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153章

    傅寶箏猜錯了, 今夜下詔緊急召蕭絕入宮的,並非太子,而是慶嘉帝。

    慶嘉帝精神頭越發不好, 老眼也昏花起來,床頭點燃一個碩大的燭台, 上頭十來根紅燭, 都快亮如白晝了, 慶嘉帝卻越來越看不清鋪在雙腿上的美人像。

    畫像上帶笑的眉眼,她挺翹的鼻子, 她嫣紅的小嘴,宸妃的一切,都在目光里逐漸模糊起來。

    慶嘉帝越來越視物困難。

    再不好好瞅瞅他的絕兒,他怕沒有那一天了。

    “晉王世子。”殿門外終于響起朱順的請安聲。

    慶嘉帝抬頭,在他熱切盼望的目光下,殿門終于“嘎吱”一聲打開, 一道白衣身影緩步進來。

    絕兒來了, 絕兒終于來了, 派太監去尋他進宮時,慶嘉帝還怕他故意躲起來不肯見。

    這麼些年, 有誰知道,慶嘉帝有多害怕絕兒的冷漠,疏離,和拒他于千里。

    說出來都沒人信,慶嘉帝堂堂一個帝王, 近年來居然小心翼翼到要看絕兒的臉色下旨意,有一成可能招惹絕兒不快,慶嘉帝便不大敢去做。

    就說病了的這些日子,慶嘉帝非常思念絕兒,卻也輕易不敢下旨召見,若非身體實在支撐不下去了,今夜也不會冒了惹他不快的風險連夜宣他進宮。

    不用想便知,絕兒定是不願的。

    看著蕭絕拂開一層又一層的紗幔,緩步朝他走來,慶嘉帝看得目光有些濕了,淚盈于睫。

    絕兒的臉龐,像極了當年的宸妃。

    連穿衣風格都像。

    慶嘉帝記得,初見柔兒,她就是穿著一條長長的繡蘭花的白裙,趴在桃花樹下的一塊巨石上睡著了,小姑娘白生生的臉蛋靠在石頭上,大概是夢見了好吃的,嘴角流出口水來,說不出的嬌憨動人。

    那時,慶嘉帝還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皇子,對她一見鐘情,打探清楚她是誰家的姑娘,隔日便請父皇做主賜婚了。

    婚後的日子,太過美好,美好到慶嘉帝每每回憶起來,都忍不住哭出聲來。

    “絕兒……”慶嘉帝哽咽出聲。

    蕭絕穿過層層紗幔,走至最後一層紗幔前時,那聲“絕兒”傳進他耳里,宛若穿透了數年光陰,滄桑極了。

    蕭絕听了,卻面無表情,只緩緩抬手拂開最後一層紗幔,向坐臥床頭的帝王望過去。

    半個多月未見,慶嘉帝在病痛的折磨下,肉眼可見的蒼老了下去,不說蒼老了十歲那般夸張,也必然是老了好幾歲的。

    但蕭絕的目光中,毫無憐憫,只有淡漠,宛若慶嘉帝哭也好,哽咽顫聲也好,都不值得同情分毫,也觸動不了他分毫。

    “絕兒,父皇錯了,父皇真的知錯了,你……你原諒父皇,好不好?”慶嘉帝聲音哽咽得可憐,也卑微到了骨子里。

    說話時,慶嘉帝還咳個不停,雪白的帕子上很快滲出了血絲。

    眼見著,哪像是個帝王,竟是一個再可憐不過的苦苦哀求兒子原諒自己的老頭兒。

    “我無權替宸妃原諒任何人。”蕭絕一開口,便是冷漠,連視線都移開了,落在慶嘉帝雙腿上的畫像上,聲音就更淡漠了,一絲溫度都不帶,“你不配看她畫像。”

    慶嘉帝老淚縱橫。

    鳳儀宮。

    西配殿的臨窗榻上,甦皇後身穿明黃寢衣,披著外衣坐在窗下,蒼白的手輕輕拿起一把銀剪,剪去紅燭的花芯。

    燭光一跳,整個西配殿都更亮堂了三分。

    盯著跳動的燭光,甦皇後眼底轉了淚。

    她清楚的記得,當年大婚之時,他是帝王,她是皇後,他給了她隆重的國婚。她以皇後之尊,十六抬大轎從皇宮正門抬了進來,身後跟著十里紅妝,身前跪了三千佳麗,無數命婦朝賀,那時多風光啊。

    花轎里,她真的以為作為他的皇後,會一輩子這般風光下去。

    在紅彤彤的喜房里,慶嘉帝面上卻沒有多少歡喜之色。

    還是她強忍了性子,嬌聲軟語,哄了慶嘉帝與她共握一把銀剪,就是坐在這張榻上,就是對著這個燭台,他輕輕握著她白嫩嫩的小手,一塊剪去了蠟燭上的花芯。

    那會子,慶嘉帝的手是涼的,心也是涼的,她分毫都不介意,她自信萬分,以為得了他的人,總有一日能捂熱了他的心。

    少女的她,哪里會料到,二十年過去了,她還是沒能捂熱帝王的那顆心。

    帝王所有的情和愛,都給了宸妃那個賤人。

    這些她都認命了,可如今,慶嘉帝還要偏心蕭絕,逼迫他們娘倆讓出太子之位。

    憑什麼?

    憑什麼?

    她的太子,生下來就是太子啊,當了一輩子的太子,哪能在慶嘉帝即將不行了時,將太子之位拱手讓給蕭絕?

    “當年你做下什麼,你自己清楚,宸妃是怎麼死的,想必你比太醫都要清楚。欠下債,就要還……”

    腦子里回蕩著今日黃昏慶嘉帝指責的話,甦皇後緊握銀剪,氣得雙眸里閃了淚花,一雙手也氣得發抖,她不甘心,她不甘心啊。

    當初,沒有她娘家出力,慶嘉帝哪能殺出重圍,坐上帝王之位?

    哪能子孫後代有皇位可繼承?

    她是皇後,她的兒子是唯一的嫡子。

    這江山,輪,也該輪給她的太子。

    哪怕她娘家如今落魄了,哪怕她的太子如今殘廢了,也輪不到宸妃的兒子!

    蕭絕,他休想!

    甦皇後正握著銀剪,趴在暖榻矮幾上氣得發抖時,一個小太監匆匆進來稟報道︰

    “皇後娘娘,皇上宣晉王世子進宮了,眼下正在寢殿里密談。咱們的眼線說,皇上雙眼看不見了,抱住晉王世子一個勁地哭,還說,還說……父皇對不起你,也對不起你母妃,你就給父皇一個機會贖罪吧……”

    給一個機會贖罪?

    怎麼贖罪?

    自然是下廢太子詔書,然後將蕭絕認做皇子,冊立太子罷了。

    甦皇後狠狠將銀剪砸在地上,銀剪劃過地面,擦出聲響,在靜謐的夜晚顯得尤為可怖。

    嚇得小太監後面的話都不敢說了。

    甦皇後喝問道︰“今夜,那個朱順可有捧進去兩道空白聖旨?”

    小太監見甦皇後已經猜到了,才敢點頭應是。

    空白聖旨有何用?自然是當著蕭絕的面,寫下廢太子詔書,和,冊立蕭絕為太子的詔書。

    “好,很好。”甦皇後笑出了淚花,就在碩大的淚珠掛在下巴上將落未落時,太子听到消息,趕了過來。

    “太子,動手吧。與其被動,不如先下手為強。”甦皇後擦去眼淚,腰背挺得直直的。

    太子眼底早已沒了淚,行宮時就已經哭干了,如今眼底只剩下冷漠和決絕,朝甦皇後重重點頭︰“母後,兩刻鐘前,兒臣已經動手了。”

    蕭絕前腳進了承乾宮,太子後腳就已經動了手。

    甦皇後緩緩閉了眼。

    ∼

    傅國公府。

    京城有異動,巷子里听到好些士兵沖來沖去的聲音,听那動靜,似乎好些權貴之家都被來歷不明的兵包圍了。

    爹爹傅遠山配合蕭絕,負有重任,蕭絕前腳進了宮,傅遠山後腳就出了府。

    今夜,絕對太平不了,要政變了。

    因著這些動靜,傅寶箏有些害怕,縮在娘親懷里,母女倆摟做一團。

    “娘,當年的宸妃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真的只是難產而亡嗎?”若真的只是這樣,四表哥又為何不養在宮里,而是對外宣稱是個死嬰,偷偷兒抱去晉王府養著。

    想著四表哥這些年對慶嘉帝的冷淡,傅寶箏心頭真的疑惑重重,事情肯定不像表面上這般簡單。

    蕭瑩瑩想起宸妃,目光都哀傷起來。那段往事充滿了血和淚,簡直是向世人赤.裸裸的展示現實的無奈。女兒如今被蕭絕寵得整個人都浸泡在蜜罐子里,對愛情充滿了希望,蕭瑩瑩不忍說出往事來傷了女兒的心。

    蕭瑩瑩不打算提及,傅寶箏軟磨硬泡了好一會,蕭瑩瑩也只是輕輕搖頭,閉口不言。

    “娘,若宸妃的事,只是無關之人的往事,也便罷了。偏生她是四表哥的生母啊,女兒瞅著,四表哥對當年往事是知情的,女兒若不知情,將來要是說錯了話,辦錯了事,豈不是讓四表哥寒心?”

    “這不是生生逼迫女兒與四表哥離心嘛。”

    傅寶箏窩在蕭瑩瑩懷里,一句又一句,“寒心”和“離心”四字到底是刺到了蕭瑩瑩敏感的神經。

    是啊,宸妃是蕭絕生母,箏兒若是什麼都不知道,將來對一眾人的態度上還真就容易辦錯事,小兩口過日子有隱患。

    權衡利弊後,蕭瑩瑩到底開口了,盡量將當年的往事說得簡潔易懂。

    “當年,你皇舅舅還只是個皇子,對柔柔一見鐘情,隔年娶為正妃,婚後兩人琴瑟和弦,十分恩愛。”

    傅寶箏听到這里,不由得驚疑出聲︰“娶為正妃?”

    既然是皇子正妃,怎的皇舅舅登上帝王之後,沒能跟著成為皇後,只得了個宸妃的妃位?反倒是立了如今的甦皇後為中宮?

    這,不是貶妻為妾?

    不僅宸妃從原配發妻,變成了妾,連帶著四表哥一出生也由原來的嫡子,變成了庶子。從宸妃後來的“母子俱亡”來看,當年四表哥還在宸妃肚子里時,母子倆還遭受了甦皇後不為人知的暗害。

    思及此,傅寶箏駭然變色。

    換個角度,若是箏兒嫁給四表哥時是皇子正妻,待四表哥登基之後,她只撈了個妃位,皇後另立別的女人,她絕對永生永世都不會原諒四表哥的。

    絕不原諒。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