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丑妃的種田之旅

正文 第三百四十六章 單獨談話

    他看著東方延和那還沒完全好的腿,都還不及坐下,就朝他拱了拱手,“柳家兄弟,你的事情我已經听過了,實在是佩服得很。”

    也就是因為听了東方延和自己一個人在深山里頭與那猛獸斗智斗勇了大半的事情,所以他才明白,為何葉初涼會心甘情願的與他一起過日子了。

    雖魏家是比柳家富貴,自己手里的銀子也是真的比人家多一些。

    但她從來就不是看重這些東西的人,她想要的東西從來都跟別的姑娘不一樣。

    如今東方延和能夠給她的東西,是自己沒有辦法給的。

    且自己能夠給的東西,東方延和如今是給不到,但這也不代表人家日後會給不了

    想到這一點,他就徹徹底底的認輸了。

    真的認輸了,他與自己是完全不一樣的人,也是她想要的人。

    東方延和聞言笑著搖了搖頭,“魏老爺過獎了,我不過僥幸而已。倒是魏老爺,您這一次過來與我們了林家的一舉一動,這一點我是真的很感激您。”

    “柳家兄弟,這個也不算什麼”魏宇明道,“不過是我恰巧知道了一些而已,初涼從前在我府上做事兒,且我曾虧欠她,這也是應該的。

    不過柳家兄弟你放心,這一次之後,我日後必定不會過來打擾你們了。”

    他知道這兩口子都是聰明人,感情的事情又不是掩藏就能夠完完全全掩藏起來的。

    所以他覺得自己以後最好還是不要再過來的好,免得擾了別人清淨。

    葉初涼聞言心中有些詫異,但她面上一派淡定,就好像是什麼都沒有听見一樣。

    一直到魏宇明離開了,她才問自家當家的,“你真的沒生氣”

    這人可是個醋壇子來的,以前自己就發現了,這人雖不會直接出來,但指不定晚上睡覺的時候會摳枕頭呢

    看著自家媳婦兒那略微有些擔心的模樣兒,東方延和也就笑了出聲兒。

    “媳婦兒,你覺得我是因為生氣了,所以才會請他進來的麼”

    “這倒不是”不過她也不知道這人讓魏宇明進來的目的是什麼。

    剛才他們兩個除了幾句客氣話之外,基本上就沒有再什麼了。

    魏宇明進來之後,凳子都還沒坐熱呢,就直接出去了

    見她不解,東方延和就勾了勾唇,“我就是想要他看看,咱們兩口在一起的時候日子過得有多好。”

    雖現在是沒他們魏家那麼富裕,但是他們兩口子的日子一點兒都不會比他們差的

    最重要的是,剛才自己微微露出點腿不大舒服的模樣來,媳婦兒就已經擔心的看著自己了。

    那魏宇明又不是笨蛋,哪里會看不到自己媳婦兒的模樣

    他對媳婦兒這麼上心,媳婦兒都不會多看他一眼,反而是將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自己身上了

    他要是再不死心,自己就讓看看更扎心的

    听著自家男人這話,葉初涼腦海里頓時就冒出了心機boy這幾個字

    不過她並沒有覺得生氣,只是覺得東方延和也挺心機的。

    “這事兒我不你不過林家那邊盯上了我們,你咱們接下來要怎麼辦才好”

    一開始她還以為林家是真的就這麼認了呢,畢竟在過去的這兩個月里,林家是一點兒動作都沒有的。

    誰知道人家是忍了這麼一口氣,現在更是直接將人都查到了自己身上來了。

    來她多少還是有些擔心的,按照魏宇明的法,林家家主絕對不是一個好對付的角色

    如果她沒有猜錯的話,對方現在怕是都已經在懷疑自己的身份了吧

    她不怕自己的身份被曝光,但她怕東方延和知道了之後會接受不了。

    畢竟這年頭的人都迷信得很,如果鄉親們覺得自己是什麼不干淨的東西,指不定都要將自己拉出去沉塘呢

    一想到這里,她的手不自覺的就握緊了一些。

    東方延和一下子就看到了她那攥緊聊手。

    他下意識的就用手握住了她的手,道“媳婦兒,你別怕如果他們真的是要來針對我們做些什麼事情的話,我會想辦法應對的。”

    他誤會了,葉初涼也沒解釋,只是心不在焉的點零頭。

    見她這般,一個時辰之後東方延和就拜托了村里的人去紅葉胡同那邊遞消息。

    但是人都還沒有回來呢,他們兩口子就先收到了甦時的信兒

    將信兒上的內容看了一遍之後,東方延和的心頓時就沉了下來。

    林家這是要抓人啊

    他微微眯了眯眼,在半盞茶的時間內就已經做出了決定,“媳婦兒,我們不能在村子里住著了。

    收拾東西吧,黑之前就得走。”

    葉初涼一听這話,就問“那去哪兒”

    她也知道不可能就這麼在仙塘村等著林家的人過來找他們麻煩,但是他們現在拖家帶口的,就算是要走,也不知道去哪兒

    他們兩口子的產業就只有這個兩進的宅子,離開了自己,都不知道要上哪兒去。

    “先收拾東西吧,至于去哪兒,先進城再。”東方延和道。

    他這麼,葉初涼想了一下子,也就與跟自家婆婆姑子了。

    吳氏之前是不大知道林家是什麼來頭的,她一開始還以為自家兒媳婦的是雪他爹呢

    可等後來弄清楚了是誰之後,她臉色頓時就白了,“初涼啊,那林家這麼富貴、這麼有勢力,那咱們哪里是人家的對手”

    人家要找他們的麻煩,那不是跟捏死一只螞蟻一樣簡單麼

    看著自己婆婆那微微發抖的手,葉初涼也就攥住了她的手,道“娘,您先別怕他們當初不敢立刻對我們做什麼,估計就是顧忌著皇室顧忌著程家。

    而且按照他們現在的架勢,他們想要抓的人估計是我所以在他們到來之前,我們得先找到一個落腳的地方。”

    坐以待斃,那可不是什麼好法子。

    “抓你”吳氏聞言更是嚇得不行,“他們為什麼要抓你啊”

    “娘,當初那制冰的法子,是我誤打誤撞弄出來的。”葉初涼言簡意賅,“但是我們跟田掌櫃這麼做,在林家人看來,就是斷了他們的財路,人家自然不會放過我。”

    她這話一出,吳氏整個人都站不穩了。

    見她這般,葉初涼就對林溯雪“雪,你看著娘,嫂子去收拾東西。”

    “好”林溯雪倒是要比吳氏淡定很多。

    不過至于她是不懂這件事情的嚴重性還是真的不怕,那估計就只有她自己一個人知道了。

    葉初涼也沒收拾多少東西,只是收拾了些許換洗的衣裳、銀子,就直接扶著東方延和出了門。

    他們也沒趕在白日的時候出發,而是在傍晚時分離開了仙塘村,然後又趕在擦黑的時候進了城。

    進城了之後,東方延和與葉初涼最後商量了一番,去了紅葉胡同。

    他們到的時候,柳葉正在為了這件事情與程佑雲商量呢

    見自家二哥二嫂過來了,她也顧不上自家夫君了,直接就讓端姑姑去收拾一個院子,並且指派了幾個靠譜的婆子去伺候自家二哥、二嫂。

    將這些安排好了之後,她才對程佑雲“夫君,林家那頭,程家可方便出面”

    光是柳家與他們林家硬踫硬的話,那無異于以卵擊石

    “葉兒,這事兒你也不用過于擔心,我已經吩咐了安童,讓他們隨時注意著葉家饒動向了。

    如果他們到了臨富縣之後,那一切都好辦了”

    只要他們是真的敢來,那自己就真的敢跟他們玩一招甕中捉鱉

    見他胸有成竹的,柳葉這才稍稍安心了一些。

    她道“那我先過去看看二嫂跟伯母,她們必定是嚇壞了”

    “嗯,我與你一起去。”程佑雲著也站了起來。

    柳葉原本是想不用的,但見他已經帶頭走了出去,也就沒攔著了。

    院子里。

    程佑雲與東方延和等人,“二哥、二嫂,你們都不用擔心這個事情。這件事兒我會處理,不過在這件事情處理完之前,你們最好還是不要回村先。”

    “那就真的是麻煩你了。”東方延和道。

    “一家人,什麼麻煩不麻煩的”程佑雲,“不過二哥,我想要與二嫂單獨談一談,不知道二哥允不允許”

    單獨跟自己媳婦兒談一談

    東方延和一听這話,心里不免有些好奇。

    不光是東方延和,就算是柳葉,也覺得很是奇怪。

    不過他們兄妹二人見程佑雲臉上一直都是坦蕩蕩的,也沒什麼異樣,東方延和也就“這個你問我可沒用,若是你二嫂沒問題,那就當然是沒問題的。”

    他都這麼了,程佑雲也就看向葉初涼,“二嫂”

    “那好,我們就單獨談一談吧。”葉初涼其實已經猜到他要跟自己什麼了。

    她也知道,自己能夠瞞得過東方延和,可要想瞞得過程佑雲,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但她沒想到,程佑雲知道的事情,比她預想中的都還要多得多,,,
Back to Top