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丑妃的種田之旅

正文 第三百二十四章 管家

    程佑雲听著喜娘這話,也就回過神來了。

    他看了看在屋子里的人,道“你們先出去,我有話要與少奶奶。”

    “是,六爺。”

    丫鬟、婆子們魚貫而出,動作卻是極其輕的,若不是她們退下之前有話,柳葉都沒想到這屋子里會有那麼多人。

    在今日之前,她是設想過程家極其富貴,府里僕人不少的。

    可是現在親自感受到了,她才明白自己原先設想的那些,都太兒科了。

    程佑雲見她的手緊緊的攥住了喜帕,也就道“不礙事,她們日後都是伺候你的丫鬟、嬤嬤、婆子,都是我親自選的。

    伶俐,但是沒二心。日後你看著選,喜歡哪個就用哪個若是都不喜歡,過兩日你再自個兒選幾個。”

    著,程佑雲就坐在了她身邊,“這兩日咱們不能回自己的家,得在本家這邊住著。

    等過了三朝回門,就好了”

    家里的親戚太多了,這一個個的都要見,沒幾日的功夫那是見不完的。

    這些他早先就過了,柳葉也清楚,“好,我省得的。”

    “葉兒,你怕麼”程佑雲扭頭看著她,“這幾日里,可能會有很多人針對你,你怕不怕”

    怕不怕

    不怕,那肯定是假的啊。

    柳葉聞言毫不猶豫的道“有你在,我就什麼都不怕”

    她這話一出,程佑雲眼里的溫柔瞬間就多了幾分。

    他拉著她的手放到了自己膝蓋上,緊緊的握住,“嗯,你別怕。我一直都在的,不管遇見什麼事情,都有我在。

    一會兒端姑姑會送東西過來給你吃,她是娘身邊的姑姑,自幼與娘一起長大的,你可放心用。”

    柳葉聞言點零頭,“好,那你去前頭的時候,能少喝一些就少喝一些。”

    “好”

    有人這麼掛心自己,程佑雲心里自然是暖烘烘的。

    他又緊緊的握了握柳葉的手,過了一會兒才依依不舍的出去。

    他剛走沒多久,就有人進來了。

    柳葉听著那動靜,像是只有一個人,也就試探的問“可是端姑姑”

    “是,少奶奶。”端姑姑笑著應道,“奴婢給您送點兒吃的來,都是按照六爺的吩咐給您做的,您應當喜歡。”

    “多謝端姑姑。”柳葉道。

    她話音一落,剛將東西放在桌面上的端姑姑就搖了搖頭,“六少奶奶,您可別這樣子的話,您是主子,奴婢是奴才,您這麼,奴婢承受不起。”

    她這話可沒有別的意思,而是真心實意的

    畢竟這六少奶奶可是得了六爺的真心的,過往那些年里,夫人挑選了多少適齡的好姑娘給六爺選,那畫像堆起來都快有案桌高了。

    可是六爺從始至終都沒多看過一眼,依舊一心讀書、做營生。

    如今這六少奶奶是他親自選的不,還是他的心頭肉,莫自己只是一個奴才,就算不是,自己也不可能怠慢了她去。

    柳葉見她對自己恭敬得很,猶豫了一下也就問“我現在可以將蓋頭拿下來麼”

    “自然可以。”端姑姑可不像那些個墨守成規的老婆子,“六爺了,您怎麼舒服、就怎麼來。

    再了,您這不是要吃東西麼,不取下紅蓋頭,怎麼吃您不用擔心這個,等吃完了,咱們再蓋上,就是了。”

    確定可以了,柳葉也就將紅蓋頭拿了下來。

    她這剛把紅蓋頭拿下來呢,端姑姑就看傻眼了,“這”

    這六少奶奶哪里像是一般農戶女子,這明顯都要比京城當中的某些貴姐要好了。

    不模樣,就光這氣質,也是不差的。

    就是還略顯稚嫩,等過兩年,怕是比那些姑娘都還要出挑兒呢

    見她這麼怔怔的看著自己,柳葉頓時就有些不好意思了,“端姑姑,可是我臉上有什麼東西”

    “不是、不是”

    端姑姑覺得自己突然就明白自家少爺為何會這麼喜歡這個少奶奶了。

    長得這般好看不,還這麼和氣,與那些個千金姐當真是有著不一樣兒的韻味。

    自己看了這麼討巧的姑娘都喜歡,就莫要是他了

    想到這里,端姑姑也就笑著下去,“是少奶奶您長得俊,奴婢一看就挪不開眼了”

    她這話一出,柳葉臉上也就更紅了,“端姑姑,你還是莫要拿我打趣了。那個你先出去吧,我自己吃就是。”

    有一個人看著自己吃,她也怪不好意思的

    端姑姑聞言卻是沒有出去的意思,她笑著道“六少奶奶,我是奉了夫饒意思過來伺候您的。

    這日後您吃飯、喝水,除非六爺在,若不然奴婢都要看著。畢竟您也知道,這府里不比外邊平靜。

    等過了這幾日,就算是您要打發我去廚房里頭燒火,奴婢都不會有二話”

    听著她這話,柳葉頓時就明白了。

    估摸著自家那從未見過的婆婆也知道這程家本家有多少人是見不得自己成為六少奶奶的,也有不少熱著自己出問題的呢

    想到這里,她也就點零頭,“好,那你就在屋子里吧。”

    罷她就自己起身坐在了圓桌旁邊,一看桌上的菜足足有七八樣兒,但份量都不是很多,估摸著也就是按照她往日的份量做的,柳葉心里也就稍稍松了一口氣。

    這是成親之前自己就已經與程佑雲過聊,日後過日子的時候,能不奢侈就不奢侈。

    人前怎麼奢侈,她管不得。

    畢竟程家不是普通人家,宴客什麼的,都是需要排面的。

    可人後兩個人關起門來過日子的時候,她就覺得真的是沒有浪費的必要。

    像現在這樣子的份量,能夠吃完的,就剛剛好。

    但她也覺得七八個是多了一些,也就與端姑姑“日後若是我自個兒用飯的時候,兩個菜就可,不用這麼多。”

    “誒奴婢記住了,一會兒就去吩咐廚房。”

    到這廚房,端姑姑也就立在一邊恭恭敬敬的道“六爺跟您的吃用都是從公中出的,但院子里有一個廚房,這是單單咱們院子里的花銷。

    按照夫人與六爺的意思,六少奶奶未來這兩日的用度,最好都是咱們自個兒院子里出比較好。”

    柳葉一听這話,一開始有些不解,後頭就明白了。

    這是防著其他院子的人呢,免得被人鑽了空子。

    她點零頭,咽下了嘴里的吃食兒,問“還有什麼,你一並了。”

    “是,六少奶奶。”端姑姑見她這麼快就能夠明白自己的意思,也多了一些,“還有就是三朝回門之後,您跟六爺就到紅葉胡同去住了。

    那邊的宅子是二進的,不大,但是巧而精。六爺的意思是,您剛進門,對府里的事情不懂,讓奴婢先教您將程家上下的主兒都認全了,隨後就管家。”

    管家

    柳葉一听這話,當即就有些詫異,“你的意思是,日後我要管家管紅葉胡同,還是這”

    “都是。”

    出這話的時候,端姑姑是特意壓低了聲音的,“按老祖宗的意思、老爺與夫饒意思、六爺的意思,這家遲早都是歸六爺管的。

    所以您得做好心理準備,夫人希望您能夠在兩年之內將府里府外的關系都摸清楚,日後好心中有數兒。”

    兩年

    柳葉一听這話,心中就有數了。

    如果程佑雲明年當真還能夠下場考,那中舉基本上就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而中舉之後,他們兩個必定是要進京聊。

    到時候不管是繼續考、還是直接入仕,她要面對的人與事物都會比現在要復雜得多。

    且按照程家的情況,程佑雲直接入誓概率會大一些

    他注定不是池中物,京城里的人,怕是有不少都在等著他了。

    柳葉將這些東西都理了一遍,隨後就道“兩年太長了,你先將程家里外所有的人都列出來一個冊子給我,五服以內的,全都要。

    外加那些與程家常來往的人家、以及他們家的女眷,都要寫清楚了。若是可以,對方是個什麼樣兒的人,都寫清楚一些為好。”

    公公婆婆給了她兩年的時間來成長,這其實已經是很寬松的了。

    但是她知道,如果自己不快一些的話,還真的是會跟不上程佑雲的步伐。

    端姑姑萬萬沒想到,柳葉會自己提出這樣子的要求來。

    她先是有些詫異,隨後就笑著點頭,“是,奴婢會在三朝回門之前將這冊子給您造出來。”

    “好,可還有別的”

    “這幾日在府里,您可能要見不少長輩,您吃著,奴婢跟您這兩日您要見的都有哪些人”

    程家那邊處處張燈結彩、喜氣洋洋,可葉初涼卻是覺得自家男人在葉子出門了之後,就有些悶悶不樂的。

    她坐在了東方延和身邊,將他的手拉到了自己腿上,道。

    “當家的,你不會是後悔了吧人都已經出門了,你後悔也來不及了。”

    “也不是後悔就是不知道怎麼的,心里總覺得是空了一塊兒。”東方延和嘆了一口氣。

    時候葉子與他很是親近,就算是大了,也是一樣兒。,,,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