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人魚Omega嫁豪門[穿書]

67、【番外四】因為愛

    俞清不是真正的深海人魚, 但是他能潛入深海, 那是目前的科技依舊到達不了的地方。別看俞清和雷蒙的感情不錯, 但是俞清偶爾到深海里采藥草, 這一采藥草可能就是十天半個月。

    深海里沒有信號, 俞清不能跟雷蒙聯系, 雷蒙無法定位到深海里的俞清,以目前的科技只能定位到一定深度的。

    因此, 在俞清到深海之後,雷蒙就等于失去俞清的信息。

    雷蒙想自己唯一能安心的一點, 那就是俞清早早生下孩子,孩子在陸地上, 那麼俞清總不可能不回來吧。他還擔心俞清在深海里會不會遇見什麼危險,而他又不能去深海, 又幫襯不了俞清。

    當俞清又一次從深海里回來時, 雷蒙就站在海灘旁邊,他等了很久。

    雷蒙不知道俞清會從哪一片海灘登陸,但是俞清只要游到距離海面一定距離,雷蒙就能探查到俞清所在的地點, 根據俞清的移動軌跡, 推斷對方要在哪里上岸, 他就到這邊等著。

    “不是說了, 不用等我嗎?”俞清看見雷蒙時,還是很高興。

    “可你開心。”雷蒙見到俞清嘴角的笑容,“我也高興。”

    既然雙方都開心, 那麼他當然得來啊,雷蒙又道,“正巧手里又沒有什麼要緊的事情,便過來瞧瞧。你信我,我不是父親,不可能在戰場的時候,還特意跑過來等你。”

    “……”俞清無奈而笑,他當然知道啦。

    俞清也不可能選擇雷蒙去戰場的時候跑到深海來,省得雷蒙不安心。

    “這一次采了多少藥草,近期不用來了吧。”雷蒙表示自己每次都擔心俞清生氣跑到深海里,不搭理他了。他心里委屈啊,別人家的伴侶再離家出走都好走,就自己的心上人不好找。

    “不用。”俞清輕輕地搖搖頭,“哪里需要那麼多呢,畢竟你們很少用深海里的藥草,一旦用了,那就了不得哦。”

    多半是關鍵時刻的高級藥劑,俞清如此想。

    俞清明白雷蒙的憂心,就是擔心他在深海里發生事情,還擔心他一去不回。他才不可能那麼做呢,陸地上的風景那麼好,還有他的孩子。

    後來,有一次俞清和雷蒙吵架,俞清沒有去深海里躲著,

    而是去了海洋覆蓋面積多的星球。

    雷蒙一時間沒有找到俞清,還特意讓人盯著大海,生怕俞清跑到深海里。

    “……”這讓俞清頗為無語,他早就說過了,他不可能一跟雷蒙吵架就跑進大海里,頂多就是到海洋多的地方散散心啊。

    “沒安全感。”這就是雷蒙的話,“去不了,我觸及不到的地方,人心難測,萬一你氣急了呢。”

    氣急了才不管自己說過什麼呢,雷蒙就想這個可能性太高了。

    “你是不是做了過分的事情?”俞清就這麼問。

    “沒,絕對沒有!”雷蒙回答,“最過分的,不就是以前偷偷暗戀你的時候,多看了幾眼。”

    俞清還以為對方說要房里的時候瞎折騰呢,萬萬沒有想到對方說當初暗戀的事情。

    “當初,沒見過幾次吧。”俞清道,“信息素也被封著,就那麼一絲,你就被控制了?相信匹配度?”

    “不,不是相信匹配度,是先見你,關注了,便也注意到了你的信息素。”雷蒙當年確實是先看到俞清這個人,而不是去關注什麼信息素不信息素的。

    雷蒙不是一個信息素論的人,匹配度,那只是錦上添花之事。

    “只是你,我便也沒資格去說匹配度不匹配度了。”因為他們兩個人的匹配度高,所以雷蒙無法去說他們之間的感情跟信息素是否有關系。

    “當然!”俞清點頭,“你看我像是糾結這種事情的人嗎?”

    有的人喜歡說愛的是信息素還是這個人,有時候,這種事情還真沒有什麼好說的。重要的是兩個人的感情,感情好,便如何都好,感情不好,便這也不對,那也不對。

    “不是。”雷蒙道,“許是愛,才去想吧。”

    因為愛,有時候便會去想這些,因為在意,才擔心對方是否不滿。

    他們兩個人之間的感情是好,即便好,也有磕磕踫踫,沒有磕踫的婚姻,那不是正常的婚姻吧。

    作者有話要說︰接檔文︰分手,我要嫁別的Alpha[穿書]

    門不當戶不對?被男友的親戚刁難?

    分手,你個狗Alpha,我要嫁給別人了。

    狗Alpha︰那還是我,我精分!

    雷蒙一時間沒有找到俞清,還特意讓人盯著大海,生怕俞清跑到深海里。

    “……”這讓俞清頗為無語,他早就說過了,他不可能一跟雷蒙吵架就跑進大海里,頂多就是到海洋多的地方散散心啊。

    “沒安全感。”這就是雷蒙的話,“去不了,我觸及不到的地方,人心難測,萬一你氣急了呢。”

    氣急了才不管自己說過什麼呢,雷蒙就想這個可能性太高了。

    “你是不是做了過分的事情?”俞清就這麼問。

    “沒,絕對沒有!”雷蒙回答,“最過分的,不就是以前偷偷暗戀你的時候,多看了幾眼。”

    俞清還以為對方說要房里的時候瞎折騰呢,萬萬沒有想到對方說當初暗戀的事情。

    “當初,沒見過幾次吧。”俞清道,“信息素也被封著,就那麼一絲,你就被控制了?相信匹配度?”

    “不,不是相信匹配度,是先見你,關注了,便也注意到了你的信息素。”雷蒙當年確實是先看到俞清這個人,而不是去關注什麼信息素不信息素的。

    雷蒙不是一個信息素論的人,匹配度,那只是錦上添花之事。

    “只是你,我便也沒資格去說匹配度不匹配度了。”因為他們兩個人的匹配度高,所以雷蒙無法去說他們之間的感情跟信息素是否有關系。

    “當然!”俞清點頭,“你看我像是糾結這種事情的人嗎?”

    有的人喜歡說愛的是信息素還是這個人,有時候,這種事情還真沒有什麼好說的。重要的是兩個人的感情,感情好,便如何都好,感情不好,便這也不對,那也不對。

    “不是。”雷蒙道,“許是愛,才去想吧。”

    因為愛,有時候便會去想這些,因為在意,才擔心對方是否不滿。

    他們兩個人之間的感情是好,即便好,也有磕磕踫踫,沒有磕踫的婚姻,那不是正常的婚姻吧。

    作者有話要說︰接檔文︰分手,我要嫁別的Alpha[穿書]

    門不當戶不對?被男友的親戚刁難?

    分手,你個狗Alpha,我要嫁給別人了。

    狗Alpha︰那還是我,我精分!

    雷蒙一時間沒有找到俞清,還特意讓人盯著大海,生怕俞清跑到深海里。

    “……”這讓俞清頗為無語,他早就說過了,他不可能一跟雷蒙吵架就跑進大海里,頂多就是到海洋多的地方散散心啊。

    “沒安全感。”這就是雷蒙的話,“去不了,我觸及不到的地方,人心難測,萬一你氣急了呢。”

    氣急了才不管自己說過什麼呢,雷蒙就想這個可能性太高了。

    “你是不是做了過分的事情?”俞清就這麼問。

    “沒,絕對沒有!”雷蒙回答,“最過分的,不就是以前偷偷暗戀你的時候,多看了幾眼。”

    俞清還以為對方說要房里的時候瞎折騰呢,萬萬沒有想到對方說當初暗戀的事情。

    “當初,沒見過幾次吧。”俞清道,“信息素也被封著,就那麼一絲,你就被控制了?相信匹配度?”

    “不,不是相信匹配度,是先見你,關注了,便也注意到了你的信息素。”雷蒙當年確實是先看到俞清這個人,而不是去關注什麼信息素不信息素的。

    雷蒙不是一個信息素論的人,匹配度,那只是錦上添花之事。

    “只是你,我便也沒資格去說匹配度不匹配度了。”因為他們兩個人的匹配度高,所以雷蒙無法去說他們之間的感情跟信息素是否有關系。

    “當然!”俞清點頭,“你看我像是糾結這種事情的人嗎?”

    有的人喜歡說愛的是信息素還是這個人,有時候,這種事情還真沒有什麼好說的。重要的是兩個人的感情,感情好,便如何都好,感情不好,便這也不對,那也不對。

    “不是。”雷蒙道,“許是愛,才去想吧。”

    因為愛,有時候便會去想這些,因為在意,才擔心對方是否不滿。

    他們兩個人之間的感情是好,即便好,也有磕磕踫踫,沒有磕踫的婚姻,那不是正常的婚姻吧。

    作者有話要說︰接檔文︰分手,我要嫁別的Alpha[穿書]

    門不當戶不對?被男友的親戚刁難?

    分手,你個狗Alpha,我要嫁給別人了。

    狗Alpha︰那還是我,我精分!

    雷蒙一時間沒有找到俞清,還特意讓人盯著大海,生怕俞清跑到深海里。

    “……”這讓俞清頗為無語,他早就說過了,他不可能一跟雷蒙吵架就跑進大海里,頂多就是到海洋多的地方散散心啊。

    “沒安全感。”這就是雷蒙的話,“去不了,我觸及不到的地方,人心難測,萬一你氣急了呢。”

    氣急了才不管自己說過什麼呢,雷蒙就想這個可能性太高了。

    “你是不是做了過分的事情?”俞清就這麼問。

    “沒,絕對沒有!”雷蒙回答,“最過分的,不就是以前偷偷暗戀你的時候,多看了幾眼。”

    俞清還以為對方說要房里的時候瞎折騰呢,萬萬沒有想到對方說當初暗戀的事情。

    “當初,沒見過幾次吧。”俞清道,“信息素也被封著,就那麼一絲,你就被控制了?相信匹配度?”

    “不,不是相信匹配度,是先見你,關注了,便也注意到了你的信息素。”雷蒙當年確實是先看到俞清這個人,而不是去關注什麼信息素不信息素的。

    雷蒙不是一個信息素論的人,匹配度,那只是錦上添花之事。

    “只是你,我便也沒資格去說匹配度不匹配度了。”因為他們兩個人的匹配度高,所以雷蒙無法去說他們之間的感情跟信息素是否有關系。

    “當然!”俞清點頭,“你看我像是糾結這種事情的人嗎?”

    有的人喜歡說愛的是信息素還是這個人,有時候,這種事情還真沒有什麼好說的。重要的是兩個人的感情,感情好,便如何都好,感情不好,便這也不對,那也不對。

    “不是。”雷蒙道,“許是愛,才去想吧。”

    因為愛,有時候便會去想這些,因為在意,才擔心對方是否不滿。

    他們兩個人之間的感情是好,即便好,也有磕磕踫踫,沒有磕踫的婚姻,那不是正常的婚姻吧。

    作者有話要說︰接檔文︰分手,我要嫁別的Alpha[穿書]

    門不當戶不對?被男友的親戚刁難?

    分手,你個狗Alpha,我要嫁給別人了。

    狗Alpha︰那還是我,我精分!

    雷蒙一時間沒有找到俞清,還特意讓人盯著大海,生怕俞清跑到深海里。

    “……”這讓俞清頗為無語,他早就說過了,他不可能一跟雷蒙吵架就跑進大海里,頂多就是到海洋多的地方散散心啊。

    “沒安全感。”這就是雷蒙的話,“去不了,我觸及不到的地方,人心難測,萬一你氣急了呢。”

    氣急了才不管自己說過什麼呢,雷蒙就想這個可能性太高了。

    “你是不是做了過分的事情?”俞清就這麼問。

    “沒,絕對沒有!”雷蒙回答,“最過分的,不就是以前偷偷暗戀你的時候,多看了幾眼。”

    俞清還以為對方說要房里的時候瞎折騰呢,萬萬沒有想到對方說當初暗戀的事情。

    “當初,沒見過幾次吧。”俞清道,“信息素也被封著,就那麼一絲,你就被控制了?相信匹配度?”

    “不,不是相信匹配度,是先見你,關注了,便也注意到了你的信息素。”雷蒙當年確實是先看到俞清這個人,而不是去關注什麼信息素不信息素的。

    雷蒙不是一個信息素論的人,匹配度,那只是錦上添花之事。

    “只是你,我便也沒資格去說匹配度不匹配度了。”因為他們兩個人的匹配度高,所以雷蒙無法去說他們之間的感情跟信息素是否有關系。

    “當然!”俞清點頭,“你看我像是糾結這種事情的人嗎?”

    有的人喜歡說愛的是信息素還是這個人,有時候,這種事情還真沒有什麼好說的。重要的是兩個人的感情,感情好,便如何都好,感情不好,便這也不對,那也不對。

    “不是。”雷蒙道,“許是愛,才去想吧。”

    因為愛,有時候便會去想這些,因為在意,才擔心對方是否不滿。

    他們兩個人之間的感情是好,即便好,也有磕磕踫踫,沒有磕踫的婚姻,那不是正常的婚姻吧。

    作者有話要說︰接檔文︰分手,我要嫁別的Alpha[穿書]

    門不當戶不對?被男友的親戚刁難?

    分手,你個狗Alpha,我要嫁給別人了。

    狗Alpha︰那還是我,我精分!

    雷蒙一時間沒有找到俞清,還特意讓人盯著大海,生怕俞清跑到深海里。

    “……”這讓俞清頗為無語,他早就說過了,他不可能一跟雷蒙吵架就跑進大海里,頂多就是到海洋多的地方散散心啊。

    “沒安全感。”這就是雷蒙的話,“去不了,我觸及不到的地方,人心難測,萬一你氣急了呢。”

    氣急了才不管自己說過什麼呢,雷蒙就想這個可能性太高了。

    “你是不是做了過分的事情?”俞清就這麼問。

    “沒,絕對沒有!”雷蒙回答,“最過分的,不就是以前偷偷暗戀你的時候,多看了幾眼。”

    俞清還以為對方說要房里的時候瞎折騰呢,萬萬沒有想到對方說當初暗戀的事情。

    “當初,沒見過幾次吧。”俞清道,“信息素也被封著,就那麼一絲,你就被控制了?相信匹配度?”

    “不,不是相信匹配度,是先見你,關注了,便也注意到了你的信息素。”雷蒙當年確實是先看到俞清這個人,而不是去關注什麼信息素不信息素的。

    雷蒙不是一個信息素論的人,匹配度,那只是錦上添花之事。

    “只是你,我便也沒資格去說匹配度不匹配度了。”因為他們兩個人的匹配度高,所以雷蒙無法去說他們之間的感情跟信息素是否有關系。

    “當然!”俞清點頭,“你看我像是糾結這種事情的人嗎?”

    有的人喜歡說愛的是信息素還是這個人,有時候,這種事情還真沒有什麼好說的。重要的是兩個人的感情,感情好,便如何都好,感情不好,便這也不對,那也不對。

    “不是。”雷蒙道,“許是愛,才去想吧。”

    因為愛,有時候便會去想這些,因為在意,才擔心對方是否不滿。

    他們兩個人之間的感情是好,即便好,也有磕磕踫踫,沒有磕踫的婚姻,那不是正常的婚姻吧。

    作者有話要說︰接檔文︰分手,我要嫁別的Alpha[穿書]

    門不當戶不對?被男友的親戚刁難?

    分手,你個狗Alpha,我要嫁給別人了。

    狗Alpha︰那還是我,我精分!

    雷蒙一時間沒有找到俞清,還特意讓人盯著大海,生怕俞清跑到深海里。

    “……”這讓俞清頗為無語,他早就說過了,他不可能一跟雷蒙吵架就跑進大海里,頂多就是到海洋多的地方散散心啊。

    “沒安全感。”這就是雷蒙的話,“去不了,我觸及不到的地方,人心難測,萬一你氣急了呢。”

    氣急了才不管自己說過什麼呢,雷蒙就想這個可能性太高了。

    “你是不是做了過分的事情?”俞清就這麼問。

    “沒,絕對沒有!”雷蒙回答,“最過分的,不就是以前偷偷暗戀你的時候,多看了幾眼。”

    俞清還以為對方說要房里的時候瞎折騰呢,萬萬沒有想到對方說當初暗戀的事情。

    “當初,沒見過幾次吧。”俞清道,“信息素也被封著,就那麼一絲,你就被控制了?相信匹配度?”

    “不,不是相信匹配度,是先見你,關注了,便也注意到了你的信息素。”雷蒙當年確實是先看到俞清這個人,而不是去關注什麼信息素不信息素的。

    雷蒙不是一個信息素論的人,匹配度,那只是錦上添花之事。

    “只是你,我便也沒資格去說匹配度不匹配度了。”因為他們兩個人的匹配度高,所以雷蒙無法去說他們之間的感情跟信息素是否有關系。

    “當然!”俞清點頭,“你看我像是糾結這種事情的人嗎?”

    有的人喜歡說愛的是信息素還是這個人,有時候,這種事情還真沒有什麼好說的。重要的是兩個人的感情,感情好,便如何都好,感情不好,便這也不對,那也不對。

    “不是。”雷蒙道,“許是愛,才去想吧。”

    因為愛,有時候便會去想這些,因為在意,才擔心對方是否不滿。

    他們兩個人之間的感情是好,即便好,也有磕磕踫踫,沒有磕踫的婚姻,那不是正常的婚姻吧。

    作者有話要說︰接檔文︰分手,我要嫁別的Alpha[穿書]

    門不當戶不對?被男友的親戚刁難?

    分手,你個狗Alpha,我要嫁給別人了。

    狗Alpha︰那還是我,我精分!

    雷蒙一時間沒有找到俞清,還特意讓人盯著大海,生怕俞清跑到深海里。

    “……”這讓俞清頗為無語,他早就說過了,他不可能一跟雷蒙吵架就跑進大海里,頂多就是到海洋多的地方散散心啊。

    “沒安全感。”這就是雷蒙的話,“去不了,我觸及不到的地方,人心難測,萬一你氣急了呢。”

    氣急了才不管自己說過什麼呢,雷蒙就想這個可能性太高了。

    “你是不是做了過分的事情?”俞清就這麼問。

    “沒,絕對沒有!”雷蒙回答,“最過分的,不就是以前偷偷暗戀你的時候,多看了幾眼。”

    俞清還以為對方說要房里的時候瞎折騰呢,萬萬沒有想到對方說當初暗戀的事情。

    “當初,沒見過幾次吧。”俞清道,“信息素也被封著,就那麼一絲,你就被控制了?相信匹配度?”

    “不,不是相信匹配度,是先見你,關注了,便也注意到了你的信息素。”雷蒙當年確實是先看到俞清這個人,而不是去關注什麼信息素不信息素的。

    雷蒙不是一個信息素論的人,匹配度,那只是錦上添花之事。

    “只是你,我便也沒資格去說匹配度不匹配度了。”因為他們兩個人的匹配度高,所以雷蒙無法去說他們之間的感情跟信息素是否有關系。

    “當然!”俞清點頭,“你看我像是糾結這種事情的人嗎?”

    有的人喜歡說愛的是信息素還是這個人,有時候,這種事情還真沒有什麼好說的。重要的是兩個人的感情,感情好,便如何都好,感情不好,便這也不對,那也不對。

    “不是。”雷蒙道,“許是愛,才去想吧。”

    因為愛,有時候便會去想這些,因為在意,才擔心對方是否不滿。

    他們兩個人之間的感情是好,即便好,也有磕磕踫踫,沒有磕踫的婚姻,那不是正常的婚姻吧。

    作者有話要說︰接檔文︰分手,我要嫁別的Alpha[穿書]

    門不當戶不對?被男友的親戚刁難?

    分手,你個狗Alpha,我要嫁給別人了。

    狗Alpha︰那還是我,我精分!                   <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