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丑妃的種田之旅

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 中毒

    葉暮宛雖然心中不滿,她白了葉初涼一眼後,不情不願地站起身,單手接過白粥。

    葉初涼心情緊張地看著葉暮宛,直到看到她將白粥都喝下去。

    葉初涼深深地松了一口氣,然後冷冷一笑道“但願你還能繼續囂張下去。”說完,聳聳肩,轉身離開。

    ……

    接下去就面臨著要不要給王奶奶派粥了,葉初涼的心里非常矛盾,所以走向粥桶的腳步非常沉重。

    王奶奶臉上的笑容綻放,她看著葉初涼說道“初涼,這下總該輪到我了吧?”

    葉初涼扶著王奶奶,神情有些尷尬,“奶奶,你看這粥都冷了,要不咱們還是別再喝了,我可以幫你煮點好吃的。”

    王奶奶卻是很堅決,“初涼,我知道你對我很好,但是這次我想靠自己。”

    王奶奶端著碗站在了白粥桶前,一臉笑意地看著葉初涼。

    葉初涼沖東方延和擠了擠眼楮,但是對方像是根本沒看見似的。

    就在葉初涼左右為難地時候,突然喝粥的人群中開始出現各種嘔吐之聲。

    “這粥……”不斷有人開始大叫。

    “這粥有問題呀……”

    “好痛,我肚子好痛呀……”

    好多人都從土墩子上滾了下來,嘴角邊還泛著白色的泡沫。

    一些癥狀不是很嚴重的人,捂著肚子走到馬家門口,高聲叫著“是馬家,馬家想害我們。”

    “對,是馬家想害我們村人……”

    “大家趕緊來呀……”

    一時間各種爭吵聲和推搡聲就傳開來了。

    ……

    王奶奶將碗扔在地上,滿臉緊張地跑過去幫助別人。

    地上翻身打滾的,捂著肚子大叫的人越來越多,按理說這時候對葉初涼來說是最開心的,所有惡人都得到了報應,這些人都是曾經想要自己死,現在也想要自己死,他們不值得同情、

    東方延和站在葉初涼身邊,壓低聲音問道“這是你想看見的結果嗎?”

    葉初涼臉色蒼白,看著倒了一地的人,她的心情並沒有任何好轉,反而更加沉重。

    葉暮宛也如願以償地倒下了,原本一直在屋內的馬佔才听到聲音也跑了出來,看到倒了一地的人,他大聲地叫道“這……這到底怎麼回事呀?”

    馬賈氏看見馬佔才想是一下子找到了主心骨,她走到馬佔才身邊緊張地說道“他們說是咱們的粥有問題呀……”

    馬佔才搖頭,“這怎麼可能呢,如果是我們粥的問題,怎麼可能讓暮宛倒下呀?”這話剛說完,他便快步走到葉暮宛身邊,一把抓住她的手臂關切地問道,“你怎麼樣了?”

    馬賈氏面如死灰地看著眼前的一切,她仰起頭深深地吸了口氣,口中喃喃地說道“算了……算了……”

    葉初涼走到馬賈氏身後冷冷地,“哼,他的心里早就沒有你了,而你還將他視為自己的生命,這多好笑多荒唐?”

    馬賈氏微微回頭,嘴角也露出毫不在意的笑容,“我的生命里只有我兒子,這點從我入獄那天開始就已經很清楚了。”

    葉初涼輕笑,“可是他們這樣同樣是在給馬家抹黑,你不在乎嗎?”

    “現在對我來說馬家只有一個人最重要,抹不抹黑我還真的不在乎,我只希望紅梢早點回來,這樣小偉就不用再受委屈了。”馬賈氏說完轉身往堂屋走去。

    ……

    東方延和看著在原地發呆的葉初涼,重又繼續說道“初涼,我相信仙塘村的人不是壞人,起碼王奶奶,吳大叔他們都不是壞人,之前只是被人騙了,我們不應該一棒子打死一群人的。”

    看著倒在地上嗷嗷叫的村民,葉初涼咽了咽口水,然後又重重地嘆口氣,“就算你說的都對的,那又怎麼樣,他們都中毒了,沒人能解。”

    “你有沒有想過,如果王奶奶也喝了這粥,她也跟那些躺在地上的人一樣,你還能如此淡定嗎?”東方延和說完緊緊拉著葉初涼的手,“初涼,我並不是想指責你,我只想告訴你,有些事情是沒法後悔的。”

    葉初涼沉默了,雖然嘴上沒說,但是就在剛剛所有人都倒下了的那一刻,她知道自己已經後悔了,她的心里沒有一絲報仇之後的快樂和輕松,卻反而覺得更加沉重。

    東方延和將她拖進自己懷里,輕撫她的肩頭,“不管有多少災難我都會跟你在一起。”

    ……

    紅梢回到仙塘村的時候,正逢村里所有人都在地上打滾,王奶奶一臉焦急地照顧眾人。

    東方延和看見紅梢的身影,立刻上前一把拉過她,“你終于趕上了,趕緊幫他們看看到底是中了什麼毒。”

    紅梢一臉懵逼,“我……我一收到你的飛鴿傳書立刻就回來了,一刻都沒敢耽誤。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呀?”

    “你先別管怎麼回事了,趕緊看看他們要不要緊?”東方延和將她拉到眾人面前。

    “這……”紅梢看到那些平日里作威作福的無賴,她雖然心里十分的不願意,但是最後還是不得不蹲下身子幫他們把起脈來。

    東方延和立刻回到葉初涼身邊,此時的她心里脆弱,更需要人陪在她身邊。

    看著所有人還有馬家的家丁都在忙碌,葉初涼喃喃地說了一句,“這次真的是我錯了對嗎?”

    東方延和握著她的手異常堅定,“你放心,如果錯了,咱們就彌補錯誤。”

    葉初涼抬起霧蒙蒙的雙眸,“可以嗎?”

    ……

    將所有人都打發回家去服藥已經是後半夜的事情了,紅梢抹著額頭的汗水,微微喘息道“這是不識抬舉,能讓我出手的人那可都不是一般的人,還跟我在這兒嘮嘮叨叨,說個沒完,好像我一定要救治他們似的。”

    葉初涼緊張地問道“怎麼樣?到底有沒有問題呀?”

    紅梢用洞察一切的眼神看著葉初涼,“初涼姐,是你吧?”

    葉初涼沒有回答,只是略顯尷尬地低下頭。

    “你知道那是什麼嗎?”紅梢邊說邊將忍住的笑容使勁憋住。

    葉初涼瞪大雙眼,“不是毒藥嘛?上次我听你自言自語說這東西千萬不能讓別人發現,否則後果會嚴重。”

    紅梢這些憋不住了,她哈哈大笑,“初涼姐,我……我……”

    葉初涼更加急切了,“你到是說呀,到底是什麼呀?”

    好不容易等紅梢停下笑聲,她這才斷斷續續地說道“那是我在山上采的,那東西只要吃一點點就不能生孩子了,如果吃多了,會讓人腹痛難忍,而且東西本就是給女人吃的,你這給男人吃,他們能不吐嗎?”

    “避孕藥?”葉初涼恍然大悟。

    紅梢眨巴著眼楮,“避孕藥?咦,這名字還不錯選  br />
    葉初涼深深地松了口氣,“唉,嚇死我了,我還以為是什麼千古毒藥呢。”

    “這要是生不出孩子豈不真是千古罪人嘛。”紅梢撢撢自己身上的灰塵,一臉輕松地笑著說道。

    “你怎麼會想要制作這種藥啊?”在這個以多生孩子為光榮的年代,葉初涼完想不透避孕的必要性在哪里。

    紅梢深深地嘆了口氣,“這你就不知道了,身為大夫,我們都已能制作各種藥品為技藝高超的標志的,所以就這解釋了為什麼毒藥明明會要人命,卻依然有人樂此不疲地制作它。”

    “再說了,這不管是宮里,還是宮外官宦人家,誰家里是干淨是清靜的,不說別的,就說這馬家,哼,不過是仙塘村的土霸,還不是一樣家無寧日。”紅梢說完還不忘白了一眼馬家的門房,這一瞧不要緊,馬賈氏竟然正從門內小跑著出來了。

    “看吧,我不過還閑一點,這就有人找上門了。”紅梢聳聳肩,無奈地說道。

    ……

    緊接著就是紅梢被馬賈氏請進門去,送王奶奶回家的東方延和帶著黃小秋一起來接他們。

    他們來到的時候,正看到紅梢跟馬賈氏進去了,黃小秋一臉不解地看著她的背影,“紅梢姐什麼時候跟馬家的人關系這麼好了呀?”

    “經過這次的事情呀,你紅梢姐更是在仙塘村聲名大噪了,哼……”東方延和看了一眼,然後很自然地摟住葉初涼的肩頭,輕聲地說道,“黃嬸兒讓我們今晚去吃晚飯,小秋剛剛已經去山上叫了司空 土礁魴」恚 偷仍勖僑Ш亍!br />
    “謝謝黃嬸兒。”葉初涼有些不好意思地看著黃小秋說道。

    “哎呀,說什麼客氣話呢,今天要不是你讓傻子哥提前來跟我們說不要領粥,我跟我娘說不定呀也倒地上啦。”黃小秋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

    葉初涼抬頭看了看東方延和,眼底竟是感激的神情。

    因為葉暮宛中毒,馬佔才將自己的兒子都忘到了腦後。

    紅梢跟在馬賈氏身後來到了馬偉所住的房間,一番探脈之後,她走到桌邊,端起一小杯鮮血輕輕搖晃了兩下,然後又放在鼻翼下聞了聞。

    “這像是剛放的?”紅梢又搖了搖,然後看著馬賈氏問道。

    馬賈氏一臉驚喜,“是的,我托我娘家找了好久,終于找到了一個,而且她也願意獻血的女子。”

    。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