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140章

    傅寶箏和蕭絕一行人在後院圍著篝火,歡聲笑語, 氣氛好得不行。太子的小院里, 就截然相反了, 麻沸散過了藥性, 劇烈的疼痛折磨得太子哀嚎似野獸, 罵罵咧咧, 逮誰罵誰。

    身前伺候的宮女太監, 斂聲屏氣,一個個嚇得發抖, 大氣都不敢喘。

    “用麻沸散啊, 你們是要疼死本宮的太子嗎?”寢殿外,聞聲趕來的甦皇後, 立在寢殿門外,赤紅了雙眼瞪向一排三個太醫。

    三個老太醫惶恐低頭,無奈道︰“啟稟皇後娘娘,那麻沸散不能老用啊, 一日十二個時辰吊著,會損傷各處經脈的。”

    甦皇後听了, 眼圈兒又是一紅, 她可憐的太子, 這陣子可怎麼熬啊。甦皇後抬手抹去眼淚, 原本保養得宜的她,近來遭受了太多的打擊,迅速老了容顏, 眼角的魚尾紋一條條皺著,很是嚇人。

    “母後,母後……”

    寢殿里傳來太子略帶急切的呼喊聲。

    甦皇後以為太子不好了,慌忙推門進去,拂開層層帷幔,啞著嗓子問︰“太子,可是哪里不舒服?”一眼掃過床上的太子,渾身上下被繃帶纏成了粽子。

    太子蕭嘉一動不動,連手都不敢抬,一抬就痛得要死啊,只剩下轉動眼珠不痛了。死死望著甦皇後,聲音里帶著惡毒︰“母後,幕後主謀可是恭王和晉王世子?他倆可是下大獄了?”

    謀害儲君,滅九族都不過分!

    只是恭王和晉王世子都是皇嗣血脈,滅九族是不現實了,但褫奪名號,抄家落獄,秋後問斬,亦或囚禁至死,卻也能接受。

    太子雙眼發亮,等著母後帶來的好消息。

    甦皇後听了,沉吟了半日,都不知道該如何對太子開口。最後實在被磨的沒法了,也知道瞞不住,才嘆口氣道︰“那個,恭王被褫奪封號,貶去西北戍邊三年……”

    一語未了,太子眼底的光芒消退得一干二淨。

    恭王犯下謀害儲君的大罪,卻只是簡簡單單貶去戍邊?還有期限,只是三年?三年後就能返回京師,繼續享福?

    太子神情激動,連忙問︰“那晉王世子的懲罰是什麼?”

    甦皇後哭了︰“晉王世子哪來的什麼懲罰啊,他抓了老虎,逮捕了大皇子(曾經的恭王),立下頭功,你父皇還嘉獎了他,賞下一柄尚方寶劍!”

    太子愣了一愣,隨後笑得淒涼,再之後悲慟大哭起來︰“父皇啊,您的心偏得沒邊啊!”

    他是太子,被人赤.裸裸謀害了,成了殘廢,卻連個公道都討不回來啊!

    一個罪魁禍首只是輕輕流放三年,另一個罪魁禍首不僅沒罪,還大肆獎賞,賜下尚方寶劍?

    他這算是哪門子的太子啊!

    連普通的皇子都不如啊,更是比不上那個私生子啊!

    太子悲痛欲絕,發作起痴狂病來,舉起雙手,狠命砸床板。一下一下,牽動傷口,渾身鮮血直冒。

    甦皇後急的摟住他,大哭道︰“太子啊,你這是要干什麼啊,我的兒啊……”皇後哭得悲慟,面皮肉眼可見的又老了幾歲,魚尾紋深的都能夾死蚊子了。

    這一夜,太子母子倆摟在一起,哭作一團,久久不息。

    窗外月光慘白,他倆的心境卻比月光還慘白上三分,那是一種被枕邊人和父親拋棄的無力感,深深的無力感。

    出了太子這樁慘案,慶嘉帝又一連咳血好幾次,再沒了秋獵的興致,匆匆回京。

    回去的馬車上,各府女眷似乎都有些疲累,這半個多月,日日在外頭曬著,再好的風景也看膩了,一個個縮在自己的馬車里,連窗簾都懶得打起,更別提還像來時那般興致勃勃地張望外頭風景了,大多懶洋洋靠在車壁上閉目養神。

    就連央兒,也老實了許多,偶爾挑起窗簾向外張望一回,大多時候乖乖在馬車里睡大覺。

    傅寶箏很困,也歪靠在木榻上,但她睡不著,心底有事。

    她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記著,前夜的後院篝火,四表哥表面笑著,眉頭卻始終沒能完全舒展開。他不說,她不好問,怕是朝堂上的事,她不懂。可昨夜,四表哥有些喝醉了,賴在她房里不肯走,醉了的他,眸子里的傷感止都止不住,就那樣赤.裸裸展示在她面前。

    那樣傷感的四表哥,是傅寶箏兩世以來從未見過的,他躺在她懷里,像只受傷的小獸,看得她心都揪起來。

    直覺,四表哥心底有事,還不小。

    本來今早要問的,可她一醒來,身邊的男人早走了,大抵是害怕被身邊丫鬟發現他留宿,對她造成不好的影響吧。被窩里遺落了他的玉佩,預示著昨夜他確實來過。

    “會是什麼事呢?”傅寶箏睡在馬車木榻上,閉著眼睡不著,忍不住心底嘀咕,這一嘀咕,就嘀咕了一路,連何時進城的都不知道。

    正胡思亂想時,車窗外傳來爹爹的聲音︰“你也累了,不必送我們了,你回王府去吧。”

    傅寶箏忙起身湊到窗下,拉開窗簾往外一望,恰逢四表哥听到動靜也望了過來,夕陽余暉灑落在男人白皙的面龐上,度了一層金,連他身上的白衣和身下的大黑馬也都有了金色,平添了幾分暖色,再也看不出一丟丟昨夜的傷感。

    她巴掌大的白皙小臉露在窗口,坐在馬背上的他立馬就笑了,寵溺萬分的那種。

    傅寶箏都看痴了。

    不得不承認,還是笑著的四表哥好看,眉目俊朗,一雙眸子里盡是陽光,連帶著她心底的陰霾都驅散了,晴空萬里。

    男人深深望了她一眼後,回過頭去,繼續對傅遠山笑道︰“岳父大人,送未婚妻回府,是小婿的責任,義不容辭。”何況,還是樂事呢。

    男人聲音不小,傳進傅寶箏耳里,她心髒跳如小鹿,怦怦的。

    這倒不是矯情,之前兩人雖然各種親密,各種情話都說過了,可到底是在沒什麼人的行宮,在郊外的幽謐林子里,頂多有兩只小鳥兒偷听,亦或是央兒這類日日相處的人听了去。可眼下不同啊,在人來人往的城門口,到處是生面孔,素來羞澀的她哪能不緊張?

    待發現城門口有不少行人紛紛朝她望來,心中一臊,玉白小手慌忙扯下窗簾,阻隔視線。

    卻在扯下那一瞬間,听到了男人的輕笑。

    是四表哥笑她又動不動臉紅了呢。

    “比臉皮,我哪有你厚?”傅寶箏躲在車里嘀咕,“真要跟你一般厚,就壞了,我娘得揍死我……”

    不多時,眼前倏地發亮,整個馬車廂亮堂起來。

    傅寶箏嚇了一跳,扭頭一看,卻是四表哥不知何時騎馬來到她的窗邊,大手拉開窗簾,高高挑起,低頭沖她笑呢。

    “你怎麼過來了,也不吱一聲,嚇死人了。”傅寶箏仰頭看他,微微嘟嘴,聲音小小的。

    蕭絕听著她略帶撒嬌的聲音,心情格外好︰“這不是見你猛然放下簾子,怕你害臊一路,一直放不開嗎,特意來安撫安撫你。”

    傅寶箏︰……

    今日才發現,四表哥還是個哪壺不開,偏要提哪壺的主。

    恨得人牙癢癢。

    但看到四表哥一臉燦爛笑容,宛若春日的使者,看得人心頭暖暖的。見男人面上絲毫不見昨夜的傷感,傅寶箏心頭登時放心多了。

    不過放心歸放心,等會兒回到府里,她定要找個機會好好問問他,到底發生了何事,竟能讓一向瀟灑不羈的他露出那般黯然神傷的眼神,險些將她嚇壞了,昨夜真的是嚇得她手足無措,抱著他,手指都在微顫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