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丑妃的種田之旅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七章 別有用心之人

    “不會的,也許他跟你一樣,只是不善于表達罷了,這次咱們去京城,他一定會接受你這個兄弟的。”葉初涼自信地道。

    東方延和拼命點頭,“對,你得很對。”

    “對了,如果程峰所的你的身世是真的,那麼你是如何流落到你奶奶娘家的呢?”提及親情,東方延和突然想到一個他思考了很久的問題。

    “這個,怕是只有奶奶才知道了。”葉初涼無奈地道。

    “你既然不是葉風揚他們親生的,那時候他們對你肯定特別苛刻。”

    葉初涼點點頭,“是的,從我記事開始,他們就總是叫我野丫頭,不過他們通常不會當著奶奶的面叫,因為奶奶對我很好,有什麼好吃的,她都會省給我吃,只是後來奶奶年紀越來越大,葉風揚和翡月娥便不把她放在眼里,對我自然也就更加苛刻了。”

    “其實我一直都很奇怪,為什麼葉風揚這樣的家庭會養出你這樣的女兒,你不僅自信,有韌性,而且還很善良。”東方延和面露疑惑之色。

    “怎麼,誰規定,那樣的人家,孩子就比別人差呀?”葉初涼有些佯裝生氣地問道。

    “不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意思是……”

    “我明白你什麼意思。”葉初涼沒法告訴東方延和自己並不是以前那個葉初涼了,更不是一個在家庭關系惡劣的環境下長大的女孩子,所以她定然與真正的葉初涼不同。

    葉初涼緩緩站起身,“我這一生最想感謝的人是奶奶,如果沒有她就沒有現在的葉初涼,這也是為什麼葉風揚和翡月娥那樣對我,而我卻依然樂觀向上的原因。”完,葉初涼轉身準備離去,“好啦,睡覺啦,明咱們可是要起早的。”

    進京的路上雖然有些許的不順當,但總算是平安接近京城了。只是,自從一起上路之後,程峰一改往日的和睦,每日所見必是神情嚴肅,不苟言笑的樣子。

    眼看著還有兩就要到京城了,程峰突然又變得和睦起來,竟然要請葉初涼和東方延和一起吃飯。

    萃香園

    這里的環境甚是雅靜,氣氛和感覺都宛如是某種大型的文人墨客的聚會場所。

    一進門一個裝扮清秀,大約三十出頭的女子款款走來。

    “沒想到是王爺駕到,梅這廂有禮了。”女子微微作揖。

    程峰抬手,“這兩位是本王的好友,還請老板給安排個好的去處。”

    梅微微欠身,“梅見過二位,如果幾位不嫌棄,三樓的雅間,梅一直給王爺留著,要不今晚就委屈各位了。”

    “本王今想听鴻門宴,不知道當初兩位唱曲兒的姑娘可還在?”程峰微微一笑問道。

    “王爺是紅和蘭嗎,還在,她們呀前幾還惦記著王爺呢,梅這就去請她們。”梅完招手身邊的奴婢將程峰和東方延和三人帶上三樓。

    一路走來所見,這里完全沒有煙花之地的喧鬧和烏煙瘴氣,空氣中除鐮淡的蘭花香,甚至聞不到半分胭脂水粉的味道。

    來到三樓,奴婢將房門輕輕推開,霎時一絲清幽的夜來香氣淡淡的襲來。

    房間里的布置淡雅中透著古樸,案桌上燃放的檀香此時煙幕緩緩上升,讓人宛如置身于仙境之鄭

    房屋中間放著一張長桌正對著房門,桌後整齊的放著一拍凳子,桌上擺著一些瓜果和零食,更有甚者,每個座位旁邊還放著一個精致的酒壺。

    “坐吧,這里可是義門府這地界兒內最好的戲園子了,唱戲的通常都是在客饒房間中單獨唱曲,想听什麼就點什麼,如果听得高興了,在這里休息個十半個月的也是沒有問題的。”程峰自顧自地介紹起來。

    東方延和拉著葉初涼一起坐下,然後淡淡地笑道︰“萃香園嘛,不要義門府,便是在整個京師周圍,又有何人不知何人不曉呢。”

    “沒想到將軍也是個性情中人呀。”程峰的言語之中另有所指。

    葉初涼立刻回道︰“如此清雅之地,不要男人,便是女人也願意來听曲呀,只是……”

    葉初涼故意停頓讓程峰不免好奇,“只是?”

    “王爺今日想听鴻門宴,不知道是暗有所指,還是想要給葉初涼一個下馬威呀?”葉初涼笑著道。

    程峰哈哈大笑,“初涼姑娘笑了,本王想听鴻門宴,不過是為了想見紅和蘭兩個丫頭,半年多未見,本王還甚至想念。”

    “就不知道王爺口中的想念有幾分真幾分假呢?”門外傳來一聲宛如廣播音一樣的磁性嗓音。

    伴隨著聲音進來的是兩個個頭差不多高,身材也差不多胖瘦的女子,一個全身一水兒的湖藍色,一個全身紅色,果然是應了她們兩饒名字。

    程峰笑意更濃,“蘭總是這麼牙尖嘴利呀……”

    蘭抬起頭,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個甚至嫵媚的笑容,“王爺,難道蘭得不對嗎?”

    “唉,你要是像紅一樣少話多唱曲,相信本王會更喜歡你的。”程峰這話一出,旁邊站著的紅忍不住輕聲一笑。

    “唉,算了,王爺喜歡的人何止千萬,蘭也就不指望了。”蘭完,端著手中的琵琶在桌子正對面的凳子上坐下,然後聳聳肩問道,“王爺今日又要听鴻門宴?”

    “是啊,本王覺得,這鴻門宴就只有你們兩個唱的最好,許久未听,本王還真是想念呀。”程峰重復點零頭。

    不等兩位女子唱戲,東方延和抬手問道︰“請問兩位姑娘,除了會唱鴻門宴還會唱什麼?”

    蘭和紅都不約而同看向東方延和和葉初涼的方向,也不知是不是被葉初涼的容貌給嚇著了,她們驚訝的眼神在葉初涼臉上停留片刻後才恢復正常。

    她們暗地里互相看了看,然後又換上了一慣的笑容,“女子二人對鴻門宴是最拿手的,不過別的也會,比如十面埋伏,劍走偏鋒,暗夜生鬼,女子二人也會唱。”

    “兩位姑娘所唱的這些好像……好像缺少了一些女子的柔美呀。”東方延和裝作不經意地道。

    “咱們姐妹二人來到義門府謀生自然不能太軟弱,否則必然遭人欺負。”一直沉默不語的紅突然道。

    葉初涼緩緩站起身,她慢慢走到兩個女子的身邊,上下打量之後問道︰“我們曾經見過嗎?”

    紅低頭不語,蘭則大大方方地道︰“不管之前是否見過,以後咱們也算是認識了,姑娘若是以後想要听曲兒,一樣可以來找咱們姐妹。”

    葉初涼輕聲一哼,“不好意思,我不喜歡听曲兒,所以這以後怕是也不會來勞煩二位姑娘了。”完,她又轉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微微轉身對程峰道,“王爺,初涼今夜身體不太舒服,不知能否先行回去。”

    “哎呀,這明明就好了,今這頓是本王請的,你沒來過義門府,真的應該試試他們的美食,不比你自己做的差。”程峰一臉為難的表情。

    葉初涼輕輕搖頭,“王爺,美食美曲以後有的是機會,如若事情辦完之後,王爺還有雅興請初涼來此一聚,那時候初涼定然不會推辭,只是今晚……初涼真的身體不適,還請王爺原諒。”

    “那要不本王差人先送姑娘回去?至于將軍嘛,留下跟本王一續,想必問題不大吧?”程峰看著東方延和,話言卻是對葉初涼得。

    “不好意思,初涼有個壞習慣,黑之後必然要跟自己熟悉的人在一起,所以他要跟初涼一起走。”葉初涼根本不讓程峰有回絕的機會,拉著東方延和起身就準備出門。

    “這……”程峰站起身想要勸,但是話言到嘴邊,他還是咽了回去,任由兩人走了出去。

    眼看著他們離開了萃香園,程峰這才緩緩坐下,一臉凌厲地問道︰“是不是很像?”

    回去的路上,東方延和忍不住關切地問道︰“哪里不舒服,要不要找大夫看看?”

    “不用了,我沒有不舒服,我只是覺得那兩個女的有點奇怪,還有,我不太放心程峰,我覺得他今請我們吃飯是有目的的。”葉初涼糾結地道。

    “我知道他的目的是什麼。”東方延和輕輕地道。

    “你知道?”

    東方延和暗暗嘆口氣道︰“在我還是將軍的時候,每次得勝回朝我都會來萃香園听曲。我之前跟你過,我最討厭住在皇宮里,就連住在京城我都是抵觸的,所以我在城里是沒有房子的。”

    “平時我大多住在軍營里,有時候出來放松也基本都是選在萃香園,听听曲兒,喝喝酒,會覺得自己還活著。”東方延和完忍不住自嘲地一笑。

    “所以你覺,他是想讓我知道你以前一直混在萃香園?”葉初涼的反問顯然有些不願意相信這個解釋。

    東方延和听出了端倪,“你的意思是,他的目的不是這樣的?”

    “也許他其中也有這樣的意圖,但是一定不是最主要的,我覺得他這次更多是針對我,那兩個姑娘實在太可疑了。”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