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129章

    蕭瑩瑩兩口子在上房招待耶律太子, 傅寶箏坐在後院的小屋榻上, 敞著窗, 不時向院門口張望。央兒偷溜去上房探听消息了,過了這許久還不回來, 也不知娘親對四表哥態度有沒有反轉,好不焦心。

    傅寶箏正趴在窗口無意識地扯著菊花瓣時,央兒興沖沖地跑回來了, 站在小院門口就直著聲喊上了︰“箏兒,快, 快, 你娘讓請晉王世子去上房!還叮囑咱倆親自去!”一面叫, 一面朝傅寶箏招手。

    傅寶箏听了, 心中大喜,這便是不再罰跪, 松口原諒四表哥的意思了。

    至于娘親為何點名讓她們親自去接,傅寶箏沒去深究其中的含義。

    她忙不迭地穿鞋下榻,攜了央兒的手朝大門口快步走去。

    見到跪了一夜還硬撐著挺直腰背的四表哥, 傅寶箏眼底轉了淚,先是腳步一頓,隨後緊走幾步上前去攙扶,急急道︰“四表哥,好了,好了,我娘親原諒你了, 你這回可以起來了吧。”想起昨夜暴風驟雨,怎麼規勸,四表哥都不肯起身避雨,她鼻子發酸。

    蕭絕這回沒再拒絕,只是昨日跪了一夜,今日又跪了一個上午,時間太久,雙腿早麻痹了,傅寶箏弱女子一個,力道不夠,壓根攙扶不起來。

    傅寶箏慌不迭地求助央兒。

    央兒忙上前幫忙。

    上房。

    耶律野自命不凡,尤其擺出“貴及天下”的美人畫卷後,更是自信滿滿。普天之下,誰不喜歡自己的子女後代,來日貴及天下?

    如今,擺明了,傅寶箏嫁了他,助他統一草原各部,滅掉周遭數國後,她就是頂頂尊貴的草原之母,上至王孫貴族下至黎民百姓,甚至草地上奔跑的牛羊都得趴下四肢跪地臣服于她。

    這可比區區一個晉王世子妃,風光太多了!

    耶律野雙眼放光,坐在玫瑰圈椅上,翹起二郎腿,意態閑閑地等著蕭瑩瑩點頭將女兒許嫁給他呢。

    正等著時,院子里隱隱傳來一陣清脆悅耳的玉佩踫撞聲,耶律野習武之人,耳聰目明,不自覺地朝院子里望去,還沒等他看仔細呢,驚見鄰座的蕭瑩瑩一陣風似的起身迎出門外,滿臉關懷,聲音都哽咽了︰

    “我的絕兒啊,你這孩子怎的如此死心眼呢,姑母又沒怪你,就自己懲罰自己,跪了一夜也不肯起,瞧你,腿都麻了吧,可心疼死姑母了。”

    耶律野見了,腦子發懵,說好的蕭瑩瑩與蕭絕決裂了呢?怎的眼前光景,這般親昵?只見蕭瑩瑩擠走央兒,親自攙扶蕭絕左胳膊。

    傅寶箏見了了,恍如幻境,她從未見娘親這般關懷體貼過四表哥,作為長輩,親自攙扶,更重要的是,娘親如秋水般明亮的雙眸里,似乎還對四表哥飽含了愧疚之情?

    傅寶箏看愣了神。

    “傻閨女,愣什麼?快扶你表哥進去呀。”蕭瑩瑩見到蕭絕的那一刻,滿眼的愧疚不是臨時裝出來的,而是真的心生愧疚。

    只見昨兒還玉樹臨風的少年郎,此時面色蒼白嘴唇發紫就不說了,一雙腿顯然跪麻了,每走一步都能看出行動不便,腳如針扎。淋了一夜的白衣,早掛在身上曬干了,上頭一條條雨痕,隱隱烏黑,狼狽不堪。

    蕭瑩瑩見到此情此景,是真的心疼起自己的女婿了,連聲催促發愣的女兒,娘兒兩個一左一右攙扶蕭絕走進堂屋。一面朝里走,蕭瑩瑩還一面數落傅寶箏︰

    “你也真是的,都是未婚夫妻了,臉皮怎的還那般薄?也不早點去哄勸他起來,這一夜跪下來,多遭罪啊。”

    傅寶箏︰……

    怎的還怪上她,沒及時去阻攔,去勸解了?

    不一會,余光瞥到耶律野的袍擺,傅寶箏不由得騰起一個念頭——娘親這番,難道是作戲給耶律野看?偷偷去瞅爹爹,只見爹爹朝她悄悄兒眨眼,傅寶箏心下肯定了,娘親還真的是在作戲,要在耶律野跟前,上演一出丈母娘疼愛準女婿的溫情戲呢。

    以此表示,他們一家子只認可蕭絕這個女婿,旁的人,看紅了眼,看酸了心,就趕緊麻溜地滾!

    傅寶箏驀地想笑,沒想到娘親也是個演戲高手。

    只見蕭瑩瑩忙前忙後,又是小心翼翼攙扶腿麻的蕭絕落座,又是連聲催促丫鬟們趕緊去小廚房端來灶上溫著的早點,又忙命端上漱口茶來,最後還親自拿了帕子在銅盆里打濕了,慈母心爆棚地要親手給蕭絕擦去臉上污漬。

    看得傅寶箏都嫉妒了,她還沒給四表哥擦過臉呢。

    正在蕭瑩瑩擰干帕子要擦時,蕭絕忽然緩緩抬起雙手,一副虛弱無力的樣子,道︰“岳母大人,這個小婿自己來……”一面說,一面要去接帕子。

    蕭瑩瑩微愣片刻,隨即反應過來,將帕子遞給女兒,笑罵道︰“你還愣著干什麼呢,還不趕緊給你表哥擦把臉?又是雨漬,又是灰塵的,你也不心疼心疼。”說著,將女兒往蕭絕跟前一扯。

    娘親居然親自創造了這樣親密接觸的場景?

    傅寶箏如墜夢境,蕩悠悠的,一切都那般不真實。可手里的熱乎乎的帕子,提醒她,這是真的,不是夢境。

    面對箏兒,蕭絕沒有拒絕,朝她溫柔一笑,宛若在鼓勵她。

    傅寶箏驀地羞澀起來,眼簾低垂,不大敢看四表哥了。在娘親的又一次催促下,才緩緩伸過白皙小手去,爬上四表哥有些灰撲撲的臉,一下又一下,那動作輕柔的喲,宛若四表哥的臉,不是臉,而是天宮里常年受仙露滋養才得以養活的白花瓣,力道稍微大點就會破損似的,嬌貴無比。

    央兒看看坐著的蕭絕,再看看立著的箏兒,忽然沉醉在他倆給的美好畫面里,說不出的羨慕。心下打定主意,等會兒見到瀟灑哥哥,也要捉住他按在椅子上,親手給他擦把臉,體會體會這種滋味才行。

    傅遠山是武夫,腦子里沒多少墨水,搜腸刮肚半日,才想出一個詞來形容此情此景,——“一對璧人”,還不知用對了沒。

    蕭瑩瑩見了,只覺箏兒和絕兒頗有點神仙眷侶的味道,隨隨便便一個互動,都能甜死個人。

    耶律野見了,心下惶急,屁股火燒火燎再也坐不住了,蹭的立起身來,大聲抗議道︰“哎,你們中原人不是最講究……那個什麼,那個矜持端莊嗎?表兄表妹雖然比較親,公然這樣,不好吧?”

    說著,還指了指桌案上的那幅美人畫,提點蕭瑩瑩,傅寶箏可是要嫁給他耶律野的呀。

    蕭瑩瑩听了,冷冷一笑,這個耶律太子未免也太听不懂人話,看不懂人事了!少不得再將話兒挑明了,笑道︰

    “耶律太子這是說的什麼話?咱們大塢王朝自太.祖皇帝起,便民風開放,一旦賜了婚,定了親,小兒女們在家里怎麼甜蜜互動,都不算過分。”

    這是明白告知耶律野,箏兒和蕭絕是聖上賜婚,她蕭瑩瑩不僅認,還滿心歡喜。至于耶律野提的什麼另嫁他的話,滾犢子吧!

    說著,蕭瑩瑩似乎想起另外一茬來,忙又笑道︰“當然,一般當著外人的面,未婚的小兒女們是不大好意思這般親密的。只是……耶律太子實在算不得外人,昨兒耶律太子可是他倆的大媒人啊,沒有你的成全,這賜婚聖旨還下不來呢。你居首功!”

    這指的是耶律野輸了比武,才促成蕭絕請旨賜婚的事。

    不提還好,一提這茬,耶律野頓時矮了半截。明明他站著,蕭絕此時坐著,他比蕭絕高的,可見了鬼了,尤其蕭絕朝他瞥來一眼,他登時好像縮小成了矮人國的小矮人,匍匐在蕭絕身下,見不得人似的。昨日敗下陣來的羞恥感,洶涌襲來,差點淹死他。

    偏生傅寶箏還補了一刀︰“四表哥,你昨兒個真帥,一招制敵,精彩死了!”說的是蕭絕先頭一直防守,始終在避開耶律野的進攻,只在最後反攻了一回,便一舉拿下了對手。

    這一刀補的,耶律野真臊的無地可入,面皮漲紅,快滴出血來,一時不知要怎麼樣才好。恰巧這時,堂屋安靜了下來,所有人的目光都朝他射來,嘴角還帶著有意或無意的笑,不用猜,也知道是嘲諷他。

    耶律野再待不下去了,慌不迭地告辭,轉身逃也似的去了,灰溜溜的。

    可耶律野還沒走下回廊,忽聞身後一陣焚燒東西的燒焦味,反頭一看,竟是蕭瑩瑩指使丫鬟拿出那幅“貴及天下”的美人畫卷,展開來,從底下點了火,在堂屋門前的石階上焚燒呢。這表明了,人家壓根不稀罕什麼“貴及天下”,全當它是瘋瘋癲癲的不經之談,付之一炬,一了百了。

    然後,大約是央兒說了一句“癩蛤.蟆也想吃天鵝肉”,隨後堂屋里一陣哄堂大笑,有男有女,有主子的,也有奴才的,人數眾多,尤屬婆子、小廝們的笑聲最大最無顧忌,傳入耶律野耳里,徹底傷了他自尊,飛快溜走,一剎那都不敢再逗留。

    那邊耶律野溜了,這邊蕭絕則被蕭瑩瑩當做寶,簡單梳洗過後,好飯好菜熱情招待著,一家子圍坐在飯桌邊作陪。傅寶箏還親手給四表哥盛了一碗玉米粥,熱氣氤氳,聞著都香。

    這頓早飯,蕭絕吃得渾身舒坦,飯桌上,第一次體會到有家人的感覺,暖暖的。

    “以後都能這樣,就好了。”蕭絕忍不住說了個大實話。

    傅寶箏听了,心下羞澀。等她嫁了他,自然會頓頓陪他一塊吃。

    央兒胡亂點頭,心中暗想,啥時她也將瀟灑哥哥帶回來,一家子一個飯桌上吃飯,才最美呢。

    傅遠山只道是蕭絕在說奉承話,沒往心里去。

    唯獨蕭瑩瑩听了,心頭一片酸澀,蕭絕這孩子,從小沒了母妃,父皇也不在身邊,活在晉王府寄人籬下,心底是很渴望家,渴望家人的吧。哎,連圍坐在一塊吃個飯,都感動得眼眶快紅了,怪可憐的。

    興許是這頓飯來之不易,場面太過溫馨,蕭絕格外珍惜,吃得很慢,足足有三刻鐘。

    三刻鐘後,飯畢,蕭瑩瑩夫婦有正事要與蕭絕商量,便喚他去了東邊內室,傅寶箏和央兒留在外頭吃茶點。

    “什麼事啊,這麼神神秘秘的?將咱倆單獨撇開?”央兒邊從小幾上的白瓷盤里拿果子吃,邊嘟囔。等了一刻鐘,還不見他們出來,央兒忍不住慫恿傅寶箏道,“箏兒,咱們也去听听?”指了指內室的窗下,想要偷听。

    傅寶箏端坐在椅子里,捧著茶盞喝,安安靜靜的。她也很想知道四表哥要跟爹娘談什麼,但四表哥不讓她听,必有他的理由,便果斷朝央兒搖頭,乖乖道︰“還是別了。”

    央兒听了,沒勁極了。

    內室里,蕭瑩瑩夫婦與蕭絕談的自然是耶律太子還不死心的事,“貴及天下”的畫卷也詳詳細細交代了一遍。

    “姑母,你們將這事兒說與絕兒听,便是信任我有解決的能力。”蕭絕絲毫不拐彎,也不再藏拙,將自己能護住箏兒的實力直接擺了出來,“實不相瞞,這件事我早在幾個月前就得到了消息,也已經有了對策,並已著手實施了。”

    “昨日的比武大賽,壓得耶律太子抬不起頭,便是前奏。我已派人將他慘敗的事兒,添油加醋傳回了草原,過不了幾日,耶律野便會忙得焦頭爛額,再沒閑心糾纏箏兒。”

    “自然,這只是治標不治本的方法,所以,我這兒還有另外一個徹底令箏兒脫離困境的法子。”

    說到這里,蕭絕聲音低了許多,湊近蕭瑩瑩和傅遠山耳邊,低低說了一句話,蕭瑩瑩雙眼亮了,這個女婿真的是鬼點子奇多,還絕那種。

    翌日,耶律野的故鄉,草原那片廣袤之地上,好幾個挖古墓的人,從地底挖出一塊寶石,上頭有個彩繪妙齡女子,側顏一笑,恍若神妃仙子。只是貌美身嬌,還不足以吸引盜墓人,更絕的是上頭有一行小字——“三百年後,顏家女,貴及天下”。

    這就一石激起千層浪了,眼下的草原各部,雖然半數都臣服了耶律家族,但顏家近些年也悄然崛起,深得民心,成了耶律野父子心頭的刺,想拔還拔不掉的那種。顏家有女,即將貴及天下,那豈不是說要推翻耶律野父子,坐擁草原?

    且,經考古學家鑒定,那塊寶石還真是三百年前生成的古物,信奉天神的草原各部,紛紛信了天下易主的預言。

    一時,耶律野父子焦頭爛額,一心盯著顏家女,哪里還顧得上傅寶箏。

    而繪制箏兒“貴及天下”畫像的幕後人,蕭絕也主動表示,會一查到底,三個月內必定將幕後人挖出來,交給蕭瑩瑩處置。

    解決了女兒的麻煩事,從此,蕭瑩瑩看蕭絕,那是絕對的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