心頭警鈴大作。知道自家男人是武夫,不擅長勾心斗角那些彎彎繞,若是被狡詐的耶律太子哄騙進了什麼陷阱,就大事不妙了。

    于是,蕭瑩瑩趕緊去了待客的廳堂,要親自與耶律野周旋。考慮對方是北離太子,與他的任何對話,都能牽扯到外交上頭,蕭瑩瑩便暫且壓下心頭怒火,端出標準的待客笑容來。

    “耶律太子大駕光臨,不知有何貴干?”面對討厭的人,蕭瑩瑩一向開門見山,說完該說的,對方趕緊滾蛋。

    偏生中原和北離文化差異甚大,中原人說什麼都喜歡彎彎繞,北離人就大大不同了,喜歡直來直去。蕭瑩瑩的開門見山,歪打正著,反倒迎合了耶律野的口味,令耶律野好生歡喜,覺得蕭瑩瑩待客熱情。

    總之,耶律野听了,心下歡喜,也開門見山道︰“孤很喜歡您的女兒,傅寶箏。孤第一次見到她,這里就怦怦跳個不停。”一面說,還一面指著他的胸口位置,大手夸張地一上一下,模擬心髒的快速跳動。

    蕭瑩瑩見了,恨不得剁了他那只手。不客氣道︰“耶律太子,本郡主的女兒福薄,匹配不上尊貴的太子殿下。”這便是明著拒絕了。

    可惜,耶律野听到“福薄”二字,並未領會這是自謙,還以為蕭瑩瑩真的以為傅寶箏的身份匹配不上他這個尊貴的太子殿下,忙擺擺手道︰“傅姑娘又美又知書達禮,家世也是不錯的,怎會匹配不上孤?丈母娘也太小瞧了箏兒……”

    丈母娘?

    旁的話倒還罷了,听到“丈母娘”三個字,蕭瑩瑩臉色噌的一下變了,這般上趕著不要臉的男人,真是頭回見!蕭瑩瑩斂去笑容,肅容,想罵人。

    可才醞釀好措辭,蕭瑩瑩張開嘴,下一刻,不僅聲音沒發出來,連張開的嘴都合不攏了。

    不僅蕭瑩瑩驚駭萬分,一旁的傅遠山也僵住了。

    你道怎的?

    竟是耶律野忽然從懷里掏出一幅畫卷,展開,湊到他倆眼前,笑道︰“箏兒一點都不福薄,相反,她是孤的天命貴女。足以與孤匹配。”

    只見畫卷上,一個美人立在假山石旁,假山上有四個大字“貴及天下”。

    而那個美人,赫然是箏兒。

    蕭瑩瑩見識不淺,只看了一眼,再听了耶律野一席話,心下大駭——不知哪個該死的,竟將箏兒與“貴及天下”扯到了一起,不管這個預言是否為真,那些企圖得到天下的男人,寧可信其有,也要使勁一切手段將箏兒搶奪到他們身邊來。

    眼前這個耶律野,顯然就是其中一個。

    蕭瑩瑩總算懂了,為何耶律野堂堂一個太子,明明是真有兩把刷子的厲害人物,卻遇上美貌的箏兒,便丟了魂似的,成了色令智昏之輩,一而再的鬧出糗事,惹人恥笑。原來,是有這段緣故在里頭。

    蕭瑩瑩指甲掐進肉心里,不過她到底是個聰明人,很快反應過來,怒斥道︰“耶律太子慎言!我的女兒即將嫁給晉王世子,再尊貴也不過是個世子妃。耶律太子竟胡言亂語,造謠晉王一脈要造反,故意挑撥我大塢國內部團結,是何居心?”

    挑撥兩國關系,這樣的大帽子扣下來,若是一般人,非得被唬住不可。可耶律野顯然不是一般人,腦子也轉溜得極快,很快回道︰

    “非也,自然不是世子妃貴及天下,而是孤的太子妃。昨日若非蕭絕使詐,孤已經打敗了十名大將,成功請求賜婚了。”

    他的本意是說,他才是真命天子,傅寶箏嫁給他,才能實現貴及天下的預言。可昨日被蕭絕攪局,一時局面失控,糾正過來就好。

    蕭瑩瑩听了,卻悟出另一層意思來——原來,無論有沒有蕭絕,耶律野都是要通過比武大賽逼迫她的箏兒和親的。

    這個混蛋!

    而令耶律野混蛋的,根本原因,在于那幅美人圖。

    如此一來,將女兒至于危險境地的壞人,從來都不是蕭絕,而是居心叵測畫了美人畫,還故意丟給耶律野的幕後人。

    而蕭絕呢?非但沒傷害箏兒,還聰明的將計就計,冒著提前暴露身份的危險,救下了箏兒。

    蕭絕唯一的錯,只是瞞著她,背地里干下了一切。可與救下箏兒的大功相比,那點點隱瞞,又算得了什麼呢?

    于是乎,蕭瑩瑩對蕭絕再次感激起來,甚至覺得先頭的自己對真相知曉得不夠透徹,錯怪了蕭絕。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