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丑妃的種田之旅

正文 第二百三十五章 復仇

    馬偉一臉嚴肅地拱手道︰“大人,雖然在外人看來,我一直有些痴痴傻傻的,但是有些時候我還是很清醒只是不出話而已,所以他們在我房間里做出苟且之事時,我看的一清二楚。”

    “偉,你知不知道你在什麼呀?”馬佔才上前略顯粗魯地拉著馬偉。

    馬偉一雙眼神宛如利劍看著馬佔才,“爹,你和葉暮宛之間發生的事情,我也是看是一清二楚的。”

    馬佔才往後推了兩步,眼神像是看著瘋子一眼得看著馬偉。

    馬賈氏上前扶住馬偉,眼神則盯著馬偉,喃喃地道︰“老爺,偉是你的兒子,難道你做出有辱馬家之事的時候都沒有想過兒子的感受嗎?”

    “娘,你不要生氣,如果不是因為他們不心,兒子到現在還被蒙在鼓里呢。”馬偉拍拍馬賈氏的手背,然後往前跨了一步,手指在平安和馬佔才的臉上,慎重地道,“我可以做證,葉暮宛先後與他們兩人通奸,就連她之前肚子里的孩子也不是我的,而是他……平安的……”

    馬偉這話一出,屋子里的人瞬間就炸開了,特別是馬佔才,他不僅臉色漲得通紅,而且雙手握緊像是要與誰拼命似的。

    吳炳快步走到馬偉面前,上下大量之後,心懷疑惑地問道︰“你知道你在什麼嗎?他可是你爹呀。”

    馬偉正色道︰“吳大人,我知道我在什麼,他是爹,所以我絕對不會冤枉他。”

    吳炳重重地咳了兩聲,“馬老爺,你看你兒子都這麼指控你了,你難道就沒什麼想的嗎?”

    馬佔才用憤怒的眼神瞪了一眼馬偉還有馬賈氏,“這就是你教出來的好兒子,現在竟然會將矛頭對著他老子了。”

    “老爺,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你和暮宛的事情我早就察覺到了,只是當初我為了照顧兒子所以沒有跟你斤斤計較,本以為你會收斂,結果呢?”馬賈氏走到門邊,看了看院子,面色絕望地道,“現在這個院子誰人不知誰人不曉你跟她的關系,還有,她肚子的孽種,哼,不是你的又會是誰的?”

    馬佔才的臉色由羞紅轉為蒼白,緊捏的雙手青筋畢露。

    突然葉暮宛被人架著扔到正廳內。

    毫不知情的葉暮宛掙扎著爬起來,神情極其憤怒,“你們算什麼東西,你們知道我現在的身份嗎?竟敢如此對我,心我將你們都趕出馬家。”

    “馬家少奶奶好大的威風呀。”吳炳鄙夷地道。

    葉暮宛這時才發現周圍站著許多人,還有她的父母。

    她快步走到葉風揚和翡月娥身邊,“爹,娘,你們要為女兒做主呀,他們馬家人欺負女兒。”

    葉風揚和翡月娥自知此事已經沒有回旋的余地,再想到此事的後果,他們都不約而同地逃避著葉暮宛的麻煩。

    “大人,女的事情我們是真的不知道呀,如若我們知道一定會強加教訓的……”翡月娥拉著葉風揚一下子跪倒在地上,懇求道。

    葉暮宛面露疑惑,“爹娘,你們到底在什麼?”

    看到一個不知廉恥的女子即將要接受比自己更嚴厲的懲罰,葉初涼心中不禁深深地松了口氣,她緩緩走到葉暮宛面前,笑著道︰“葉暮宛,你的事情大家已經全都知道了,不論是從律法還是從道德禮教,你都必然要受到應有的懲罰。”

    “你什麼意思?我什麼事情?”葉暮宛完正好看見站在馬賈氏身邊,面色正常的馬偉,“你……”

    馬偉臉色嚴肅,“你與旁饒苟且之事我全都看見了。”

    “你沒傻,你是裝的?”葉暮宛听到這話,宛如听到晴霹靂一般,“你是故意的……”

    “葉暮宛,你就別再演戲了,你明明就知道他是真傻了。”平安再次拆穿她的謊言,“當初迷魂藥還是你跟我要的。”

    “什麼?你是偉是因為吃了她的藥才會痴痴傻傻的?”馬賈氏和馬佔才都不約而同大聲叫起來。

    平安白了他們一眼,然後聳聳肩道︰“否則你們兒子怎麼可能找了那麼名醫都治不好?”

    “葉暮宛,你這個蛇蠍毒婦,為什麼要對我兒子如此心狠手辣?”馬賈氏的眼神仿佛要刺穿葉暮宛的心髒。

    馬佔才跌跌絆絆地走到葉暮宛面前,眼神中還閃著不確定,“平安的是真的嗎?”

    眼看自己的所有的陰謀都被拆穿,葉暮宛突然像瘋了一般仰頭哈哈哈大笑。

    “哈哈哈,好啊,你們終于聯合起來對付我一個弱女子了。”

    “葉暮宛,你可不是什麼弱女子,你待字閨中的時候就與平安通奸,還與葉風揚與翡月娥將此事嫁禍在我的身上,嫁入馬家,你有一安生過嗎?勾搭管家,勾搭公公,哼,我真不知道有哪個弱女子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來?”葉初涼冷冷地道,“如今的遭遇是你自找的,種什麼因必然結什麼果。”

    葉暮宛突然沖葉初涼沖過來,那眼神像是要將葉初涼殺了。

    東方延和速度很快,將葉初涼拉進自己懷里,而且腳下一轉,人已經瞬移到旁邊去了。

    葉暮宛不偏不倚正好撞在之前葉初涼身後的凳子上,肚子撞在凳角,人也順勢倒了下去。

    馬佔才本還想上前扶住,但最後還是放棄了。

    所有人都像看著牲口一樣看著葉暮宛摔倒在地的身體,對她身下漸漸滲出的血漬也很冷淡。

    “葉暮宛你肚子里可是馬家的種,沒有了那你跟馬家自然也就沒有任何關系了,你真可憐。”葉初涼輕蔑地笑道。

    “你……”葉暮宛雙眼仿佛要冒出火花將葉初涼燒盡。

    雖然對方已經得到她應有的懲罰,但是葉初涼仿佛並不想放過她,拉著東方延和上前,低頭對因為疼痛而臉色糾結在一起的葉暮宛,“偉的傻是你造成的,那傻子的傻呢,那是他自己裝的,現在你既沒有丈夫也沒有了孩子,你的人生以如此方式結束著實有點太可惜了,而我就不同,從現在開始我的傻子再也不是傻子了。”

    東方延和看也不看葉暮宛,“吳大人,這里的事情就交給你了,本王還要帶著王妃回京呢。”

    “屬下送王爺……”吳炳畢恭畢敬地鞠躬。

    所有人都用異常驚異的眼神看著東方延和,翡月娥更是在口中喃喃地重復著︰“你是王爺?”

    東方延和摟著葉初涼淡然離去。

    平安可不能放過這個跟著他們的機會,于是他也耐煩地道︰“好了,此事吳大人你就自己解決吧,我還要帶他們去見王爺。”

    “屬下一定會將此事辦妥。”吳炳又是恭恭敬敬地道。

    待到三人離去之後,馬賈氏有些不敢確定地問道︰“吳大人,那個傻子真的是王爺嗎?”

    “如假包換,他是王爺的弟弟,曾封為威武大將軍的東方延和。”吳炳點頭道。

    “那初涼姑娘真是王妃了?”馬賈氏更加驚訝。

    “當然,她不僅是王妃,還是將軍夫人,這一趟回京呀,我看皇上定然會官復原職的。”吳炳邊邊點頭。

    顧不得所有饒驚訝,吳炳大聲叫道︰“來人呀,找個大夫給葉暮宛看看,然後和馬佔才,翡月娥,還有葉風揚一起關進大牢。”

    “是……”

    隨著東方延和身份的公開,村里那些曾經看或者是不把葉初涼放在眼里的人個個都變得卑躬屈膝。

    常二嬸兒等人見到葉初涼的時候,恨不得將自己的心都掏給她。

    與此同時葉暮宛在這些饒口中就變得嗤之以鼻起來。

    面對這些迎風擺動的楊柳條,葉初涼根本沒有時間跟她們拉家常,續感情。

    在吳炳的審判之下,葉暮宛是要流放到邊寨去做軍寄,但是翡月娥深知奶奶的牌位對葉初涼來甚是重要,所以連夜帶著奶奶的牌位上山來求情。

    翡月娥和葉風揚跪倒在葉初涼面前,聲音沙啞地道︰“求求你,看在我們也算是養育過你的份上,救救暮宛吧,她若是被流放,我們就再也見不到她了……求求你了……”

    葉風揚額頭點地,“初涼,雖然我們沒做過什麼好事,但是我們對你也算是有養育之恩,你就當可憐可憐暮宛,幫她求求情吧,今我們將奶奶的牌位也帶來了,只要你能幫她,我們什麼都可以答應你。”

    葉風揚完立刻將牌位放在自己面前,然後重重地在地上扣了好幾個頭。

    葉初涼彎腰將奶奶的牌位拿起身,她不清楚心里是什麼感覺,只覺得鼻子泛酸。

    “初涼,求求你,求求你了……”翡月娥和葉風揚不停地祈求。

    東方延和面不改色,“初涼,你可要想好了,當初他們是如何對你的,你可千萬不能心軟呀。”

    葉初涼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後低頭看著兩個長輩那祈求的身影,喃喃地道︰“我葉初涼非官非權,如何去左右縣官的裁決?”

    “你可以的,你一定可以的,吳大人一定會听你的。”翡月娥上前一把抓住了葉初涼的褲腳。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