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151章

    傅寶箏回到慶嘉帝的承乾宮時, 慶嘉帝已經身子不濟, 又睡過去了。

    蕭瑩瑩坐在院子涼亭里的石凳上等,一見女兒回來了,忙起身朝太監總管朱順辭別,帶了女兒往停在甬道里的馬車走去,預備出宮了。

    “你這半日不見, 去哪了?听總管朱順說, 你跟著太子出去了?”剛登上馬車落了座, 蕭瑩瑩就急急盤問起女兒來。生怕女兒是被太子要挾著出去的,上上下下打量女兒有沒有受傷。

    傅寶箏見了娘親的目光,“噗嗤”一聲笑了。

    今兒個, 身上受傷的人,還真不是她,而是傅寶嫣啊,手指甲都掰斷了, 滲了血。

    傅寶箏對娘親絲毫不隱瞞, 將方才發生的事, 詳詳細細說給了娘親听, 先說的太子。

    “太子真是個惡心人的混球!就他那副尊容, 也不找個鏡子照照,配得上我花容月貌的女兒嗎?”蕭瑩瑩語出嘲諷。

    若不是怕說粗話, 污了女兒的耳朵,蕭瑩瑩真真想脫口而出的話是︰“就他那副殘疾樣,也不撒泡尿照照, 配得上嗎?”

    糾結後,蕭瑩瑩到底是文雅人,換了個文雅的說法。

    但傅寶箏興許是母女心有靈犀,瞅著娘親憤怒的那個樣,傅寶箏腦海里蕩出來的話,還真就是那句粗俗些的話。

    說真的,要說埋汰人,還真是那些粗魯一些的話,更能應景。

    蕭瑩瑩罵過太子後,又忍不住嘀咕女兒道︰“你搭理太子做什麼?萬一他在宮里給你設套,可如何是好?”雖說慶嘉帝的承乾宮附近,最是守衛森嚴,安全得很,但是當娘親的哪能不擔心。

    傅寶箏見娘親急了,這才又笑著將傅寶嫣偷窺的事兒說了,還將傅寶嫣事後咬牙切齒那個樣兒,繪聲繪色給描述了一番。

    憑著傅寶箏入學攻讀十幾年的好文采,可是將傅寶嫣那憤恨的小模樣,說得惟妙惟肖,讓蕭瑩瑩有了身臨其境之感呢。

    蕭瑩瑩听了後,心頭爽快了,心底恨恨道,那個賤蹄子,活該被氣死!

    末了,傅寶箏就傅寶嫣極有可能破壞太子登基的事,與娘親小聲探討了一番。

    蕭瑩瑩听了後,沉吟了一會,然後點頭夸贊女兒道︰“你這主意,很好。”

    其實,太子失了寵,又成了個殘廢,還有蕭絕那樣有實力的人虎視眈眈,太子的儲君之位必然是要不保的。太子為了順利登基,會有小動作,是人人都能猜到的事。

    有傅寶嫣在關鍵時刻,痛擊太子,就能讓蕭絕省心很多了。

    蕭瑩瑩目光溫柔地看向女兒,若蕭絕真的坐上了那個位置,箏兒就是皇後了。雖然平日教養女兒時,總在強調要做個心地善良的人,但是作為一國之母,還是有點心機手腕的好。見女兒逼到一定份上,還是懂得去謀算的,蕭瑩瑩心頭隱隱松了一口氣。

    從皇宮到傅國公府,並不遠,兩刻鐘就回到了府上。

    但傅寶箏心頭還有一個巨大的疑惑沒想明白,就跟著娘親一路到了上房,摒退了丫鬟後,又挨著娘親落座,挽住了娘親胳膊,小聲問道︰

    “娘,有一件事,我一直沒想明白,您能幫我解解惑嗎?”

    蕭瑩瑩與女兒一塊坐在臨窗涼榻上,低頭見女兒一副神神秘秘的樣子,不禁好笑道︰“何事,你說就是。”

    傅寶箏又瞅瞅窗外,確信外頭沒人偷听,才將嘴唇湊近了娘親耳朵,聲音極小道︰

    “娘,既然皇舅舅處處不待見甦皇後和太子,所有人都看得出來有多冷淡,那……皇舅舅為何不干脆直接廢了太子……”

    直接廢掉太子,再認回四表哥,給予四表哥皇子身份,光明正大冊封四表哥為儲君。

    這並不是傅寶箏異想天開,實在是,今日見了痴痴看宸妃畫像的慶嘉帝,再想想這些年慶嘉帝對四表哥的各種縱容和討好,尤其是今日慶嘉帝對四表哥的思念,傅寶箏有強烈的感覺,慶嘉帝絕對是想將萬里江山傳給四表哥的。

    既如此,那為何,還留著太子這個明面上的儲君?

    不礙事嗎?

    廢了太子,對四表哥來說,不是更好?

    可慶嘉帝都病成這個樣子了,還是不提廢太子的事,傅寶箏真的是滿心疑惑。

    蕭瑩瑩听了,面色閃過一絲為難。其實,這件事,蕭瑩瑩也曾經深深疑惑過,但今日與慶嘉帝一番長談,她突然領悟了點什麼,隱隱能猜出慶嘉帝為何這般做,為何遲遲不動太子。

    但是,要將慶嘉帝背後的目的,跟女兒抖露,就有些不合適了。

    有些事,對慶嘉帝來說,只能做,卻不能說出來。說出來,會顯得慶嘉帝太過無情無義,甚至會改變了女兒對慶嘉帝這個皇舅舅的看法。

    因此,思之再三,蕭瑩瑩說不出口,只是將些是是而非的話哄女兒道︰

    “帝王的心思,咱們婦道人家哪里能猜得到。箏兒,你放心就是,你的皇舅舅最愛的兒子就是蕭絕,不會虧待他的,必定會給他安排好後路。”一定會是最好的那條。

    傅寶箏听了,只當娘親也猜不透幕後的事,只得作罷。悻悻地退出上房,回了自己的小院子。

    在無盡的疑惑里,傅寶箏真真是看世間一切物體都充滿了疑惑。

    恰逢樹上掉下一片葉子,好巧不巧,落在她的腳邊。小小的一片枯葉,黃黃的,被她白色的湘裙一襯托,亦發黃了起來。

    傅寶箏忍不住彎下腰去,探出兩根細白的手指,將它捏了起來,放到嫩白如美玉的手心,盯了半晌後,疑惑地對黃葉道︰

    “為何一到了秋天,就要落葉呢?”

    “是你的樹媽媽,寵愛了你一個春天和一個夏天,膩煩了,不愛你了嗎?”

    說到樹媽媽,傅寶箏不由自主仰起了小腦袋,痴痴望著逐漸光禿禿的樹枝。

    她雖然不懂樹媽媽為何拋棄了這些黃黃的樹葉,但是她懂,樹媽媽絕不是因為不愛這些樹葉寶寶了,才將它們拋棄在泥土地里的……說不定,就是因為太愛了,舍不得它們跟著自己一起在寒冬里受凍,才將它們震落在泥土地里,早早化成肥料,去過另一番好日子呢。

    驀地,傅寶箏聯想到了慶嘉帝,表面上的做派是不廢太子,不認回四表哥,但背後的真相恐怕是相反的?

    一切都是在為四表哥鋪路?

    只是鋪的什麼路,她暫時還沒看懂罷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