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131章

    女人都敏感,直覺要出事, 傅寶箏連忙朝林子里快步走去, 脫離了眾人視線, 更是提起裙擺要快跑幾步才好。

    猛然從一株大樹後走過一個男子來,擋在傅寶箏跟前, 笑得溫潤如玉, 一聲“箏表妹”,更是說不出的柔情, 幽居後院的不知事小姑娘最易被勾去魂的那種,低醇有磁性。

    傅寶箏听了, 愣了愣, 待看清楚來者是何人後,心下作嘔。忙將身子往後退一步,垂首行禮︰“太子殿下。”心里著急,惦念四表哥, 繞過他, 就想走。

    太子蕭嘉不期然遇見她, 一身桃粉色長裙, 白生生的臉蛋水盈盈的桃花眼,兩根小辮子垂落胸前,隨著腳步一蕩一蕩的,俏皮可愛。

    今日的裝扮像極了兩年前的她,那個跟在他身後,面露忐忑, 不知今日打扮能不能等來他夸贊一番的她。

    太子看愣了神,自己都控制不住腳步,就興沖沖到了她跟前。

    可她掃過自己面龐,便後退一步,嫌棄之意甚是明顯,太子說不出的失落。

    他的臉自那日被人抓傷,破相後,便一直抓痕明顯,連厚厚的白.粉都遮掩不住,與如玉面龐再也無緣。他本就郁悶難受,偏偏她避他如蛇鼠,倒退一步便罷了,還行了禮就要繞道走,那一時半會都不願多待的嫌棄模樣,看得他心底憋火。

    “箏兒,”太子不理智地再次堵住她,滿腔難受,“箏兒,孤現在破相了,你嫌棄了是不是?”

    傅寶箏︰……

    一時沒明白他話里的意思,他破不破相與她有何關系?

    她又不是他什麼人,真要問嫌棄不嫌棄,也該回東宮去問他的那些姬妾啊,譬如傅寶嫣和柳珍珠。逮住她問,算怎麼回事?

    腦子進水了?

    “太子殿下,我現在有事,下回再聊。”說畢,傅寶箏再次繞開他要走。

    卻被太子手臂攔在身前,她膽敢再前進一步,男人的手臂就得踫上她身子。

    傅寶箏只得止步,卻看也不看他,只注視前方道︰“太子殿下到底要做什麼?”聲音已滿是不耐。

    太子如何听不出來,正因為听得清清楚楚,他心底的憂傷又重了一分。看著她如玉側臉,還與兩年前一般白皙水潤,風撩起她耳邊碎發,嫵媚動人。不知不覺想起兩年前她紅臉低頭,想扯他衣袖撒嬌又不敢的可愛模樣。

    想起往事,太子聲音都哽咽了︰“箏兒,孤是喜歡你的,一直都喜歡你。只是有段時間,孤被豬油蒙了心,才誤以為自己愛的是別人。你再給孤一次機會,好不好?”

    一語未了,傅寶箏震驚地回頭看他。

    世上怎會有這樣不要臉的男人?

    不談上一世,便是這一世的最初,她一心一意跟了他,他卻背地里與她堂姐勾搭到一塊,為了堂姐,他不惜眾叛親離,也要給予太子妃的名分,將她傅寶箏變成了全京城的笑柄。如今,堂姐背景不夠,給不了他助力,又心腸歹毒被他發現了,兩人徹底鬧掰,他就又回過頭來找她傅寶箏?

    一句“孤是喜歡你的,一直都喜歡你”,再來一句“曾被豬油蒙了心”,便想哄回她的心?

    當她是腦子生蛌熄怚妎隉H

    她笑了,語出譏諷︰“太子殿下,您是不是昨夜做了美夢,現在還在夢游,沒醒呢?”完了,又大聲補上一句,說得豪邁︰“我如今是晉王世子的未婚妻,還請太子殿下自重。”

    “自重”二字,咬得極重,話畢,哼了一聲,推開他橫在身前的手臂,抬腳便走。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稍微要點臉的男人,都該灰溜溜躲起來不見人了才好,可太子大概是最近受到的刺激太大了,眼見傅寶箏留不住,心中一急,干脆拽住她手腕,扣得緊緊的,口中的話更是急切︰

    “箏兒,你千萬不能嫁給蕭絕,他絕不是什麼好夫婿,你嫁給他,會後悔的!”

    手腕被外男抓了,驚呼一聲,傅寶箏急忙要掙脫開來。

    折香折枝也嚇得不行,自家姑娘都定下婆家了,太子殿下這般糾纏不休,還動手動腳的,回頭傳到婆家耳里,可怎麼得了?不是害了她們姑娘一生嗎?兩個丫鬟連忙趕上前來,紛紛去掰太子的手。

    可男人力道太大,怎麼都掰不開,眼見著自家姑娘的手腕都勒紅了,急得兩丫鬟要咬人。

    “你混賬,你放手!”傅寶箏惡心壞了,見擺脫不掉,抬起小腳重重剁了下去,又蠻又狠。

    竟是一腳踩在他五塊腳指甲蓋上。

    太子慘叫一聲,腿都弓起來,臉也痛變形了,卻依舊不肯放手,用更急的語氣道︰“箏兒,你不知道,蕭絕他不是什麼晉王世子,他是……父皇的私生子,見不得台面的私生子。”

    “蕭絕一直在藏拙,曾經的紈褲形象都是騙人的,他暗地里在積極謀劃,想謀奪本太子的儲君之位。可這條路有多難?他便處心積慮騙走你的心,謀求你爹娘和外祖父的支持。他對你,壓根不是真心的。孤,孤走過錯路,失去過,才更懂得珍惜你的好,愛的是你這個人啊。孤的心,一片赤誠。”

    言下之意,蕭絕哪里是愛傅寶箏才想娶她,不過是為了她身後的家族勢力,為帝王之路鋪路罷了。

    這般污蔑四表哥的言辭,本是要打消她對四表哥的愛,卻听得傅寶箏怒火直竄。右手手腕被太子抓住不放,便抬起左手拔下頭上金簪,狠狠劃向男人手背。

    又尖又利,皮肉外翻,滾出血珠。

    太子登時慘叫連連,再顧不得抓她手腕,忙捧著手“哎喲”個不住,額頭背脊冷汗直冒。

    “太子,你真是令我作嘔!吐一萬年,都不嫌多的那種!”

    丟下這句,冷哼一聲,傅寶箏大步離開。

    兩個丫鬟也紛紛剜了太子一眼,折香膽子大些,還“呸”了一口,盯著他血流不止的手背,罵一句“活該!”才跟上自家姑娘走了。

    “箏兒啊,蕭絕絕對是盯上你背後的家族勢力了啊,他不是良人。”太子淚眼婆娑望著遠去的傅寶箏,任由鮮血浸濕衣袖,滴落在衣袍上,痴痴立在原地,自言自語,“你怎麼就是不信孤呢。孤才是最愛你的那個啊。”

    經歷過大起大落,尤其察覺傅寶嫣面目的可憎後,太子真心悔過,痛恨自己曾經的眼瞎,夜夜合不上眼。尤其傅寶箏賜婚蕭絕後,他更是不分日夜的回憶傅寶箏的好,回憶曾與她兩情相悅的那些畫面,溫馨美好。

    思念久了,就更不甘心她移情別戀,這才有了今日太子豁出臉面不要,堵住表白的一幕。

    傅寶箏主僕三人,走遠了,兩個丫鬟見姑娘手腕被勒紅了,心下嘀咕不已,太子這般惡心的人,真真活久見。

    傅寶箏呢,刺了太子一回,心頭之氣也沒消,琢磨來琢磨去,心頭愈發憋了一團火。

    太子自己眼瞎,就以為全天下男人都跟他一樣瞎,全都看不到她傅寶箏這個人的好。誰一旦愛上她,必定是單單愛她的背景,與她這個人的優劣毫無干系?

    只有傅寶嫣那樣沒有背景的,才配擁有愛情。她傅寶箏背後勢力強大,就注定得不到男人的真心,全是沖她背景來的?

    所以,她傅寶箏是什麼?

    是空有美貌,空有才情,卻不配得到男人真心的金娃娃?誰看上她家族勢力了,便順手帶回家的東西?

    呵,傅寶嫣那樣的蛇蠍女子,還曾經得到過太子的真心呢,而她,竟連傅寶嫣那個蛇蠍女子都比不上,是嗎?

    太子的話,對她來說無異于羞辱,傅寶箏眼圈都紅了。

    兩丫鬟見姑娘氣紅了眼眶,心疼急了,亦發心底暗罵個不住,該死的惡心太子。

    傅寶箏抬手抹抹眼,又扯了扯衣袖遮擋手腕上的紅印子,她的皮膚太過嬌嫩,被太子方才大力一握,整個一圈都泛紅,一時半會消不下去了。等會兒見到四表哥,可得好好兒告一狀。

    念起四表哥,傅寶箏猛然想起,恭王妃的青妹妹追著四表哥進林子的事。糟糕,被臭太子耽擱了這許久功夫,四表哥沒出事吧?

    念頭一起,傅寶箏再沒多余的心分給太子,忙在林子里四處張望,一心尋找她的四表哥。可要命了,林子太大,放眼望去,壓根沒有什麼白衣,她成了無頭蒼蠅,不知該去哪尋。

    拐上一條小道,忽听灌木叢後傳來一句“哎喲”,是小姑娘疼得發嗲的聲音。

    傅寶箏一愣,忙轉過灌木叢。

    唐青青一腳踩進小坑里,情不自禁“哎喲”一聲,見前頭的晉王世子回頭看過來,忙小臉低垂。她一個久居深閨的小姑娘,連男子都沒見過幾個,忽被一個俊美少年郎瞧了,白淨小臉唰的一下緋紅。

    白衣少年腳步略略一頓,便徑直朝她走來。

    唐青青見了,心下羞澀,扶著樹干的小手緊緊貼著樹皮,不慎踏進小坑的腳,猶豫著是自己一瘸一拐挪出來,還是等晉王世子扶著她胳膊再出來。

    話說,曾經的晉王世子,便因身份高貴,哪怕是個紈褲,也吸引了一大批官家姑娘。眼下,比武贏了,實力外露,還隱隱傳聞是慶嘉帝最愛的宸妃留下的龍種,那些姑娘們就亦發如飛蛾撲火,一個個鐘情晉王世子了。

    你想吶,蕭絕背靠權勢滔天的晉王府,外加妻族實力雄厚,又是慶嘉帝心尖尖上的,一旦皇子身份得到認可,日後的儲君之位,豈不是穩穩的!

    哪個姑娘不喜攀龍附鳳?哪個妙齡少女不曾幻想過身份高貴的公子哥瞧上自己,一朝麻雀變鳳凰,飛上枝頭?

    唐青青也不能免俗。

    見晉王世子一步步靠近,崴了腳的唐青青,心跳如小鹿亂撞,睫毛撲閃個不停。

    還有六步。

    還有五步。

    可就唐青青欣喜不已時,身後忽然炸響一句︰“四表哥。”

    還不等唐青青偏頭,一個桃粉色長裙的姑娘,軟著腰肢伴著陣陣香氣,從她身邊跑過,直直撲向距她五步之遙的晉王世子。晉王世子張開雙臂,接她入懷。

    唐青青怔愣過後,認出來了,那姑娘是準晉王世子妃,傅寶箏。

    “四表哥。”傅寶箏撲進男人懷里,嬌聲嬌氣喚了一句。

    “你怎麼尋到這里來了?”蕭絕見懷里的小姑娘紅了眼眶,還以為她是介意唐青青呢,好笑道,“傻瓜。”

    他怎麼可能看得上唐青青那種女子,若不是聞到了箏兒身上的獨有香氣,知道她在身後不遠處,他才不會掉頭往回走呢。

    “你傻不傻,還哭鼻子?”蕭絕拍拍傅寶箏腦頂,笑得寵溺。

    戀人間,心意相通。只需看男人一個眼神,傅寶箏就領悟了他未宣之于口的話,忙抬頭,對他嗔道︰“才不是呢。”

    她才不是因為唐青青紅的眼眶。

    想起唐青青還在身後瞧著,傅寶箏忙站直身子,脫離開四表哥懷抱。雖然不是因為唐青青紅的眼眶,但那個姑娘對四表哥的覬覦,她可是瞧得一清二楚,這才宣示主權般,一頭撲進四表哥懷里。

    折香折枝兩個丫鬟,也看到了唐青青的不要臉,路過她身邊時,齊齊飛個眼刀子過去,心底暗罵狐狸精。

    唐青青身子緩緩僵了,見晉王世子牽了傅寶箏的手轉身要走,大有不管她之勢。可她的腳是真的崴了,疼得厲害,又沒帶個丫鬟跟著,丟她一個人在這林子里,她還怎麼出去?

    萬一再遇上什麼猛獸,亦或毒蛇之類的,她該怎麼辦?

    略略一想,心下發急,唐青青連忙出聲︰“晉……傅姑娘。”

    喊聲很大,傅寶箏想听不見,都不能。腳下一頓,偏過頭去,望向唐青青。

    只見唐青青單手扶住樹干,白了臉,咬住下唇,可憐兮兮道︰“傅姑娘,我腳崴了,動不了,你可不可以幫我一把?”

    傅寶箏︰……

    你覬覦我情郎,還想我幫你?

    臉皮這麼厚,怎麼不上天呢?

    折香折枝兩丫鬟,也好一陣無語。

    無人說話,唐青青尷尬無比時,晉王世子開口了︰“箏兒,你打發個丫鬟去外頭尋恭王妃。”

    這便是幫她一把了,尋到恭王妃,自會有丫鬟婆子來接她出去。

    唐青青驚喜極了,忙抬眼望向蕭絕,道︰“謝謝晉王世子。”隔了一會,才又補充一句︰“謝謝傅姑娘。”

    兩句謝謝間的停頓,傅寶箏听得一清二楚,白了四表哥一眼,才不情不願吩咐折香去林子外走一趟。

    走遠後,傅寶箏不開心了,一把甩開四表哥的手,不讓他拉手。背靠一株大樹上,抬了下巴,氣哼哼瞪向男人,道︰“解釋吧!”

    原來,方才蕭絕出聲幫忙時,大手偷偷兒掐了傅寶箏的小腰一把,預示有貓膩的。

    蕭絕低頭看著自己的小女人,笑道︰“現在不好解釋,過幾天你就知道了。”

    傅寶箏︰……

    這什麼臭男人啊!

    偏偏這男人還真的很臭,她想听的話不說,她不想听的話,他倒是問得很快︰“你的手腕怎麼了,這麼紅?”

    傅寶箏驀地心慌,雖說最開始她是想向四表哥告狀的,可是這一刻真的來臨,她心底還是止不住有一丟丟的慌,她到底被太子那麼一頭豬給踫了。

    趕忙藏起右手。

    蕭絕眼尖手快,她還未藏起來,已被他捉住小手,退下了衣袖,紅紅的一圈勒痕,觸目驚心。

    實在是她的肌膚太嫩了,稍微一踫,就得紅,何況太子是下了大力氣的。偏生又瑩白似雪,亦發襯得紅紅的一圈,赫然顯目。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