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大唐不良人

第七十七章 反復試探

    ,

    人一般是這樣的,隨口說的話,大多不會過腦,多半為真心話。

    而深思熟慮後的,通常是美化過的,加過濾鏡的。

    也就是假話。

    所以甦大為才會暗示給其他人,盯住常平。

    方才這常平與自己所謂族兄說話,雖然全程甦大為他們都是親眼所見,但誰知道,有沒有暗號切口

    所以才讓甦慶節先一步出去,跟上那常忠,通過他後續的動作,來做判斷。

    身在敵國,不得不步步小心。

    更何況,發現常平說辭里有自相矛盾的地方。

    這意味著危險程度大為提高。

    李大勇留下的情報網,已經被百濟摧毀,連同他自己都身殞在此。

    在剩下這些殘余的暗線里,一定有出賣李大勇的人。

    或許是常平所說,那布帛上所記的幾人中之一。

    又或許

    正是常平本人。

    在真相水落石出前,一切皆有可能。

    “這個我可以解釋的,甦郎君,听我說”

    常平舉起雙手,喘息道“李郎君在出世的前幾天,曾暗中命我與其他人脫離聯系,斷掉各條暗線,提防危險。我想他一定是知道了些什麼,而抄寫館藏資料人名,也是李郎君吩咐我去做的,他說若有變化,這些或許有用,而且囑托我不許告訴組織里其他人。

    那晚我悄然入了館藏,才抄了幾個人名,就听到有動靜,不得不撤出去,等我想再去的時候,突然發生大火,把一切都燒沒了”

    常平看著甦大為,嘶聲道“我說的都是真的”

    “你如何看得懂卷宗上的大唐文字”

    甦大為冷靜的問。

    “那些資料密卷用的是唐字不假,但有我們扶余字的注音標識,所以我能認識,而且那幾人名字我並不陌生”

    常平焦急的道“若我有任何背叛李郎君的地方,管叫我不得好死”

    說完,他瞪大雙眼,直直的盯著甦大為,緊張的盯著他的一舉一動,每一個細微神情變化。

    甦大為沉吟片刻,向身邊聶甦看一眼“如何”

    “心跳雖急,但節奏無明顯變化。”

    一旁的周良微微頷首“神色沒有異常。”

    這兩人,周良是老手,能從對方的微末表情,也就是後世俗稱的微表情,肢體語言,判斷對方言辭真偽,八九不離十。

    而聶甦的五感異于常人,可以判斷對方的心跳情況。

    簡直就是一台人型測謊機。

    這兩人都認定,常平方才說話時的狀態正常,並沒有說謊的跡象。

    實際上,甦大為也是這種感覺。

    要麼,常平說的是真的,要麼,他就是天才,間諜之王,懂得調整自己的心理,從而控制生理反應。

    這種可能性不是沒有,但是

    應該不大。

    “還有一個問題。”

    甦大為想了想“你們方才說的那個做官的族弟,叫常之他是什麼官”

    “常之他,是”

    常平猶豫道“他是家族本家,世襲達率。”

    達率,為百濟第二等官階,僅次于一等官階“佐平”,相當于唐朝的兵部尚書一職。

    此話一出,周良的眼神立刻就變了。

    盯著常平,眼神如盯著一頭野獸。

    如此高貴顯貴的族弟,居然會是大唐潛伏在百濟情報網的暗線

    豈不是笑話

    假,假到不能再假了。

    伏在牆頭的南九郎突然出聲道“甦帥,又有人朝這邊來了。”

    南九郎既然開口,必然不是方才出去的甦慶節。

    周良看向甦大為。

    沒說話,但甦大為懂他眼中的意思。

    那就是要不要滅口

    這常平身上有太多疑點。

    方才他說的那些,看似都有合理的解釋,但有一條

    這些都是他的一面之辭,是無法證偽的。

    無法證偽,也無法證明他說的是真的。

    而他的出身如此可疑

    “阿兄。”

    聶甦張口,甦大為搖頭道“不必說了,我信常平。”

    “甦郎君,我”

    “我們先躲一躲,你去應付一下,看看是誰來了。”

    甦大為向周良丟一個眼神,周良嘆了口氣,雖然不解甦大為為何對這常平手軟,但還是听他的。

    幾人如方才一樣,各自覓地藏身。

    聶甦緊跟在甦大為身邊,跟著他翻上屋檐。

    “阿兄,那個常平真的沒問題嗎”

    “我也不確定,但是現在,先不要動他,他的身份有些特別”

    甦大為耳朵微動了一下,感受著聶甦濕潤的氣息吹在自己的耳廓上,然而,他的心中卻沒有一絲波瀾,完全被一個念頭充滿了。

    “常之達率,若是記得不錯,那此人應該是百濟名將黑齒常之。”

    有趣,他的族兄,居然是四哥手下的暗探

    此事,當真是出人意料啊。

    甦大為目光微閃,看著常平打開大門,一行人走入院中。

    這一行人,穿著十分奇特。

    有的是倭人打扮,有的是百濟人,也有高句麗人的裝扮。

    進門顯得頗為不客氣,向著常平連聲喝問。

    而常平在開始的驚愕之後,很快反應過來,恢復到一臉油滑,點頭哈腰,臉上還帶著幾分獻媚。

    那些人涌入院中,四處查看一番,似乎在尋找著什麼。

    沒發現什麼問題,又大聲向常平質問了幾句,用的皆是扶余語。

    最終,常平往領頭的手里塞了點東西,鞠躬送他們出去。

    關上門,他有些心有余悸的停了一會,方才轉頭向甦大為他們藏身的方向小聲道“走了。”

    甦大為與聶甦、周良從藏身之處出來。

    南九郎再次翻上牆頭,警惕的盯著遠處。

    他的視力超卓,如同鷹眼,是這個組合里,最適合做警戒暗哨的人。

    “剛才那些是什麼人”

    “他們沒說,但是我猜和之前酒棧里那些倭人有關”

    常平舔了舔唇,猶豫了一下道“那些人是鬼室福信身邊的人,我猜,可能會是夫余台。”

    “夫余台”

    甦大為咀嚼了一下這個名字。

    想了想道“我還有一個問題。”

    “什麼”

    “你剛才和你的族兄常忠,說話用的是唐語吧為何”

    這話說出來,周良和聶甦的表情頓時起了微妙變化。

    很多東西是平常習慣的。

    越是習慣,越容易忽略,也就是俗稱的燈下黑。

    方才這常平與常忠對話用的是唐語,其他人都沒听出有什麼問題。

    但是甦大為想到了。

    百濟這邊常用的是官話扶余語。

    照理來說,他們自己人對話,應該便是用扶余語。

    為何會用唐語

    事出反常,必有妖。

    常平也是愣了一下,然後苦笑道“因為常忠的生意,他的生意,是黑貨,與大唐那邊”

    他的話點到為止,沒說下去。

    甦大為卻听明白了。

    所謂黑貨,便是百濟版的走私了。

    因為與大唐那邊做走私生意,所以習慣了用唐語。

    可這,還不足以解釋一切。

    就算常忠習慣唐語,有必要和自己的族弟,一個扶余人也用唐語

    甦大為盯著常平。

    後者反應過來,無奈的嘆氣道“原本,他這生意,最早是我在做的,後來出了事,我被家族推出頂罪幸好那時有李郎君出手救下我,從那時起,我便跟著李郎君。

    這些年,我用唐語更多過于百濟官話。

    對了

    現在常忠的生意,其中有些部份,都是李郎君幫忙打通的。

    這酒”

    常平向周良放在一角的酒壇指了一下“這也是其中一種貨。”

    甦大為看看周良,再看看聶甦。

    一時啞然。

    酒,是燒刀子。

    甦大為自己的生意。

    售賣到三韓之地,大部份也是靠的走私。

    沒想到,這常忠居然是其中的走私商人。

    世事如棋,殊難預料。

    而他方才提到李大勇幫忙牽線,這個

    甦大為一時心中不知該做何反應。

    愣了一下才苦笑道“是了,四哥初來百濟,用的是商人身份。”

    “甦郎君,我”

    “你放心,我是不會亂冤枉好人的。”

    甦大為伸手拍了拍常平的肩膀“你的人如何,我都看在眼里,只是我們從大唐初來這陌生的土地,身負血海深仇,不得不小心從事。”

    “我懂,我都懂,我也想替李郎君報仇”

    “放心,四哥的仇,我必報。”

    甦大為想了想道“既然夫余台的人留意到這里,我就不多留了,留九郎在這里方便聯絡,有進一步消息再通知你。”

    “哎,好。”

    常平愣了一下,點頭答應。

    他本來想說,有酒有肉,邀甦大為他們晚上共飲一杯。

    不過甦大為說的理由也甚是得體。

    甦大為向南九郎使了個眼色“九郎,你留在這里陪著常平,等我進一步通知。”

    “是。”

    安排好一切,甦大為向常平抱拳,帶著周良和聶甦,辭別而去。

    走出很遠,甦大為還能感覺到,常平從後方投來的視線。

    那種幽幽的,帶著莫名情緒的目光。

    “阿兄,這個人可信嗎”

    “至少目前沒發現什麼問題,先存疑吧。”

    甦大為向周良道“名錄上還有幾個人”

    “三個。”

    “和他說的那幾個名字對一下,這些人,都是四哥留下的暗線,需要一一弄清底細。”

    甦大為吸了口氣“出賣組織,致夫余台出手的人,必在這些人中。”

    殺李大勇,為家恨。

    破壞李大勇建立的情報網,是為國仇。

    此國仇家恨,不能不報。

    轉過前方巷角,早有一群人在等待。

    一眼看去。

    正是先前去常平家的問話的那批人。

    有倭人,有高句麗人,也有百濟武士。

    他們腳步輕快,一下子將甦大為他們圍在當中。

    聶甦與周良,立刻緊張起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