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大唐不良人

第七十九章 夜探夫余台

    ,

    甦大為翻開安文生的帳薄,這都是百濟這邊的情報據點的。

    這個據點以賣酒為掩護,暗里做些走私生意。

    實則最核心,是由公交署以及都察寺的暗探組成的情報點。

    也就是都察寺、公交署、思莫爾的商隊,這三層殼組成。

    當然在都察寺的記錄里,這個據點是不存在的。

    它純粹是以甦大為個人意志,提前做的布局。

    但是此刻卻收到奇效。

    “這幾個人”

    甦大為將帳薄翻開,翻到最後,在李大勇最後查的那樁事後面,寫下幾個參與此暗線的名字。

    都察寺身份特殊,專為情報而生。

    甦大為在出發百濟前,又得李治放權,允他查看李大勇傳回長安的卷宗,兩下一對,將李大勇這邊的幾條暗線摸清並非難事。

    可惜的事,原本好好一張情報網絡,現在十不存一。

    僥幸逃生的,要麼像常平有本地身份掩護,要麼則是改頭換面。

    想要一一查出,絕非易事。

    好在甦大為手里還有一批可用之人,用一些辦法,耗費一些時間,還是可以做到。

    “這幾個人,還有常平今天跟我提到的三人,有兩個人名重合,有一個新增的名字,就一共是四人,這四人,我目前只知道名字,你把他們交由密諜去查,不管用什麼方法,三日內,我要知道他們的一切。”

    “嗯。”

    安文生看著甦大為勾出三個名字,又添上一個,將四人名字記下。

    “對了,熊津城內,夫余台的駐點在哪”

    “就在這里。”

    安文生翻開帳薄,在上面一處指了一下。

    這本帳,是據點情報人員所收集到一切關于百濟的消息。

    其中重點便是熊津城。

    雖然百濟的都城在泗a,但那邊的防備也更森嚴一些,都察寺在這邊的情報還處在初始階段,未及滲透。

    “阿彌,你想做甚”

    安文生看了他一眼,目光中透出些警惕。

    安家現在與武後的聯系,全系在甦大為一人身上。

    甦大為若有事,那麼安家的一番苦心便白費了。

    當年在甦大為征西突厥時,武媚娘已得勢,而關隴一系包括長孫無忌在內,遭受重大打擊。

    在那個時候,各家皆想自保,安家,則是想到交好甦大為,借此搭上武皇後這條線。

    為此,不惜由家主出面,親自向安文生交待家族任務。

    安文生能這般逍遙,不事生產,少不了家族之力,在家族需要的時候,自然也要盡一份心力。

    這才有了後來安文生去西域尋甦大為之事。

    只是當時誰也沒料到,甦大為做事這麼絕。

    居然在唐軍中就留書一封,跑去吐蕃了。

    為此,安家上下一時不敢輕動,更不敢與甦大為結交太過明顯。

    萬一李治不爽降罪,別沒吃到肉,還惹得一身麻煩。

    從後來的事看,甦大為並沒有受到李治的懲罰,但征西突厥立下大功,也沒得獎賞。

    這就有些耐人尋味了。

    一番計較之後,安家決定,就由安文生保持這份與甦大為的交情。

    若甦大為簡在帝心,將來終有一飛沖天的時候。

    而安家有了安文生與甦大為這層關系,到那時,也自然能借機起勢。

    保住安家的富貴和聖眷不衰。

    若這甦大為萬一惹了陛下震怒,禍及親族,真到了那一步,安家最多也就是犧牲安文生一個。

    此乃世家門閥的保全之道。

    所以近兩年,安文生大部份精力都放在甦大為這里。

    一方面兩人關系好,親如兄弟。

    另一方面,身負家族的囑托,有責任在肩。

    所以甦大為流露出想要冒險的意思,安文生立刻就警覺起來。

    “阿彌,你想做甚難不成又想闖人家的巢穴這里可不比長安,何須如此冒險”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得惡賊,你知自己現在身份多重要嗎現在整個百濟的爛攤子,大唐在這邊的耳目,全系于你一人身上,你要出個事,讓我們怎麼辦誰能代替你總攬全局”

    “呃”

    甦大為張了張嘴,皺眉想了想道“話雖如此,但是現在這局面,若想佔著主動,便要抓住一切機會去打探,不如此,不能打開局面。

    文生,我只有兩個月時間,時不我待啊。”

    安文生眯了眯眼“若你一定要去,帶上我。”

    “還有我,還有我。”

    聶甦在一旁舉手。

    周良想開口,想了想自己身手差太多,萬一去了只怕是拖累,遂做罷。

    “好吧好吧,都去,我們三個,今夜一起行動。”

    甦大為被聶甦抱著胳膊搖得頭暈,苦笑道“別搖了,再搖搖到外婆橋了。”

    “什麼”

    “哎,你不懂。”

    甦大為抽出手,伸指在聶甦白皙光潔的額上輕彈一下。

    在聶甦捂著頭雪雪呼痛時,轉向安文生“文生,這邊應該還有檔案儲存的地方吧帶我去看看,我要看近期收集到的所有資料。”

    “好。”

    甦大為交待安文生,安頓好周良和聶甦,讓他倆先休息一下,自己則關在裝有密檔的小屋里,詳細翻閱都察寺在這邊近半年收集到的信息。

    和一般人理解的“情報”不同。

    甦大為一手建立的都察寺,更像是後世的情報機構。

    與這個時代所流行的情報戰,有相同,也有不同之處。

    在這個時代,無數是倭國,還是半島、高句麗、吐蕃、突厥等國,流行的情報系統,一般是通過使團、商隊進行目標地潛伏,然後建立商館,使團據點,再以此向周邊輻射。

    主要以收買、滲透、刺探為主。

    必要的時候,甚至會挺而走險,玩一些比較暴力的項目。

    堪稱古代版特工潛入。

    比如之前甦大為曾潛入過東瀛會館,就屬于這一類。

    但在後世的情報戰里,這樣的做法,一來不夠安全,二來很不經濟。

    培養一個能潛入敵人後方的特工,是相當不容易的。

    怎麼看都算是間諜之王那一級別,如果經常拿來懟在第一線,動不動就學007一人挑一個組織,只怕沒幾下就會敲出gg,失手廢掉了。

    而要培養這樣一個諜王,除了時間精力,有時候還要看天賦和運氣,太難了。

    令其深入險境,簡直是暴殄天物,若非必要,絕不會這麼浪費。

    甦大為的都察寺,除去傳統的滲透,最大的不同在于,注重日常細節。

    比如這個宅子里有多少人,不清楚不要緊,看他們每日采購的食物有多少,這就能確定大致人數。

    從常采購的食物里,又能看出飲食偏好。

    從飲食習慣里大致能推出不同人的出生環境,成長曲線。

    比如愛吃辣,或者吃什麼特別的食物,這就對應著出生環境。

    再從宅子里出入的頻繁程度,記錄出入的面孔,能推出有多少人埋伏在宅子里,這些人的成份如何,職能如何

    這些都是最基本的。

    這種情報收集法,就是後世的“大數據”。

    實際上搜集到的信息浩如煙海,雞零狗碎。

    但這種方法相對于潛入敵境,容易得太多,危險近乎于零。

    就有點類似後世的大使館了,大家都是明著收集信息。

    所謂雁過留痕,凡是有人生活過,經過的地方,就一定會有痕跡留下,通過這些痕跡信息,能倒推出最原始的真相。

    比如後世某某殺妻案,表面上看處理得干淨,實則一摸查,當天用水爆表,血水就算沖掉,總還有血腥味,有能驗出血漬的k 法。

    魔鬼總在細節中,只要想找,從蛛絲馬跡中,能得到嶄新的世界。

    這就是甦大為查案的理念。

    基于後世的理念。

    做他手下的情報人員,最難的不是得到信息,而是如何從這麼多信息里提煉出敏感內容,然後通過分析判斷,得出有用的結論。

    這才是重中之重。

    百濟這邊的據點,成立時間還短,各方面還比較粗疏,情報人員的人手也不夠,想要分析出精確的情報還是有些難度。

    為此,甦大為需要自己驗看一遍。

    如果幸運的話,也許不用將李大勇留下的線人一一找到。

    也許從這些資料里,就能找到線索。

    時間一分一的過去。

    屋內的光線漸漸暗沉,這也意味著夜色降臨。

    外面響起安文生的敲門聲。

    “阿彌,先吃點東西吧,晚上不是還要干活嗎”

    “就快好了。”

    甦大為匆匆翻過手中卷宗最後幾頁。

    他的視力在夜色下也能照常視物,這是異人實力帶來的五感提升。

    合上卷宗,微閉雙眼沉思片刻。

    他終于起身,先將各種卷宗復原。

    實際上,若給外人看到這些信息,也只會雲里霧里,不知這些雞零狗碎的消息,有何用途。

    只有受過專業訓練的情報人員,才能從紛亂的碎片中,找到真相。

    “有收獲嗎”

    門推開,安文生向他好奇的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