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132章

    手腕為何會紅?傅寶箏微微低頭,一副委屈又不敢說的小可憐樣。

    她不說, 蕭絕掃向侍立一旁的丫鬟, 沉聲道︰“你說, 到底怎麼回事?”

    折香去林子外給唐青青搬救兵了,只剩下折枝。想起太子欺負自家姑娘的事, 折枝還余怒未消呢, 見問,絲毫不隱瞞, 一五一十道了個干淨。

    蕭絕听說是被太子掐紅的,面上猶如滾過暴風雪, 冰寒異常。不過風雪過境, 面色又漸漸緩過來,最後捧起傅寶箏的小手,親吻上頭的勒痕,每吻一下, 都很溫柔, 生怕再次弄疼她似的。

    “箏兒, 不怕, 四表哥吻一吻,他渾臭的氣息就消失不見了。”蕭絕輕輕道。

    傅寶箏乖乖地點頭,乖得不像話。

    “他還說了什麼混賬話?做了什麼混賬事?”安撫好箏兒,蕭絕繼續問折枝。

    折枝一愣,隨後連太子污蔑的話,譬如蕭絕是看上了傅寶箏身後的家族勢力, 都說了。

    蕭絕听了,冷笑道︰“真當誰都跟他一樣,窩囊廢一個!只會靠女人?”

    傅寶箏沒想到折枝什麼話都敢往外說,一點心眼都沒有,偏生又不好阻攔。偷偷去瞅四表哥臉色……

    咦,很是意外。

    原本以為會黑如鍋底,與上一世她拒絕他的表白時一般黑呢。

    結果,四表哥僅僅是冷笑一聲,冷臉片刻,很快又恢復了,面皮依舊白里透紅,氣色好得很。

    傅寶箏微微有些看愣了。

    蕭絕察覺到了,偏頭看向歪著腦袋發傻的她︰“發什麼呆呢?”

    太過好奇,傅寶箏直直問出口︰“太子那樣污蔑你,四表哥你都不生氣的嗎?”

    蕭絕听了,好笑道︰“若有人污蔑你是個丑八怪,你會生氣很久嗎?”

    折枝不解,這兩件事,如何類比?

    傅寶箏一愣,卻是旋即恍然大悟。

    是呢,若她打小出生就丑,怎麼打扮都丑八怪一個,難以入眼那種,被有心人刺上一句,她肯定會躲進被子里哭鼻子。可她生得美,是大塢王朝第一美女,在容貌上絕對是自信非凡的,無論是誰污蔑她奇丑無比,她都是能一笑置之,半點不放在心上。

    而四表哥,也正是如此。他身後實力龐大,壓根不需要她家的幫助,就能登上帝位,底氣十足,又何必在意太子的那句污蔑?

    究根究底,四表哥實力雄厚,心強大,完全不需在乎太子酸溜溜的話。

    想明白了,傅寶箏點點頭。

    “倒是你,傻姑娘,太子那般污蔑我,你不會……真信了吧?”蕭絕盯住小女人雙眼,不放過她一絲一毫的目光閃爍。

    不過,傅寶箏目光始終堅定,丁點閃爍都沒有,高抬下巴,哼道︰“我哪有那麼傻,人家挑撥離間,我就要信?”

    小女人下巴高抬的小模樣,活像一只翹尾巴的孔雀,傲氣十足。

    看樂了蕭絕,笑著兩手撐住樹干,將她攏在自己懷里,他低頭笑得曖昧︰“你不傻,就好。”

    “你多有本事,我可是知道得透透的。”傅寶箏嘟嘟嘴。

    “哦?那你說說,我多有本事啊。我還以為,你要新婚夜才能領悟呢。”蕭絕桃花眼上挑,笑得曖昧。

    傅寶箏听到前半句,正要開口說話,猛然听到臭男人後半截,頓時啞聲了,有點沒听明白,待她終于領悟到他說的是什麼後,眼神微亂,被他圈在懷里,不自在極了。

    這個臭男人,居然,居然言語調戲她。

    不要臉。

    “不理你了!”她雙手去推他,可他雙臂結實有力,哪里是她推得開的。

    偏偏蕭絕就喜歡她臉紅的可愛模樣,百看不厭,宛若雨後初綻的牡丹,嬌艷欲滴,惹人眼饞。尤其是她唇瓣,紅艷逼人,他緩緩低頭要去親她。

    哎呀呀,丫鬟還在這看著呢,傅寶箏急了,慌忙偏頭去看。

    呃,折枝呢?左看右看,沒了人影,竟不知何時偷偷躲了開去。

    傅寶箏心下大羞,此時此刻要真是與四表哥有了什麼,等會兒她都不敢見丫鬟了。心中一急,靈光一閃,還真被她躲開了去。

    蕭絕咬咬嘴唇,氣笑了︰“你個小妖精,倒是挺會躲。”

    原來傅寶箏利用身子嬌小,靈活,一個下蹲,便脫離了他雙臂圈起來的牢籠,背靠樹干,坐在了草地上。

    不過,傅寶箏剛坐下去,便後悔了,慌不迭地移開視線,耳朵根都臊紅了。再不敢看他身上任何一處。

    蕭絕見了,“哈哈”笑,理理衣袍,轉身離去。

    見他大步走開,直到十步開外,都沒回頭,傅寶箏急了,忙道︰“四表哥,你去哪啊?”難道她不給親,他生氣了,要棄她而去?

    丫鬟也不知躲到哪去了,傅寶箏孤零零一個人,林子里坐著,有些怕。

    卻見蕭絕回轉身來,面朝她,倒退著往後走,邊瞅她邊大聲道︰“男人的事,你別問,馬上就回來。”

    傅寶箏愣了愣,隨即反應過來,他要干什麼去,很後悔方才問了那麼一句,恨不得用帕子堵了自己嘴才好。

    臊死了。

    見她低了頭,臊得去摘草地上的小野花,企圖掩飾渾身的不自在,蕭絕亦發笑得“哈哈哈”的,見她索性背過身去,用後背對著他了,蕭絕才收了笑,轉過身,正常走路。

    拐彎,越過幾株大樹,蕭絕才斂了笑。

    一個黑衣暗衛及時現身。

    蕭絕低低丟過去一個命令︰“過幾日,廢了太子那雙爪子。”敢踫箏兒的手,還能好好留著使用?不存在的。

    黑衣暗衛應下,一個飛身,又不見了蹤影,宛若從未出現過。

    蕭絕這才輕輕吐了一口氣,再拐個彎,進入淨房方便去。

    事實上,他棄下大黑馬和秦霸天,來到林子里,就是來方便的。哪曾想,竟被唐青青給跟蹤了一路,生生錯過了最近的淨房,憋到了現在。

    想起唐青青,蕭絕唇邊一抹冷笑,恭王妃未免太小瞧他蕭絕了,就唐青青那姿色,十個加起來,也比不上箏兒一根腳趾頭。

    話說,箏兒的腳趾頭,他見過嗎?

    呃,這個,箏兒的腳趾頭,他還真的見過。

    就在昨夜,他沒通知她,偷偷兒溜進她香閨,正睡得香甜的她,一只玉白小腳探出粉色的被子外,每一個腳趾頭,都圓潤潤的,小巧可愛。

    當時,他就忍不住,湊過去親了一口。

    恭王妃派了一副轎攆抬了唐青青出林子。

    “怎麼樣?”恭王妃老遠就見唐青青面色白里透紅,氣色不錯的樣子,心下有了期待,待唐青青從轎攆下來,落座椅子後,恭王妃迫不及待避過眾人,悄聲問道。

    唐青青听了,垂眸低首,面色緋紅。

    恭王妃一見,有戲啊,越發催著問。

    唐青青這才抿抿唇,將林間發生的事,有一說一,有二說二,最後強調了幾個重點︰“若不是傅寶箏臨時破壞,晉王世子都已經走過來攙扶,攙扶我了……後來傅姑娘發難,故意不理會我求助的眼神,也是晉王世子及時發了話,才免去了我的尷尬。”

    說畢,唐青青面色羞紅一片,如紅霞翻涌。

    恭王妃听了,心下有了好大的指望,盯著自己表妹的臉蛋,笑道︰“青妹妹這是入了晉王世子的眼了,日後再多接觸一二,趁機發生點什麼,側妃之位就妥了。”

    唐青青神色暗了暗。

    話說,這唐青青也是有來頭的,曾祖父曾經也是開國元勛,家世不差,可奈何近幾年來家門不幸,霉運不斷,她竟父母雙亡淪落成了孤女,寄人籬下。

    眼看及笄,該說婆家了,就千里迢迢進京投靠表姐恭王妃,住進了恭王府。她的婚事,自然是恭王妃怎麼安排,她便怎麼做,半分反抗都不能。

    好在,晉王世子俊美無雙,身份又高高在上,唐青青是一百萬個滿意。只是側妃,名頭好听,說白了,也不過是個妾。不僅她要低正妃一頭,誕下子嗣也是庶子庶女,一輩子被嫡子嫡女壓一頭。

    唐青青微微咬了唇。

    恭王妃見了,哪有不明白的,寬慰道︰“你就先委屈委屈,做個側妃,日後弄死了傅寶箏,有我和你姐夫幫忙,再憑妹妹的姿色和聰慧,還愁坐不上正妃之位?”

    唐青青道︰“真的?”

    恭王妃笑︰“表姐何時哄騙過你?”

    唐青青這才有了笑意。

    表姐妹倆正說掏窩子話時,那頭人群里一幫子男人坐在馬背上,恭王時不時瞥姐妹倆一眼。恭王妃見了,忙笑著朝自己男人招手,恭王沒有絲毫猶豫,策馬來到近前。

    恭王妃丟下唐青青,小跑著迎上去,恭王坐在馬背上沒下來,恭王妃扯了男人衣領,踮起腳湊近他耳朵,將晉王世子看上唐青青的事,小聲說了。

    恭王眸光深深,神色莫辨。

    “哎呀,你還猶豫什麼啊?青妹妹去了蕭絕身邊,對咱們只有好處,絕無壞處!”恭王妃急得跺腳,生怕男人還是不答應,再次勸道,“蕭絕日後必定會恢復皇子身份,側妃是咱們的人,也好掌控他動向啊。”

    蕭絕是皇子,又背靠晉王府和顯赫的妻族,日後鐵定是要跟她男人爭奪皇位的,不得不防。

    置于唐青青到時會不會叛變,投靠夫君蕭絕,給他們假消息,恭王妃卻是不怕的,因為唐青青有致命的把柄在她手上,絕不敢叛變。

    恭王又瞅了唐青青一眼,似在判斷送這麼個女人去蕭絕身邊,到底能不能完成任務。

    “放心吧,這半年處下來,她腦子靈活不靈活,咱倆都瞧得清清楚楚,是個再好不過的人選。”恭王妃急著道。

    恭王這才微微點頭,收回視線,策馬離去,離開時,正眼都沒看恭王妃。

    恭王妃見自己男人終于同意了,歡喜得什麼似的。

    那邊,唐青青坐在椅子里,面上紅彤彤一片,也不知霞光的緣故,還是肖想舉世無雙的晉王世子的緣故。

    接下來的兩日,傅寶箏照舊跟著四表哥去馬場學騎馬,不過她笑得不如第一日那般開心了。

    不是因為馬背顛簸,苦。

    而是因為,只要她和四表哥出現在馬場,恭王妃便總會帶著唐青青出現,陰魂不散。

    “箏兒,你這兩日都沒進步啊?”第三日黃昏,央兒跟過來一塊騎馬,見傅寶箏還不敢快跑,納罕道,“你一向很聰明的啊,學東西可快了,怎麼栽在了馬術上?”

    “兩日前就能騎著馬慢慢跑圈了,又訓練了兩日,竟是一點進步都沒有,這悟性,還趕不上腦子一般的姑娘啊。”央兒嗓門賊大。

    蕭絕听了,低頭偷笑。

    傅寶箏在馬背上見了,一鞭子甩過去,偏生蕭絕身手靈活,在馬背上一個後仰,就躲了過去。見打不著罪魁禍首,傅寶箏賭氣,將馬鞭甩到草地上去,小嘴撅的老高。

    唐青青一日日的在她眼前晃,她還不能反擊回去,光是氣都氣飽了,她哪里還靜得下心來,學習什麼騎馬?

    偏生蕭絕臭,還不告訴她,他到底在籌謀什麼。

    哪怕知道一星半點,她興許就看開了,也不會整日氣鼓鼓的,學不進東西了。

    蕭絕跳下馬背,給媳婦兒撿起馬鞭,雙手討好的奉上。見她偏過頭去不肯接,他湊過去笑道︰“好了,明兒上午,就有好戲看了,你等著謎底揭曉就是。”

    傅寶箏斜瞪男人一眼。

    正在這時,有太監過來,笑呵呵地給蕭絕請安︰“晉王世子好,明兒個的狩獵,晉王世子務必要參加啊,咱們皇上可等著您的出色表現呢。”

    太監一面說,一面討好的看著蕭絕,生怕蕭絕一個使性子,不肯參賽,他回去交不了差。慶嘉帝可是早早兒給晉王世子備下了大禮,要讓他風光一把呢。

    蕭絕滿臉不耐地點了點頭。

    太監才歡歡喜喜去了。

    傅寶箏狐疑地看向四表哥,男人嘴里的好戲,必定是發生在明兒的狩獵林子里吧。

    蕭絕笑著朝傅寶箏眨眨眼。

    傅寶箏瞪他一眼,宛若再說,明日要是不精彩,休想她原諒他。一把奪過他手里的馬鞭,一拍馬屁股,跑圈去了。

    蕭絕連忙翻身上馬,笑著追去。

    央兒完全看不懂傅寶箏在鬧什麼,問李瀟灑,李瀟灑笑笑不語。

    那頭,唐青青有些郁悶地對恭王妃道︰“表姐,這兩日,完全找不到機會接近晉王世子呢,那個傅姑娘看得賊緊。”

    不是一般的緊啊,連晉王世子去淨房,傅寶箏都死守在淨房外,也不怕被人恥笑了去。

    恭王妃何嘗不知道?

    但是不怕,明兒狩獵大賽,听聞晉王世子也參賽,可傅寶箏明擺著騎術不行,射箭也不佳,絕對不會跟進去的。可唐青青不一樣,外表柔弱,騎射卻是過關的,能跟進林子去狩獵。

    還愁尋不到機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