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142章

    慶嘉帝身體越發不行了, 宮里頻頻傳出讓人侍疾的消息。

    連續幾夜,傅寶箏心底惦念四表哥,輾轉反側睡不安穩。皇舅舅的身體每況愈下, 擺明了日子不多了,四表哥日後會不會越來越難過?

    “唉。”

    輕輕嘆一聲, 窗外月光溶溶,涌進內室,與微微亮的燭光混在一起, 照得床帳上的牡丹花紋清晰可見。

    傅寶箏心底惦念著四表哥,怎麼也睡不著,索性又從枕頭底下又摸出四表哥遺落的玉佩來, 上好的羊脂白玉,手指摸上去有點涼涼的。玉白小手握著它, 一寸一寸撫過上頭的鴛鴦紋案, 每撫摸一寸, 都心有靈犀似的在感知四表哥眼下的心境,她不由得眉頭微微蹙起,面對親人的即將離世, 真的是沒有很好的法子安慰的。

    陽壽將盡這種事,是命,抗爭不了。

    撫摸著玉佩, 傅寶箏意識逐漸模糊, 終于睡著了。次日被明媚的陽光照醒時, 小手還握著玉佩捂在胸口呢,帶了她身上的熱乎氣, 玉佩暖得不像話,都快成小暖爐了。

    再涼的東西, 捂捂都能熱乎了。

    也不知傅寶箏想到了什麼,忽的眼角眉梢染了笑,握著玉佩翻身坐起,就朝外頭的丫鬟直囔︰“折香,你快去找個花籃來,等會兒我要去摘桂花。”

    正在外面擦桌椅的折香,听到這話手一頓,她沒听錯吧,大早上的她家姑娘早飯還沒吃,一起來就惦記著去摘桂花?

    哦,折香想起來了,鐵定是前幾日傍晚姑娘歇在院子里的桂花樹下,花香兒還沒聞夠呢。忙丟下手里的抹布,走進內室邊伺候姑娘穿衣,邊笑道︰“姑娘喜歡桂花,等會兒再將美人榻安置在桂花樹旁,姑娘躺著看,奴婢給姑娘挑幾枝上好的,剪了插在花瓶里。”

    傅寶箏听了,卻將頭搖得像只撥浪鼓︰“不,我要親自去摘。”給四表哥做桂花糕的原料,得自己親手摘的,心意才夠暖。

    眼下四表哥心里不好受,她這個未婚妻該多做點兒事,給四表哥送去溫暖才行。桂花糕不是多重的禮物,但勝在從采摘到和面,再到用模具捏花樣子,全是她親力親為,禮輕情意重,再一口口喂他吃了,四表哥定能感受到來自她給的溫暖。

    涼涼的玉佩都能捂熱了,人心更是如此,多心疼男人幾分,四表哥感受到的愛多了,心頭總能好受一些。

    ∼

    用過早飯,又花了大半個時辰做好了幾塊桂花糕,用食盒裝了,鼻子一嗅,香噴噴的。

    傅寶箏帶了丫鬟前去稟明娘親,道是要去一趟晉王府。

    “你們不是前幾日才見過?”蕭瑩瑩紅了一夜的眼圈,現在還紅紅的,絲毫不見好,听了女兒出門的請求,疑惑道。

    “娘,您只是堂妹,都傷心成了這樣,四表哥可是親兒子,肯定比您更難過,女兒想去瞧瞧他。”傅寶箏挨著娘親坐了,挽住娘親的胳膊,玉白小臉巴巴地哀求。

    蕭瑩瑩沉吟了半日,女兒的這個理由,她是不信的。蕭瑩瑩心下猜疑狩獵時,女兒與蕭絕待在一塊大半個月,日日相處慣了,一時分開有些不習慣,這是找了借口去會情郎呢。

    不過已經是未婚夫妻,婚前多接觸接觸,培養培養感情,嫁過去也能磨合得更好些,定下親事後,這種接觸在大塢王朝是很正常的事,不算太出格。蕭瑩瑩思忖一會,便點頭同意了,只是叮囑快去快回,別逗留太久了讓晉王府的人笑話。

    傅寶箏乖巧地點頭,口頭保證很快就回來的。

    卻不想,馬車行駛在半途,在一條幽謐的巷子里被人堵住了。

    “怎麼回事?”馬車倏地停下,觸不及防,傅寶箏身子猛地一震,後腦勺撞在馬車壁上,有些疼了,隨侍的大丫鬟折枝朝前頭的馬車夫喝道。

    馬車夫忙回道︰“姑娘,有人沖過來,攔馬車。”

    傅寶箏眉頭微蹙,何人這般大膽,她的馬車上可是貼了“傅國公府”標徽的,等閑之人應該不敢攔截啊。

    心下正想著,忽听馬車外揚起一個婆子的聲音︰“傅姑娘,咱們大皇子妃有話要跟傅姑娘交代,還請傅姑娘移步。”

    傅寶箏心下怔愣,大皇子妃?不就是曾經的恭王妃嗎,她找自己有何事?還生生用了“交代”這樣的字眼,好大的氣勢,就是曾經她還貴為恭王妃時,也不敢這樣對傅寶箏說話呢。

    心生疑惑,傅寶箏挑起窗簾往外一望,不遠處果真停了大皇子府的馬車,窗口赫然露著大皇子妃那張明艷張揚的大圓臉,眼角眉梢隱隱有幾分怒氣。

    傅寶箏望了兩眼,有點明白過來了,大皇子妃大抵是知道他們一家子被四表哥算計了,心下不忿,尋不著四表哥,便來尋自己這個準未婚妻的晦氣了。

    大皇子妃到底是皇子妃,身份擺在那,傅寶箏只是郡主之女,沒有品階,按著身份也無從拒絕,只得下馬車走了過去,卻停在車窗下,不肯上大皇子妃的馬車。

    “怎麼,箏表妹連表嫂的馬車都不敢上,這是心里有鬼,怕了?”大皇子妃坐在馬車里,窗簾大開,居高臨下瞪著馬車外的傅寶箏,語出嘲諷。

    “大皇子妃有話,我在這里听著,也是一樣的。”傅寶箏抬起下巴,看著車窗里的大皇子妃,語氣不卑不亢。

    說實話,馬車如囚籠,傅寶箏可是記得,上一世大皇子妃的那個癲狂勁,因著上一世恭王府的落敗是拜福王所賜,大皇子妃奈何不了福王,便齷鹺地將怨氣一股腦兒發泄在身懷六甲的福王妃身上,將福王妃騙上馬車,殺光了隨從,尋個山莊給囚禁起來虐待了大半個月。待救出來時,胎兒小產了不說,恭王妃還被折磨得頭發掉光,渾身皮膚潰爛,哪里還有個人樣。

    這一世算計恭王的是四表哥,所以眼下受邀上馬車的人成了傅寶箏?

    傅寶箏瞅瞅這條僻靜少有人走的巷子,手指握了握,說不緊張是假的,大皇子妃這個人腦子有泡,做事沖動不計後果。

    好在,出來時,傅寶箏帶了十幾個護衛,侍衛長又是極其激靈的,眼見著這頭氣氛不對,忙趕著馬車將所有護衛全都帶了過來,要牢牢護住傅寶箏。

    卻不想,侍衛長才剛有所行動,還在巷子對面沒過來呢,這邊的大皇子妃就下命令動了起來。幾個做粗活的婆子搶了傅寶箏就往馬車上塞,食盒打翻在地,桂花糕滾落一地。

    “姑娘,姑娘。”被一腳踹翻在地的折枝嚇得連聲尖叫,趴在地上,流血的手死死朝馬車直抓,可馬車倏地一下狂奔而去,離她越來越遠,哪里抓得著。

    傅國公府的侍衛與大皇子府的打成一片,折枝瞅瞅這個巷子,似乎與晉王府隔得不太遠,當下也顧不得傷口,跳上馬背朝晉王府奔去。可大皇子妃的人早就布下天羅地網,哪里容得折枝去搬救兵?還沒出巷子口呢,就被一箭射中,倒在了馬背上。

    被囚禁在馬車上的傅寶箏,被大皇子妃抓住了死死摁在地上。也不知大皇子妃發了什麼瘋,高高揚起的巴掌沒打下去,接近傅寶箏白玉般的臉蛋時,陡然收住,改成去拔傅寶箏頭上的發簪,一根根拔下,再一根根甩在地上,樂此不疲。

    沒幾下,傅寶箏一頭烏發散亂下來,平添了幾分媚態。

    若是一個男的做此動作,傅寶箏還能想明白點,可大皇子妃是個貨真價實的女人啊,這番作態委實不大看得懂了。

    “怎麼?在猜本皇子妃要做什麼?”大皇子妃一聲嗤笑,蔥白的手指掐著傅寶箏下巴,來回打量著她凌亂發絲下露出的玉白小臉,陡然笑得猙獰起來︰“傅寶箏啊,傅寶箏,本皇子妃不得不承認,你真真是個人間不可多得的尤物,光是你這張臉蛋,白里透紅,媚得不可方物,再被凌亂發絲一襯托,不知要迷倒多少男人,再亂了衣裳,想上你的男人怕是排成兩隊都得繞上京城好幾圈呢。”

    “晉王世子還沒踫過你吧?听聞再過兩個半月,你倆就要成親了,你毫無經驗哪能行。不如,今兒個你先伺候伺候別的男人,就當是大婚前的演練,如何?”

    傅寶箏臉上大駭。

    大皇子妃滿意了,要的就是這個效果,刺激啊,登時笑得“哈哈哈”的,真真是仰頭大笑,暢快啊。

    你道大皇子妃為何突然癲狂成這樣?

    原來,大皇子最初只是被貶去西北戍邊三年,就能回京,可是這幾日晉王世子進了趟宮,又不知在慶嘉帝跟前編排了什麼,惹得慶嘉帝再次發怒,怒斥大皇子不孝不忠,連個面聖辯解的機會都不給,就下了道聖旨勒令大皇子立馬滾去西北,永生不得回京。

    永生不得回京,這是要他們子子孫孫老死在那貧苦的風沙之地啊,徹底沒了指望啊。

    你說,滿心滿眼夢想登上皇後寶座的大皇子妃,豈能不癲狂?

    她的癲狂不能發作在晉王世子身上,那就得發泄在傅寶箏身上,誰叫她是晉王世子最愛的未婚妻呢!

    最愛的女人成了破鞋,晉王世子得發狂吧,哈哈哈!

    此時馬車拐上了一條山道,顛簸起來,突然馬車停下,上來了一個彪形大漢,虎背熊腰,一看這塊頭便知那方面很能折騰的。

    傅寶箏白了臉,雙手攏緊衣領,害怕得直往後躲。

    大皇子妃瞅見傅寶箏那個害怕樣,登時笑得眼楮都快沒了,眯成細細一條縫,說不出的丑陋。言語更是惡毒︰“箏表妹,這可是表嫂為你千挑萬選才選來的男人,你好生享用。對了,若是中途想多來幾種花樣,叫表嫂一聲,道具啊,暗格里多得是。多用幾個,成親後看到那些道具也知道該如何使用,免得被晉王世子嫌棄你土包子一個,沒見過世面。要知道,你的晉王世子可是風月里的高手,你太土包子了,難免掃興。”

    大皇子妃一面猙獰了臉說,一面自個往車窗下的木凳上一坐,靠在馬車壁上瞪大了雙眼看。這架勢,赫然是要待在馬車里頭從頭觀看到尾了。

    傅寶箏真沒想到,大皇子妃能惡心到這個地步,很快,她就分不出精力去看大皇子妃了,因為那個虎背熊腰的男人光著膀子,像野獸一般,嗷叫著撲了過來,傅寶箏嚇得直躲。

    可馬車就這麼點點大的地方,能躲去哪?很快……

    “啊……”

    傅寶箏一聲尖叫,慘絕人寰,驚得馬車所過之處的鳥雀都震飛了。

    大皇子妃听著那聲慘叫,笑得猙獰不已,還特意站起身走近了去瞧個仔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