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133章

    這夜, 窗外轟隆隆作響, 吵醒了睡眠輕淺的傅寶箏, 起身推開窗子一看, 外頭正瓢潑大雨呢, 一地積水。

    “哎呀, 雨這般大, 也不知明早還能不能停。”

    傅寶箏揉揉睡眼, 若一直下個不住,明日的狩獵就得臨時取消了。傅寶箏手無縛雞之力,弓都拉不開,能不能打獵她本身是不大在乎的,但四表哥一直在她耳邊說有好戲看, 出于好奇心, 她還是樂意明日雨停, 狩獵照舊的。

    可天公真的不作美, 次日醒來,雨還未停, 狩獵只能推遲。

    被雨困住,哪都不能去,傅寶箏本就喜靜,早飯過後坐在臨窗榻上,邊卷起書來看,邊聆听外頭的雨聲,倒也愜意。

    只是苦了央兒這種生性好動的姑娘, 拘束在屋子里,真真是無趣極了。與傅寶箏隔著小炕桌而坐,一會兒嘰嘰咕咕老天爺不長眼,一會兒趴在窗楞上憐惜院子里被打落一地的殘花,各種長吁短嘆。

    听得傅寶箏搖頭直笑。

    直到蕭絕帶了李瀟灑和秦霸天登門來玩耍,央兒才恢復活力,門都不走,直接跳出窗去,大笑著撲進了李瀟灑懷里。

    看得秦霸天一雙牛眼瞪得老大,直直用手捂眼道︰“哎呀,沒眼看了,沒眼看了。”

    秦霸天嘴上這般說,指縫卻開得老大,將偷窺進行到底。同時心底腹誹,不得了啊,瀟灑兄弟這是被央兒姑娘吃得死死的啊。

    你瞅瞅,你瞅瞅,央兒姑娘連腿都不用長了,去哪都有李瀟灑抱著,背著。哎喲喂,以後,鐵定妻管嚴啊,真真沒出息。

    再瞅瞅絕哥那對,也是不得了啊,也不知絕哥怎麼招惹了傅寶箏,小姑娘撅個嘴,絕哥就乖乖的服軟,還沖進雨簾里摘了朵小紅花回來哄小姑娘開心,搞得自己衣袍都淋濕了,狼狽不狼狽啊?

    秦霸天看得直搖頭。

    蕭絕瞥了眼秦霸天,傻子,這叫情趣,懂不懂?

    冒雨摘花,哄得箏兒趕緊撐了傘去接他。兩人立在雨簾里的小紅傘下,他親手給她發髻插上那朵帶了雨珠的小紅花,她羞澀低頭,多美的回憶啊。

    傅寶箏的小院里歡聲笑語不斷,恭王的臨時小院里,就靜謐得宛若沒人住的古墓。

    恭王妃昨夜被雷聲驚醒,便一直擔憂到今兒早上,可惜了,她就是坐在窗前守一夜,瓢潑大雨也不會因為她的祈求而驟停,依舊嘩啦啦下了一夜,天都亮了也絲毫沒有停歇的意思。

    “王爺,這老天爺也太不長眼了!”午膳過後,雨還在下,恭王妃歪靠在恭王肩頭,一邊替男人揉著胸口,一邊小聲抱怨道。

    可不是太不長眼了麼,沒有這場雨,這會子賜婚聖旨都下了,她甚至可以不等回京,在這行宮里挑個日子,就能將唐青青送進晉王世子房里去。側妃麼,不興大辦,也不用拜天地和父母,一頂小轎就嫁過去了。

    這事兒早早辦妥,早早安心。

    偏生該死的老天爺不配合,暴雨下下下,下到現在還不見停。

    恭王時不時眺望窗外,沒搭理王妃。

    恭王妃卻是越想越焦急,聲音都不穩了︰“王爺,那藥效是有期限的,一旦配好,三日之內不用上,效果就大打折扣。”

    晉王世子又功夫極佳,萬一藥效不行,迷不倒他,出了岔子,可就不妙了。

    恭王听了,從窗外收回視線,不耐煩道︰“普通的一場秋雨罷了,又不是夏季發洪水,還能幾個日夜不停?”

    “也是。”恭王妃這才有了笑容。

    這道理,她如何不懂?不過是裝不懂,故意逼得男人跟她說話罷了,誰讓男人總是冷冰冰愛答不理的,她一個人說話多悶吶。

    恭王只覺得聒噪,從窗外收回視線,蹙眉道︰“好了,本王還有事。”這便是要走的意思。

    恭王妃忙抱住男人胳膊,仰著小臉,抱怨道︰“下著大雨呢,連父皇都閉門不出,陪著愛妃們呢。你就不能陪陪我?”

    然後恭王妃笑了,果然撒嬌管了用,男人一把抱起她丟去床帳里,搖曳一刻鐘後,恭王妃躺在男人懷里進入了夢鄉。

    恭王推了推女人,見她睡沉了,忙小心翼翼將她推開,起身穿衣出了後房門,沿著後廊往西,停在一個房門前。

    隨後,男人輕輕推開這扇門,閃身而進。

    唐青青剛在院子里,打傘折了一捧金燦燦的桂花回來,要親手給恭王妃做桂花糕吃,沒法子,寄人籬下,就得做這些討好人的事。裙子被雨水打濕了,正在屏風後換呢。猛不丁听到房門響,唐青青還以為是丫鬟進來,沒當回事。

    恭王步入房里,抬眼就看到了屏風後小美人的剪影,長挑身材,縴腰楚楚。

    恭王驟然又想起方才在王妃屋里,看到窗外的小美人打著小紅傘,立在院中桂花樹下,踮起腳尖攀折桂花枝子的小模樣。期間,秋風太大,刮跑了她的小紅傘,她抱著桂花去追,偏生追不上,急得跑了起來。

    淋了雨,哪能不濕衣裙,想起她淌水的裙子勾勒出的身段,恭王再次亂了呼吸。

    若非被唐青青的樣子勾了魂,他方才怎會對王妃有興趣?不過王妃那女人到底無趣,解不了饞。

    恭王不知不覺走到了屏風前,抬手去摸投射在屏風上的美人剪影,這是臉蛋,這是肩膀,這是小腰,這是……

    正在這時,屏風後響起唐青青的尖叫聲,她剛退下淌水的長裙,要掛上屏風時,猛然看到一個高大身影立在屏風外,嚇得她尖叫出聲。

    不過,唐青青只來得及叫上一聲,第二聲便再也發不出了,小嘴被一只大手死死捂住。

    待看清楚眼前的男人是恭王時,唐青青臉色也沒好轉,越發蒼白起來。

    “怎麼,不喜歡本王?”恭王自打第一次見唐青青,便對她上了心。

    當時,正是夏天,唐青青嫩白的小手勾起轎簾,軟著腰肢鑽出馬車,每走一步都踏出嫵媚,勾得他瞬間就失了魂。可也正是這種非同一般的嫵媚,讓他看到了她身上的價值,送給旁的權貴去做寵妾,能給他拉來朝堂助力,亦或是想方設法送去政敵後院,能去當臥底。這才忍著,一直沒踫她。

    可自打這幾日,一次次看到她痴痴望著晉王世子,那向往的眼神,刺疼了他。

    論俊美,他也不比蕭絕差多少,論身份,他是恭王,不比蕭絕那個私生子要來得尊貴?

    可他從未見唐青青用那樣痴迷的眼神看過自己,一次都沒有。

    嫉妒和不甘,令恭王失去了丟丟理智,這才摸進了她房里。

    “不歡迎本王,嗯?”見小美人白了臉,不吭聲,恭王沉了臉。

    唐青青身上只一件濕濕的小衣,什麼都遮擋不住,她白了臉,身子止不住瑟瑟發抖。恭王對她的不懷好意,她剛進王府時,便心知肚明。可恭王妃不是什麼心胸大度的,在恭王妃手里討生活,注定會艱難。所以她一直都在小心翼翼避開恭王,有恭王在的地方,她盡量不出現,不去招惹他。

    可她怎麼都沒想到,眼看著,他們夫妻就要將她獻給晉王世子了,卻會在這個當口,恭王闖進了她房里。

    她不懂。

    臉白了又白,可事關自己一生的大事,唐青青最後還是鼓足勇氣,問出了口︰“恭王殿下,你,你們不是要將我送去晉王世子身邊,幫你們探听消息嗎?”

    言下之意,你不該再如此抱著我。

    恭王如何听不懂話里的意思?可他嫉妒,不甘心。

    若唐青青痴迷的是他,先對他有情,為了他,心甘情願委屈她自己去給晉王世子做妾,他或許還能放開。可如今算什麼?唐青青眼里心里沒他,只匆匆見過晉王世子幾面,便痴了心想飛去給晉王世子做妾。

    這讓恭王心底堵得慌。

    尤其,此時此刻,小美人都落到他懷里了,絲毫羞澀不見,還越發臉色刷白起來,這就太傷害他男人的自尊了。

    于是,恭王有些失了理智,沖口而出︰“不著急,欽天監的算過,這雨還得下個兩天,一時半會你不用去晉王世子身邊。趁著還有兩天時間,你先陪陪本王。”

    話音剛落,唐青青唇上的血色也剎那間退去,驚駭萬分。

    恭王,這是,這是……

    還未等她想明白,恭王已身體力行,讓她在一聲聲嗚嗚聲中,徹底明白了男人的意思。

    房門外的小丫鬟,听到動靜,怕得要死。這個小丫鬟是打小伺候唐青青長大的,她雖然不知道里頭到底發生了何事,但是她知道自家姑娘從小就很能忍,輕易不掉淚的。可里頭,自家姑娘一直哭個不住,眼看著過了半刻鐘,還沒有烏雲散去的意思,小丫鬟就急了。

    小丫鬟想闖進去,可剛挑簾進去,就看到恭王高大的身影將姑娘堵在牆壁上,小丫鬟瞬間怕了,又忙退出房門來。

    房里,唐青青漸漸兒沒聲音了,不是不哭了,是被恭王用帕子塞住了嘴。怕她一直哭,引來王妃,壞他好事。唐青青眼珠兒直落,可無論她眼神如何哀求,都換不來恭王的絲毫憐惜,一連四次,牆壁上,床榻上,桌子上,就連鋪了毛毯的地上,都留下他倆的汗水。

    直到唐青青佯裝昏厥,恭王都沒舍得離開,又憐愛了“昏厥”的她一回,才依依不舍離去。

    離開前,恭王丟給小丫鬟一瓶藥,說是幫她姑娘抹上,會好的快。

    小丫鬟戰戰兢兢接過藥,進來伺候唐青青穿衣時,嚇了一跳,姑娘曾經白皙的地方,全都紅紅的,像一顆顆大草莓。不懂的她,忙問姑娘到底怎麼了。

    唐青青埋頭在被子里,哭得單薄肩膀一顫一顫的,可憐萬分。

    身子的不適,不是她哭的最主要原因,而是她本可以清清白白嫁進晉王府,如今卻成了不干不淨的人。她自然知道,狩獵林子里,是要使用迷.藥的,晉王世子發覺不了什麼,可是,她是想對夫君忠誠的,想將自己最美好的一切,全都交給俊美如仙的晉王世子。

    可現在……

    “哇。”唐青青哭得昏天地暗。

    自這日晌午起,唐青青就對外稱病,不出房門了。

    恭王妃倒也沒起疑,唐青青身子弱,淋了雨著了涼,病歪歪,下不來床,是常有的事。她一直愁的都是老天不長眼,眼見藥效快過去了,暴雨還在下,竟直直下到第三日黃昏,才見了彩虹。

    “唉,明兒個是第四日,也不知這藥還能不能用?”恭王妃自言自語。

    才走進房門的恭王,一听就煩,落座後,吃了口茶,才不耐煩道︰“晉王世子可是第一紈褲,常年混跡勾欄院,什麼迷.藥能躲過他的眼?”

    言下之意,迷.藥是不能用的,一用就暴露。

    恭王妃一听,是這個理。然後,她就急了,扯著恭王衣袖道︰“哎呀,要是迷.藥不能用,那該如何搞定晉王世子呢?”

    恭王不耐煩地甩開女人的手,又不是什麼千嬌百媚的小女人,總做這麼小女人才做的事,簡直東施效顰,倒人胃口。甩開女人後,恭王才耐著性子對女人低語了幾句。

    然後,恭王妃就雙眼亮起來了︰“妙啊,妙,還是王爺聰明,我怎麼就沒想到呢。”

    恭維話,誰都愛听,恭王也不例外,于是男人嘴角浮起一抹笑,還特意交代王妃稍後去跟唐青青交代清楚,免得出紕漏。

    恭王妃連連點頭,答應著就去了。

    話說唐青青自那日晌午被恭王傷了,一連兩日沒下來床,就在恭王妃興沖沖踏進她房里時,唐青青還面朝里躺在被窩里呢。听到恭王妃歡喜著喊“青妹妹”,她才連忙抹去眼角的淚,緩緩起身,要請安。

    恭王妃忙免了她的禮,笑道︰“咱們姐妹倆這般見外做什麼。”

    這會子的恭王妃吶,再次細細打量唐青青一番,白皙精致的臉蛋,吹彈可破的肌膚,一身雪白繡蘭花的中衣,整個人怯怯的,頗有股我見猶憐之態。

    唐青青本就心底不安,見恭王妃直直打量自己,越發怯怯起來,生怕恭王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跡,被恭王妃看了去。不過很快,她記得那日照鏡子時,脖子上是沒有紅痕的,似乎恭王也怕事情暴露,特意沒在她脖子上吸允,那些青青紫紫都留在了衣裳遮掩看不見的地方。

    思及此,唐青青身子才稍稍放松了些,敢正面對著恭王妃,不懼她的打量。

    恭王妃攜了唐青青的手,拍打著,直直笑出聲︰“青妹妹這般好模樣,明日個鐵定迷得晉王世子神魂顛倒。”

    這些話,若是兩日前的唐青青听了,內心只有無盡羞澀。

    可眼下的唐青青听了,卻是小臉低垂,臉色白了一分,小手死死拽住身下的褥子,隱忍著才沒哭出來,很快,眼底又有了水意。

    她已不清白,哪里還配得上晉王世子?

    想著晉王世子神仙一般的氣質,唐青青心底說不出的酸澀,頗有股自己紅杏出牆,對不住他之意。

    恭王妃哪里想得到,恭王強佔了唐青青去。見她眼底有淚光閃動,還以為她是不甘願做妾呢,于是又將側妃能扶正的話開導了一遍,再三保證,日後一定會幫著她上位的。

    臨走時,才將恭王想出的新法子低低囑咐了一遍。

    唐青青听了,頓時一愣,換了個新法子了?

    隨後又覺得,也好,這個新法子總算能讓她不那麼難堪,稍稍護著點臉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