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138章

    太子狩獵林里被一頭突然躥出的老虎咬掉了雙手, 成了殘廢,如此重磅消息,很快傳遍了行宮上下, 朝臣們頓時心頭大駭,怕是要風起雲涌了。

    蕭嘉這個太子, 雖說被貶去國子監念書起, 就被剝奪了議政權, 儲君之位形同虛設, 被廢是遲早的事,人人心知肚明。

    可, 只要還未被廢, 蕭嘉就是太子, 就是儲君啊。謀害儲君, 就是誅九族的大罪!

    太子這次受傷,勢必要掀起一番血雨腥風。

    話說,不過是打獵,箭術不佳,受了傷而已,為何一眾朝臣全將這次受傷, 定性為謀害?而不是普通的受傷呢?

    這就得從獵物的投放說起了。

    原來,為了保證貴人們的安全, 皇家狩獵林里的獵物全是經過嚴格塞選的。正常情況下,以狐狸、兔子、貓頭鷹、野雞這種沒什麼傷害性的小動物居多,也會投放少許野豬、麋鹿等大型動物, 但是諸如老虎、獅子這類凶猛無比的,卻是不敢投放的。

    老虎,沒有投放,卻跑出來一只,還偏生弄殘了太子,這不是蓄意謀害,還能是什麼?

    “皇上,微臣已查實,這頭傷人的老虎與……恭王殿下,有絲絲縷縷的關系。”

    刑部尚書指著晉王世子抓捕歸來的鐵籠里的大老虎,朝慶嘉帝一字一句清晰地吐露出了“恭王殿下”四個字。

    此言一出,誰都知曉,恭王攤上大事了,一時各個斂聲屏息。恭王一黨的人,從太子出事起,就在各處尋找恭王,可一直沒尋到恭王的身影,此時面對指責,他們真真是一頭霧水,想辯解都不知從何說起。

    原本此局只是要將唐青青送給晉王世子做妾罷了,小事一樁,內宅的齷鹺事嘛,沒必要知會那些大臣。哪曾想,中途出了岔子,成了謀害儲君的大事。真真是人算不如天算了。

    恰逢知道內情的恭王妃趕來了,噗通一下雙腿跪地,大喊冤枉︰“父皇,冤枉啊,恭王殿下絕對沒有謀害儲君啊,冤枉啊!”就太子那麼個廢物,還值得恭王處心積慮來謀害嗎?遲早要廢的,根本不值得謀害啊。

    恭王妃激動得眼圈兒都紅了。

    可這種大事,福王殿下作為另一個儲君候選人,是巴不得多多益善呢,巴不得恭王倒大霉,哪能讓恭王妃幾句“冤枉”就糊弄過去?

    恭王敢犯下這種大案,恭王妃作為枕邊人,不可能一點消息都不知。恭王妃素來也不是個聰明的,興許從她嘴里套出有用的線索來,好進一步定罪。

    于是,福王一黨的幾大名嘴齊齊上陣,猶如炮轟,炸得恭王妃人都暈頭轉向了。她哭得雙眼腫成核桃,死死捂著嘴,不知要不要說出真相來。真相只是一些見不得光的內宅齷鹺而已,頂多被人詬病,被人恥笑,算不上什麼罪。

    恭王妃正猶豫不定時,林子里匆匆跑來一個侍衛,高聲大喊︰“皇上,找到了恭王殿下的腳印,初步判斷也被老虎襲擊了,請求支援。”

    這話一出,眾人紛紛愣住。

    啥,恭王自己也被老虎襲擊了?

    一頭老虎已經抓捕進了籠子,還有另外一頭?

    有蹊蹺啊。

    恭王妃听了,以為有轉機,忙跪行至慶嘉帝跟前,哭求道︰“父皇,您看,老虎事件,真的與恭王殿下無關的,他自己也被襲擊了啊。父皇,恭王殿下已經失蹤很久了,求父皇快派人前去救他吧。”

    恭王妃說完,痛哭不已。

    慶嘉帝到底是父親,听聞兒子被另一頭老虎正在襲擊中,一時急得又用帕子捂住嘴猛咳一陣,咳嗽完,大手握緊了梅紅點點的帕子,忙點兵派將前去支援。慶嘉帝忽然想起來,之前那頭老虎威猛無比,大內統領都拿它沒辦法,還是蕭絕那孩子武藝奇高才抓捕回來的,急急忙忙大喊︰

    “蕭絕在哪?快快前去搭救恭王!”

    彼時,蕭絕正一身白衣立在囚了老虎的鐵籠旁,听了命令,也不推辭,瀟瀟灑灑擺了擺廣袖,行到御前,拱手領了命。

    但臨行前,蕭絕提了個要求︰“皇上,佷子有個請求,為了避嫌,懇請福王殿下和諸位皇叔的得力部下,一同前往。”

    這話一出,什麼意思,在場的眾人眼珠子轉一下,便明白了。

    恭王被老虎襲擊,是生是死,都不好說。萬一生還,自然是蕭絕的功勞,萬一死了呢?蕭絕可是慶嘉帝的私生子,本身就是皇子,具有爭奪儲君的資格。若恭王死在蕭絕手里,這話就難听了,還會背上難以洗脫的罪名。

    換句話說,蕭絕的請求,無異于尋找一批見證人,恭王是生是死,都不是他蕭絕的錯。至少,福王和諸位皇叔是這般以為的。

    慶嘉帝微微一愣,便同意了。

    蕭絕帶走的部下,自然還是李瀟灑、秦霸天等之前立下大功的猛士。

    可以說,原班人馬重返狩獵林,去作戲一回。

    蕭絕騎在馬背上,笑了,與之前不同的是,這回還是領了聖旨,光明正大帶了一大批旁觀湊熱鬧的人,前去作戲的。

    恭王,你表演要賣力些啊!可別辜負了本世子給你的演戲機會。

    不多時,蕭絕領了眾人靠近了那個陷阱。

    “噓。”蕭絕一根細白的食指豎在唇中央,做了個標準的禁言動作,“老虎可能在附近,免得打草驚蛇,斂聲屏氣。”

    一下子,整個林子都安靜下來,風吹落葉聲都顯得格外響亮。

    “誒,你們有听到什麼聲音嗎?嗯嗯啊啊的。”一個還未成親的將軍,小聲朝福王他們道。

    福王是成過親,有正妃有側妃,還有一堆美人的,女人發出的聲音哪能不熟悉?只是心下疑惑,整片林子都戒嚴了,哪來的男女還敢偷偷摸摸到這邊來辦事?也不怕遇上了老虎,被吃嘍。

    疑惑歸疑惑,耳朵卻是听得真真的,保證是樂到極致時,情不自禁的聲音。

    錯不了。

    福王等一眾將軍疑惑時,那個女子忽的開口喚起了︰“晉王世子,晉王……世子……”又羞又臊,听得人耳朵都醉了。

    可才剛喊了兩聲,就驀地沒了聲音。

    因為,一個男子突然暴跳如雷起來︰“什麼晉王世子?你滿心滿眼就只有一個晉王世子嗎?現在讓你樂的是本王,是恭王,是你男人!”

    “什……什麼?”女子慌神了,光听聲音都知道有多震驚和嫌棄。

    洞底,唐青青背靠壁上,一頭青絲在空中凌亂飛舞,後腦勺一次次隨著節奏敲在洞壁上。她知道眼前的男人是恭王後,哪里還有快活?滿心都是絕望,血液沖了頭,抓住恭王雙肩,悲慟喊道︰

    “不,您不是說利用老虎作局,讓我跟晉王世子在一起的嗎?您為何要騙我?”

    這是唐青青第一次暴露了恭王作下的局。

    “你嫌棄我?”恭王腦子暈暈乎乎,只听出了女人話里的嫌棄。哪個男人在這種事的時候,能承受女人的嫌棄?

    恭王簡直是在暴怒。

    “晉王世子有什麼好,本王不夠俊美,對你不夠好?不夠讓你快活?啊?”

    恭王被下了藥,服食過後,迷迷糊糊,腦子里一片空白,壓根想不起來自己布下的局,也不知道這昏暗的地方是哪。他只知道,此時他與唐青青這個女人在一塊,方才兩人還配合默契,享受了彼此給的快樂,一轉眼,她就念起了晉王世子,潑他冷水,給了他無限的難堪。

    恭王忍受不了,任何一個男人在這種情況下,都不可能忍受得了。恭王簡直失去了理智,死死將唐青青高舉摁在壁上,一次次,再也沒有什麼憐香惜玉可言。

    于是乎,陷阱外的一眾人等,享受了一次更為猛烈的听覺盛宴。

    兩刻鐘後,陷阱里還在繼續,福王見自己那些沒成過親的部下已經臉紅成了猴屁股,他自己砸吧兩下嘴,心底佩服自己皇兄好耐力。不過到底也有些听膩了,福王對蕭絕低聲笑道︰

    “晉王世子,你看,如今該怎麼辦才好?”

    蕭絕正仰頭,享受著陽光浴呢,聞言,眼楮都不睜開,笑道︰“難得你們不去勾欄院,也能听一回活色生香的東西,何不多听一會。”

    眾人︰……

    不愧是瀟灑的晉王世子,連這話都敢直言。

    心里的話還未落下,又見蕭絕半睜眸子道︰“這種事情,我琢磨著,咱們都不好插手,還是讓恭王妃親自來處理,比較好吧。”

    眾人︰……

    你確信,你不是來挑撥人家夫妻關系的?

    當然,挑撥恭王夫妻關系,福王一黨的人全都樂見其成。

    于是乎,一刻鐘後,陷阱里傳出來的就不再是听得人臉紅的嗯嗯啊啊聲了,畫風一變,成了潑婦獅子吼。

    恭王妃真以為恭王被老虎襲擊了,那個擔心萬分啊,心都快蹦出嗓子眼啊。听說尋到了恭王,還活著,她情緒那個激動啊,騎著馬就奔來了。結果,還未到陷阱,就先听到了羞死人的聲音,再扯開陷阱口的藤蔓遮擋物一看,下面風光太美,刺激得她雙眼登時就赤紅起來。

    對唐青青又抓又打,還對恭王破口大罵起來,沒腦子的恭王妃似乎情緒太過激動,將“恭王用老虎作局騙晉王世子”的事,吐了個干淨。

    末了,恭王妃還尖著嗓子,高聲罵道︰

    “你個殺千刀的,你口口聲聲說要騙晉王世子納了她做妾,結果呢,你卻自己搞了她?”

    “你說,你是不是早就看上她了,故意做下這個局,就是為了得到她?”

    “啊?你說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