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137章

    【蕭絕提醒︰上一章後半部分劇情稍有改動, 請重新看】

    傅寶箏心頭的隱憂沒持續多久,就被前頭林子里隱隱傳來的慘叫聲打斷了, 一聲緊似一聲, 似斷骨的野獸,哀嚎不絕,聞者心顫。

    不多時,林子東頭四五個皇家侍衛抬著一副擔架匆匆而來。

    擔架上渾身是血、哀嚎不已的男子,赫然是太子蕭嘉。痛得牙關緊咬,面目猙獰,哪里還看得出曾經一絲一毫的俊美, 丑如野獸。

    近了, 四表哥抬手覆上傅寶箏雙眼, 遮擋得嚴嚴實實,不讓她看。

    那邊騎在馬背上的央兒卻是看得心驚——太子左手還稍微好點, 四根手指頭尚存, 只缺了大拇指。而那右手, 已咬斷一半,只殘留半截血淋淋的大拇指,其余四根全被咬沒了, 空蕩蕩的,手掌還被撕咬去半截,血肉模糊。

    不僅雙手廢了,雙腿也血肉外翻,白生生的腿骨都露在了外頭。

    央兒看了, 登時胃里翻騰,連馬背都來不及下,“嘔”的一下,吐了大黑馬一頭一脖子。

    李瀟灑忙跳下馬背,跑到央兒馬前,一把抱下嘔吐不止的她,疾步朝無人的地段奔去,尋了個野花遍地的青草地才放下她來。

    央兒跪坐在青草地上,李瀟灑摘了各色野花,湊去她鼻端。猛吸一口鮮花的清香,又對著滿地的野花,白的,黃的,紫的,搖曳在青青草地上,說不出的美好,央兒才總算強行驅除掉眼前太子血肉模糊的畫面,暫時忘記了那片血腥,止了嘔吐,面色好轉起來。

    央兒素來膽大,天不怕地不怕的,都被嚇成了這副鬼樣子,可見太子如今的模樣有多慘不忍睹。

    正在這時,太醫終于跌跌撞撞趕來了,拿出繃帶匆匆替太子止血。有了麻沸散,太子的慘叫聲漸漸弱了下去。

    沒那般痛了,太子終于有閑心打量一番周圍,驚覺自己如小丑般成了眾人圍觀的對象,更驚駭的是,蕭絕長臂攬著傅寶箏站在不遠處瞧著他,傅寶箏小臉深深埋進蕭絕懷里,那個親昵啊。

    驀地,太子的心就更痛了。

    自打他放棄傅寶箏,與傅寶嫣在一起後,各種厄運就纏著他似的,一樁接一樁,陰魂不散。而蕭絕呢?擁有傅寶箏後,各種好運接踵而來,如今美人有了,名聲也好轉了,還曝出是父皇最愛女人的孩子,名望地位蹭蹭蹭上漲。

    太子嫉妒得雙眼都赤紅起來。

    箏兒,箏兒,你就是個幸運星,旺夫命,是孤曾經瞎了眼,弄丟了你這麼好的寶貝。孤知道錯了,孤後悔了,你回到孤身邊來,好不好?

    太子目光里滿是哀求,痴痴望著傅寶箏。

    可很快,太子雙眸里盛滿了驚恐。

    因為蕭絕大步走來,附在他耳邊,低低笑道︰“太子殿下,再不收起你騷擾的目光,下回廢的就不是雙手,而是雙眼了。”

    太子先是怔愣,然後才明白過來為何那頭老虎旁人都不攻擊,光盯著他又是撞,又是咬的,竟是蕭絕搞的鬼!

    太子雙眼冒火,憤怒地瞪向蕭絕。

    蕭絕已從他耳邊抬起頭來,帶笑的眸子回視太子,居高臨下,明明一語未發,目光卻飽含千鈞之勢,無聲警告太子——我蕭絕,說到做到,你要不要再試試?

    太子立馬慫了,眼底無限驚恐,他不敢想象再瞎了雙眼的樣子。

    “恭送太子殿下。”蕭絕退至一旁,輕啟紅唇,輕輕飄出一句。

    侍衛連忙抬起包扎好的太子,往林外走去。

    擔架經過傅寶箏身邊時,太子眼睜睜看著箏兒白著小臉再度撲進蕭絕懷里,兩只白生生的小手緊緊攬住蕭絕的腰,到了男人懷里,她不安的身子才重新獲得了安全感。從頭至尾,她連眼風都沒給太子一個。

    今時今日,箏兒眼底真的一絲一毫都沒有他了,太子瞬間如判了死刑,雙眸徹底黯淡,如槁木死灰。

    狩獵林子外的休息區,恭王妃命人搬了美人榻,躺在大樹下,不時有丫鬟捧來茶果點心,喂至嘴邊,好不愜意。

    她嘴角帶笑,等著傳來“晉王世子英雄救美”的好消息呢。

    忽然,林子里亂糟糟鬧哄哄的,恭王妃雙眼一亮,想來是有了好消息,忙命丫鬟去打听。

    “王妃,是太,太子殿下……被老虎咬掉了手指。”回來的丫鬟嚇得面色慘白,說話都不大利索了,實在是太子渾身是血的模樣太過人。

    恭王妃听了,愣了半晌。

    隨後,才驚得從美人榻上坐起身子來︰“你,你說什麼?”說話都結巴了。

    丫鬟將太子雙手被廢,渾身是血的慘狀,仔細描述了一遍,又道︰“老虎傷了太子就跑了,皇帝大發雷霆,已命令大內統領前去獵殺老虎。”

    恭王妃嚇得身子發抖,要……要亡。

    王爺明明說了,那頭老虎瘸了條腿,是私人飼養長大的,有飼養的獵戶引導,將晉王世子驅趕到陷阱里,與提前掉落里頭破損了衣裳的青妹妹待在一處,孤男寡女,待個半個時辰,名聲受損,晉王世子不想娶,也得娶了。僅僅如此而已,出不了大事的。

    事後,再由恭王一舉將老虎拿下,立下解救大功。

    可眼下這是什麼?

    好端端的,怎的太子牽扯進去了,還被咬成了殘廢?

    謀害儲君,是大罪啊!

    到底出了什麼差錯?怎會變成如今局面?

    恭王妃一顆心七上八下,險些跳出喉嚨來,雙腿止不住打顫。

    林中,陷阱里。

    唐青青孤零零一人坐在下頭,陷阱太深,大概是害怕武藝高強的晉王世子逃脫,足足挖了有兩個大男人身高加起來那般深,洞口又半遮著青草,導致原本就昏暗的陷阱,越發幽暗起來,唐青青一人待在下頭,怪害怕的。

    “晉王世子,你怎麼還不來呢?”唐青青不安地站起身來,仰望洞口。

    她下來已快兩刻鐘了,上頭遲遲不見動靜。

    正焦急不安,在洞里轉圈走時,上頭終于傳來了腳步聲,還隱隱有老虎的咆哮聲。

    老虎嘶吼,很恐怖,嚇得唐青青小臉白了。但她很快鎮定下來,恭王妃早就告知她,這回是利用老虎做的局。老虎都來了,晉王世子應該也快來了。

    “晉王世子,老虎在那頭,小心!”有侍衛在上頭大聲喊。

    唐青青听了“晉王世子”幾個字,心下無限歡喜,忙低頭瞅瞅自己的衣裳,為了逼真演出“一腳踏空,不慎掉落”的樣子,領口的盤扣已經扯掉了兩顆,松松垮垮,脖子下頭的白皙肌膚露了出來。

    听著上頭的馬蹄聲,腳步聲,還有頻頻的射箭聲,嘶吼聲,唐青青知道晉王世子很快就要中計,掉落下來。也不知她想到了什麼,兩只小手扯掉了發簪,一頭青絲如瀑垂落後背,大概是她這幾日有了心得,知道女子頭發凌亂,對男子來說也是一種無聲的媚惑。

    她希望與晉王世子的第一次獨處,美一些,給他留下畢生難忘的印象。

    做完這些,唐青青小心翼翼挑選了一處平坦的地兒,背靠洞壁,躺倒睡下。

    陷阱外,蕭絕騎著快馬,帶領李瀟灑、秦霸天等好手,一手拿弓箭,一手鞭打馬屁股,齊齊沖上去。

    奉命前來獵捕老虎的大內統領,忽聞晉王世子帶了人馬前來相助,先是一愣,隨後明了晉王世子是想借著這個機會立功,一來,全了對太子的兄弟情誼,老虎傷了太子,他就替太子報仇雪恨,親自獵殺老虎。二來彰顯晉王世子實力非凡,進一步擺脫掉曾經的紈褲名聲。

    思及此,大內統領忙策馬前去迎接晉王世子,然後乖乖交出了指揮權,心甘情願成了晉王世子的副手。

    蕭絕掃眼大內統領,笑笑,並不急著圍捕老虎,而是笑問道︰“林統領,听聞這只老虎很是狡詐,一路從林子東南追捕到了東北,硬是一根毛都沒傷到?”

    大內統領听了,立馬明了,晉王世子這是要將此次捕殺行動的難度夸大化,當即配合道︰“正如晉王世子所言,這只猛虎很是了得,難怪太子殿下一行人遭了重創。”

    蕭絕見大內統領是個頭腦清醒的,當下滿意地笑了。

    隨後的對話,無非圍繞老虎勇猛,殺傷力強大展開,十句話下來,徹底夸大了此次任務的艱難程度。一旦蕭絕的人拿下了這頭老虎,那可是功勞巨大。

    當然,對話還起了拖延時間的作用,待李瀟灑使了個眼色——暗示已擒拿住了恭王,蕭絕立馬收了話題,一馬當先,率領兄弟和侍衛們迅速包圍住那頭老虎所在的一小片林子,一步步將包圍圈縮小。

    除了蕭絕、李瀟灑和秦霸天三人,誰也沒想到,那個飼養老虎的獵戶,已經悄悄地靠近了老虎,指尖一彈,藥粉飛過去,老虎立馬又對恭王身上的氣味興奮起來,雙眼晶亮,鼻子嗅著就朝恭王的藏身之地去了。

    此時的恭王,早被打昏了躺在樹叢里,不過就在老虎靠近他時,樹上的暗衛飛了一根銀針,痛醒了恭王。

    悠悠醒轉的恭王,一睜眼,看到了朝他走來的老虎,嚇得面無人色,慘叫著往後退。

    然後,“啊”的一聲,掉入了身後的大陷阱里。

    暗衛火速跳下來,再次用藤蔓樹枝遮掩住了洞口,引開了老虎。

    躺著的唐青青,听得男人墜落下來,一聲悶哼後,似乎昏厥了過去。此時洞口比一開始還遮擋得嚴實,竟是一絲陽光都見不到了,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

    唐青青只打定男人是晉王世子,見他昏厥了,心里焦急不已,忙黑暗里摸過去,盲人摸象似的摸到了男人的腿,一路往上,心疼地抱起“晉王世子”來,一聲聲呼喚,企圖喚醒男人。

    一刻鐘後,恭王還真被喚醒了,迷迷糊糊的他,壓根不知自己身在何處。女人的聲音又嬌又羞,又被柔若無骨的她摟在懷里,一股女兒香撲鼻而來,恭王意亂情迷,一抬手又摸著她散亂的青絲,還隱隱察覺到她衣裳不整,頓時亂了呼吸。隨後,一切都交給了身體的本能。

    唐青青一心以為男人是晉王世子,哪有不願意的,配合得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