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155章

    “父皇, 父皇……”

    慶嘉帝躺在床上, 淚眼朦朧看絕兒時, 寢殿門口不時傳來太子的低泣。

    蕭絕自然也听到了, 立在床前戲虐地看著起不來身的慶嘉帝,嘴角一勾,笑著諷刺道︰“皇上寵愛了二十年的太子, 在外頭苦苦哀叫‘父皇’呢,怎麼, 皇上也不開口放他進來,好享受天倫之樂?”

    蕭絕的語氣輕飄飄的,入了慶嘉帝耳里,卻擊得他眼底的淚水都干涸了下去。他的絕兒, 還是不肯原諒他。無論他這些年彌補了多少,都不肯原諒他。

    是了,他當年犯下那樣的大錯, 柔兒臨死前都不肯跟他說一句話, 絕兒又怎肯輕易原諒他。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慶嘉帝心底嘆口氣, 最後討好的語氣道︰“絕兒,你別再說這些話來刺父皇了……你願意怎樣處置皇後和太子,都隨你……”

    話還未完, 蕭絕已轉身而去。

    只留給慶嘉帝一個冷漠的背影。

    慶嘉帝尷尬地住口,滿臉苦笑,本想握住絕兒的手,對他道, 只要能解你心中的仇恨,你就是以朕的名義將他倆就地正法,都隨你。

    可蕭絕壓根不給慶嘉帝握手的機會。

    慶嘉帝伸至半空的手,尷尬無力地縮回來。

    話說,一刻鐘前。

    慶嘉帝險些被毒死,被姜神醫救活,他活過來的那一刻,承乾宮院子里的皇親國戚和一眾大臣,跪下三呼萬歲之余,目光全都投放在甦皇後和太子身上。

    太子嚇得跌坐在地,站都站不住了。就是跪坐在地,那兩條腿還顫抖個不停呢。

    太子這個樣子,簡直就是向所有人無聲宣布,弒君的人不是旁人,正是他自己。

    甦皇後到底鎮定些,雙腿只微微發軟趔趄一步,立馬又站穩了。

    慌什麼?

    慌什麼?

    他們找的下毒之人,可是死士。

    從西域買藥,到偷偷下毒,全是死士一手包辦,他們母子就沒參合過。下完毒後,死士已經抹脖子自盡。那個配合的宮女,也在兩刻鐘前被干掉了。至于知道內情的那個太醫,其妻子兒女可都捏在他們手上,量太醫短時間內也不敢說漏嘴,只要得了機會,就做掉他。

    可以說,參與投毒案的相關人士,基本都提前解決掉了。

    自然這些都不是重點,最重要的還在于慶嘉帝怎麼打算。

    慶嘉帝的心性,甦皇後很清楚,是個心地柔軟的。縱然慶嘉帝不愛她的太子,可到底是親生骨肉,沒有確鑿證據,慶嘉帝絕對舍不得殺害親生兒子。

    換句話說,只要她和太子抵死不認,弒君的罪名就落不到他們頭上。

    基于此,甦皇後越來越鎮定。

    “太子,瞧你歡喜的,都喜極而泣了。”甦皇後睜眼說瞎話,一張巧嘴活生生將太子的膽顫害怕跌坐在地,說成了喜極而泣,說成了太子歡喜得站都站不穩了,大孝子一個啊。

    “太子啊,你還傻坐著干什麼,快進去瞅你父皇啊。”甦皇後雙手拉起地上的太子,連聲催促。

    太子做了虧心事,怕慶嘉帝怕得要死,哪里敢進去探望?可拗不過母後,只得努力咧著嘴笑,做出一副喜極而泣的樣子來。

    “皇後娘娘,太子殿下,請留步!”

    可就在甦皇後和太子預備跨過寢殿的門檻時,朱順從里頭出來了,手執拂塵,擋住了去路。

    “朱公公這是何意?”太子膽小,還是甦皇後鎮定,還能擺出後宮之主的架勢,昂起下巴詢問。

    “何意?自然是防著你們了。”蕭絕廣袖飄蕩,緩步從寢殿里走了出來,蕩漾如湖水的衣擺一頓,停在了甦皇後和太子正前方。

    蕭絕打量的目光久久地落在甦皇後和太子身上,仿佛要穿透皮囊,看透他們胸腔里的那顆心到底有多黑。

    這是蕭絕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審視甦皇後。

    蕭絕知道,宸妃很苦,從發妻淪落為妾的那兩年,在賤嘴甦皇後手下討生活,哪是人過的日子?

    甦皇後都不用譏諷別的,光是每日請安時,當著眾位嬪妃稍稍提上一句︰

    “喲,這不是曾經的二皇子正妃嗎?怎的,大婚後的那幾年沒伺候好男人?也是,若你伺候得好,也不會連個後位都沒掙上,反倒淪落成妃妾了。也難為你了,比本宮先伺候皇上數年,如今反倒要在本宮跟前屈膝請安。”

    光這一句,就夠宸妃心傷了。

    更何況,除此之外,還有更多不為人知的迫害。若非迫害嚴重,蕭絕也不會還在襁褓中,便詐死離宮。明顯的,那會子甦皇後勢力強大,有足夠的手段弄死一個小嬰兒。

    可惜了。

    當年蕭絕沒死,活著長大了。

    風水輪流轉,如今輪到蕭絕替母復仇了。

    蕭絕射出的眼神,犀利如刀,無聲無息架在甦皇後和太子脖子上,嚇得甦皇後心底都發毛了。

    蕭絕見她手指輕顫,這才輕啟紅唇,慢悠悠道︰

    “姜神醫說了,皇上剛剛醒轉,身子虛弱,再經不起二輪投毒。”

    聲音很響亮,院子里的諸位大臣沒有听不清的,紛紛盯著甦皇後和太子,似乎十分好奇作戲的兩人,面對如此不給面子的直白話,還預備怎麼演下去。

    太子,自然是雙腿又一抖,一副沒出息樣。

    甦皇後就鎮定多了,還敢迎上蕭絕的目光,狡辯道︰“晉王世子說這番話是什麼意思?這是懷疑本宮和太子投毒嗎?”

    尾音上挑,質問意味十足。

    不得不說,甦皇後到底是甦皇後,心理素質就是過硬啊,事到臨頭,還敢一副坦蕩的樣子,反過來質問。

    蕭絕听了,嘴角一勾,笑得嫵媚眾生︰“不是懷疑,而是肯定!”

    甦皇後頓了頓,一字一句,加重了語氣道︰“晉王世子!沒證據的事,還是謹言慎行的好。污蔑當今國母和儲君,這樣的重罪扣下來,晉王府可是保不了你……”

    甦皇後一邊說,一邊握緊太子顫抖的手,給他打氣。

    太子在听到“沒證據”三個字時,腦子瞬間開竅了。

    是啊,投毒之人早就解決了,人證物證,應該都被母後銷毀得差不多了。沒有證據,蕭絕能耐他何?

    再見母後鎮定的樣子,太子突然也鎮定了兩分,手也不抖了。

    宛若寒冬即將過去,心里頭有了春天。

    可世上就是有這般令人絕望的事,太子才剛看到希望,承乾宮外頭就傳來一個女子憤怒的指責聲︰

    “我有證據!我有甦皇後和太子企圖毒殺皇上的證據!”

    太子和眾人反頭看去,頓時愣住。

    高聲喧嘩者是個衣裳襤褸,頭發凌亂,形如瘋婦的小婦人。

    細細一看,亂發下的那張臉,竟是曾經的太子妃,傅寶嫣!

    話說傅寶嫣就算不再是太子妃,好歹也是東宮里的一名姬妾,還不至于連套干淨整潔的宮裝都被苛待,穿不起吧?還有那凌亂異常,跟個乞丐一樣的頭發,又是怎麼回事呢?

    只見傅寶嫣一把沖過來,跪倒在石階下,大聲哭喊道︰

    “皇上,皇上,臣妾該死,臣妾沒用啊,早在太子和甦皇後剛打算謀害皇上那日,臣妾便撞破了,可臣妾剛要通風報信,便被太子發覺了……他們喪心病狂,將臣妾關在密室里,往死里折磨啊。剛剛才逃了出來,這才報信遲了,險些害了皇上啊……”

    這番話說的很明顯了,傅寶嫣本人,就是太子謀害慶嘉帝的人證。

    而她身上的傷,她一頭蓬亂的髒發,她形如乞丐的襤褸樣,更是能刺激眾人的眼球,讓人對她的供詞更加信任三分。

    就是為了逼真,傅寶嫣才破天荒將自己弄成了這副鬼樣子。

    “你胡說八道什麼?”太子急紅了眼。

    傅寶嫣是太子的發妻啊,她的指認,再加上她眼下這副狼狽的樣子,鐵定會讓太子再難翻身。

    你說太子急不急?

    傅寶嫣見太子那副慌張的樣子,她心底得意極了。

    蕭嘉,你也有今日?

    頭幾天,不是還柔情蜜意對你的白月光傅寶箏表白嗎?

    呵,後位留給傅寶箏,要將她傅寶嫣打入冷宮折磨一輩子?

    我讓你猖狂!

    扒下太子朝服,進大獄,甚至就地正法,立馬掉腦袋,血濺當場,就是你蕭嘉得罪我傅寶嫣的最終結局!

    抱著這樣的目的,傅寶嫣那張嘴真真是惡毒啊,連太子和甦皇後下的是什麼毒.藥,什麼癥狀,都一一說得一清二楚。

    姜神醫適時來了句︰“這位小主所言正是,皇上中的正是此毒。”

    這便是佐證傅寶嫣所言非虛了。

    “來人,將皇後和太子壓下去,關進宗人府!”蕭絕立在殿門口發號施令,氣勢萬鈞,宛若他已是這座宮殿的主人。

    侍衛總管都不再等待慶嘉帝的命令,事實上,他早已歸附了蕭絕,此刻唯命是從,立馬吩咐幾個身強力壯的侍衛上前,分別扣押下甦皇後和太子,拽下台階,帶走。

    “皇上,皇上……臣妾冤枉啊……”

    “父皇,父皇……兒臣冤枉啊,父皇,您說句話啊……”

    甦皇後和太子哭喊不休,可無人應答,回答他們的是傅寶嫣滿臉暢快的笑臉。

    大約是傅寶嫣笑得太過,猩紅了甦皇後的眼。

    “啊……”侍立一側的宮女紛紛尖叫,連連後退。

    只見甦皇後掙脫了束縛,張牙舞爪撲向了傅寶嫣,戴著尖銳護甲的手指,狠狠抓向傅寶嫣的脖子。那力道狠啊,沒幾下,就見傅寶嫣的脖子見了血,流了滿身。

    傅寶嫣到底比甦皇後年輕,一個大爆發,推得甦皇後後腦勺狠狠撞向台階,昏厥了過去。

    甦皇後閉上眼的那一刻,目光恰好落在太子臉上,滿眼的怨恨,似乎在怨恨太子,當初怎麼就鬼迷心竅,要死要活娶了傅寶嫣這麼個賤人。

    太子也後悔不迭,恨傅寶嫣恨得要死啊。

    太子沖過去,一把抓住傅寶嫣衣領,來回扇了她四十余個巴掌,一身的力道全在巴掌上了,最後虛脫無力時,傅寶嫣門牙都掉了兩顆,一張臉腫得連個人樣都沒了。

    “呵呵,你有種就打死我呀?太子殿下!”

    “怎麼,打不死啊?”

    “也是,你個殘廢,兩只手掌加起來,也只剩下四根手指頭,勁都使不上,哪里打得死我?”

    傅寶嫣一副瘋子模樣,笑容染了血,如鬼一般,大笑道︰

    “你打不死我,我卻能親手送你去死呢。太子殿下,你此番下獄,可是再也出不來了。待你出來那日,也定然是砍頭那日。而我,揭發了你,可是立了大功,後半輩子還能活得好好的……哈哈哈……”

    太子赤紅了雙眼,恨不得一把掐上傅寶嫣的脖子,掐死她。

    可只殘留四根手指頭的他,哪里掐得了?

    太子、甦皇後和傅寶嫣撕打在一塊時,蕭絕一直倚在門框上看戲,眯著雙眼,意態閑閑的看戲。說來也是,沒有蕭絕的默許,甦皇後和太子哪能繼續逗留與傅寶嫣互打?

    這三個人還能繼續唱上這出戲,那是因為蕭絕想看。

    不過,眼見甦皇後昏死過去,太子猩紅了雙眼,怒到極點,想掐死傅寶嫣,卻辦不到,你說太子該有多沮喪,多絕望吶?

    蕭絕見狀,便知道火候夠了,緩緩揮揮衣袖,命侍衛將太子和甦皇後拖下去,關進了老鼠、蟑螂遍地的宗人府。

    傅寶嫣笑了,太子那樣的負心漢,就該得到這樣的報應!

    該!

    可傅寶嫣怎麼都沒想到,就在她得意猖狂時,蕭絕一聲命下,竟將她也下了獄,還丟進了太子那間牢房,與太子日日夜夜相守。

    “不,不……蕭絕,是我揭發的,我有功,你怎麼可以如此待我?”被拖下去時,傅寶嫣一路嘶吼。

    可蕭絕都懶得瞥她一眼,這樣贓污的東西,看一眼,都嫌惡心。

    說實話,蕭絕手頭有不少太子謀逆的罪證,壓根不需要傅寶嫣的指認,就能輕而易舉掰倒太子。今日任由傅寶嫣出頭,不過是想親眼看著太子被曾經的發妻告發落獄時的憤怒樣子,僅此而已。

    親自送甦皇後母子去死,是蕭絕這麼多年深埋心底的願望。

    終于實現這刻,蕭絕心底報復的快感卻沒有多少,有的只是為宸妃無盡的悲哀。

    與之而來的,還有蕭絕對慶嘉帝無盡的憎惡。這種憎惡,是慶嘉帝事後彌補再多,都消磨不掉的。

    若蕭絕原諒了,那便是對宸妃的背叛。听聞,當年的宸妃,傲骨錚錚,跪迎甦皇後以後宮女主人的身份抬進皇宮後,宸妃便再沒開口與慶嘉帝說過一句話,就連臨終之際,也沒有一句話。

    似乎為了延續宸妃的傲骨錚錚,蕭絕處理完了太子母子,重新回到寢殿,面對慶嘉帝時,很冷淡的丟下一句話,便匆匆離宮了。

    他道︰“皇上,當初,宸妃不願意懷上您的子嗣,是您強了她。如今,我蕭絕繼承母親遺願,絕不會認您為父的。皇上就死了這條心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