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重生後我被大奸臣寵上天

第83章 對峙

    蕭惕入城之時,已經到了下半夜,京城四面城門戒嚴,蕭惕走了最便捷的南門,一入城,便覺京城已和三日之前大不一樣,濃墨一般的夜色之中,京城除卻深夜本該有的寧靜之外,還有幾分詭異的肅殺,仿佛有什麼魑魅魍魎躲在暗處,隨時都能傾巢而出一樣。

    蕭惕入城本該先入宮,可不知為何,走到永樂坊的時候卻覺得有些不安,長樂候府便在永樂坊以北,蕭惕沒有猶豫的調轉馬頭,打算繞道從長樂候府外經過。

    這個時辰不好進門探望,可好歹看看長樂候府的門庭也能讓他心安。

    蕭惕只抱著從外經過的心思,可萬萬沒想到,還沒走到長樂候府門前,老遠便看到侯府之內燈火通明,心底咯 一下,蕭惕趕忙策馬到了侯府之前。

    侯府內的確一片兵荒馬亂,空青見了程戈回來,剛進門便听聞裴悄先Х耍 故峭躋鬃岳唇櫻 畢鹵憔 任薇齲 躋淙桓畔秈瑁 沙悄系乃秸  躋創游慈З 秈樅艋亓司┌牽 瀉畏願潰 燦Ω糜米約喝耍 躉岱願勞躋br />
    巨大的恐慌襲上心頭,空青立刻就御馬往城南而來,可到了城南,忠伯已歇下,哪里見過裴考負趿 蹋 漲啾闃 啦緩謾br />
    元氏被驚動,知道裴贍苡魷眨 簿 暮熗隧櫻 漲轡薹  壞盟俁攘甭緦粼誥┬械陌迪擼 歡盟葡 艘話悖  覽址歡疾患沓檔撓白櫻 綣﹦ 閹鞣段S┐蟺秸觶 餛菊廡┤聳質遣還壞模 馱誑漲嘧急溉З  笤  保 秈杌乩戳恕br />
    蕭惕的出現如同一根救命稻草,元氏立刻有了主心骨,而空青將前言後語一說,蕭惕的目光立刻就變了,他雙眸若深淵一般看著空青,直駭的空青當下便跪在了地上!

    “屬下罪無可恕,請公子責罰。”

    此刻的蕭惕眸若橫刀,整個人散發出令人膽寒的氣勢,便是元氏,也被他震駭了住。

    蕭惕當然不會在這時候責罰空青,他收回目光,盡量克制表情,饒是如此,和元氏說話時,她也覺眼前的蕭惕陌生而駭人。

    “夫人不必著急,我定將乩矗 酉衷誑 跡 蘼劬┌侵 蟹か撕問攏 蛉碩寄 ﹫  罡 徊健!br />
    京城之中生了動蕩,元氏亦有所感,此刻若出門生了岔子,反倒添亂,元氏忙不迭點頭應下,蕭惕看向空青,“你留下。”

    不過幾瞬的功夫,空青已冷汗滿面,“是,公子。”

    蕭惕進府著急,這片刻功夫,連韁繩都還在手中,此刻他攥著韁繩的手青筋泛白,轉身便出了長樂候府,走出侯府之時,蕭惕那駭人的面容才微微一窒,一絲微不可察的惶恐從他緊抿的唇角露了出來,關心則亂,這世上更沒有人能明白裴運囊庖濉br />
    翻身上馬,蕭惕一雙冷眸帶著幾分厲色看向遙遠的夜空,前半夜還有疏疏落落星子的天穹此刻漆黑一片,仿佛連老天爺也在幫著他們藏匿裴淖偌!br />
    蕭惕眼底露出一絲殺意,馬鞭一揚,直奔宮門而去。

    蕭惕一路入了宮門,直奔紫宸殿。

    紫宸殿中,建安帝一臉疲憊,披著明黃錦衣,還未歇下,岳立山站在御案一側,正在等著他。

    蕭惕俯身行禮,“此行洛州,已查到了與齊王密謀之軍將,其中,還牽涉了皇城司督主賀萬玄兩湖髒銀之下落,所涉人員,皆在此折上。”

    蕭惕獻上一折,岳立山親手接過遞給建安帝。

    建安帝拿過來,只看了兩眼便放了下,他一雙渾濁的眸子,如同一把難辨鈍利的劍,虛虛浮浮的懸在蕭惕發頂,“齊王失蹤,武安侯府朱誠也不見了,這些,倒是和你走之前的安排相合,只不過百般安排,還是被他們逃走了。”

    蕭惕垂著眸子,連眼風也未往建安帝這里落,從建安帝的角度看過去,蕭惕姿態忠誠,仿佛是他手中最鋒利最順服的刀。

    蕭惕道︰“皇城司多年來盤踞京城,深不可測,此番雖然安排周全,可到底還是被鑽了空子。”

    岳立山道︰“就在三個時辰之前,賀萬玄也失蹤了,他府上百多口人,皆不知其去向。”

    蕭惕仍然不曾抬頭,“賀萬玄座下爪牙遍布整個大楚,陛下的安排,到底還是被他提前洞悉,不過京城四方戒嚴,微臣斷定,他們還在城中。”

    “還在城中,卻難尋出蹤跡,你可有法子?”

    建安帝語聲嘶啞,因苦熬幾日,眼下青黑一片,可他問這話時,眼底晦暗不明的光仍藏著一個帝王的機鋒,蕭惕不敢輕慢,“微臣有把握找到齊王和賀萬玄一行,只是,微臣有一個請求,請陛下準許——”

    “是何請求?”

    蕭惕沒有猶豫的道︰“請陛下撤走巡防營和禁衛軍,只留尋常城防士兵。”

    建安帝老態龍鐘的臉上竟然沒有分毫波瀾,他一雙眸子難辨喜怒的看了蕭惕一會兒,“朕準了,距離天亮還有兩個時辰,朕希望天亮之後,能有好消息。”

    蕭惕恭聲應了,起身出了紫宸殿殿門。

    茫茫夜色之中,巍峨的大楚皇城好似蟄伏的猛獸,而宮牆之外,深夜熟睡的百姓將對這一夜的危機一無所知,等天亮之後,又是一個京城再尋常不過的艷陽天。

    蕭惕邁步走下白玉石階,片刻便出了宮門,而建安帝的諭旨去的比他想象之中更快,等他策馬朝城南走的時候,已經有禁衛軍成隊歸來。

    剛入夜之時,禁衛軍和巡防營的將士如同潮水漫入了京城的街巷,此刻,他們又退潮一般的陸續散去,而隱匿在這夜色浪潮之中的人,終于松了口氣。

    城南的一處尋常民宅之中,賀萬玄听著外面的動靜微微一笑,他看了一眼站在窗前的齊王李h,語氣仍然帶有皇城司督主才有的高高在上。

    “殿下,咱家說過,便是有十萬禁軍,也留不住我們。”

    昏黃的燈盞映出李h一張驚惶未散的臉,他驚疑不定的道︰“為什麼禁衛軍和巡防營都撤走了?莫非父皇改變主意不捉拿我們了?”

    不遠處的朱誠像看傻子似的看了齊王一眼,“自然是督主早有安排,陛下眼下只怕正擔心殿下你搶了他的龍椅,怎麼可能不捉拿你?”

    齊王神色微變,卻是敢怒不敢言,賀萬玄卻起身,“走了,趁著這時候,咱們該出城了。”

    “就這樣出城?”齊王驚慌不已。

    賀萬玄微微一笑,“就這樣出城。”

    說著,賀萬玄當先出了門,門外,數十黑衣暗衛著夜行衣,戴墨色面巾,正悄然候著,戚同舟靠在一側廊柱之上,听見動靜迎了過來。

    賀萬玄看了看戚同舟,吩咐道︰“出發,從西門走。”

    西門出城,便可走距離洛州最近的官道,戚同舟應了一聲,只揮了揮手,便有暗衛出了院子準備,齊王跟著走出來,打眼一掃,卻覺這院子里不知何時多了一個人,他指了指跟在戚同舟身後的人,“這是誰?”

    王寅走上前來拱手行禮,賀萬玄笑了下,“是魑魅營中最好的間者。”

    齊王早就對魑魅營有所耳聞,立刻將不屑之色收攏了起來,目光一轉,又看到一人站在韓清身邊,他眉頭微揚,“你就是宋嘉彥?”

    宋嘉彥目光閃爍的上前行禮,齊王道︰“你獻上的城防圖頗有用處,不過今夜,咱們不必用那般法子強攻出城了,你隨本宮去洛州,待重返京城之時,便是你位極人臣之時。”

    宋嘉彥不敢多言,只哆哆嗦嗦的行禮謝恩。

    待一行人出了狹窄的院門,便見門外不知何時多了一輛馬車。

    齊王眉頭微皺,“這又是……”

    賀萬玄已經不耐煩回答這般多疑問,徑直上了自己的車馬,于是王寅語聲沒有起伏的道︰“這便是今夜出城的通行文牒。”

    齊王不解,可無人等他,最前面的馬車已經動了。

    此刻的城西一片落針可聞的寂靜,蕭惕在一刻鐘之前到了城門,很容易便令城門上二十來個守城兵將陷入了熟睡之中,城門“吱呀”而開,城牆外浩蕩的夜風頓呼嘯而入,蕭惕墨發衣袂盡數起舞,可因周身氣勢駭人,在漆黑夜色之中,仿若地獄來的羅剎一般懾人。

    賀萬玄到了城西,一眼就看到站在城門下的蕭惕。

    駕車的是戚同舟,見到蕭惕,他勒韁駐馬。

    賀萬玄看著洞開的城門,笑道︰“含章,你果然從不讓義父失望,陛下和禁軍都被你玩弄在股掌之間,還是你向著義父。”

    這聲“義父”出來,第二輛馬車之中的齊王和朱誠都探出了頭來,看到等在城門下的人,二人驚訝的眸子都要瞪出來。

    朱誠本對于接替自己位置的蕭惕嫉恨不已,此刻忍不住冷笑數聲,而後道︰“我還真以為是敗在了一個無名之輩手中,卻不想,原來都是督主的手筆,督主真是好手段。”

    賀萬玄微微傾身,卻仍然猶如一尊大佛似的坐在昏暗的車廂之中,他遙遙望著蕭惕,語聲溫和,“含章,幾日未見義父,連禮數都忘了嗎?”

    語氣雖是溫和,可其中夾雜著太監的尖利和莫名的深長意味,只听得後面幾人心中發毛。

    蕭惕站在城門之下,不動若山岳。

    賀萬玄喉間忽然發出了一道短促的笑聲,“含章啊含章,你看看王寅和同舟,你們同出魑魅營,都是最好的苗子,如今他們都守在義父身側,可你卻距離義父這般遠,義父實在有些心寒,當初從青州認祖歸宗的法子是你提的,說要為義父謀下金吾衛來,如今莫不是真的留戀國公府三公子的身份?蕭淳給你的,不過是半生苦楚和滿腔仇恨,義父雖不是你親父,卻疼你猶如親子。”

    賀萬玄語氣更溫柔了三分,仿佛連他自己說的都動容了,“含章,過來,你永遠是義父最疼愛器重的孩子。”

    戚同舟坐在車轅上,一只腿百無聊奈的撐著地,面上仍然一片陰寒,王寅御馬在馬車一側,面容仍然有些憨氣,可目光早已變的殺機四伏。

    賀萬玄說故事一般講了許多,可蕭惕卻似乎連眉間都不曾動一下,他眼底無半分感情的望著賀萬玄的方向,身後的巍峨城樓都變作了襯托他的背景。

    “留下該留下的人,這城門,便讓你們過了。”

    這是蕭惕開口的第一句話,他的嗓音本是低沉而華麗,任誰听著都覺悅耳,可此時,他語調冰冷而沉重,殺氣四溢,仿佛連字句里都沁著血海深仇。

    賀萬玄微傾的身子收回來,忽而陰森的叱罵︰“不識抬舉!”

    他下頜微揚,“我知道這里只有你一人,你本是我皇城司的狗,怎敢讓旁人知曉你的身份,既然只有你一人,你以為你能攔得住誰?”

    這話落定,王寅忽而策馬上前了兩步。

    王寅本是青州駐軍中一員小兵將,後來為蕭惕所救,在常人眼中,王寅會些拳腳功夫,悍勇難當,卻絕對不是蕭惕的對手,可此刻,他卻第一個上前來。

    蕭惕目光落在了王寅身上,仿佛在想王寅這顆棋子是何時安插下的。

    王寅望著蕭惕,眼底生出了一閃而逝的憤懣來,同為皇城司暗衛,他並不比蕭惕差,可若賀萬玄所言,他的確最看重蕭惕。

    “就在你一年多之前,在蒙州執行刺殺任務撿回了一條命之後,督主便有了讓我替代你的打算,可惜後來你忽然冒出了認祖歸宗的念頭,既然你想幫督主奪下金吾衛,督主便允了你,可是沒想到,這不過都是你的狼子野心。”

    王寅語聲森冷,和他憨傻的面容極是不符,他自腰間抽出一把短劍,眼底閃著躍躍欲試的寒芒,“你去青州之前我便動了身,你向來覺得自己能算到任何事,卻沒有算出來我這個變數,是不是意外極了?”

    蕭惕不為所動,而眼看著打斗一觸即發,戚同舟也從馬車上下了來,他往旁邊走了一步,手亦落在了腰側的長劍之上。

    後面馬車里,朱誠看戲看了半晌,終于品出點滋味來,“真是精彩啊,督主御下之術,真是叫人嘆為觀止,督主也不必心寒,因為這世上就是有些狗,怎麼喂都喂不忠心,不僅老是想朝外跑,甚至還會咬主人一口。”

    賀萬玄淡淡笑了下,目光看向馬背上的王寅和馬車前的戚同舟,眼底到底有幾分滿意,“能在魑魅營留到最後的都不容易,同舟和他乃是同一批入營的,如今卻是大相徑庭。”隨後,他有些遺憾的道︰“王寅,你功夫上不及他,讓同舟去吧,他們一同歷練長大,如何對付他,同舟最是了解,天快亮了,我們速戰速決。”

    王寅聞言面色一僵,半晌,將抽出的短劍生生按了回去。

    而戚同舟拍了拍劍鞘,閑庭信步一般的往前走去——

    “慢著。”賀萬玄忽然出聲。

    戚同舟駐足,賀萬玄陰測測的牽起了唇角,“死之前,得讓他看看,他想救的人,在听到剛才那些話之後,是什麼表情。”

    戚同舟眉梢微動,明白了賀萬玄的意思,他收回劍鞘,轉身走向第三輛馬車,一陣莫名的響動之後,戚同舟從馬車上拽下來一個人。

    裴直話笞牛 劬Ρ幻勺牛 彀鴕啾歡倫。 絲癱黃萃 矍W牛 障侶沓當 怎牡乖詰兀 萃 酆謎韻鏡惱駒謁呱希 蝗嗡 聿兜模 諍 鋟 霰 話愕泥類郎br />
    離得這麼遠,蕭惕一眼就看到了裴嬪系睦帷br />
    他那山岳都壓不彎的背脊,忽然在那一瞬間坍塌了一寸,攏在身側的手往前探了探,仿佛要越過虛空為她拭淚。

    賀萬玄爽朗的尖笑了起來,可許是年紀大了,沒多時笑聲便嘶啞下來,他甚至輕咳了幾聲,然後唏噓道︰“其實到現在我都不知你是如何知道皇城司那些藏在湖州的買賣的,又是如何知道我暗地里是在支持齊王,不過……事到如今,至少證明了一件事,你的確是一條讓人不該放心的狗。最可笑的是,你竟然也有為情所困的一日。”

    “同舟,去吧,像在魑魅營那樣,將他打趴在地上!”

    戚同舟離開裴 煨焱秈枵鏡姆較蜃呷ュ  臚鹺橢斐系穆沓擔 志 贗蛐穆沓擔 劭醋啪鴕 拖秈杞簧鮮鄭 春鋈喚畔亂歡佟br />
    “你知道,為什麼在魑魅營的時候次次我都能將他打趴下嗎?”

    戚同舟手握長劍,沒有回頭,可所有人都知道他在問賀萬玄。

    賀萬玄眉頭一皺,只覺得此刻的戚同舟說話未用敬辭讓他很不舒服,然而想著只有戚同舟才能速度解決蕭惕,他耐著性子道︰“為何?”

    “因為……”

    戚同舟緩緩將長劍拔了出來,似乎在回憶當年在魑魅營之中的場景,賀萬玄凝神細听,甚至身子前傾,其實他也好奇戚同舟制勝的法寶,畢竟,少年時的蕭惕,在魑魅營之中幾乎戰無不勝。

    “因為,在魑魅營中……”

    “只有贏了的人,才有飯吃啊。”

    這是賀萬玄第一次見到戚同舟用這樣溫柔的語氣說話,他最後一個尾音隨風而蕩,甚至有些纏綿的意味,這陌生的語調讓賀萬玄有些反應不及,而就在他愣神的瞬間,戚同舟手挽一個劍花,一個轉身,手中三尺青鋒,忽然就如同離弦之箭一般朝他擲來。

    所有的變故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根本容不得他反應。

    劍鋒穿心而過,將老邁的身子牢牢釘在車壁之上,賀萬玄喉嚨里也開始發出“  ”的聲響,而直到咽氣,他都沒明白剛才那一瞬間發生了什麼,無邊的黑暗之中,只有戚同舟溫柔的語調,如同鬼魅耳語一般讓他遍體生寒。

    賀萬玄連死都沒想明白的事情,王寅等人又如何應對的來,暗衛皆是戚同舟安排,賀萬玄的血還沒染透馬車,王寅和朱誠的人頭也落在了地上,齊王在血色面前瑟瑟發抖,戚同舟正要回頭問蕭惕要不要也取了這千尊萬貴的二皇子的性命之時,卻見蕭惕猶如失了魂魄似得,以一種分明急迫到了極點,卻又恐懼畏怕的僵硬模樣走到了裴蹎Pbr />
    蕭惕抱起裴 蛑訃庠詵  眉復尾湃∠屢凵系陌蟾浚 即漳孟呂矗 秈璞闋步伺鼻械難鄣住br />
    蕭惕本以為等著她的是裴縊 督R話愕難崞 擅幌氳腳皇親Л裊慫囊陸螅 鐘鍔兜奈仕 澳恪  降資撬 俊/div>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