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136章

    傅寶箏被嚇昏過去, 臉上清清涼涼有水掠過, 悠悠醒轉時,眼前還浮現那只帶血的母鹿,身子又是一個微顫。

    蕭絕忙丟開擦臉的濕帕子, 把她摟得更緊些,聲音說不出的溫柔︰“箏兒, 可還是不舒服?”大手一下下輕撫她單薄的肩膀。

    傅寶箏視線清晰些了,見四表哥滿臉的擔憂, 眼底還有愧疚之意, 似在責備自己沒護好她。傅寶箏舍不得他自責, 忙小聲道︰“四表哥,不關你的事,是我自己不好,我……我也沒想到自己還暈血的。”

    小姑娘越說,聲音越低,眼簾也耷拉下去, 不敢看男人了。

    因為她覺得丟人。

    頭頂卻傳來男人更溫柔的聲音︰“暈血,是很常見的事, 別說你一個小姑娘了,就是秦霸天那個大漢子, 曾經還暈過血呢,比你還夸張,一頭從馬上栽下去,還破了相。”

    如此一比, 你一個小姑娘暈血,委實算不得丟人。

    這般一說,傅寶箏瞬間覺得沒那般丟人了,美眸都睜大了些,重新抬起眼皮看向自己情郎。兩人目光相接,說不出的郎情妾意。

    立在遠處的秦霸天︰……

    絕哥,我□□大爺,我秦霸天何時暈過血了?

    為了安慰你女人,就胡謅我秦霸天暈血?

    你咋那麼好意思呢,啊,絕哥?

    央兒見箏兒醒了,歡喜極了,丟下手里清洗的帕子就要上前去,卻被李瀟灑眼神阻止了——人家小情侶恩恩愛愛的,勿擾。央兒今日還算帶了腦子,居然看懂了暗示,遂老老實實繼續蹲在河邊清洗箏兒先頭用過的擦臉帕子。

    哪曾想,猛然听到蕭絕那番話,央兒不知內情,像得了什麼驚天大秘密,扭頭沖秦霸天道︰“天吶,你一個大男人還暈血?”杏眼瞪得銅鈴大。

    央兒那夸張的表情,仿佛在說,虧你長得五大三粗,大塊頭一個,原來這般不頂用!

    秦霸天︰……

    當即瞪大了一雙虎眸,用手指指著自己半晌,想解釋什麼,又有顧忌。最後……委屈巴巴地回頭望絕哥一眼,絕哥啊,不帶這麼欺負人的。

    李瀟灑見了兄弟的委屈樣,偏過頭去,無聲偷笑。

    該,誰叫你背地里老詆毀他和絕哥,說什麼被個小女人迷得不知東南西北,這回被絕哥變著法子收拾了吧。

    那頭的傅寶箏,猛不丁听到身後的囔囔聲,忙循聲望過去,驚見李瀟灑、秦霸天立在不遠的河邊,央兒蹲在河中央的一塊石頭上洗著帕子,再遠些的草地上還站著好幾個牽馬的侍衛隨從,而她自己……正半躺在四表哥懷里,兩人曖昧十足地坐在青草地上。

    換句話說,她和四表哥的曖昧姿勢,被人圍觀似的,全瞧了去了。

    傅寶箏心下一羞,忙掙脫四表哥懷抱,要起身。偏偏剛醒,雙腿還有些發軟,一個沒起好,重新跌入四表哥懷里。

    蕭絕接住她,笑道︰“羞什麼,簡簡單單一個抱抱而已。”男人渾然不知害臊為何物。

    傅寶箏︰……

    與常年混跡勾欄院的四表哥,就是比不得。在親密這上頭,四表哥要比她放得開太多了。她是連在馬背上抱著都有些羞澀不大自在的人,更別提旁人全站著,就他倆坐著摟著了。

    他們歇息的地方在峽谷,平平的草地上,蜿蜒著一條河,河里有魚。

    “哎呀,這里的魚,又肥又大!”央兒蹲在河里的石頭上,歡喜大叫。但她不敢去打擾膩歪的晉王世子和箏兒,只朝李瀟灑連連招手。

    李瀟灑很寵自己的小未婚妻,忙湊上前,一起彎腰看。

    最後,就變成下河抓魚,烤魚吃了。

    傅寶箏很少在郊外吃燒烤,新鮮勁十足,與四表哥從河邊青草地上溜達一圈回來,便圍著篝火不挪窩了。

    蕭絕親手給傅寶箏烤了一串,兩刻鐘後,魚香四溢。吹涼了,遞到傅寶箏唇邊,她輕輕咬了一口,外層酥黃香脆,里頭又鮮又嫩,口感好極了。

    “四表哥,沒想到你烤魚也這般拿手。”傅寶箏雙眸發亮,崇拜地看著四表哥,這個男人幾乎無所不會啊。

    蕭絕笑得寵溺,卻不答。似乎為了確認,就著小女人剛剛咬過的地方,一口咬下去,嗯,確實鮮美,火候剛剛好。

    比前幾日精進不少。

    一旁的秦霸天心里腹誹,難怪前幾日,絕哥拼了命地在後院練習烤魚,原來是為了今日討好傅姑娘呢。

    這般一走神,秦霸天就沒注意到手中的烤魚有多燙,一口咬下去……

    “嗷……”殺豬般慘叫起來,然後狂吐舌頭。

    那個燙啊。

    央兒笑得“哈哈哈”的,還對李瀟灑道,最近的秦霸天越來越像個活寶了,賊搞笑。

    秦霸天︰……

    該死的,又被央兒那個小姑娘鄙視了。偏偏他又沒法反駁,丟臉啊。

    幾人的烤魚香,吸引了好幾個貴公子從林間策馬而來,但他們馬背上已掛了好些獵物,還有一人,馬後拖著一頭殘了腿的野豬。

    旁的小兔子,山雀之類的獵物倒還罷了,野豬這種凶猛動物,可是加分大項。

    傅寶箏一見,心底有些不安,她的四表哥被她所累,還什麼獵物都沒有呢。

    “四表哥,要不,你別管我了,你進林子去打獵吧。”皇舅舅還等著他大放異彩呢,如今卻耗在這靜謐的岸邊,虛度光陰,可如何是好。

    蕭絕卻一臉無所謂地笑︰“不急。”

    傅寶箏半轉身子,揪住他衣袖,低低哀求︰“四表哥。”

    她也是今日才知自己暈血的,可是打獵怎麼可能見不到血?一箭射出去,就鮮血四濺了。擺明了,她就是個累贅,有她在,四表哥別說奪魁了,怕是會墊底,會成為眾人的笑柄。

    她真不想連累他,低低請求︰“四表哥,你去打獵吧。我留在這河邊等你歸來,或是你派幾個侍衛送我出狩獵林也行。”聲音里飽含愧意。

    蕭絕見她真急了,才笑著在她耳邊道︰“恭王夫婦預備送我一份大禮,有那份大禮在,任憑別人獵下十頭野豬,都壓不下我的。你安心看戲就是。”

    傅寶箏︰……

    眨眨眼,好吧,原來四表哥什麼都算計好了。

    可傅寶箏才稍稍放下心來,下一刻又感覺不對了。就算恭王夫婦要唱戲,地點也不可能在這靜謐的河邊吧?

    可她壓根就不敢離開這,進獵殺遍地的林子呀?

    還怎麼看戲?

    傅寶箏心底疑惑極了,不停瞅向四表哥,可男人只是笑,卻不給她解惑,真真是討厭壞了。

    正在這時,一個侍衛從林子里疾馳而來,跳下馬背,雙手捧著個小木匣子,低頭奉上︰“世子爺,您要的東西,奴才取來了。”

    蕭絕點頭接過,倏的一下,打開小木匣子,遞到傅寶箏眼皮子底下,笑問道︰“箏兒,喜不喜歡?”

    傅寶箏一看,金色的絨布上,擱著一條五指寬的紅紗帶,兩端還繡著金色牡丹,栩栩如生。

    這般美的東西,她自然喜歡。

    只是此時送她這個,有何用?

    “你拿出來便知。”蕭絕笑。

    傅寶箏伸出縴縴玉指,疑惑的拿起紅紗帶來,小巧輕薄。擱在手上,宛若無物。

    蕭絕將小木匣子丟給侍衛,笑著接過她手里的紅紗帶,往她雙眼蒙去。她眼前頓時一片紅,天地萬物在她眼里都成了紅色,連地上的青草都變了色。

    傅寶箏懵懵的,不知四表哥要做什麼,男人又走近她一步,幾乎貼著她,大手拿著紅紗繞到她腦後,打著蝴蝶結。大抵是四表哥以前沒打過,動作很是笨拙,半日沒打好。

    她個子還算高挑,但站在高大的四表哥面前,卻顯得很嬌小,矮男人一頭,小臉正對著男人胸膛,他衣袍上淡淡的檀香味撲面而來,全蕩進她鼻端。也不知她想到了什麼,小臉倏地紅了。

    “四表哥。”她輕輕推他。

    “好了。”蕭絕終于在她腦後打好了一個他自己還比較滿意的蝴蝶結,後退一步,雙手抱住她肩膀,低頭欣賞道,“它很配你,真美。”

    但傅寶箏還是沒懂,為何要戴它。

    蕭絕寵溺摸了摸她腦頂,笑著解釋道︰“你不是暈血嗎,有了它,你的世界一片紅,有血無血,都不會再影響你了。這樣,你就可以跟我一塊進林子打獵了。”

    傅寶箏听了,望向四表哥的雙眼亮起星星,四表哥真聰明!

    到了此時此刻,傅寶箏很確定,所謂坐在這里烤魚吃,最主要的目的怕是在等這條紅紗帶吧。

    那邊,吃著魚旁觀的央兒等人,听了蕭絕的解釋,也紛紛向他投來贊賞的目光。

    有了紅紗帶遮眼,傅寶箏果然好了很多,遇上獵殺場面,四表哥會提前提醒她閉眼,也就沒再昏厥,不過她心底依然是有些害怕的。好在與四表哥共乘一騎,男人結實有力的雙臂一直圈著她,還不時在她耳邊打氣。熬過最初那陣後,漸漸兒也就沒那般害怕了。到了後來,還敢睜開眼,看四表哥射中一只又一只獵物,開始與四表哥一塊享受打獵的快樂來。

    半個時辰後,四表哥收獲頗豐,野豬啊,公鹿啊,兔子啊,山雞啊,應有盡有。央兒、李瀟灑等人,雖然比不上四表哥,但也收獲不少。

    傅寶箏和四表哥正坐在馬背上笑著說話時,忽然林子東頭一陣騷動,有好些御林軍急沖沖趕過去,一看就是出大事了。

    “四表哥。”傅寶箏倏地害怕起來,不由自主往四表哥懷里縮了縮。

    “別怕,有四表哥在。”蕭絕摟緊小女人,帶著眾人繼續前行。

    沒多久,轉過一叢矮木林,忽听東頭來了幾個貴公子在說話︰“哎喲,沒想到太子殿下箭術那般差勁,連發三箭都沒射中,還惹毛了那頭野豬。”

    “那血盆大口咬下去,太子那雙手恐怕是徹底廢了。”

    傅寶箏猛然一听,愣住了。

    太子雙手被野豬咬傷了?廢了?

    心頭驀地騰起一個古怪的念頭,前幾日太子才堵住她,又是表白,又是扼住手腕不讓走的,今日就雙手廢了……傅寶箏坐在馬背上,不動聲色地朝身後的四表哥看去。

    “你看我作何?”蕭絕將她小蠻腰摟得更緊了些,低頭,對自己的小女人笑。

    傅寶箏忙搖搖頭,無論是不是四表哥所為,她都不會怪四表哥心狠手辣的。她不是什麼聖母,對上一世的仇人,生不出憐憫之情。況且,真是四表哥所為,也不一定就是單純給她報仇出氣,興許還有政治上的考量。

    總之,四表哥做什麼,她都不會質疑,全心全意支持他。

    只是,她有些擔憂,若真是四表哥算計的太子,會不會被人查出來?會不會有隱患?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