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158章

    在你來我往的甜蜜互動里, 大雪紛飛銀裝素裹的冬日很快過去,迎來了陽光燦爛的春日。

    熙絕元年的三月初二這日, 是傅寶箏和蕭絕的大喜日子。

    真不愧是百年難遇的黃道吉日啊。

    連桃花都經過一夜的春雨滋潤, 倏然綻放, 片片桃花瓣亮得耀眼,每一片都仿佛為了帝後的大婚,努力將自己變得喜慶萬分了, 才敢出世。

    傅寶箏就是在這樣的喜慶美景里,換上了大紅嫁衣。

    迎著窗外涌進來的明媚春光,傅寶箏站在一人高的穿衣鏡前, 看著里面從頭到腳紅艷艷的自己, 差點沒認出自己來。

    “來來來,再戴一根紅寶石赤金鳳簪。”

    “臉蛋呀, 還不夠紅,胭脂多上點,多上點,要紅透了才夠喜慶呢。紅彤彤似最最絢爛的晚霞啊, 那才是合格了。”

    喜娘一見傅寶箏那吃驚的眼神, 便知皇後娘娘這是嫌棄太紅, 忙滿面陪笑道︰“皇後娘娘,就得這樣紅,才夠喜慶,夠吉利。這小姑娘出嫁呀,就這一次, 得紅紅火火啊,旺夫又旺國!”

    喜娘說完,又朝蕭瑩瑩尋求贊同似的,討好地笑。

    蕭瑩瑩笑著拍拍女兒的肩膀,附和道︰“箏兒,都听喜娘的,就對了!”

    傅寶箏點點頭,她知道喜娘是對的。

    就是……盯著鏡子中的那張大紅臉,傅寶箏確實快認不出自己了,哪里還有丁點原來的細白模樣?真心不是一般的紅啊!

    脖子上還掛了一個赤金瓖嵌巨大紅寶石的瓔珞,那顆紅寶石真的巨大呀,足足有兩個鴿子蛋那般大,散發出的紅光是說不出的奪目耀眼。

    真真是無一處,不紅艷艷啊。

    更別提身上的大紅嫁衣了,皇後的嫁衣,那絕對是世上最紅艷逼人的嫁衣,再沒有比這更顏色正的了。

    尤其上頭金線繡的一只只鳳凰,栩栩如生,就跟真的一樣,還一只只張著小嘴。別小看了這些張開的小嘴,要是懂唇語的人見了,便會明白它們有多精妙了。從右到左看過去,那些唇語合起來就是︰

    “皇”“後”“娘”“娘”,“新”“婚”“大”“吉”呢!

    這真真是用盡了心思了!

    再沒比這更討巧的新娘嫁衣了!

    穿戴完畢後,傅寶箏細白的手指輕輕撫摸著自己身上的紅嫁衣,落在上頭的目光啊,真真是柔情得要溢出水來。

    耳畔再次回響那夜四表哥的輕聲慢語︰“箏兒,這款紅嫁衣是我忙里偷閑一筆一畫為你而設計的,上頭的每一個花案,每一道褶皺,每一個唇語,全都是我對你的愛。”

    光是設計,四表哥就花了足足一年多的功夫。

    對,你沒看錯,足足一年多。

    雖說四表哥登基為帝才短短三個月,但還是晉王世子時,就已經為心愛的箏兒構思這款皇後嫁衣了。四表哥要給她的從來都不是區區世子妃,初始的打算,便是趕緊登上帝位,以皇後之禮迎娶她過門,給她一個大塢王朝史無前例的婚禮。

    “快快快,禮部的迎親隊伍來了!”一個喜娘在房門口高聲催促。

    外頭的巷子里突然鑼鼓喧天,喜慶的調子昂揚個不停,傅國公府大門口炸響一串串爆竹,那個喜慶喲。

    傅寶箏身邊的幾個喜娘,听了外頭的動靜,一個個動作都更麻溜了三分。拿紅隻果的拿紅隻果,拿紅蓋頭的拿紅蓋頭。

    “箏兒,箏兒……”即將出嫁,一直在身旁默默圍觀上妝的蕭瑩瑩,忍不住呼喚出聲。

    大約是太過不舍和激動,蕭瑩瑩聲音是哽咽的。

    昨兒還是她羽翼下護著的小女兒,今日過後,就成了皇帝的女人,那些日日陪在她眼前晃的日子一去不復返了。

    永遠不會再回來了!

    這一刻,蕭瑩瑩心底說不出的糾結。這滋味,就像是養大雛鳥的鳥娘親,明知鳥窩小,不能養小鳥一輩子,鼓勵它們長大飛出去,各憑本事自建新巢,可鳥兒們真的離開了,鳥娘親心里頭又是無盡的不舍和失落。

    “箏兒”“箏兒”,蕭瑩瑩連喚好幾聲,越來越哽咽,別的話就再也說不出口了。

    傅寶箏听到了,忙朝娘親看過去,這時頭頂的紅蓋頭恰巧落下來,但傅寶箏還是匆匆瞥到了娘親眼底的不舍,似乎睫毛根處還掛著晶瑩的淚珠。

    這樣的一幕,傅寶箏上一世出嫁時也看到過,那會子她不懂,不懂娘親為何在她出嫁的大喜日子里要哭,歡歡喜喜送她出嫁,給她無盡的祝福,不好嗎?

    但重來一生的傅寶箏,懂了。

    這出嫁的女人哪,一旦出了娘家的大門,到了夫家,日子過得好不好,就全憑造化了,娘家爹娘再也無法像曾經那般將女兒護在羽翼下,給予萬全的保護。

    上一世的傅寶箏,嫁錯了男人,婚後可算是將“娘親當年送她出嫁時的那份擔憂和不舍”體會了個透。

    不過,這一世,要嫁的是四表哥啊,那個全心全意護了她兩世的男人。

    一切都會不一樣的。

    傅寶箏對婚後的日子,充滿了希望。

    她相信,往後的每一日,都會是明媚的春日,永遠都日頭高照,永遠是大晴天。就算偶爾有毛毛雨,四表哥也一定會舉著紅燦燦的油紙傘,站在她身後,勾唇一笑抱住她,夫妻倆在談笑風生中就度過了風雨天。

    她對四表哥的信任,在出嫁這日,達到了頂峰。

    “娘,您放心,女兒嫁過去,絕對是享福的。女兒會成為史上最幸福的皇後,您等著瞧就是。”

    傅寶箏自信洋溢的聲音,穿透大紅蓋頭,鑽進蕭瑩瑩耳里。一字一句,如三月的春雨,細細柔柔地灑進蕭瑩瑩心頭。

    “娘,您就算對女兒沒信心,也要對您的絕兒有信心嘛,這個女婿可是娘親千挑萬選,才敲定的。”這調皮話,可是將蕭瑩瑩給逗笑了。

    “好,好!”蕭瑩瑩抹去晶瑩的淚珠子,啟唇笑道,“咱們的皇後娘娘,一定要幸福給全天下人看啊。”

    “娘,您等著就是!”

    在傅寶箏自信萬分的回答里,三四個喜娘簇擁著傅寶箏走出了貼滿喜字的閨房,來到撒了一層桃花瓣的走廊。

    傅寶箏頭頂大紅蓋頭,視線有限,只能看到蓋頭下的一番小小天地,每一步都輕輕踏在象征著愛情的桃花瓣上,看著自己大紅繡鞋,一步一步從灼灼花瓣上走過。

    若是尋常的新嫁娘,出嫁這日,會有新郎率領著族中兄弟一塊來新娘府上迎親。可傅寶箏是皇後,天家規矩大,前來迎接她的是禮部一眾人等,領頭的是皇室派來的迎親使臣,身份尊貴的承平王。

    所有的出嫁流程,在娘家時該如何走,進了皇宮後又該如何挪步,統共要行多少步,一步不能多,一步也不能少,傅寶箏全都記得滾瓜爛熟。

    此刻,傅寶箏在禮部派來的喜娘攙扶下,依舊每一步都走得很謹慎,生怕出了錯,給四表哥丟臉。

    忽然,前頭一陣騷動。

    “天吶!”

    “天吶!”

    “哇……”

    諸如此類的聲音,此起彼伏。

    傅寶箏能明顯感覺到,攙扶自己的兩個喜娘腳下一頓,她們宛若看到了不得了的事,完全不知該如何應對了。

    傅寶箏還能感受到跟在自己身後送嫁的娘親也驚呼了一聲。

    怎麼了?

    皇後出嫁,規矩繁多,是容不得出錯的,一絲一毫都不能出錯。可眼下周邊的情形,明顯不對勁啊。

    傅寶箏愣住了,有心想挑開紅蓋頭一看究竟,但礙于規矩,到底不敢輕舉亂動。

    就在傅寶箏不知到底發生了何事,完全不知該怎麼辦時,她的紅蓋頭下猛然出現了……

    傅寶箏看到時,先是愣住了,隨後震驚了,心都停止跳動,腦中有一剎那的空白。

    赫然出現在她紅蓋頭下的,是一個男人的紅色衣擺。

    是男人大婚時穿的喜袍,上頭還繡著一條騰飛的龍,喜氣洋洋的。

    她身前這個男子的身份,毋庸置疑,她不用去看臉,也知道是誰來了。

    我的天!

    “四表哥,你……你怎麼來了?”傅寶箏好不容易回過神來,說話的尾音都在發顫,激動的。

    歷朝歷代,帝後大婚,依著規矩,皇帝絕不該親自去登門新娘家迎親。一律由頗有威望地位的皇室宗親當任迎親使臣,迎接皇後入宮。

    因為皇後縱然是一國之母,在地位上,與皇帝也是有天囊之別的。

    帝王,是君,高高在上,不能紆尊降貴親自迎親。

    可,可四表哥,居然一身大喜紅袍,此時此刻,全然不顧君不君的,驟然來了她娘家,就這樣毫無預兆地站到了她面前。

    這不僅是無視規矩了。

    簡直就是在全天下人面前,將規矩章程拋在九霄雲外,公然挑戰皇室規矩。

    這,這,這。

    傅寶箏整個人都驚呆了。

    “怎麼,看到我來了,你歡喜得傻掉了?”蕭絕一身大紅喜袍,站在走廊入口的三層台階上,看著立在最上一層台階上的箏兒。

    箏兒站在上頭石階上,他站在下頭石階上,但是蕭絕個子高,所以兩人腦袋是對著的,平齊的。蕭絕望著自己戴著紅蓋頭的新娘子,他喜慶的紅唇一彎,笑得明媚。

    若是傅寶箏敢挑戰皇家規矩,撩開紅蓋頭看他一眼,便會發現,這是四表哥這一世以來笑得最陽光,最燦爛的一次。

    宛若冉冉升起的太陽,將最最明媚的光束,全都投射在了蕭絕的臉龐上,那個明媚,真真是光芒萬丈,誰也媲美不了的。

    連嘴角上翹的弧度,都是無與倫比的美。

    蕭絕繼續說著溫暖的情話︰“終于娶到了你,這般令我激動和歡喜無限的事,哪能不親自來?”

    “若是錯過了,會是我一生的憾事。”

    “再說了,我若不來,你孤零零坐上花轎,若是害怕了,怎麼辦。”

    蕭絕的話,輕輕柔柔的,聲音也不大,把握得特別好,唯有她一人能听清的那種。

    傅寶箏頓時有了錯覺,宛如飄進耳里的不是四表哥輕柔的話語,而是一股暖暖的溫泉,從耳里流入,緩緩進了心田。

    四肢百骸,都酥了。

    蕭絕見傅寶箏立在那里一動不動,像一座憨態可掬的雕塑,唯有紅蓋頭在隨風搖曳。

    蕭絕一看,便知箏兒被他大膽的舉動和言語,給弄傻了。

    蕭絕斂了笑,也不再用言語逗她,只伸出手掌,遞在傅寶箏身前,虔誠無比。

    那只手掌寬寬大大,掌心向上,細白如一汪美玉。

    傅寶箏看到乍然出現在紅蓋頭下的男人手掌時,卻愣住了。

    她完全不知道四表哥這是要干什麼,完全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因為按照既定的章程,這會子她該趴在爹爹背上,由爹爹背著一共走九百九十九步,送出傅國公府大門口,上花轎了。

    可,四表哥,卻突然朝她伸出了手掌?

    何意?

    見她不敢動,蕭絕笑著身子前傾,湊在她耳邊柔柔低語︰

    “給我你的手,從此,你的人生都交給我保護。再也不許離開我,陪我白頭到老,走完你所有的人生。”

    一生一世,永生永世。

    蕭絕的聲音無比虔誠,這是他第一次如此鄭重地給她承諾,一字一句,都發自肺腑。

    傅寶箏鼻子一酸,眼眶驀地濕潤了。

    一滴眼淚,不爭氣地掉落,恰好掉落在蕭絕的如玉大手掌上。

    似乎為了掩蓋住那滴眼淚,傅寶箏再不猶豫,很快將自己白嫩的小手,放在了男人的大手上。

    傅寶箏的小手太過白嫩,在春日陽光下,熠熠生輝,晶瑩似雪,瞬間襯得男人的手黯淡了幾分。

    被比下去了,蕭絕卻只覺得歡喜,他的女人,自然比他要美。

    兩人手牽手,十指緊扣。

    傅寶箏嬌嬌小小的,緊跟著高大的四表哥,一步一步,虔誠萬分地走在撒了桃花瓣的紅毯上。

    紅蓋頭下的她,只能看到下頭的一小塊地,看到她和他飄蕩起來的紅色衣擺,來路有什麼轉折,又有什麼絆腳的門檻和台階,她一概不知。

    但有了四表哥的手,她每一步都走得從容安穩。

    真到了門檻處,四表哥也會提前提醒︰“前方三步有門檻。”

    傅寶箏會心一笑,“一,二,三”,數到三時,再抬腳,絕對準確無誤。

    能給她一生安穩的男人,就該如此吧,未來之路上無論有多少荊棘和坎坷,只要他輕輕握住她的手,只要他輕輕提點一下,她的心就是安定從容的。

    兩道紅衣,紅毯上緩緩並肩而行,是這個春天,最動人的一道風景。

    作為箏兒的娘親,蕭瑩瑩看得是熱淚盈眶,如此浪漫又細心的女婿,真真是沒挑選錯啊。

    作為爹爹的傅遠山,那也是一汪暖流在胸懷里躥啊,看得他都想重回二十幾年前,重新迎娶自個的瑩瑩一次了。

    絕兒這個女婿啊,真真是他愛情之路上的好榜樣啊。

    等等,今日是傅遠山嫁女啊,怎的好端端的,扯到傅遠山他自己的大婚上去了?

    呃,實在是絕兒太浪漫了,感染力太強了,感動了不知多少憧憬愛情的熱血男女啊。傅遠山寶刀不老,總想時時刻刻給蕭瑩瑩來一些力所能及的浪漫,自然不知不覺就……想偏畫面了。

    不能怪傅遠山的,要怪只能掛蕭絕太能浪漫了,是吧?

    帝王做到這個程度,真心很夠了。

    不知饞紅了多少圍觀人的眼。

    “哇哇哇,好浪漫啊,好激動啊!”在一旁送嫁的央兒,激動得雙腳直蹦。一個勁在李瀟灑耳邊囔囔,“我不管,我不管,下個月咱倆大婚時,你要比照著這個來!”

    李瀟灑︰……

    媳婦兒,你能不能,不做跟屁蟲一次?

    實在是跟屁蟲太多次了,李瀟灑都不好意思了。

    一旁,陪著過來迎親的秦霸天,看著這些個浪漫畫面,卻是笑不出來呀。此刻的秦霸天啊,他是頭疼得很吶︰

    “好你個絕哥啊,你是瀟灑了,浪漫了,回頭挨批被參的是小弟秦霸天我呀。”

    你道為何?

    原來,皇帝親迎皇後,是祖制決不允許的事,太過自降身份,也太過驚世駭俗。

    那些皇親國戚和文武百官里的老頑固們,就怕蕭絕早些年紈褲慣了,瀟灑不羈慣了,一不留神就干出點什麼驚天駭俗的事來,老頑固們呀,是早八百年就叮囑蕭絕要按照老祖宗的規矩來,切忌不可玩什麼亂七八糟的新花樣。

    皇帝親迎這事兒,若是早早透露,老頑固們保證要一批批折子上的,各種勸諫啊,能煩死你。

    所以,老狐狸的蕭絕,事先是各種保密啊。

    別的不提了,就說昨夜吧,蕭絕還乖得不像話呢,面對老一輩們,是各種微笑點頭。連禮部最後報出來的章程,也是各種符合祖上的老規矩,老頑固們是個個滿意啊。

    人人都以為蕭絕會老老實實坐在皇宮里,等著皇後抬進宮門呢。

    誰曾想,蕭絕竟躲在迎親隊伍里,躲在皇後的喜轎里,一路從皇宮來到了傅國公府。

    而秦霸天是負責迎親事宜的,到頭來,從本該空空的喜轎里鑽出個皇帝來,上演了一出百年不遇的大戲啊。

    又是偷偷坐花轎,又是親迎皇後。

    你說,出了這等大大大……事,那群老頑固們,事後還不得找他秦霸天拼命?

    那就是一群蒼蠅啊,各種嗡嗡嗡,殺傷力未必大,但是聒噪個不停啊,簡直想聾了自己耳朵那種啊。

    “靠,總算知道,為何迎親這種差事不交給李瀟灑,而要交給我了……因為是苦差事啊,哭……”虧他之前還在李瀟灑跟前洋洋自得。

    秦霸天偏頭,看著那頭的李瀟灑與央兒親親密密咬耳朵,頓時明了,絕哥就是看他秦霸天至今沒娶,連個心愛的姑娘也沒有,才舍得將這份苦差事交給他的。

    就是欺負他受委屈了,也沒有姑娘替他撐腰啊!

    秦霸天突然覺得,自己也該找個媳婦兒,好好兒站在他身邊,給他撐腰了。就像有央兒小姨子在,絕哥就不怎麼敢欺負李瀟灑那樣!

    對,就是這樣!

    該找個靠山媳婦兒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