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141章

    四表哥一路送她回府,她坐在馬車里, 他騎馬伴隨在車窗旁。路上人多眼雜, 傅寶箏不方便撩起窗簾與四表哥多說什麼, 好在胭脂紅窗簾薄薄的一層,夕陽斜斜打過來,四表哥的身影便投射在簾子上, 成了剪影。

    男人的剪影, 傅寶箏還是敢偷看的。

    她微微側身, 靠在馬車壁上, 不知不覺看痴了, 她的四表哥真真是俊美出塵, 舉世無雙, 光是一道剪影,都迷了她的眼,恍恍惚惚間, 不知今夕是何夕,這樣美好的時光, 只盼著一直一直下去, 不要停。

    “我沒有。”傅寶箏忽然紅了臉,玉白小手慌忙去捂央兒的嘴。

    原來,就在傅寶箏瞅得出神時, 木榻上的央兒睡醒了,驚見箏兒在偷看,當即偷偷兒湊到她耳邊羞她︰“箏兒, 你居然在偷看男子。”

    你說傅寶箏慌不慌,急不急?

    慌忙一把捂住央兒的嘴,心里可勁兒祈禱,窗外的四表哥千萬別听見啊,千萬別啊。

    好在外頭的四表哥沒反應,傅寶箏才總算松了口氣,但還是嗔視央兒一眼,又拍了她腦袋瓜一下,以示警告。

    央兒已經玩鬧過了,連忙舉雙手投降,嘴巴閉的緊緊的,表示再不敢玩笑了,難得乖巧。

    沒多久,馬車行駛到了傅國公府大門前,緩緩停下。

    央兒動作快,三兩下鑽出馬車簾子,跳下了車轅。

    傅寶箏因著四表哥在外頭,姑娘家嘛,在情郎面前總是格外注意發髻亂不亂啊,衣裳整潔不整潔的,好一番拾掇,才玉白小手拉開胭脂紅車簾,略略躬身鑽出了車廂。意料之中的,四表哥已經下了馬立在車轅邊等她。

    傅寶箏略略掃上一眼,然後睫毛撲閃,聲音帶了幾分請求道︰“四表哥,你,你讓一下。”

    她沒有央兒的好身手,踩著黃木凳才能下去,偏生四表哥站在了黃木凳該擺放的地兒,有他杵在那,黃木凳都無處安放,還執在小廝手里呢。

    蕭絕自然也瞅到了,卻絲毫沒有要讓開的意思,大手往前一探,再一勾,她的小手就落入了男人的手掌中。傅寶箏一驚,忙要往回縮,可她的小力氣哪里斗得過蕭絕?

    不僅手沒出來,她嬌軟的小身子還被男人大力一扯,跌入了男人懷里,急得她聲音都變了︰“四表哥,巷子里人來人往的,你快放開我。”何況,爹爹還在身旁呢,多臊得慌啊。

    蕭絕卻厚臉皮地勾了她鬢邊碎發到耳後去,湊近她雪白的小耳朵,笑道︰“哦,原來你只敢躲在窗簾後偷瞧我。”

    傅寶箏听了,如雷震一驚,方知曉原來馬車里央兒鬧出的那一出,四表哥早听了去了。非但听去了,臭男人還故意當著她的面說出來。

    這,這怎麼一個“羞”字了得,在四表哥的審視下,傅寶箏臊得臉皮都滾燙滾燙的,結結巴巴半日,也沒吐出半個字來。

    四表哥笑了。

    那是得逞後的輕笑。

    听得傅寶箏一時不知該作何反應,窘迫間垂下眼簾,都不敢抬眼看他了,長長的睫毛撲閃個不停。

    蕭絕見了她這副乖巧的小模樣,心中的愛憐之意說不出的濃烈,可兩人還在巷子里,實在做不得什麼,千萬種遐思最後只化作一個曖昧十足的公主抱,一手摟了她柔軟小腰,一手托起她腿彎,華麗麗地從車轅上抱下地。

    期間,蕭絕還小聲逗她︰“我就跟你不同了,我敢大庭廣眾下,正大光明抱你,正大光明想親近就親近你,不用偷偷摸摸的。”紈褲嘛,還用得著講什麼老祖宗的破規矩?不存在的。

    傅寶箏︰……

    偏生這時,余光里,爹爹似乎往這邊瞧了兩眼,傅寶箏這回臊得簡直要死去,雙腳剛著地,裙擺還蕩如潮水沒回落呢,她小跑幾步就蹭蹭蹭上了台階,沖進了大門後。

    直到躲去了影壁後,再看不到四表哥身影了,傅寶箏才覺得能好好兒喘氣了。

    “臭四表哥!”她忍不住跺腳,嬌嗔哼道。

    “哎呀,哎呀,箏兒,你跑那麼快做什麼呀?”同樣厚臉皮的央兒,一點都不覺得蕭絕做的事有何過分的,追上來,大大咧咧道,“當著你爹的面公主抱耶,多甜蜜多幸福的事啊,若不是瀟灑哥哥有事提前回侯府了,我還要纏著他公主抱一個呢。”

    央兒說得理所當然,臉都不帶紅一下的。

    傅寶箏︰……

    一個四表哥,一個央兒,還有一個李瀟灑,他們三人的厚臉皮,傅寶箏真真是領教了一千遍一萬遍,也依然不那麼適應。

    推開擋路的央兒,傅寶箏進入月洞門,來到穿山游廊上,入目是一個個懸掛的鳥籠,里頭是各色的鸚鵡和畫眉鳥,嘰嘰喳喳的,熱鬧極了。

    突然听央兒小聲問道︰“晉王世子是不是有事要跟你爹娘商量啊,今晚居然要留在咱們府上用晚膳。”

    傅寶箏朝央兒點點頭︰“興許是朝堂上的事吧。”

    太子成了殘廢,大皇子(曾經的恭王)被貶,福王又不安分,正是多事之秋。四表哥這個隱形的四皇子,身份擺在那,注定要卷入其中,抽不得身。自家已成了岳家,成為四表哥身後的一個無法忽視的大勢力,四表哥有什麼計劃,自然要與自己爹爹透氣的。

    果不其然,從回府到晚膳之間,整整大半個時辰,四表哥都在爹爹書房里沒出來。但讓傅寶箏意外的是,去探听消息的小丫鬟來報,說是娘親也去了書房,他們三人在書房密談了很久。

    娘親素來不參與政事的,這回居然破例了?

    “看樣子,還得談上好一陣呢,一時半會擺不了晚飯。”回來的小丫鬟回道。

    傅寶箏點點頭,見今日窗外晚霞格外絢爛,一時來了興致,命小丫鬟搬了美人榻擺放在小院里,躺在上頭眺望漫天的流霞。一陣秋風吹過,飄來一陣桂花雨,撲簌簌落在地上,一片嫩黃。

    還有幾瓣灑落在她白色的裙擺上,其中一瓣,要落未落,懸在邊緣怪可憐的。

    傅寶箏輕輕一笑,伸出蔥白的手指,將它捏了起來,小小的一瓣,嫩嫩的,黃黃的,極其養眼,放在鼻端輕輕一嗅,更是說不出的清香呢。

    正把玩著,丫鬟來回道︰“郡主那邊傳晚飯了。”

    傅寶箏連忙歡喜起身,吩咐折香摘些桂花瓣送去小廚房做桂花糕,便往上房去了。剛走出小院,又想起四表哥今早遺落在她床上的玉佩,方才沐浴換了裙子,玉佩還擱在淨房的桌案上沒拿呢,忙又返回屋里取了,等會兒好還給四表哥。

    因著四表哥在上房等她,她心中歡喜,步子都格外輕快。

    卻不想,進了上房廳堂,只有爹娘在,四表哥不在。

    蕭瑩瑩眼楮多尖啊,一眼就瞧出女兒的疑惑了,忙拉了女兒小手,解釋道︰“本來絕兒要留在這里與咱們一塊用晚膳的,可方才晉王府來了人,說是有急事,便匆匆去了。”

    傅寶箏一听,頓時失落起來。

    不能共進晚膳,不是大事,不能還他玉佩,也不是大事。關鍵是,她還有話要問四表哥呢。

    他昨夜到底為了什麼傷感,醉酒後那般憂郁,窩在她懷里,像只受傷的小獸。

    回了京,可不比在行宮,可以日日相見。錯過了今日,下回再見他,都不知道是哪一日了。

    這般想著,傅寶箏心下又添了一分愁,但也不好在爹娘跟前表露太多,意識到娘親打量自己好幾眼後,傅寶箏連忙斂了神色,偽裝出一副甜甜的笑容來,乖乖巧巧坐在飯桌前,陪爹娘一塊吃飯。

    正在傅寶箏自以為偽裝得很好時,蕭瑩瑩早瞧出來女兒的失落了,為了讓女兒開心點,蕭瑩瑩打破了食不語的規矩,笑道︰“箏兒,方才絕兒跟我和你爹商量了,想提前迎娶你過門,婚期就定在年前,臘月十五那日,如何?”

    傅寶箏一愣,方才四表哥在書房與爹娘商議那麼久,竟是在爭取早日迎娶自己過門,而非為了朝堂之事?

    微愣過後,是止不住的甜蜜和羞澀。

    現在馬上步入十月了,離臘月十五,滿打滿算也才兩個半月。

    哎呀,四表哥是有多急著要當新郎官啊。

    為了早早兒成親,四表哥怕是與娘親打了好一番唇舌之戰吧,這就難怪在書房議論了那麼久了。

    思及此,傅寶箏面上一羞,都不敢抬眼看娘親了。

    蕭瑩瑩見女兒臉蛋緋紅的那個樣子,簡直比紅牡丹還要勝上三分,這麼恨嫁,真真是女大不中留呢。

    蕭瑩瑩突然就醋勁上了,舍不得數落女兒,蕭瑩瑩便數落起蕭絕來了︰“年歲不大,娶媳婦倒是挺著急的,我說怎麼也得等到明年開春再說,他偏堅持年前就娶,硬說你皇舅舅……”

    說到這里,話音戛然而止,蕭瑩瑩似乎想到了什麼,說不下去了,眼眶兒一紅。

    傅寶箏怔愣片刻,隨後明白過來,為何原本議定明年春天才出嫁的,突然提前到今年臘月,是因為四表哥覺得皇舅舅他……挺不過這個冬天了?

    傅寶箏記得清清楚楚,上一世的皇舅舅熬過了這個冬天,是明年三月,才病情加重,去了的。

    難道這一世會提前?

    娘親與皇舅舅感情很好,這一夜眼圈兒紅了又紅,傅寶箏用罷晚膳,在上房陪了娘親足足一個多時辰,用各種話開導娘親,諸如“皇舅舅是天子,有龍氣護體,還有上蒼保佑,這個冬天肯定能挺過去的,到了明日開春,暖回大地,皇舅舅定然也會跟著好起來的。”

    安慰的話說了好多,後來母女倆又給菩薩上香,祈禱皇舅舅病情好轉,長命百歲。直直折騰到一更天,娘親困了,被爹爹哄去睡覺了,傅寶箏才走出上房,往自己小院去了。

    月色下,滿園的桂花樹香氣依舊,傅寶箏行走在風中,看著斑駁樹影,心頭忽然掠過一個念頭——娘親只是堂妹,都提前哭紅了雙眼,四表哥是親兒子啊!

    所以,昨夜四表哥的傷感,是因為父皇的不久于人世?

    “唉。”

    傅寶箏輕輕嘆口氣,昨日黃昏,皇舅舅招了四表哥前去說話,雖然只去了短短的一刻鐘不到,興許就是那短暫的相處時光,四表哥察覺出皇舅舅身子不是一般的虛弱,挺不了多久了吧。

    早些年的四表哥,總是對皇舅舅冷冰冰的,這幾個月關系才稍稍有好轉的跡象,偏生皇舅舅又快不久于人世了。這就難怪,昨夜四表哥會醉了酒,半夜三更跑到她房里來,怎麼都不肯走,死賴在她懷里,直到天明。

    四表哥,也是個口不應心的可憐人吶。表面冷淡,不願跟父皇親近,心底又是有感情的。

    想清楚了這個,傅寶箏心頭又有了另一個疑惑,到底當年為了什麼,皇舅舅不將心愛女人生下的兒子養在身邊,要送去晉王府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