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145章

    傅寶箏在丫鬟送來的數條長裙里, 挑選了一套青綠色撒花織錦長裙,顏色素雅, 是她以前從不曾穿過的。

    今日不同往昔, 脖子上、手腕上都是青紫痕跡,再遵循以往的穿衣喜好, 什麼櫻粉色、桃色,只會襯托皮膚亦發白皙,淤青明顯,不得已換成了最接近淤青的青綠色。

    那些礙眼的痕跡, 瞬間淡去了不少。

    穿戴齊整後,傅寶箏又照著鏡子摸了摸自己的臉,臉上的痕跡明顯, 看著它們就回想起馬車里不堪的一幕幕,覺出幾分羞恥來,實在不願給四表哥瞧了去。

    好在四表哥心細, 早命丫鬟送了一條質地上層的面紗來。

    白色, 雙層的。

    往面上戴去, 白皙面龐上的巴掌印和下巴上的手指捏痕,以及脖子上的青紫, 盡數隱去, 就是湊近了瞧,也是看不清的。

    只要不撩起面紗,便無虞了。

    如此這般,傅寶箏才敢放心地走出溫泉房, 去尋四表哥。

    莊子不大,傅寶箏一路穿花拂柳,很快走遍了前庭和後院,可處處都不見四表哥身影,恰巧遇上山莊管家,便招來詢問︰

    “你們世子爺呢?”

    管家也算見過些世面,可遇上傅寶箏這樣的傾城大美女,遠遠見她一身綠裙立在朱紅色回廊上,面紗飄飄,眼若桃花,目若秋波,舉手投足間說不出的氣度,宛若仙宮妃子,竟一時看愣了神。

    天底下竟有這樣絕色的小姑娘,大半個面容遮去了,裊裊婷婷往欄桿後一站,仍美得驚心動魄。

    直到她開口說話了,管家才回過神來,忙快走幾步上前,弓腰立在回廊下回道︰“世子爺出去了,沒騎馬,應該很快就能回來。姑娘稍微等等。”

    說罷,管家熱情引了傅寶箏去一旁的涼亭里坐著,又忙讓丫鬟擺上茶果點心來。

    他還親自捧茶捧果。

    管家這般殷勤,是完全將傅寶箏當做山莊的女主人伺候呢。哪怕是個外室,這麼傾城絕色的女子,也必然是他家世子爺心尖尖上的人,初次見面,哪敢不用心伺候,得留下個好印象啊。

    可傅寶箏大概是經歷了馬車險些被強事件,對男子隱隱有些犯怵,忙擺擺手命他退下。

    管家︰……

    是他長得太磕磣了麼?一道果盤還沒擺完,就被未來的女主人嫌棄了?

    糟糕,飯碗要不保啊。

    老管家委屈萬分地退下,一雙老眼里閃了淚花,老了,被小姑娘嫌棄嘍。

    傅寶箏不知短短幾個瞬息老管家已經轉了這麼多心思,她心中眼中都是四表哥,滿心盤算著等會兒該怎麼與四表哥說,還真沒注意到老人家的情緒。

    打發走了老管家,傅寶箏一個人靜靜坐在涼亭里的石凳上,玉手托腮,對著莊子入口盼望著四表哥歸來。可腹稿來來回回默念了三遍,枝頭鳥雀也來來回回盤旋好幾茬了,還不見四表哥回來,傅寶箏坐不住了,順著石子小路來到莊子後門。

    站定在後門口,放眼望去,便見不遠的坡地上彎腰貓著一個白衣男子,陽光灑落,男人潔白的衣上金光閃閃,赫然是她的四表哥。

    四表哥在做什麼呢?

    一會兒貓腰走幾步,一會兒又蹲下的。

    出于好奇,傅寶箏示意身後的丫鬟就守在後門這,她自己步履輕盈朝四表哥走去,近了,驚見︰

    四表哥雙膝沒入花海里,廣袖在風中與花海一起搖曳,正貓腰一朵朵挑選著野花呢,看中了一朵,便從睫處折斷。神情認真萬分,手指更是小心翼翼的,只輕輕捏著花.徑,花瓣兒是不去觸踫的,宛若那不是花瓣,而是妙齡少女的冰肌玉膚,輕易踫不得。

    大抵是從沒見四表哥采過花,傅寶箏一時看痴了,心想,好在她步履輕盈,沒驚擾四表哥,要不這一幕可就看不成了。

    這般想著,她索性躲到一株大樹後,準備靜靜兒偷窺一陣。

    不想,才挑選好一株大樹站定,再朝花海望去時,四表哥竟憑空消失不見了,只剩下一片空空的花海。

    傅寶箏︰……

    這是怎麼個情況?

    難不成她方才看到的采花四表哥,只是她幻想出來的幻影?

    傅寶箏四處張望,都沒看到四表哥身影,正眨著眼,略感疑惑時,忽然身後傳來一聲甜滋滋的“箏兒”。

    傅寶箏連忙轉身看去。

    一大束野花橫在她眼前,蓬蓬勃勃一大束,少說也有幾百朵,外圍是一圈白瑩瑩的小白花,中間是溫馨淡雅的小黃花,內圈是紅燦燦的大朵紅花,奼紫嫣紅,絢爛極了。

    “山花浪漫,跟你一樣美,送你。”蕭絕笑著將山花遞給傅寶箏。

    傅寶箏捧了滿懷,面紗下的小臉都紅潤起來。

    也不知是山花太美,還是男人太浪漫,她雙眼里亮起了星星,宛若滿天繁星倒映其中,璀璨如星河。

    蕭絕一直凝視她雙眸呢,見她如此,倏地松了口氣。原本還擔憂她突逢變故,心境變了,會笑不出來。

    “你喜歡就好。”蕭絕低頭看她,聲音溫柔極了。

    “這般美,自然喜歡。”傅寶箏低頭看花,真心贊嘆。真不愧是四表哥一朵朵精心挑選的,每一片花瓣都挺肥大,鮮嫩多汁。

    長到這般大,這不是她第一次收到花,但以往都是丫鬟捧了花枝來,再美,都少了一份情。這次不同,是心上人一朵朵精心挑選好了,送她的,格外珍貴。

    心下這般想著,她不知不覺湊近了臉,去嗅,滿心歡喜。

    長長的白色面紗隨著她的靠近,一起擦過花瓣,發出“沙沙沙”的細碎摩擦聲。

    傅寶箏驀地一愣。面紗,瞬間將她飄蕩在雲端的心拉了回來,仿佛在提醒她,別忘了正事。

    一想到要向男人主動提及……自己清白不清白的事,真是怪難為情的,面紗下的紅唇都有了幾分不自在。

    蕭絕一直凝視她面龐,她的任何細微變化都盡收眼底。但他誤會了小姑娘的表情,以為箏兒由面紗下的痕跡又想到馬車里的悲慘遭遇了。

    “箏兒,這里風大,咱們回去吧。”蕭絕攜了她的小手,試圖轉移她的注意力。

    傅寶箏點點頭,一手抱花,一手任由男人緊緊握著,兩人慢悠悠往莊子那頭走去。

    蕭絕自然知道,那些心結得早點解開,他得明明白白告訴她,無論她遭遇了什麼,他都不離不棄,要與她白頭偕老。她放寬心就是。

    可一向嘴皮子利落的蕭絕,此時此刻竟有些不知該如何開口,怎麼措辭,似乎都有些不對味。

    更怕一個措辭不好,再度傷了箏兒的心,就不妙了。

    傅寶箏呢,要她猛不丁冒出一句“我是清白的,我還是處子”,這話兒太過害臊,她嘴唇動了好幾次,都沒說出口。

    兩人各懷心思,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竟從坡地回到莊子里了,還沒說到正事上去。

    真真是艱難至極。

    終于,蕭絕拉著她走向後院的涼亭時,想到了一個好法子,與她聊起了她那個快一歲的小弟弟,笑道︰

    “你弟弟可愛極了,粉雕玉琢,像個精致的瓷娃娃。我方才摘花時還在想,你弟弟只是與你有三分像,就如此可愛了,咱倆將來的孩子,若是繼承了你十分,再添上我的,還不知得美成什麼樣呢,得羨慕壞了旁人。”

    “箏兒,日後你給我生十個八個,組成一個蹴鞠隊出來,咱倆白發蒼蒼時,就坐在觀看台上看他們踢蹴鞠,你說好不好?”

    傅寶箏听到這番話,先是微微一愣,緊接著眼眶一熱。

    四表哥話里的意思,她如何不懂,這是在明明白白的表明態度,告訴她,哪怕她遭遇了不幸,也依然是他的心頭寶。婚事照舊,娃兒照生,他期待著與她甜甜蜜蜜相伴一生,白頭到老呢。

    抬眼凝視他雙眸,男人深深的眸子里,滿滿都是愛意,每一分愛都在熊熊燃燒。看著看著,傅寶箏忽覺蕩悠悠的,仿佛飄進了男人眼底,被他熱烈的愛包圍著,說不出的溫暖。

    大約是太感動了,這一世終于沒有愛錯人,傅寶箏眼眶一酸,不知不覺就流下淚來。

    “四表哥……”她激動了,哽咽著就要告訴他,她還是清白的,她所有第一次都是他的。哪怕話兒再臊,也要沖口而出。

    可才剛開了個頭,卻被四表哥捂住了嘴,一個字都吐不出來。

    蕭絕神情凝視她,深深望著她,每一個字都說得虔誠︰“箏兒,你听我說,我愛你,只要你的心永遠在我這,那無論你曾經遭遇過什麼,你都是我心底純潔的小仙女,永永遠遠。”

    傅寶箏听了,心底更加感動了,眼珠兒連串落。拿出帕子拭去眼淚,決定將話好好兒跟四表哥說清楚。

    可卻再次被四表哥捂住了嘴,說不出話來。

    這一次,傅寶箏忽然懂了,四表哥好似不願意她開口說話。

    原因嘛,傅寶箏隱隱猜測,大概她是讀《女四書》《烈女傳》長大的,行為保守,滿腦子的貞潔觀。四表哥怕她一開口就要說什麼“她已經不干淨了,婚事作罷,要他另娶”之類的喪氣話吧,他承受不了,所以不許她開口,一個字都不許她提。

    真傻,傅寶箏心道。

    沒想,還真是心有靈犀一點通,還真被傅寶箏猜對了,蕭絕就是那般以為的。所以一見她要說話,他心底就止不住的發慌,越發死死捂住她的嘴,一個字都不讓她說。

    他為了將她娶回家,做了那麼多,闖過了那麼多難關,好不容易盼來了兩人的婚期,可以一輩子長相廝守了,若箏兒因為那些所謂的貞潔,就放棄,就要離開他,他會瘋掉。

    他真的會瘋掉。

    那種話一旦出口,再讓她噎回去,就很難。所以,絕不讓她吐出一個字。

    蕭絕一面死死捂住她的嘴,一面忍不住面帶祈求道︰“箏兒,今日發生的所有事,那些不愉快的記憶,我陪著你一起忘記,一起丟棄在逝去的歲月里,再也不去想,就當從來不曾發生過,好不好?”

    “咱們只向前看,過屬于咱倆的美好日子,好不好?”

    “你不要離開我,好不好?”

    “你答應我,好不好?”

    越說,蕭絕的聲音越低沉,漸漸兒竟有了哽咽哀求之意,眼底也閃了淚花。

    這樣的四表哥,是傅寶箏從未見過的。

    傅寶箏太過震撼。

    五髒六腑都震撼了。

    在男人期待的目光下,她乖乖配合,鄭重地點頭。

    含著熱淚,拼命點頭。

    一下又一下,虔誠極了。

    蕭絕見她終于點頭了,倏地松了口氣,眉宇間驀地明朗起來,宛若熬過漫長的肅殺冬季,終于迎來了萬物復甦的春日,看到了燦爛春花開在枝頭,勃勃生機,他的那顆心也活了過來。

    蕭絕笑了,燦爛至極。

    傅寶箏也跟著笑了,心都化了,被他暖化了。

    能共患難的愛情,才是最美的。

    傅寶箏看著眼前的四表哥,只覺這個男人光芒萬丈,日後,她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給這個男人幸福。

    兩人對視而笑,經歷過這件飛來橫禍,倆個小戀人彼此間的愛情得到了進一步升華,說不出的美好。

    笑完了,傅寶箏知道四表哥放心了,不會再阻止她說話了,也終于該輪到她開口說話了時……

    四表哥修長的手指忽然勾下她面紗,低頭吻了過來。長長久久的吻,呼吸都亂了,她越發找不到機會說話了,那些清白不清白的話,漸漸兒迷失在了男人給的溫存里,傅寶箏自己都快忘了。

    期間,管家過來了一趟,猛然見到涼亭里擁靠在紅柱上的兩人,老管家面皮發燙,趕忙悄悄兒離去,為他倆守在長廊外的入口處,不許任何人過來打擾。期間,老管家還揮著廣袖轟走了好幾個差點闖入的丫鬟小廝,真真是一個稱職的好管家。

    忽然,一個門房快速跑過來,在老管家耳邊低語了什麼,老管家立馬一臉為難。但再為難,也還是邁動了兩條老腿挪到亭子那頭去,垂眸低首盯著青磚地板,一頭冷汗稟報道︰

    “世子爺,傅國公府的國公爺和國公夫人來訪。”

    唉,他家世子爺正和外室姑娘在這里偷著親熱呢,外頭就跑來了正經岳父岳母,這……怎麼听怎麼不對味啊。

    不僅僅是壞了興致啊,簡直就像是來捉.奸的啊。

    你說,這叫什麼事啊。

    老管家生怕世子爺將怒火發到他身上,稟報時,後背都冒了冷汗。

    果不其然,話音剛落,亭子里的姑娘就嚇得身子一抖,一大捧山花灑落一地。

    老管家邁動老腿火速趕到前院去,好歹兒先替世子爺擋一陣岳父岳母,免得兩老沖進來抓住外室姑娘就一頓暴打,那姑娘生得美啊,被打壞了,怪可憐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