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161章 大結局(下)

    肚里有了小寶寶後, 傅寶箏的身子可就格外金尊玉貴了。

    這不,榻前地上又跪下了一個大宮女,可憐巴巴哀求道︰“皇後娘娘,您就饒了奴婢吧。”听听, 這聲音真真是委屈無限呢。

    傅寶箏︰……

    她也沒干什麼呀,就是拿了本書,歪靠在小幾上翻看了兩頁而已。

    “娘娘, 不是兩頁, 已經足足是第六頁了, 奴婢數得真真的。”大宮女折枝跪在那,抬頭, 滿臉認真道,“您再多看一頁啊, 奴婢又得去抄佛經了。”

    折枝邊說,還邊揉了揉手腕, 一副抄得酸疼極了的樣子。

    傅寶箏︰……

    原來,四表哥下了死命令,她身懷有孕身子金貴,啥都不能干, 針線活傷眼, 不能做,去鯉魚池喂魚,怕她掉進水里,也不能做。好不容易選中一本寫得有趣的話本子, 打發無聊的時光吧,四表哥還硬性規定,一日只能看兩次,一次不得超過五頁,生怕她累著了。

    倘若宮女們沒勸住,則一個個罰去抄寫佛經。

    可這一頁正是高.潮,傅寶箏忍不住,真的很想看,便試圖商量道︰“本宮不多看,只再看一頁。”

    瞧瞧,為了爭取多看一頁的權力,連“本宮”這種施壓的字眼都用上了。

    可依舊沒用,這些宮女一個個的都只听皇上的,不听她這個皇後的。

    不僅大宮女折枝跪著不起,另外三四個宮女也齊刷刷跪了下來︰“奴婢們懇請皇後娘娘休息。”

    “唉。”傅寶箏輕嘆一聲,她肚里的寶貝疙瘩還沒顯懷呢,又不吃力,哪里就那般金貴了,這不讓干,那不讓干的。

    可抱怨歸抱怨,不能干的事,就是不能干。

    一屋子宮女跪著求她呢。

    看著她們認真的神情,傅寶箏知道,手里的話本子再是好看,再是到了關鍵高.潮處,也是一頁都看不了的了。

    只得松了手,“啪嗒”一聲,書擱在了矮幾上。

    宮女們一個個松了口氣。

    正在這時,院子里傳來了宮女的請安聲︰“皇上萬福。”

    “哼。”傅寶箏一听,小嘴一嘟。

    蕭絕跨進東配殿,見臨窗榻上沒有箏兒的身影,腳下一頓,她明明剛剛還坐在窗口這呢。

    大宮女折枝悄悄指向微微晃動的珠簾後。

    蕭絕一看,箏兒已躺回了里間床榻上,面朝牆壁臥著,只給他留了個背影。

    小樣,這是在跟他耍小脾氣呢。

    蕭絕搖搖頭笑了,揮揮手示意宮女全都退出去,待寢殿里只剩下他和她兩人時,蕭絕才自行挑起珠簾,朝床榻那邊走去,笑道︰

    “哪個小女子又胡亂耍脾氣了,讓我瞅瞅,是不是氣得小臉都變丑了?”

    說話間,蕭絕已坐到了床榻邊沿,彎腰探過身去,只見傅寶箏雙眼闔上,小嘴撅得老高。

    明明听見了他的話,卻故意不回答。

    蕭絕無聲笑了笑,然後坐正了身子,笑著點評她此刻的小模樣︰“喲喲喲,這嘴撅的,跟河面上的癟嘴鴨一樣,真丑。”

    傅寶箏︰……

    怎麼有這麼過分的臭男人呢,知道她耍脾氣了,不哄她就算了,還要說她丑?

    傅寶箏再也忍不住了,掉過頭去,瞪他。

    一雙美眸瞪得大大的,連眼睫毛都氣呼呼的,怒發沖冠似的,根根分明地翹了起來。

    “噗嗤。”蕭絕每次見到她這個可愛樣,就忍不住笑出聲。

    “你還笑?”傅寶箏氣哼哼的,咬了一下紅唇,道,“我在生氣呢。”

    蕭絕見到她這幅嬌俏小模樣,真真是越看越愛。

    唯有婚後極度受寵,小日子過得極端幸福的小婦人,才能保持住當初小姑娘的真性情了。

    蕭絕伸出修長白皙的食指,撫摸上了她高高撅起的紅唇,笑道︰

    “好好好,不就是想看的話本子,沒讓你看完嗎?這點小事,也值得生氣?”

    說罷,蕭絕起身,去外殿長榻的矮幾上拿來了那本還未看完的話本子,笑著朝她道︰“是這本吧?第三十七回 ?”

    傅寶箏點點頭笑了︰“四表哥,一次看五頁,一天最多只能看兩次,真心不夠看的。你不知道,懷孕後,這也不讓做,那也不讓做,整日里無所事事,真心好無聊,日子好難打發的。”

    “四表哥,這樣好不好,我呢,一次只看五頁,保證不多看,但是你一天讓我多看個幾次,譬如一天看個五六次?”

    這樣,一日也能看個三十來頁,還湊合。

    要知道,她以前看書可猛了,一日就能看完兩本書,二三百頁呢。

    傅寶箏邊討價還價,邊坐起身來,笑著去拿蕭絕手里的話本子。

    卻不想,她嫩白小手才剛觸踫到書,就被蕭絕倏地一下抽走了,果斷拒絕道︰“不,你得好好休息,不能再看了。”

    “四表哥?”傅寶箏小嘴又嘟了起來,這個臭男人,敢情將書拿來,不是給她看,只是逗她玩呢。

    小女人的聲音幽怨極了。

    听得蕭絕笑將起來,大手拽住她的小手,把玩她縴縴玉指,柔柔笑道︰“傻瓜,不讓你用眼楮看,我可以給你念啊。”

    傅寶箏听了,驀地雙眼一亮,驚喜笑道︰“四表哥,你真聰明,我怎麼沒想到呢。”興奮得臉蛋都是紅的。

    蕭絕愛憐地親她臉蛋一口,笑道︰“傻瓜。”

    親完後,蕭絕摟著她躺下,讓她尋個舒服的姿勢,她躺好了,他給她蓋上春日薄被,然後蕭絕靠坐在床頭,翻開書頁來,給她念。

    念之前,還撫摸了一把她的孕肚,小聲朝肚里的小家伙道︰“小寶寶,你乖乖的,跟你娘親一塊听書哦。”

    傅寶箏听到這話,彎唇一笑,小手也撫摸了一把自己的小肚子,在肚子上觸踫到了四表哥的大手,兩人的手一塊交疊在孕肚上,她的小手在下,他的大手在上,暖呼呼的,傅寶箏心里說不出的甜蜜。

    然後,就听到四表哥聲音柔柔的,開始念書了。

    四表哥的聲音很有磁性,低醇動听,念起書來,雖不像說書先生那般抑揚頓挫,卻別有一番風味。

    像是四月的春雨,柔柔的,不僅飄進了傅寶箏耳里,還帶著那份獨特的男人氣息,一塊飄進了她心里。

    心,都暖了起來。

    自打這日後,蕭絕在百忙之中,總會每日抽出三個時間來,給躺著的她念書,基本上早中晚各一次,每次都將近半個時辰。

    有時,蕭絕還會帶她出去散步,她走累了,兩人就坐在長廊上,她躺在他懷里,他一手擁著她,然後另一只手拿了書,在她耳邊輕輕念。

    在蕭絕的念書聲中,傅寶箏的孕肚不知不覺就大了起來,走路越來越不方便。但是太醫說,為了生產順利,皇後娘娘必須每日行一萬步以上,一是要練體力,到時有力氣生,二是去外頭看看風景,心情會更舒暢。

    于是,傅寶箏每日都堅持行走一萬步以上,她走,蕭絕就負責牽著她小手,幫她數步數。

    到了後期,肚子已經大得不行了,每回散步,蕭絕都用大手托著她小腰,生怕她一不小心摔了,一大一小,摔了倆。

    懷孕九個半月的時候,臨近預產期了。蕭絕在早朝,傅寶箏起床後,乖乖吃完早飯,要起身在院子里隨意走兩步,忽然腹部一痛,要生了。

    大宮女們早已經過訓練,一邊派人立馬去通知皇上,一邊利落地安排好產房,找來了穩婆,為了保險起見,太醫院的所有太醫全都候在了產房外,若出現意外,及時搶救。

    可無論生產條件有多好,生孩子都很疼啊。

    痛。

    好痛啊。

    疼痛一次次加劇,疼得骨頭都似乎承受不住,要斷裂開來。

    嬌嬌氣氣的傅寶箏,平日里哪里受過這種罪,在產房里,疼得眼淚汪汪,哭得震天響。

    “皇後娘娘,您別哭了,先省省力氣,等會宮口全打開了,才有力氣好生啊。”穩婆一聲聲勸說。

    傅寶箏也不想哭啊,可是太痛了,哭是本能啊,她哪里忍得住。

    “四表哥,四表哥救我……”

    仿佛有心靈感應,金鑾殿上的蕭絕一听說箏兒要生了,他腦海里就浮現出箏兒痛得滿頭大汗,痛得聲嘶力竭的畫面。

    丟下文武百官,蕭絕就往椒房殿跑,卻在他要跑進產房時,被一眾老嬤嬤給攔在了門口︰“皇上不可進去,產房不吉利啊……”

    老嬤嬤們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自古以來,都視血污之事為不吉利。

    但在蕭絕眼底,與他的箏兒比起來,那點點不吉利算什麼?

    正要喝退老嬤嬤時,突然,產房里傅寶箏的哭聲乍停,里頭響起了穩婆的連聲催促︰“快拿人參來,快!快!”

    箏兒出事了?

    蕭絕腦子嗡的一下。

    在接生水平有限的大塢王朝,女子生產就猶如去鬼門關走一遭,難產而亡的產婦多如牛毛,每日死在這上頭的小婦人不知有多少。

    見箏兒忽然沒了聲音,蕭絕本能地就往最不幸的事情上想,素來喜怒不形于色的他,瞬間也將焦急和惶恐寫在了臉上。

    哪里還有時間與那些阻攔他的人說廢話?

    廣袖一揮,幾個守門的老嬤嬤就應聲倒地。

    “箏兒?”蕭絕奪門進去時,只見傅寶箏面色慘白疼昏了過去,穩婆正在掐她人中。

    “箏兒,箏兒……”蕭絕嚇壞了,一把推開穩婆,他親自給她掐人中,邊掐邊大喊,“箏兒,你醒醒,你看看我啊,我是四表哥啊……”

    也不知是蕭絕的呼喊管了用,還是他的掐人中管了用,傅寶箏醒了過來。

    睜開眼,看到蕭絕的那一刻,傅寶箏就哭了︰“四表哥,好疼,我好疼……”

    蕭絕低下頭,親吻她眼楮,將她眼角的淚珠全都吸允光,哽咽道︰“箏兒,我知道,我全都知道,你先喝碗參湯,攢點力氣。等你喝完了,你還疼,你就咬我。”

    傅寶箏沒太听明白他的話,什麼叫“你還疼,你就咬我?”

    恰逢此時沒宮縮,不太疼,傅寶箏縱使疲累,卻也被蕭絕抱起來,靠在他懷里,好好兒喝了幾口參湯。

    可參湯剛喝了半碗,宮縮又來了,傅寶箏再次疼哭了,失手打翻了參湯碗,盡數潑在了蕭絕的龍袍上。

    一旁的穩婆嚇壞了,帝王是世上最尊貴的人啊,這樣被潑了,一身髒污,會不會動怒啊?

    可穩婆的念頭剛騰起,驚見帝王非但沒怒,還主動將手臂伸到了皇後嘴邊,讓皇後咬。

    穩婆驚呆了。

    就她接生過上千次的經驗來說,疼妻子疼到這個份上的,真真是頭回見呢。

    不僅穩婆驚呆了,傅寶箏見到四表哥擼起袖子,露出肌肉憤張的手臂,伸到她嘴邊讓她咬時,她也驚呆了。

    “箏兒,你痛,你就咬我。”

    “這樣,你痛,我也能陪著你一塊痛。”

    “夫妻同甘共苦!”

    在蕭絕的連聲催促下,在劇烈疼痛的刺激下,傅寶箏已經沒有力氣去思考了,本能地雙手抱住四表哥手臂,一口咬了上去。

    咸咸的鮮血在嘴里蔓延時,傅寶箏真真切切感受到了來自四表哥的陪伴、鼓勵和支持,感受到了同甘共苦的夫妻精神,一瞬間,她都變得堅強了起來。接下來的五六個時辰,無論宮縮多疼,她都沒再昏厥過去,一次次堅強地熬了過來。

    “哇……”月上柳梢頭時,終于,一聲嬰兒的啼哭嘹亮地響了起來。

    生了,生了,終于生下來了。

    傅寶箏欣慰地笑了,小手虛弱地從蕭絕手臂上滑落,催促他去包扎傷口。

    蕭絕沒有去,整顆心都撲在了箏兒身上,見她累極了,滿頭大汗,連頭發都濕漉漉的。怕她產後著涼,蕭絕忙拿起干毛巾,一點一點擦去她額頭上,臉上的汗珠,然後又細細給她擦拭濕了的秀發。

    “四表哥,你別管我了,你快出去讓太醫給你包扎傷口,快去啊。”傅寶箏瞅一眼蕭絕的手臂,被她咬得滿是牙印,好些地方都血肉模糊了,她就忍不住鼻子一酸,又落淚了,連聲催促四表哥快去包扎。

    “箏兒,你別操心我,咱倆比起來,還是先擦去你頭上的汗重要,剛生產完,可是著涼不得。”蕭絕完全無視手臂上的那點傷,滿心滿眼都只看得見箏兒。

    一旁抱著嬰兒的穩婆,本是歡歡喜喜上前來道喜的,可等了好一會,見皇上和皇後一個不肯出去包扎,一個不停催促包扎,一來一回,夫妻倆望著彼此忙碌得很,穩婆竟是找不到機會開口賀喜了。

    這麼個狀況,穩婆還是頭一次遇到呢。

    這夫妻倆,咋沒有一個關懷孩子呢?

    連是男是女,都不關心的麼?

    呃,不愧是帝後,就是與旁家不一樣。

    興許是襁褓中的小寶寶被父皇母後冷落,不開心了,癟癟嘴,醞釀半晌後,“哇”的一聲哭了,那個委屈萬分喲,使勁干嚎。

    傅寶箏听了,這才一個激靈,忙轉頭望向穩婆懷中的襁褓,聲音虛弱道︰“孩子,我的孩子……”

    穩婆見皇後總算關心她懷里的嬰兒了,忙笑開了臉,張口準備賀喜。

    卻見蕭絕起身,飛快走到穩婆前,二話不說,一把搶過了小嬰兒,轉頭抱給箏兒看,笑道︰“箏兒,你瞅瞅咱們兒子,是不是很像你,瞧他眼楮多大。”

    穩婆︰……

    好歹給她個開口報喜的機會吧?

    好歹給她個匯報是男是女的機會吧?

    這麼沒有存在感,接生了這麼多家,還是頭次遇到啊。

    心塞塞。

    傅寶箏顯然也沒留意到穩婆的心塞,她見自己兒子小臉紅彤彤的,跟初升的驕陽似的,一看就健康極了,她笑得眉眼彎彎,還努力湊過去,輕輕吻了兒子的額頭一下。

    蕭絕將襁褓擱在箏兒身邊,方便她看。他自己呢,則繼續拿起干帕子給箏兒擦頭發。

    襁褓里的小兒子,睡在美美母後的身邊,還得到了甜甜的親吻,似乎終于滿足了,不嚎了,乖乖閉上眼楮,開始了月子里睡大覺的好時光。

    四年後。

    太子殿下四歲了,正是調皮愛鬧的年紀,可今日的小太子卻一點都不調皮,也不鬧騰,而是坐在母後產房前的石階上,雙手托腮,听著產房里父皇不時飄出的話,若有所思。

    “箏兒,生下這個小閨女,咱們再也不生了,好不好?”

    “兒女雙全,夠了。”

    “我再也不要看你如此辛苦了。”

    小太子邊听,邊自言自語道︰“父皇難道有透視眼,母後肚里的小娃娃還沒生出來呢,父皇就知道是個小妹妹了?”

    听聞當初生下他時,父皇就完全不需要穩婆開口,便一語道破玄機,猜出他是個男娃娃。

    這事兒太過神奇了,四歲小太子正是好奇愛問的年紀,哪能不詢問?

    事實上,都已經詢問過幾百回了!

    可每次父皇都跟哄騙三歲小娃娃似的,深情凝視母後,然後笑得一臉溫柔︰

    “這就叫心有靈犀,若你母後懷的是男是女,父皇都感應不出來,那還配當你母後的男人嗎?”

    小太子︰……

    你听听,可不就是在哄騙三歲小娃娃嘛。

    可讓人生氣的是,他今年已經四歲了,不再是三歲小娃娃了!

    (全文完)

    寒木枝

    2020年1月1日,北京咖啡廳

    作者有話要說︰ 啦啦啦,本文全部完結啦,恭喜恭喜!!!另外,枝枝經過反復琢磨,最後決定休息20來天,新文《東宮小美人》 大年初三(1月27日)開坑,喜歡的小仙女記得跟去新文哦,愛你們!!!

    文案放送︰

    嚴詩詩與太子傾心相愛,卻被大皇子耍手段強行娶了,不到一年咳血而亡。死的那刻,又夢見窩在昔日情人太子懷中,笑望漫天繁星。

    死後才知,太子另有戀人,已珠胎暗結。

    而大皇子卻因她死去,差點瘋了,後來抱著她靈位舉行封後大典,與她雕像相守一生。

    一睜眼,嚴詩詩竟回到了初嫁大皇子之時,剛與大皇子大吵一番,罵他小人一個,還失手刺傷他白皙下巴。

    男人煞氣涌動,目光犀利似刀。

    嚴詩詩瑟瑟發抖,不知該怎樣才好。

    然後,蕭天寒意外了,素來作天作地不氣死他不罷休的心上人,破天荒擺出一副小可憐樣,低頭道歉了。

    蕭天寒看看她蒼白的小臉,得,那他再男人一回,不計較了。

    【1v1,雙c】

    《東宮小美人》寒木枝,大年初三(1月27日)開坑,歡迎提前收藏哦。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