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143章

    “嘖嘖嘖, 想不到啊, 傅寶箏, 你果然有做妓.子的天份,就是不知你這雙手,你的晉王世子哥哥會不會從此嫌棄上啊。”大皇子妃走近了, 彎下腰身一瞧,那滿臉惡毒的笑啊︰

    “哦,不會的, 更會伺候人了,你的好哥哥若是知道了, 喜歡還來不及呢, 哪會嫌棄。”

    傅寶箏緊閉雙眼,漲紅了臉,人已被狂怒的彪形大漢一巴掌扇倒在地,嘴角滲了血。

    而彪形大漢則哀嚎著從下頭拔.出一根帶血的金簪,鮮血染了褲子, 痛得猙獰了臉。

    原來, 方才彪形大漢撲過去時,傅寶箏恰好從地上撿起一根金簪, 狠狠刺了過去。

    可惜, 有些偏了, 地方不大對。

    卻依舊引來了大皇子妃惡心的嘲笑,說她雙手伺候過男人了,睜眼說瞎話, 存心惡心人。

    笑夠了,大皇子妃冷臉朝大漢斥道︰“蠢貨,還等什麼?受了點點傷,就不能用了?”視線凌厲掃過去。

    彪形大漢深吸兩口氣,忍了痛,再次去抓傅寶箏,只見小美人躺在地上,白淨小手顫抖地捂住領口,一邊搖頭,一邊握緊金簪往那頭直躲,說不出的可憐兮兮。

    可惜了,這種時候,小美人再可憐兮兮,也激不起男人分毫的保護欲,只會更想去欺負她。

    傅寶箏眼見彪形大漢這次有了防範,她躲不過去了,身子顫抖個不停。心下一橫,干脆將金簪抵住自己白嫩的脖子,昂起下巴大聲喊道︰“你再敢過來,我就死在這里!”

    說罷,手上用勁三分,金簪抵入皮膚。

    傅寶箏預備自我了結,決不會像上一世的福王妃一樣,活著受人凌.辱,一生被人恥笑不說,還給四表哥丟臉。

    “喲,貞節烈女,真有骨氣啊。”大皇子妃笑了,“你威脅誰呀,奸.尸,听過沒?我還能怕你死了?死了更好,想給你擺出什麼姿勢,就擺出什麼姿勢,最羞煞人的那種。你死吧,我等著。”

    傅寶箏小臉立馬白了。

    “還不動手?”大皇子妃再次厲聲喝道。

    彪形大漢再不管傅寶箏的死活,嗷叫著朝她猛撲過去。

    接下來,大皇子妃可就滿意極了,瞪大雙眼看著傅寶箏驚慌失措,听她失聲尖叫,听那衣裙撕爛聲,悅耳至極。

    最後,大皇子妃滿意地退回到座位上去,閉上眼享受這無與倫比的听覺盛宴,等著那關鍵一刻的來臨,再睜開眼好好將傅寶箏臉上的享受表情瞅個仔細。

    “啊……”傅寶箏一聲淒厲的叫。

    終于等來了,大皇子妃心中大喜,可她才剛剛睜開眼,就笑不出來了,臉上殘留的笑也僵硬起來。

    “這,這……怎麼可能?”大皇子妃大駭。

    只見男人僵立不動了,竟是被人兩箭射死了。

    一只箭從男人右太陽穴進去,再從左太陽穴出來,血流如注。還有一只箭直直射穿男人下頭,這回一點沒偏。

    男人轟然倒地,鮮血橫流。

    尸體,恰巧就轟然倒在大皇子妃腳邊。男人死去的猙獰面孔,只看了一眼,就嚇得大皇子妃魂飛魄散,失聲尖叫。正在這時,飛馳的馬車驟然停了,大皇子妃一個沒站穩,撲在了地上,好巧不巧,正撲倒在尸體上,更是直接嚇尿了。

    蕭絕一把扯下馬車簾子,里頭的景象,是他這一生都不會忘記的。

    他心愛的女人瑟縮在角落,衣裙都爛了,單薄的雪白肩膀隱隱露在外頭,像被暴雨摧殘過的兩朵玉蘭。她雙手抱胸臉蛋埋進了胳膊里,凌亂發絲遮擋了一切,看不到她的額頭,也看不到她的耳朵,但卻清清楚楚看到了她的顫抖。

    還有絕望的嗚嗚聲。

    她在哭。

    蕭絕听得心都碎了。眼底是熊熊大火,恨不得生啖人肉,將一切作惡之人扒皮抽筋。

    一雙拳頭握緊了,再握緊。

    但最後,蕭絕還是斂了所有情緒,貓腰進入馬車,緩緩蹲在她身邊。

    感受到有人靠近,傅寶箏身子一個劇烈顫抖。

    “箏兒,是我。”蕭絕聲音溫柔極了,唯恐會再次嚇著她。

    溫柔呼喚了好幾聲“箏兒”,待她沒那般抗拒了,才小心翼翼將心愛的姑娘摟在懷里抱了。

    摟住她的那一刻,蕭絕眼底有了霧氣,豆大的眼淚一滴一滴落進她黑黑的發里。這是蕭絕人生里,唯一的一次落淚,是他沒護好心愛的女人,讓她受了辱。

    “箏兒,不怕,我來了。”蕭絕盡力穩住情緒,柔聲安慰她。

    傅寶箏不知道四表哥在哭,因為她自己正哭得專心。在她听到第一聲“箏兒”之時,便知道是她的四表哥來了,被情郎一抱,懷抱那麼那麼暖,她淚水再也抑制不住,埋在男人懷里哭得傷心極了,聲音也哽咽得不像話。

    蕭絕大手順著她長發,一下一下安撫她腦袋,最後打橫抱起她跳下了馬車。

    馬車外頭陽光刺眼,傅寶箏躲得慌張,小臉死死藏在男人胸膛里,不肯露臉。

    但蕭絕已在走出馬車廂的那一刻剎那,已經看到了,她白皙的左臉赫然一個高腫的五指印,顯然不配合時被人大力甩了巴掌。玉白下巴還被人捏出了青青紫紫的痕跡,不用去看也知道,她皮膚嬌嫩,一揉就紅,一掐就紫,她所有受辱的地方,必然滿身都是痕跡。

    她心里抗拒,自覺羞恥,不肯面對他,蕭絕也不逼迫,解下自己的大披風,將她從頭頂蓋到小腿,渾身上下遮掩得嚴嚴實實,一絲肌膚都不外露。

    如此,才抱她上了馬,火速策馬離去。

    好一會後,蕭絕感覺到心愛的姑娘還在瑟瑟發抖,他心疼得低下頭去,隔著披風親吻她腦頂,每親一下都柔柔叫一聲“箏兒”。他想用自己的溫柔告訴她,無論她怎樣,他都始終如一,不會嫌棄她。

    那聲音溫柔得不行,重復了足足幾百遍,上千遍。

    馬背上顛簸,傅寶箏藏在披風給予的黑暗里,聆听著他一遍遍的呼喚聲,那聲音溫柔至極,听得她心都要化了。

    沉溺在男人給的溫柔鄉里,漸漸兒她身子不再打顫了,依賴地靠在男人懷里,任由他帶她去哪。有他在,就是安全的。

    在披風籠罩下的黑暗里,感覺過了春夏秋冬那般久,馬匹終于停了,傅寶箏听到門口有小廝迎上來請安︰“世子爺。”

    感覺四表哥抱了她拐了好幾道彎,進了好幾重門,最後身子一熱,她泡進了一灣溫泉里。

    “箏兒,這是我買下的山莊,你可以放心泡一會。”蕭絕依然沒拿下遮住她頭臉的披風,連人帶披風一塊放進溫泉水里,瞅著大致是她臉蛋的位置,湊過去用力親了一口,左邊親完,又親右邊。

    “等我回來,乖。”蕭絕依然那般溫柔,仿佛只是在尋常的晚安道別。

    傅寶箏乖巧的點頭,她腦子有點懵懵的,空白一片。

    可四表哥真的放開她的小手離去,听著他腳步聲越離越遠,她心里的安全感也隨之遠去,方才馬車里的那股恐懼再次襲上心頭,如海嘯淹沒了她,透不過氣來。

    “四表哥!”她慌了,忙一把撩開披風露出雙眼,卻只來得及看到四表哥閃出房門的背影。

    “四表哥……”她爬出溫泉池要去追,卻中途被牆壁鏡子上倒映出的自己嚇著了——驚見臉頰、下巴上的青紫痕跡明顯,嘴角還帶著血跡。

    尤其衣裳破損,雙肩都露在了外頭。

    她慌忙雙手抱住肩膀,拼命去拉扯衣裙,可是裂了的衣裙怎麼拉都是徒勞,雪白的肩膀還是遮擋不住。

    在拉扯中,馬車上那個彪形大漢仿佛又朝她撲來,狠命撕扯她衣裳。

    “不……”傅寶箏猛地蹲在地上,雙手抱頭,痛苦地哭。

    話說蕭絕面對箏兒時一臉溫柔,出了溫泉房後,立馬一身戾氣,宛若人間地獄里的閻王,殺氣騰騰。他心愛的女人被別的男人凌.辱了,對他來說,簡直就是天塌了,再沒有比這個更恥辱的事,比他自己被辱還刺心百倍,千倍。

    蕭絕拿了牆上懸掛的劍,滿身煞氣翻上馬背沖了出去。

    可半道又折了回來,沖莊子管家喝道︰

    “找兩個力氣大的丫鬟,好好兒看著本世子帶回來的那個姑娘,她若有絲毫閃失,你提頭來見!”

    晉王世子素來眉宇帶笑,永遠瀟灑俊逸,今日這般疾言厲色的樣子,宛若閻王,管家哪里見過,登時嚇得額頭上的汗都出來了,連連應下。

    待晉王世子走了,管家才琢磨出主子話里的意思,這是怕那姑娘想不開,尋了短見?

    這邊管家急忙挑選丫鬟,寸步不離守著傅寶箏時,那邊蕭絕已快馬加鞭奔回了大皇子妃身邊。

    “絕哥!”李瀟灑和秦霸天已經趕了過來,

    “人呢?”蕭絕高高坐在馬背上,語氣冰冷,如臘月屋檐下的冰稜。

    秦霸天和李瀟灑听了,齊齊凍得打了個寒顫。兩人心下了然,出了這樣的事,絕不可能善了,就不知絕哥要如何報復了。

    心下這般想著,兩人忙指向已經隱藏進林子深處的馬車︰“在那邊。”

    此時的大皇子妃還在馬車里,對著滿是污血的尸體,嚇得是昏厥過去,又清醒過來,再昏厥過去,又清醒過來,反反復復。

    “開門啊,放我出去!救命啊!”

    “開門啊!我是大皇子妃啊,外頭有沒有人啊?”

    “開門啊!”

    大皇子妃狠命拍打著馬車門,雙手都拍出了血來,可無論是馬車門,還是馬車窗,都被人從外頭死死釘牢了,壓根打不開。

    吼叫,也無人應答。

    被關在小小幽閉空間里,昏暗一片,還有具死尸,大皇子妃嚇得是魂不附體,鬼吼鬼叫的。

    蕭絕溫柔哄了傅寶箏多久,大皇子妃就關在里頭吼叫了多久,等蕭絕終于騰出空來收拾她時,少說也過去大半個時辰了,女人嗓子早已嘶啞得不像樣了。

    可眼下這點懲罰,顯然不夠。

    “打開門!”蕭絕跳下馬背,冷聲喝道。

    秦霸天親自上去開了鎖,“嘎吱”一聲拉開馬車門。里頭的大皇子妃早就快瘋了,見門終于開了,瘋了般往外沖。

    可還沒跳下車轅,大皇子妃就後悔了,生生止步,一步步趔趄往後退。

    可是晚了,只見蕭絕寶劍出鞘,寒光一閃,一劍刺中她腹中。

    那一劍狠戾極了,直接刺穿她子宮,精準無比。

    “喲,子宮沒了,你這一生都當不了母親了。”蕭絕極冷的臉上,擠出一絲笑來,那笑容有多陰森,光看大皇子妃眼底的恐懼便知了。

    蕭絕緊握劍柄的大手一個翻攪,大皇子妃口吐鮮血慘叫出聲,那柄鋒利的寶劍在她體內轉著圈圈,一下又一下,生生轉出一個圓形的血洞來。

    劍,來回翻攪。

    她,來回慘叫,

    有多疼,也只有她自己能體會了。那滋味,就像是凌遲處死,偏偏還死不了,一次次承受著刀片。

    “來,給她包扎一下,止血。”折磨一刻鐘後,蕭絕收了劍,冷聲道。

    這話卻是听得秦霸天這樣的漢子都膽寒了,眼見著,這是還沒折磨夠,要換種法子繼續折磨呢。

    有句話叫什麼來著,得罪誰,都不要得罪了蕭絕。第一紈褲的名聲絕對不是白來的,落到他手上,你才會真正知道——

    什麼叫做,生不如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