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147章

    出行護衛里居然有內奸?

    傅寶箏得知後,再也沒有閑情逸致躲在山莊里與四表哥卿卿我我了, 美眸里滿是怒火, 拉了爹娘就要立即回府去,將那些吃里扒外的人, 趕緊揪出來, 狠狠罰了。

    “爹, 娘,咱們快些回府去。”傅寶箏恨不得現在就開始審問那群護衛, 連聲催促道。

    蕭瑩瑩夫婦也正有此意, 再不耽擱, 向蕭絕辭行。

    蕭絕本想留下傅寶箏,待她臉上傷痕消下去後, 再單獨送她回府的。可幻想很美好, 現實很骨感,那些夜色下手牽手漫步竹林,貪看月色,背靠背坐在屋檐上眺望旭日東升……等等的浪漫事兒,這次是難以實現了。

    畢竟丈母娘,完全沒有留下箏兒在他的莊子上養傷的意思,箏兒也一顆心飛撲在內奸和幕後主使上頭, 哪里還有風花雪月的心情。

    無法,蕭絕只得故作瀟灑放人,揮揮白色廣袖,走在傅遠山身側, 陪同箏兒一家三口走出莊子,去坐馬車。

    話說,老管家一刻鐘前,親眼看見美美的外室姑娘走在國公夫人身邊,一同從後院走來出現在前院,小姑娘眼神里絲毫沒有懼怕,還對國公夫人滿眼的依賴,國公夫人面龐上也絲毫沒有要捏死外室的憤恨,還拉了小姑娘的手,親親熱熱的。

    這,這,這儼然是……母女情深啊!

    老管家瞪圓了眼,太過意外啊,險些瞪壞了他的一雙老眼哦。

    哎喲喂,那美美的小姑娘不是外室,而是傅國公府的千金大,是他家世子爺再名正言順不過的未婚妻啊。

    他這一雙老眼,真是太過老眼昏花了,竟能將日後的世子妃錯認為外室。虧得他家世子爺不知道哇,要不,非得將他攆回老家去賣紅薯不可。

    為了彌補虧欠,老管家火速去了馬房,早早兒吩咐馬房小廝去抱了草料來,將傅國公府趕了一路的幾匹高頭大馬喂得飽飽的。

    待傅寶箏一行人要回府,來到馬車旁時,那些馬匹啊一個個都精神抖擻,十足十的好氣色啊。

    老管家這才心頭舒暢了,感覺贖完了自己的罪。

    不過,傅寶箏完全沒注意到這些,她也實在沒想到,這個胡子花白的老管家內心戲如此豐富哇,一個瞬息就能自顧自上演一出出精彩絕倫的獨角戲啊。

    傅寶箏和娘親一塊坐進馬車里,傅遠山騎著高頭大馬護在馬車一旁,很快,一家三口在數名護衛的守護下,出發了。

    傅寶箏坐在窗口,又朝四表哥揮揮手,做了最後的道別後,便拉下卷起的碧竹簾。

    若是往常,傅寶箏必然要探出窗口,痴痴望著四表哥,一個勁揮手道別,直到馬車走遠四表哥變成黑黑的小點,再也瞧不清後,她才舍得縮回車窗內,放下卷簾的。

    可此時此刻,傅寶箏早沒了那些小兒女的繾綣小心思,滿心都撲在到底誰是內奸,誰又是幕後主謀,到底是誰要害她。

    心底有好幾個人選,譬如廢太子妃傅寶嫣、太子側妃柳珍珠、甦皇後、太子、福王,亦或是二叔二嬸(傅寶嫣爹娘),但琢磨來琢磨去,眼珠子都快紅了,也沒敲定最後的人選。

    很快,一家子回到傅國公府後,傅遠山和蕭瑩瑩便將今日跟隨女兒的那十幾個護衛全都叫去了密室,硬了心腸,將打斗中全體負傷的他們一個個關進漆黑的密室,分開審問,為了提高效率,刑具也一件件擺在了地上。

    事關重大,絕不可能婦人之仁。

    密室里時不時傳出慘叫聲。

    傅寶箏遠在自己的小院里,听不到那些慘叫聲。但她卻眉頭緊蹙,眼眶兒紅紅的坐在床沿上掉眼淚,臉上的面紗都濡濕了一大片。

    “折枝,你一定要好好的,你一定要醒過來啊,沒有你的照顧,我會不習慣的。”傅寶箏傷心極了,淌眼抹淚的,一直對躺在床上無知無覺的大丫鬟折枝念叨個不停。

    無論旁人怎麼勸說,傅寶箏都止不住眼淚。

    原來,一回到府里,傅寶箏就听聞今日大丫鬟折枝受了重傷,為了去晉王府搬救兵,在奔跑的馬背上被人一箭射中,摔下馬背。雖然府醫盡力了,但折枝還是昏迷不醒,還伴隨著高燒不斷。

    府醫說了,若挺不過今夜,這丫鬟……就沒有希望了。

    傅寶箏坐在床沿邊,紅著眼眶凝視著床上無知無覺、隨時都可能撒手人寰的折枝。

    同時,傅寶箏還從娘親那得知,今日跟傅寶箏出行的隨從里,侍衛長當場斃命,好些護衛受傷嚴重,折枝這條命保不保得住得看天意,除此之外,另一個大丫鬟折香左肩被砍了一刀,也得臥床養傷數日。

    可以說,今日死傷慘重,這讓傅寶箏對幕後主使和內奸的恨意,亦發濃烈了起來。

    又半個時辰過去,就在紅彤彤的晚霞涌進窗內,灑在地上像一層層血光時,爹娘那頭終于報來了審訊結果︰

    副侍衛長是內奸,他在得知傅寶箏要去晉王府後,立馬將消息出賣給了大皇子妃,同時給一眾侍衛兄弟下了藥,讓他們體力不足,完全沒有能力與大皇子妃的人搏斗。而武藝最最高強的侍衛長,則在還未回過神來之際,便被好兄弟一劍刺中心髒,當場死去,頭頭死了,一群中了藥的侍衛越發戰斗力不行了。

    “幕後主使是誰?”傅寶箏紅著眼眶,只問這個。

    娘親的心腹小聲道︰“這個,奴婢不知,郡主沒說。”

    傅寶箏心下了然,怕是幕後之人地位不一般,才不敢讓外人知曉,哪怕是心腹都不透露。

    傅寶箏也不再詢問,抬了腳步就走出折枝的小屋子,出了自己的小院子,一路快步如風穿過嫣紅如鮮血的殘陽,火速進了娘親的上房。

    傅寶箏一進去,原本商議著什麼的爹娘,立馬噤聲。

    很顯然,爹娘預備瞞著她,不打算實話實說。

    傅寶箏走近了,抬頭,看向娘親雙眼,也不說話,只將眼珠子紅給她看。

    “箏兒,爹娘會為你報仇的,你乖。”蕭瑩瑩連忙從榻上起身,摟了傅寶箏道。

    這便是還不打算說出幕後主使的意思了。

    傅寶箏依舊一句話也不逼問,只是眼底的淚轉了又轉,將淚流滿面的樣子展現給娘親看。

    如泄洪般,奔流如注,久久不息。

    見狀,蕭瑩瑩輕嘆一聲,瞅了眼傅遠山後,到底將幕後主使招了︰“是甦皇後和太子干的好事。”

    話說,甦皇後和太子為何要害箏兒?

    這就得從儲君之爭開始說了,眼下擺明了大皇子要一輩子死守西北,奪位無妄了,而福王又是個沒頭腦的,慶嘉帝肯定不會將皇位傳給他。那麼唯一可能與太子爭奪江山的,就只剩下蕭絕這個私生子了。

    蕭絕的勢力有哪些,在甦皇後和太子看來,除了晉王府,就是傅寶箏這頭的勢力了。一旦除去傅寶箏,聯姻失敗,便是砍掉了蕭絕的左膀右臂。

    可以說,傅寶箏今日的禍事,全由蕭絕帶來的。

    夫妻倆這才不願意箏兒知曉實情,免得箏兒從此心底犯怵,甚至心底怨怪蕭絕沒保護好她,平白傷了兩個孩子的感情。

    自然,除了這個主要原因外,還有一個次要原因,那便是箏兒曾經深深愛過太子,可太子先是用傅寶嫣傷了箏兒的心,如今彼此都婚嫁了,太子還要來再次狠狠捅一刀。到底是昔日情人啊,如此絕情,箏兒又怎能不心傷。

    不過這些,顯然是夫妻倆多慮了,傅寶箏听了後,只是閉上眼,抹去眼淚,再睜開眼時,心情無比平靜,甚至帶了笑道︰

    “爹,娘,既然皇後和太子如此心急,咱們就成全他們,全力將我未婚夫扶上儲君之位,如何?”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