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134章

    瓢潑大雨, 一連斷斷續續下了三日, 直到天邊現了彩虹, 這場無人期待的暴雨才算徹底結束了。

    出于安全考慮, 雲銷雨霽的第二日,並沒有急著狩獵。待秋日暖暖的日頭,照了大地整整一日,各處的積水都不見了蹤影, 雨停的第三日, 慶嘉帝才重新下達了狩獵的命令。

    到了狩獵這日清晨,傅寶箏想賴床都睡不著了,因為央兒盼望這日很久了,早早兒就跑到傅寶箏床邊來叫喚, 嘰嘰喳喳的,哪里還能睡?

    傅寶箏也只得揉著迷糊的眼, 委委屈屈地起來。

    “不能怪我啦,實在是你每回梳妝打扮都太墨跡,不早點叫起你, 鐵定要遲到。”央兒一點不覺得自己過分,還挺有理, “今日是秋獵最最重要的重頭戲,我不能遲到的。”

    傅寶箏無語地瞅瞅窗外,天邊也才剛剛泛起魚肚白呢,用得著起這麼早?

    央兒縮縮脖子。

    傅寶箏真沒睡飽,倒頭再次睡下, 急得央兒又去扯她。

    傅寶箏困得直閉眼,小聲求道︰“兩刻鐘,再睡兩刻鐘,好不好……”

    央兒只得跑到院子里又打了兩刻鐘的拳回來,說是兩刻鐘,就兩刻鐘,一點都不帶偏差的。

    傅寶箏好後悔說少了。

    半眯著眼,迷迷糊糊坐到梳妝鏡前,折香詢問今日穿什麼顏色的裙子,櫻粉色,桃紅色,青蔥綠,還是螢光紫時,傅寶箏才忽的清醒過來,忙道︰“火紅色。”

    她想起昨夜四表哥的叮囑,今日務必要穿顯眼的裙子,免得他看不到她。

    說起衣裙的顏色,傅寶箏也是滿腹疑惑的,她又不進林子去狩獵,好好兒待在外頭坐著,穿那麼顯眼做什麼?

    問吧,四表哥臭死了,就是不說,還一臉討打的笑容,說什麼“任何事都提前知曉,人生多沒勁,遠不如處處是疑惑,時時有驚喜,來的有趣。”

    你說討打,不討打?

    狩獵開始的半個時辰前,蕭絕帶著李瀟灑和秦霸天,親自來接傅寶箏和央兒。

    這幾個人,皆是俊男美女,一亮相,就引來了好些姑娘、公子哥的注意。男的,幾乎都在偷瞄傅寶箏,這個大美人真真是一日比一日美,一身紅裙襯得脖子和小臉蛋白得發光,遠遠走來,似白雪在移動,晶瑩閃亮,看得人挪不開眼。

    蕭絕習武之人,五官敏銳,才牽了傅寶箏登上半山腰,就察覺到了那些男人的視線。他偏頭瞅了瞅自己女人,嗯,美貌得過分。

    然後,還不等傅寶箏反應過來,一條白色面紗已經勾上了她雙耳,只有一雙水盈盈的桃花眼露在外頭,其余的盡數遮掩在面紗下,面紗還挺長,下端直直垂落在腰部。

    “四表哥,你動作也太快了。”簡直快如閃電,她完全沒看清四表哥從哪掏出的面紗,就已經給她戴好了。

    蕭絕似乎听岔了她的意思,以為她不願意這般快戴面紗,想將臉露在外頭,展示展示她的美呢。美人麼,永遠將臉藏起來,甚少展露,就跟白長了一張美臉,無人欣賞似的,也確實無趣。

    這樣是說得過去的,于是,蕭絕笑著安慰道︰“現在人多,你先忍忍,等會兒人少了,你再取下來。”

    傅寶箏听了,眨眨眼,沒太明白他的意思。不過到底不是笨人,腦子一轉,便明白四表哥在說什麼了。

    頓時惱得直打他手臂,嬌嗔地瞪他一眼︰“你說什麼呢?我指的明明是你掏面紗的動作太快……哪里是你想的那層意思?”

    她最是乖巧不過的,若不是有四表哥在身邊護著,依著她的性子,走出院門就戴上帷帽了。不戴帷帽,是給四表哥面子,他倒好,還誤會她不想戴面紗,想給那群臭男人看?

    傅寶箏真是氣死了,光瞪男人一眼還不夠解氣,又甩開他牽住她的手,氣哼哼地加快步子往前走。

    蕭絕甚少看到她這樣撒嬌的小模樣,嬌氣可愛,看得他心里癢癢的,真恨不得將她扯到懷里,親上一口。

    可眼下人多,顯然辦不到,只能偷偷兒在心底幻想親一口了。

    幻想過後,才加大步子去追她,重新牽住她小手,貼著她瑩白的小耳朵,低頭道歉道︰“好好好,是四表哥錯了,好不好,誰叫你長得太美了,我舍不得你給別的男子瞧了去,一時心急,就想左了。你饒恕我這一回,好不好?”

    傅寶箏再次甩開他的手,繼續自己走自己的,任憑他怎麼呼喚,就是不搭理他。

    一直尾隨他們,落後幾步的央兒,看著他倆打打鬧鬧了好一陣,突然覺得好好玩,笑對李瀟灑道︰“瀟灑哥哥,他倆是鬧別扭了嗎?一個快走,一個追?”

    李瀟灑笑道︰“鬧別扭是不可能的,八成又是絕哥想了什麼新招,故意逗他的小姑娘玩呢。”

    然後央兒就羨慕極了,扯著李瀟灑胳膊道︰“我覺得好玩極了,要不,咱倆也玩玩?”

    李瀟灑︰……

    央兒妹妹,你怎麼看傅寶箏他們玩什麼,都新奇啊。

    然後,待傅寶箏第三次被蕭絕牽住手,終于被蕭絕哄好時,她一個側頭,驚見央兒猛地甩開李瀟灑的手,氣沖沖似的往前直沖。

    可怪異的地方是,央兒看似氣沖沖地大步走,臉上卻……絲毫氣惱的表情都沒有?

    傅寶箏眨眨眼,表示看不懂。

    一旁跟著的秦霸天也是看不懂。

    蕭絕卻是看懂了,瞥了李瀟灑一眼,無語道,你倆不要總是撿我玩剩下的東西玩,好嗎?

    所有參賽和觀賽的男男女女,都站在了狩獵林前的開闊平地上。眾人沒等多久,慶嘉帝和甦皇後便駕到了。

    眾人跪迎。

    起身後,傅寶箏打量起了皇舅舅,她記得,上一世這場秋獵後沒多久,皇舅舅便身體不行了,臥床不起。這一世,身體也不好,幾個月前,還被犯了貪墨大案的太子給氣得吐了血。

    眼下的皇舅舅,一張臉在秋日陽光下,有些白。不是瑩白如玉的那種健康白,而是沒有血色的那種病態白,蒼白虛弱。

    傅寶箏看看慶嘉帝,突然想起來什麼,便偏頭看了看身邊的四表哥。這一世的他倆,依舊是父子,只是,直到今時今日,四表哥也沒恢復皇子身份。萬一,慶嘉帝突然撒手人寰,那四表哥的身份……

    念頭一起,傅寶箏忍不住想,她要不要找個合適的時機與四表哥好好聊聊,提點他皇舅舅的身體恐怕支撐不了半年了,若有恢復身份的想法,就趕緊行動。

    正想著時,突然爆發一陣叫好聲,還有熱烈的鼓掌聲。

    傅寶箏回過神來一看,見是侍衛用籠子抬了一只個頭大的公鹿來,打開籠子,公鹿跑了出來,慶嘉帝拉弓射箭,一箭命中公鹿的脖子。

    箭法精絕。

    眾人喝彩呢。

    傅寶箏也連忙拍起小手,給皇舅舅此生的最後一次命中,喝彩。

    興許是知道皇舅舅命不久矣,傅寶箏拍得特別用力,手掌拍紅了不說,眼底也泛了水光,熱淚點點。

    好在她戴了面紗,眼珠從眼角滾落,直接被面紗吸收了,不至于弄花妝容,被人察覺。

    不過蕭絕時刻關注著她的一舉一動,她的淚光哪里瞞得過他,于是微微蹙眉。但眼下到處都是人,顯然不是交心的好時候,蕭絕只得忍著,默默牽了她小手。

    “好,咱們大塢王朝的各位勇士們,跨上你們的駿馬,拿上你們的弓箭,勇敢地沖進林子里去與野獸搏斗吧。今日,誰的獵物最多,誰就是咱們大塢王朝的巴圖魯,朕重重有賞!”

    慶嘉帝一聲令下,參賽的選手紛紛四散開來,各自組隊,準備好了,便騎上高頭駿馬向狩獵林里沖去。

    絕大部分都是公子哥與公子哥結伴,姑娘們與姑娘們結伴,三三兩兩抱團的。但也有不少公子哥,是與自己心愛的姑娘一塊,兩人一組的。這沒有什麼奇怪的,大塢王朝民風開放,只要家里認可了,定下親,亦或是有定親的意向了,走得近些就無人能置喙了。

    傅寶箏立在風中,見慶嘉帝咳嗽兩聲進了帳篷後,才將視線收回來,落在四表哥身上。剛要與四表哥道別,預祝他獵物多多,拔得頭籌時,恭王妃領了唐青青走了過來。

    “青妹妹,等會兒你進了林子,可千萬量力而行,獵些小兔子、山雞、麻雀之類的小動物就可以了,麋鹿、棕熊、豹子什麼的,遠遠見了就趕緊躲開,實在不行,就向旁人求助。”

    恭王妃說到求助時,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恰好視線落在晉王世子這邊,便順手指著晉王世子以及身邊的秦霸天、李瀟灑等人道︰“這些身穿騎馬裝的好男兒,都是神箭手,你真要在林子里遇上了麻煩,也別不好意思,主動開口求助,他們都會幫襯一把的。”

    一邊說,恭王妃還求證似的,向晉王世子、李瀟灑他們喊話︰“各位公子,是吧?”

    這話公開來說,本也沒什麼,進了林子,有人遇險,自然是八方來助。

    可唐青青想到那個計劃,登時心底有鬼,小臉低垂了下去。興許是心底真的愛慕晉王世子,如今面朝晉王世子而站,她控制不住的臉頰泛紅,耳根也微微有些紅。

    傅寶箏防備唐青青,防備得厲害,就算視線不直直落在她身上,余光也是得鎖定她的,免得她突然腳崴了,亦或是一個步子趔趄,就撲進了四表哥懷里,逼得四表哥不得不對她負責。

    所以,唐青青低垂的臉蛋剛剛泛了紅,就被傅寶箏收進了眼底。

    “不要臉!”傅寶箏心底一陣腹誹。

    太不要臉了,她這個未婚妻還站在這里呢,唐青青就當著她的面臉紅,明晃晃勾引她情郎?

    什麼人吶,這是!

    太沒臉沒皮了!

    不過傅寶箏剛腹誹沒多久,就見唐青青才剛泛紅的臉,唰的一下,又白了下去,緋紅的血色退得干干淨淨。

    原來蕭絕不僅沒瞥立在跟前的唐青青一眼,對恭王妃的問話,也置之不理。一時,場面陷入尷尬。

    自然,尷尬的唯有恭王妃和唐青青二人。

    傅寶箏心底對四表哥的反應,是很滿意,也很喜歡的。對那些鶯鶯燕燕,男人就該拿出冷處理,不搭理的樣子來,才是好情郎嘛。

    哪曾想,傅寶箏心底才剛剛歡喜一下下,小蠻腰就又被四表哥偷偷捏了一把,然後就听見四表哥的聲音響起︰“恭王妃所言甚是,唐姑娘若在林子里遇險,盡管招呼一聲,我等若在附近,定當相助。”

    臭男人的聲音,是帶笑的。

    若非小蠻腰先被四表哥捏了一把,暗示過,光是听這聲音,听這措辭,傅寶箏真的會耍脾氣,會醋死的。

    唐青青听了,才剛白了的臉,瞬時又恢復了紅潤。她心頭泛喜,晉王世子先頭的不言不語,大概是顧忌傅寶箏,可到底抵不住對她唐青青有意思,所以最後還是發了聲,應下了。

    是吧?

    這般一想,唐青青頓覺灰暗的人生,都點亮了。

    最初的那日,被恭王一次又一次虐奪時,天都塌了,她想死的心都有了。這兩夜,又被恭王摸黑鑽進被子里,斷斷續續索要了三次。若非將恭王幻想成晉王世子的模樣,她真的忍受不住,要咬舌自盡了。

    晉王世子是她所有的希冀,若能救她出牢籠,她一定好好侍奉他一輩子。至于恭王夫婦要她當探子的事,她只會給他們夫婦虛假消息,絕不背叛心愛的男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