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丑妃的種田之旅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三章 大喜日子

    她不知道他到底是咋想的,但是現在這樣子的日子,其實也算是挺不錯的。

    著她就笑了起來,“葉子,你語氣關心他,你還是想一下你自己吧這還有幾日就是你成親的時候了,你可緊張”

    “不緊張,那可能麼”

    柳葉深深吸了一口氣,這才道“不過想到他一直都在,我就沒那麼緊張了。”

    這些日子雖是沒辦法見面,但是安童一直都有送信兒過來。

    每次看到他的字跡,她那不安的心就會平穩了很多。

    看著她臉上的笑容,葉初涼也就拿她打趣,“既然你都這麼安心了,那我也就不用跟你那些什麼要放松的話了”

    “二嫂”

    “你可別生氣,我也是真的放心。”葉初涼道,“以後就算是你真的出嫁了,只要你過得好,二嫂跟你二哥心里也放心,知道麼”

    他們兩口子不怕她窮,也不怕程佑雲會對她不好,就怕她自己心里不放心、瞻前顧後。

    若是以前,她擔心或者猶豫的話,自己肯定是要勸她多考慮的。

    可是現在她都已經做好了準備,那不管往後發生什麼事情,自己都會一直支持她。

    柳葉聞言紅著眼點零頭,“二嫂,我省得的”

    原本就沒幾了,且眼下這日子過得又快。

    不過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柳葉大婚的好日子。

    葉初涼與林溯雪幫著她換了喜服,都還沒一會兒呢,全福人就時候差不多了,得上新娘妝。

    而這全福人,就是柳氏一族里一個子孫滿堂、家庭和睦的嬸子。

    這寓意就是希望柳葉出嫁了之後,她也能夠如同全福人一般,有兒有女、子孫滿堂的。

    一開始葉初涼也覺得沒啥,反正都是要上妝的。

    可等她看到葉子臉上的妝容之後,她真的是忍了許久這才沒翻出一個白眼來。

    她大步走過去,與那給葉子上妝的喜娘“我來吧”

    她在二十一世紀的時候雖不是什麼化妝高手,但是先比這個只會把粉往葉子臉上頗人來,她覺得自己也算個中高手了

    那喜娘一听,有些猶豫,“這哪有嫂子給新娘子上妝的”

    柳葉知道自家二嫂的手藝,之前林溯雪剛過來的時候,她還開玩笑似的幫著她們兩個上過一次妝呢

    如今她要親自上陣,必定是覺得這喜娘化的妝容太過不行了,若不然她絕對是不會這麼的。

    想到這里,她就對那喜娘“無礙,讓我嫂子來就是”

    新娘子都這麼了,喜娘也不好什麼,也就迅速讓開了。

    葉初涼用最快的速度將柳葉臉上的所有胭脂水粉都給弄了下來,然後快速的給她上妝。

    不一會兒,大家都被這妝容給驚艷了。

    “明明看著就沒上多少脂粉,怎生看起來會是這般的好”

    “是啊,我覺得葉子的氣色是真的比一開始好了不少而且你們看啊,我覺得她的眼楮比之前好像是大了不少呢”

    “這妝容可真好看原先我們出嫁的時候,這妝容就是慘白一片的,這個不光是有氣色,看著還跟沒上過妝一般。”

    其實這不算什麼,葉初涼不過是利用了二十一世紀的那些化妝手法罷了。

    奈何這邊的化妝品是真的不行,所以效果遠遠沒有後世化出來的好。

    不過就算是這樣子,相比起剛才喜娘化的來,也是驚艷了不少的

    剛化好,外頭的喜娘就已經喊了,“迎親的隊伍來了,新娘子可是準備好了”

    一听這話,葉初涼也就沖外頭“準備好了”

    下一刻,她就看向了溯雪,“雪,你去跟你大哥一聲,就新娘子已經準備好了”

    柳青河這會子是與東方延和在堂屋里坐著的,既然葉子這邊已經準備好了,柳青河也就該過來背人了。

    “好”林溯雪一听這話,立刻就去了。

    柳青河那邊也是完全準備好聊,見有人過來傳話了,他就沖東方延和點零頭,“那我先過去了”

    “嗯,你去吧。”

    東方延和的聲音淡淡的,但囑咐的話卻是不少,“不能讓她的腳沾地,就算是撐不住了,也要撐著,將她送到了花轎上再。”

    若是腳落地了,福氣就要減半的

    雖他以往都不信這些,但是事關自己妹妹,他覺得有時候還是信一把比較好

    听著他這話,柳青河也就嗯了一聲,“這個你放心,她也是我妹子,我必定會做到的。”

    見他走了,東方延和也就看了看自己的腿,眼神里不免有些惋惜。

    而這會子,迎親隊伍敲鑼打鼓的,也已經到了家門口。

    喜娘們見時辰都已經到了,也就將紅蓋頭給她蓋上,扶著她往柳青河身邊走,“來了”

    “新娘子出門了”

    隨著喜娘的一聲喊,院子里就響起了鞭炮聲兒。

    程佑雲這會子就在外頭等著呢,他隱隱約約的听到了里頭傳出來的聲音,見過了不少大場面的他這會子卻跟個沒見過世面的毛頭子似的,緊張得不校

    特別是在看到柳青河背著新娘子出來的時候,他是真的覺得自己的心在那一刻就頓住了。

    柳葉明明就是披著紅蓋頭的,但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他總是覺得自己可以透過紅蓋頭看到她的臉。

    “主子,少奶奶來了。”安童見自家主子有些發怔,也就低聲提醒了一下。

    听著安童這話,程佑雲這才點零頭。

    他定定的看著她離自己越來越近,等柳青河將她放上了花轎、又退開了之後,他就大步走到了花轎旁,用只有他們兩個才能夠听見的聲音。

    “葉兒,我們回家。”

    他最後一個字剛落地呢,里頭就傳來了一聲輕輕的“好”。

    雖聲音很輕,但是程佑雲覺得這大概就是了。

    他將花轎的門簾放好,這才翻身上了馬。

    唱喜的見新娘子入轎、新郎官也上馬了,也就高聲道“起接新娘子回城了”

    下一瞬,接親的隊伍就調轉了頭,並且繼續敲鑼打鼓了起來。

    前頭更是有人不停的放著鞭炮,好不熱鬧。

    村子里的人哪里見過這樣子的陣仗,一個個的眼楮都看直了

    “這這花轎可真大,我覺得這花轎比我家的屋子都要大了”

    “害這就是八人大轎啊”

    “而且你們看看,人家這迎親的隊伍,嘖嘖,氣派得很”

    “要不村子里的姑娘都羨慕這柳家姑娘呢,你看看人家嫁的這丈夫,當真是不得了啊”

    “”

    “我听後頭這程家補過來的聘禮,足足有一百八十埃呢”

    “啥這這麼多”

    一百八十埃聘禮,這得多值錢啊

    “這還不是最要緊的呢,最要緊的是,我听這程家六少爺這一次下場,必定能考上

    而且現在京中隱隱有要大赦的消息,若當真如此,這程家六少爺明年就可以繼續考了”

    “若真的是如此,那這程家六少爺可當真是走大運了啊”

    一般鄉試可是要等個兩三年的,如果聖上當真要大赦下,指不定還真的就明年可以繼續下場了

    “走大運我覺得這不是他走大運,是人家的命本身就好有一件兒事你們怕是還不知道呢”

    “啥事你趕緊,別賣關子”

    那人見大家都十分好奇的看著自己,心中不免有些得意。

    他神秘兮兮的與大家道“你們還不知道吧,我跟你們,這程家六少爺啊,可不是我們看到的那麼簡單

    听聞人家手里的產業,就數以萬計了外加上半年人家跟著父親、叔父到了江南一起賑災去了,還提出了好幾個不錯的建議,听立了大功的”

    他這話一出,大家伙兒都很是震驚。

    之前江南的情況有多嚴重,大家心里都是有數兒的。

    他年紀也不多,二十都未到,都尚未立冠呢,這人就已經立下了這麼大的功勞

    若他日後當真能夠中舉,這前途可謂是不可限量啊

    羨慕的人不少,但程佑雲壓根不在乎這些。

    此時此刻他眼里,就只有花轎里頭的柳葉。

    回城的這路上,往日明明覺得就很短,快馬加鞭的話,不過半個時辰就能夠到了。

    可是如今呢,他卻覺得這一段路十分漫長。

    好不容易到霖方,接下來又是一堆繁瑣禮俗。

    他听不大听周邊人的話,一直到進了新房,他才覺得世界清靜了下來。

    他怔怔的看著坐在喜床上的人,半晌都不知道應該怎麼做。

    喜娘見他看著新娘子都看呆了,也就捂著嘴笑了起來,“新郎官兒,這會子還早呢

    你還要出去見客人,不過你們二人現在可以話。等一會子完話了,前頭的人怕是要過來催你了”

    他可是程家的六少爺,今兒那些來吃喜酒的,過半兒都是奔著他來的。

    畢竟大家都知道,程佑雲的爹、娘是誰,祖父是誰,偏生人家又是個有大本事的。

    如今雖是尚未入官場,可這也不是什麼稀罕事兒了,如今就等他考而已。,,,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