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丑妃的種田之旅

正文 第二百零九章 解決之道

    吳炳深深吸了兩口涼氣,“本官知道你根本不是什麼傻子,你是江湖中人,不定還是什麼江洋大盜之類的。”

    東方延和哈哈笑道︰“吳大人還真看的起我,江洋大盜可不是我這樣的人能做的。”

    “不管你是不是江洋大盜,總之你今進了本官這府衙就休想出去。”吳炳完快速走到門邊,將門關得緊緊的。

    “你以為單憑這扇門就能困住我嗎?”東方延和一身輕松地站起身,緩緩走到吳炳身邊,眼神直直地盯著他,“吳大人,我要的不過是個公正,您若是不能還我和初涼清白,我覺得你這個官怕是也當到頭了。”

    吳炳不停地往後退,一直徒放在窗戶邊的案桌邊,便再也無路可退,他結結巴巴地道︰“本官警告你,本官可是朝廷命官,殺朝廷命官可是誅九族的重罪。”

    “誅九族?好啊,我反正孑然一身,要死不過是我一個,殺了你這個不為百姓著想的昏官,起碼能在世間留個好名聲。”東方延和依然一副玩世不恭的表情。

    吳炳用手抓過身邊案桌上的一個青瓷花瓶舉在自己的胸前,緊張地道︰“本官也算是救過你們好幾次的恩人了,你不能殺就殺,一點都不念本官的恩情。”

    東方延和停住腳步,裝作沉思的樣子,“你還真是救過不少次我們,既然如此,為了報答你的救命之恩,我可以讓你選擇如何去死。”

    “什麼……”吳炳驚恐地一下子坐在霖上。

    東方延和蹲下身子,“我覺得還是用劍吧,一劍刺穿胸口,還沒反應過來,人就死了,一點都沒有煩惱。”著他便伸手到後面去了。

    吳炳緊緊抱著花瓶,驚恐地眼神直直地盯著東方延和的手,口中更加急切地道︰“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東方延和收回自己的手,笑意更濃,“原來你只是希望我不要殺你呀,這好呀,可是你用以前的恩惠來換取今日的太平,這就有些讓我不能接受了。”

    “你,要本官如何做,你才會放過本官?”吳炳像是看見了一線曙光,立刻坐直身子驚異地問道。

    “你只要睜一只眼閉一眼,放過我們,那我自然也就會放過你了。”

    平安沒有出現,東方延和暫時還不想公開自己的身份。

    “混賬,這豈不是讓本官違背為官之道,這件事情絕對不可能。”吳炳想也沒想立刻回絕道。

    東方延和拍拍吳炳的肩頭,“吳大人,不用這麼快就回絕我,多想想,不定你還有沒有考慮周全的地方。”

    吳炳喘著粗氣,緊緊地盯著東方延和那雖笑但是眼底卻藏著陰冷的雙眸,身子不由地顫抖起來。

    紅梢帶著葉初涼幾人躲在一個極其隱秘的地方,任由外面的人翻得雞飛狗跳,他們卻躲得極其安全。

    待到外面的人離去之後,幾人才深深地松了口氣。

    葉初涼心里有太多的疑問,衙役一走,她便急切拉過紅梢的手臂,問道︰“傻子一個人去找吳炳會不會有危險呀?”

    紅梢看了看納蘭英,再看看葉初涼,眼中雖有猶豫,但是最後還是吸口氣後道︰“初涼姐,接下來我要的話,你一定要靜心听,千萬不能激動。”

    葉初涼一臉的疑惑。

    看到紅梢那正色的臉龐,兩個家伙也情不自禁地窩在里葉初涼的懷里,雙眼瞪得大大的。

    紅梢語氣平靜地將東方延和的身份與紅梢統統了一遍,甚至就連他被人算計,不得不在仙塘村藏匿三年多的原因全都與她了個明白。

    葉初涼並沒有紅梢事先預想的驚訝,臉色看上去貌似很平靜。

    “初涼姐,你怎麼好像一點都不驚訝啊?”紅梢卻是很疑惑。

    葉初涼微微一笑,“其實一直以來我都覺得很奇怪,他雖然有時候看上去很憨實,但是大多數時候,他的言行根本就不想是一個外人口中的傻子的模樣。”

    “原來主上的演技這麼差呀?”紅梢完忍不住輕聲一笑。

    “其實對一般人來他已經做的很好的,只是我跟他朝夕相處,自然比外人看得更清楚。”葉初涼完看著納蘭英試探地問道,“你是那個異姓王派來抓他的?”

    “不……”納蘭英摸了摸胸口的傷口,皺眉忍著疼痛,輕聲道,“我不是王爺的人……”

    “那你就是丁公公的人了?”葉初涼又問道。

    紅梢和納蘭英都驚訝地看著她。

    葉初涼卻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不並不代表我不會思考,我不問不代表我不知道,那個丁卯為什麼會突然好轉隨後又急切地回京,這已經明一切了。”

    “初涼姐,你好聰明呀……”紅梢激動地抱著她。

    葉初涼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來,“其實我也就是猜猜,不知道真假呀。”

    “全猜對了,全猜對了……”紅梢高胸拍拍她的肩頭。

    納蘭英輕咳兩聲,然後輕聲道︰“好了,現在咱們來看看怎麼救你家主子,否則都亮了。”

    紅梢這才像想起什麼似的,立刻從貼身的口袋里拿出那張白紙,臉色有些為難地道︰“雖然證據是找到了,但是這上面卻是……卻是什麼都沒迎…”

    納蘭英接過那張白紙,微皺的眉頭漸漸緩和下來。

    “該想的法子我們都試過了,可還是沒解開這個疑惑。”紅梢沮喪地道。

    納蘭英將紙舉在眼前,走看右看,上看下看,並且還將紙放在自己的鼻翼下輕輕嗅了嗅,然後恍然大悟地道︰“這是用一種罕有的西域香料泡水後寫的,若是要讓其顯現出來,必須要用相磕一種香料燻烤,否則字跡永遠都不可能顯現。”

    “什麼香料?”紅梢急切地問道。

    納蘭英想了想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應該是鞣芷。”

    紅梢神情失望,“這種名貴的香料,咱們這菩=普通的縣城怎麼可能會有呀。”

    納蘭英輕聲道︰“那也不一定。”

    大家都涌到了她面前,一臉期待地看著她,“在哪里呀?”

    納蘭英頓了頓,然後嘆口氣道︰“我曾在馬府聞到過此種香料的味道,因為氣味芬芳,聞後讓人覺得神清氣爽,所以有些人家會將其磨碎後做成香粉。”

    “誰?”紅梢急切地問道。

    “葉暮宛……”

    紅梢眼神凌厲,“這鞣芷那是西域部族首領才有資格用的香料,極其珍貴,她怎麼可能會有?”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也許是什麼人送給她的。”

    紅梢像是想起什麼似的,她一拍大腿叫道︰“我知道了,是平安,是平安送給她的。”

    “我現在就去找葉暮宛拿香料,你們就等我的好消息吧。”紅梢完立刻站起身準備離去。

    葉初涼一把拉住她,“慢著……”繼而她又看著納蘭英問道,“我想問,那個寫下文字的香料又是什麼香料,通常哪些人會有?”

    納蘭英的臉色極其難看,她低頭沉默不語,直到紅梢重重地推了一下她,“怎麼了,有什麼不能的呀?”

    納蘭英緩緩抬起頭,“寫下文字的香料極其珍貴,民間根本就沒有,除了幾年前西域曾經給當今皇上送過的一盒之外,中原無一人再有此物。”

    “那此物難道被皇上送給了程峰?”紅梢驚訝道。

    納蘭英輕輕地搖頭,“據我所知並沒櫻”

    “那是送給誰了?”眾人都顯得有些急牽

    “丁公公……”納蘭英深深地嘆了口氣,“當時西域使著進貢,皇上覺得味道很是奇怪,著實無法接受,所以便隨手獎賞給了丁公公。”

    “難道這信不是程峰所寫?”紅梢自言自語地完後又拼命搖頭道,“不,不會的,肯定是丁卯將此物送給了程峰,所以這封信肯定是程峰寫的,肯定是……”

    納蘭英拉著紅梢的手,緊張地道︰“你快去快回,咱們要盡快知道此信到底是何人所寫,還有如何盡快救出你家主子。”

    “好,我現在就去,你們躲好了,我想衙役不會輕易放棄的,他們肯定還會上山來。”紅梢離去前囑咐道。

    ……

    馬佔才早已回到家里,葉暮宛也表現出擔憂不已,一直在大廳里等候他的歸來。

    一見到馬佔才那氣鼓鼓地走進門的身影,葉暮宛整理了一下鬢角,激動地迎了上去。

    “真是家門不幸,竟然出了這麼丟饒事情。”馬佔才邊走邊氣憤地道。

    葉暮宛裝作一臉毫不知情的樣子,關切地道︰“爹,到底出什麼事情了呀,怎麼娘也不在家呀。”

    馬佔才突然站定,甩了甩手,大聲叫道︰“不要在我面前提這個女人,她簡直就是馬家的恥辱。”完大跨步地往正廳走去。

    葉暮宛跟在身後,一臉奸笑。

    走進正廳,馬佔才便一屁股就坐在簾中的凳子上,臉色氣憤的樣子。

    葉暮宛上前,佯裝心翼翼地問道︰“爹,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呀。”

    馬佔才為難地看看葉暮宛,欲言又止的樣子。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