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154章

    夜深人靜,子時時分, 往常這個時候早已宵禁, 各處街道不見人影, 唯有寒風肆無忌憚地刮過。

    可今夜, 注定不同以往。

    皇親國戚和朝中重臣的大門被扣得“咚咚”響,那些本就擔憂得沒睡下的還好, 已睡在熱乎乎被窩里的就可憐了, 慌慌張張穿衣,一路趔趄地走向馬車,無奈地進宮去。

    下了馬車,好多怕死的皇親國戚和大臣雙腿都發抖。

    從他們得知, 慶嘉帝身體抱恙, 進宮侍疾起, 稍微心里有點譜的都知道, 要宮變了。

    明面上召他們進宮侍疾, 實際上與囚禁差不離啊。

    這個節骨眼上, 搞不好就是一場屠殺, 死傷無數啊。

    膽小的,一個個瑟瑟發抖。也有那膽大的, 一下馬車就大步朝慶嘉帝的承乾宮奔去。

    “父皇……父皇……”

    一眾大臣陸陸續續到達承乾宮, 正向先到的大臣打听慶嘉帝的身體狀況時, 寢殿里猛然傳出太子的悲慟聲。

    緊接著,寢殿里哀哭聲一片。

    “皇上駕崩……”太監大總管朱順哀戚喊道。

    眾人听了,紛紛跪倒, 早有候在一旁的宮女挨個上前遞上白色孝服。

    正在眾人接過孝服,要穿上時,寢殿內響起了打斗聲,還傳出太子悲痛欲絕的嘶吼聲︰

    “蕭絕,父皇待你不薄啊,你竟如此狠心,毒殺孤的父皇?”

    “蕭絕,你喪心病狂啊……”

    眾人听了,手上動作一頓,慶嘉帝竟是死于毒殺?

    這,這,這……

    在場的大臣沒有幾個傻子,早在听聞蕭絕容貌酷似宸妃時,便想方設法調查清楚了二十年前的舊事,不少人都知曉宸妃曾經貴為二皇子正妃,最終卻沒能成為皇後,反倒以妃子的身份跪在宮門口,與諸多佳麗跪在一起,低頭跪迎甦皇後風風光光從皇宮正門抬進來,成為慶嘉帝的第一任皇後,成為整個後宮的女主人。

    從發妻變成妾。

    日日早起,去甦皇後宮中請安。

    從那之後,宸妃再沒露過笑容,子嗣又艱難。好不容易懷上了子嗣,也因心情抑郁,身體不佳,亦或是被甦皇後暗害,導致難產而亡。

    可以說,宸妃的悲劇,乃慶嘉帝一手造成。

    蕭絕作為宸妃之子,毒殺慶嘉帝,為母報仇,動機是成立的。

    太子正因為知道這點,才敢大著膽子毒殺了慶嘉帝,再嫁禍于進宮探望的蕭絕。

    “來人啊,將弒君的賊子拖下去!”太子從牆上取下一把寶劍,寒光閃閃,指著蕭絕面門,怒吼道。

    盡管太子雙手殘疾,殘留的四根左手指,劍柄都握不太穩,晃悠悠的,但太子此刻卻是興奮萬分,蕭絕啊蕭絕,你就是再得父皇偏心偏寵,又怎樣?

    今夜,還不是得死在這里。

    以弒君的罪名,遺臭萬年!

    不僅你要死,連同你的死鬼母妃,也得挫骨揚灰。

    太子打小就知道自己母後不得寵,每每獨守空房,都淚光點點。他一直很疑惑,明明他的母後傾國傾城,比別的嬪妃要美艷多了,為何父皇永遠都是一副不待見的樣子。有時眉眼間甚至還流露出厭惡。

    直到行宮狩獵他身受重傷,蕭絕卻絲毫懲罰都沒有,還被嘉獎了尚方寶劍,他哭倒在母後懷里,那夜,母後才告知他,父皇一直被宸妃蠱惑。

    宸妃活著時,一個笑容都沒有,也能將父皇迷得神魂顛倒。那些年宸妃不知在父皇耳邊說了多少母後的壞話,顛倒黑白,導致父皇打心底里厭惡了母後。宸妃寵冠後宮,被養大了胃口,不僅惦記皇後的寶座,還妄想生下個庶子也能冊立為儲君。

    “偏生你的父皇,還真就偏心宸妃母子,眼底何曾有過咱們?如今,更是要活生生逼死咱們,給蕭絕讓位呢!”

    能想出將蕭絕養在晉王府,騙過母後的視線,光看這一招,便知父皇有多偏心蕭絕了。生怕蕭絕在宮里受到暗算,養不活。

    蕭絕早早兒就獲得晉王府的支持,身後權勢滔天。

    而他太子呢?

    呵,母族在父皇的一步步打壓下,各種貪污受賄,賣官蠰爵,投機倒把,等等名目繁多的罪名,才十幾年就敗光了祖上基業,從曾經權勢滔天的甦國公府變成了如今處處需要他們母子接濟的破落戶。

    這還不算,再看看他們娶的妻子。

    父皇給蕭絕配的是箏兒,妻族勢力龐大,兵權在握。

    而給他太子配的是什麼?

    是毫無助力的傅寶嫣啊,一個光有美貌,內心還毒蠍的女子啊!

    呵,不要說什麼當初是他一意孤行求娶的傅寶嫣。但凡父皇偏愛他一點,當初就不會在他求娶傅寶嫣時,一句勸解分析的話都沒有,輕輕松松就答應了他沒過腦子的請求。

    當時他就奇怪,怎的母後氣成了那樣,父皇卻一句否決的話都沒有?

    如今想來,竟是去年賜婚時,父皇就已經一步步在給蕭絕鋪路了,故意給太子賜婚個沒點用的傅寶嫣,好拖後腿。

    面對父皇如此不公的待遇,太子下手毒殺慶嘉帝時,可謂是絲毫猶豫都沒有啊。此刻能成功嫁禍給蕭絕,用劍指著蕭絕,太子真真是說不出的爽快。

    若不是怕被眾人听去了,不好,太子此時此刻真真就想對蕭絕笑吼一聲,蕭絕,你放心,等你死了,你的心上人箏兒,孤會好好待她的,夜夜將她寵得哭啞了嗓子哀求“輕點,輕點”,好不好?

    說起箏兒那個女人,太子重新追求她,真心肯定是有的,但難免也夾雜著對蕭絕的報復。

    對一個男人來說,最羞辱的是什麼?自然是心愛的姑娘被宿敵困在身下夜夜予取予求。

    所以,太子早就盤算好了,等蕭絕砍了頭後,他要將蕭絕的靈位丟棄在床下,夜夜听他寵幸箏兒的恩愛聲。

    想到這個心願即將達成,他也即將登基為帝,太子握著劍的手都興奮起來,險些面上的表情都兜不住,要笑將出來。

    最後,太子終于壓下了那些笑容,猙獰了面孔,劍指蕭絕再次大吼道︰“快將弒君的賊子拖下去,就地正法!”

    早就候在寢殿外的侍衛,一個個拔刀沖進殿門,紛紛指向蕭絕。與此同時,承乾宮也被四面八方涌來的侍衛,團團圍住,守得如鐵桶一般。

    形勢如此嚴峻,被關在承乾宮院子里的皇親國戚和一眾大臣,紛紛戰戰兢兢。

    試問,天下人,有幾個不怕死的?

    可就在他們雙腿發顫時,蕭絕雖然被一眾侍衛團團圍住,面上卻絲毫不見緊張之態。

    蕭絕反倒依舊瀟灑地揮揮廣袖,朝太子抬起白皙下巴,啟唇笑了,緩緩道︰

    “太子,若本世子沒看錯的話,從皇上口吐鮮血倒下,到你公布皇上駕崩,期間只有一個太醫探了探鼻息,連急救措施都沒上吧?”

    “你連救都沒救,就這般肯定皇上一定是駕崩了?再沒救回來的可能?”

    “你敢這般篤定,大概是因為你知道下的是什麼毒,知道毒性有多大,也知道宮里的太醫是搶救不回來的吧。”

    換句話說,下毒之人是誰,已經昭然若揭了。在場的大臣都不是蠢子,全都听懂了蕭絕的明示——毒是太子下的,所以他非常清楚毒性。

    蕭絕輕飄飄的三言兩語,便將弒君的罪名反扣在了太子頭上。

    太子變了臉色,本就沒多聰明的他,緊張起來只會叫囂“蕭絕,你血口噴人,你倒打一耙,孤是太子,是儲君,豈能謀害父皇?對孤有啥好處?”,只會連連催促侍衛快將蕭絕拿下。

    可那些侍衛不知怎的,竟遲遲沒動手,只是干巴巴地用刀指著蕭絕。

    太子哪里知道,這些侍衛明面上是太子的人,實際上連同他們的頭領,早已棄暗投明,投在了蕭絕門下。

    而蕭絕呢,接下來出口的話,卻是將太子徹底震住了,那是當著一眾大臣的面,太子絕不敢反駁和阻攔的話。

    只听蕭絕朝殿外大聲喊道︰“朱公公,本世子早就猜到太子要謀害皇上,早在半個月前就尋覓到了雲游四海的姜神醫,此時此刻,姜神醫正在宮門口候著,還請朱公公快快派人迎進來,救活皇上才好。”

    此話一出,太子真真是嚇得渾身顫抖。

    姜神醫,可是前朝就聞名天下了,比曾經的華佗、張仲景還要神上三分的神醫。听聞姜神醫曾被同行用巨毒之物暗害了不下數十次,卻次次都能自行解毒,好好的活了下來。細細算其年歲,如今已是百歲老人。

    這樣神仙似的老頭來了,什麼毒.藥不能解啊?

    偏生眾目睽睽下,太子還不能阻止。

    你說太子怕是不怕?

    太子怕得雙腿都軟了,嘴唇哆哆嗦嗦說不出一句話來。

    “蕭絕,到了此刻,你還妖言惑眾?姜神醫早就在半年前老死在江南了,你嘴里的姜神醫不過是你請人扮演的托!”

    甦皇後听到消息,急急忙忙趕了過來,到底是把持後宮二十年的女主人,在後宮一茬茬的血案里,早就練就了撒謊不臉紅的本事,甦皇後氣勢凜凜,戴了護甲的手指,毫不客氣地指向蕭絕,再次厲聲道︰

    “蕭絕,你謀害帝王,死到臨頭了,還想編個謊言來拖延時間?誰給你的膽子?”

    不過,就算甦皇後氣勢足夠大,也擋不住眾口悠悠。

    這會子都不用蕭絕回答她了,已有好些大臣大聲囔囔︰“快請姜神醫進來,甭管真假,總得試過才知道!”

    “臣附議!”

    “臣附議!”

    “臣附議!”

    就在一片的“臣附議”中,蕭絕大手連拍三下,承乾宮門口立馬來了一個白發蒼蒼的老神仙,竟是蕭絕的人已經一路護送姜神醫抵達了承乾宮門口。

    “姜神醫,快,皇上就在里頭!”朱順大總管,連忙上前引路。

    那些阻擋的侍衛,紛紛讓出一條道來。

    甦皇後驚見那些侍衛集體乖乖配合,她心急,也沒有法子了。

    只能眼睜睜看著姜神醫快步進了承乾宮。

    好在這時,投靠甦皇後的那個太醫給她丟了個眼神,明確告知慶嘉帝真的咽了氣,不必憂心。

    甦皇後這才真的松了口氣。

    事實上,甦皇後知道,剛剛進去的白發蒼蒼的老神醫假不了。方才她說什麼姜神醫已經老死江南的話,都是臨時編的。

    甦皇後方才的阻攔,不過是盡量拖延時間。

    因為甦皇後知道,慶嘉帝是真真切切喝下了毒.藥。只要時間拖延得足夠長,徹徹底底成了一具僵硬的死尸,姜神醫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救不回來了。

    死尸,還能變成活人?

    笑話!

    死而復生的事,不管別人信不信,甦皇後是不信的。

    可甦皇後怎麼都沒料到,姜神醫不過進去了一刻鐘,就听到了朱順公公喜極而涕的聲音:

    “皇上,皇上可活過來了……皇上啊,奴才的皇上啊……”

    院子里的朝臣听了,紛紛跪倒,齊聲歡呼︰“皇上,皇上……”

    太子嚇得跌坐在地,站都站不穩了。

    甦皇後也一副見鬼的表情,怎麼可能?喝下了那種劇毒的藥,怎麼過去大半個時辰了,還沒死透?

    甦皇後步子不穩,險些一個趔趄。

    甦皇後哪里知道,慶嘉帝早就派了線人潛伏鳳儀宮和東宮,甦皇後和太子的一舉一動都隱瞞不了這個玩弄權術二十余年的帝王。

    慶嘉帝壓根就沒喝下太子弄來的什麼毒.藥,他喝下的不過是姜神醫的秘藥,口噴鮮血,狀似咽氣,形同死尸罷了。

    今日所有的一切,都是慶嘉帝在演戲,在為絕兒鋪路。

    躺在龍床上的慶嘉帝,睜眼的那一剎那,看見絕兒守在病床前,他笑了。

    慶嘉帝知道,待他醒轉過來時,所有朝臣心下都已經認定一個事實——慶嘉帝被太子毒死之際,是絕兒及時尋來了姜神醫,才救回了帝王。

    憑此一舉,絕兒大孝子的名頭就跑不掉了!

    日後絕兒認祖歸宗,甚至冊封為儲君,也再沒有人能反對分毫!

    可以說,慶嘉帝為了讓絕兒不手染鮮血,不手刃太子,不被後世之人口誅筆伐,慶嘉帝真真是步步為營。

    要知道,太子是國本,歷朝歷代改立太子都不是容易的事,哪怕蕭嘉這個太子已經沒有勢力了,就是個典型的窩囊廢,要廢掉他,依舊會有阻力,迂腐的朝臣總是有的。可如今,蕭嘉這個太子犯了謀逆之罪,聯合甦皇後要毒.殺慶嘉帝,此時廢去,就不費吹灰之力了。

    當然,最最最主要的是,慶嘉帝要給蕭絕一個大孝子的好名聲!慶嘉帝對蕭絕的愛,是掏心掏肺的。

    醞釀多日,慶嘉帝終于以自己的“死”為絕兒鋪路,助絕兒得到了寶座。

    “柔兒,你看到了嗎,二十年後,我做到了,我替咱們的兒子做到了……柔兒……”

    慶嘉帝看著絕兒的臉,布滿淚水的雙眸,模糊不清,他仿佛又看到了對她笑的柔兒,他深愛數年的發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