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丑妃的種田之旅

正文 第二百三十八章 分析的頭頭是道

    葉初涼腦海里又不禁浮現出兩位女子當時見到自己的神情。

    “我到是沒覺得哪里可疑呀,就因為她們盯著你時間久了?也許她們是被你的容貌嚇著了呢……”

    葉初涼聳聳肩無奈地笑道︰“我是個女的,我能看得懂別人眼里透露出的信息到的是因為驚訝還是因為嫉妒。”

    “你認為她們盯著你是因為驚訝?”

    “沒錯,她們眼神根本就不是嫉妒,也不是羨慕,她們流露出來是一種驚愕,一種對于我會出現那里的恐慌。”葉初涼眉頭緊皺。

    “可是,她們為什麼會害怕你?”

    “你沒覺得她們長得和中原人有些不同嗎?”葉初涼一邊回憶一邊提出疑惑。

    “沒有呀,我覺得她們就和所有人女人長得都是一樣的呀。”東方延和有些後知後覺地答道。

    葉初涼拼命搖頭,“不不不,中原女子的臉龐大多扁平,而其他族的女子他們的臉龐大多立體一些,看上去五官會比中原女子好看一點,但缺點就是不禁老,有些年紀輕輕的可能就被人叫阿姨了。”

    葉初涼這番莫名奇妙的話讓東方延和完全摸不著頭腦。

    見東方延和一臉懵逼的表情,葉初涼也懶得解釋,她繼續道︰“剛才那個紅和蘭,她們的額頭比中原女子要突出一些,鼻梁也高一點,特別是眼梢在她們話的時候總是時不時地往上挑,上嘴唇稍厚,下嘴唇薄,臉龐也不似中原女子的瓜子臉,而是略帶些番邦女子的粗狂,如果她們是中原女子,那定然也是中原人和番邦人結合的混血體。”

    葉初涼的話更是越越讓東方延和摸不住頭腦了,他拉著葉初涼的手臂,伸手忍不住探了探她的額頭,“你在什麼呀?我怎麼一句都听不懂?”

    葉初涼突然拉住東方延和的手,“你不是會武功嗎?要不你去偷听他們什麼,我想我們走後,程峰一定會跟她們什麼的。”

    東方延和看著面前黑漆漆的路,有些不放心地道︰“要不,我先送你回去,然後再听听?”

    “不,等你送我回去,那就來不及了,你趕緊去,我一個人回去沒問題的。”葉初涼有些急牽

    東方延和還是不放心,他看看四周,突然在一個巷子口停住目光。

    他拉著葉初涼跑進巷子,並將她依靠在巷口深處的一個類似倉儲的空房子里。

    “你暫時先在這里呆著,等我探完之後再來接你。”東方延和看看四周,“這是前面那個酒館的倉庫,平時用來臨時儲存食材之用,一般晚上就會空著了,你一定要躲好呀。”

    “你放心吧,我一定會乖乖等你回來的。”葉初涼堅定地點點頭。

    東方延和乘著夜色快速地消失在屋頂,他的腳步急切,內力也使上了一大半。

    萃香園依然燈火通明,遠遠听到有幾聲尖脆的嗓音唱著什麼曲子。

    來到三樓,房中還透著燭火,窗戶上時不時會有身影飄過。

    東方延和輕輕在三樓外的窗戶邊落下,他知道程峰武藝也不弱,所以他一定不能讓對方發現自己的行蹤。

    耳朵貼在窗戶上,除了听見里面傳來唱戲的聲音之外,再也听不見別的聲音了。

    為了能將屋內的情形看個清楚,東方延和用極其輕的動作將窗戶的一角打開。

    這一看不要緊,哪還有程峰的身影呀。

    就在這時,屋頂傳來重重地一聲腳步聲,驚得東方延和立刻關上窗戶,一個躍起上了屋頂。

    只見眼前一個黑色的身影閃過,屋頂上便沒有了人影。

    東方延和雖然猶豫了一下,但最後還是跟了上去。

    ……

    衙門外的亭子里,前面的身影終于停了下來,東方延和也遠遠地停住。

    黑色的身影緩緩轉過身,那是一張從未見過的容貌,但是方才他身上的內功招式卻讓東方延和有些熟悉。

    “你是靈雪教的人?”東方延和上前一步問道。

    對方輕輕點頭,“看來獵狐得一點都沒錯,你確實很聰明,難怪我師兄會死在你的手上。”

    “那次在馬家是你師兄?”東方延和又不禁往前走了一步。

    對方跳到亭子的石桌上,舉手阻止道︰“別,你別再上前,我可不想步了我師兄的後塵。”

    “你怕我?”東方延和輕蔑地一笑。

    “錯,我不是怕你,我是怕你那個手下,我怎麼著也得做件有十足把握的事情。”對方在石桌上坐下,然後撓了撓頭發道,“怎麼回事呀,怎麼到現在還不來?”

    東方延和突然停住腳步,他警惕地看看四周,然後冷冷地道︰“看來你有幫手?”

    “那當然,你這樣的高手,我怎麼能冒險呢,再了,殺你總得挑個好地方,讓你死也死得安心一些。”對方完又忍不住撓了撓頭發。

    突然夜空中傳來一聲鳥鳴,對方突然站起身,一臉高心表情。

    “來了……”

    東方延和听到遠處落下一個輕輕的腳步聲,隨後又感覺到有人由遠及近。

    步伐與平安不同,內力顯然也與靈雪教的派別有些不同。

    隨著對方來到自己身後,東方延和這才算是听出零什麼,他冷冷地一笑道︰“師傅找了雲濟師兄二十多年,沒想到今日竟被本王給踫上了。”完,他緩緩轉過身。

    對方是一個四十多歲的男子,個頭不高,身材甚是消瘦,臉頰凹陷,像是被饑餓折磨許久的樣子。

    “沒想到師弟現在竟頗有些師傅的風範了,難怪那時候他會為了你這個乳臭未干的臭子而將我趕出師門。”雲濟雙眼間的距離有些短,使得他每次話的時候,雙眼都像要聚集到一起去了。

    這話剛落,之前那個站在涼亭中的男子快步走到雲濟面前,拱手道︰“師傅,那個丫頭不在……”

    “獵豹,我之前怎麼囑咐你的?”雲濟顯然有些不高興,

    獵豹臉色一變,低頭道︰“屬下尋思既然那丫頭不在他身邊,那屬下就可以來助師傅一臂之力。”

    “哼,就憑你?”雲濟一臉不屑一顧。

    “師傅,獵豹最近加緊練武,相信不在大師兄之下。”獵豹急切地回道。

    雲濟抬手就是一巴掌重重地打在獵豹的臉上,“你還有臉跟我提你大師兄,若不是因為你,他怎麼可能會死?我們靈雪教怎麼會後繼無人?”

    “師傅,獵豹一樣能幫師傅將靈雪教發揚光大。”獵豹更加急牽

    “滾,這里不需要你,我就算要贏他也一定要憑我自己的本事,而是靠人多勢眾。”雲濟甩了甩衣袖,然後扭頭不再看他。

    獵豹用惡毒的眼神看了看東方延和,雙手緊握拳頭,像是要隨時去他性命似的。

    最後獵豹不甘心地轉身離去。

    ……

    周遭的一切真是安靜呀,安靜得像是連人家都沒有的樣子。

    雲濟轉身看著東方延和,“今日你我終于可以較量一番了,我到想看看到底是我對蒙派的武功理解的透徹,還是你對蒙派的武功理解的透徹。”

    雲濟完便擺出了想決斗的手勢。

    東方延和有些奇怪,這蒙派的武功因為有弱點,所以總有些不壞好心之人利用這個漏洞來打擊蒙派的弟子,因為只要練習了蒙派的武藝,那麼對付漏洞的武藝便不能再練,雲濟也是蒙派出生,他應該也是不能練那種武藝的,那麼他憑什麼來跟自己決斗呢?

    如果是單純斗蒙派武功,雲濟肯定不是東方延和的對手,那他為什麼要將獵豹趕走呢,畢竟現在這個時候,只有獵豹的武功有可能會取他性命。

    雲濟像是看出了東方延和的疑惑,他冷冷地解釋道︰“雖然我們靈雪教在江湖上名聲不好,不過對于蒙派的弟子,我一向都很客氣,對你也是如此。”

    也許是雲濟真的想要看看他與東方延和之間誰對蒙派武藝的理解更加透徹,幾番斗下來,他竟然全都是使了蒙派的武藝,竟連半點想要鑽蒙派武藝空子的意思。

    隨著打斗時飛濺起來的塵土終于漸漸恢復平靜時,東方延和和雲濟各站在涼亭的左右兩邊,東方延和身上的衣服有些凌亂,看樣子應該是盡全力了,反觀雲濟卻是一番仙風道骨的悠閑模樣,仿佛方才的這一場打斗對他來就跟過家家似的。

    雲濟的臉色從一開始的平靜漸漸地變得驚訝起來,“師傅竟然教會了你回旋之法的自救方式?”

    東方延和喃喃地道︰“當初師傅威脅要將你趕出師門,不過是希望你能化解自己內心的戾氣,不要太過執著,沒想到你第二就獨自離開了。”

    “哼,明明是他我的修為一定會在你之下,你那時候不過是五六歲的娃子,而且還不是終日在他身邊習武,他憑什麼這麼?”雲濟聲音高了不少。

    東方延和往前走了一步,“師兄,回旋之法的自救方式本就是以犧牲自己來獲得自救的途徑,你事事都要爭第一,試問如何願意置之死地而後生?”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